男攻男受全肉的小说全文完整版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小蝶的俏脸如覆冰霜,根本不理会县令在说什么,提起他的衣领,拖死猪一样头也不回的去二堂。

沿途的官吏差役仆从护卫,都被小蝶一巴掌一个拍翻在地。

到了二堂,县令仍在不停出言威胁。

“你到底是什么人?你这样做是没有好结果的!就算你能杀了我,这大齐天下也没有你的容身之地!”

县令这话刚出口,就被小蝶一拳砸在脸上,吐出了一口带着牙齿的血水。

好不容易得了清净,听到县令最后那句话,揍过对方让对方闭嘴后,小蝶拧着县令的衣领将他提起,脸对脸俯瞰着对方,眼中尽是煞气:

“听没听过‘青衣人除恶刀,世间无义我来昭’这句话?”

县令肥硕的身躯猛地一抖,再也没有任何挣扎,也忘了脑海里准备好的后续威胁之词,满心只剩下惊骇:“你,你,你.......你是青衣刀客?”

如果对方是青衣刀客,自然敢于杀官——这是他们最爱做的事,甚至是他们存在的意义;

如果对方真是青衣刀客,当然也不在乎被朝廷定罪通缉,他们现在可是已经在河北造反了!

小蝶不置可否,把县令丢在地上,背着双手淡淡道:“你这样做官,早晚会死在青衣刀客手里。”

县令张嘴无言,只是不停乱抖。

小蝶走到太师椅上坐下,纤瘦的身材硬是坐出了大马金刀的姿态,充满上位者的威压:“知不知道诸州巡查使?”

县令精神一振,心中燃起了些许希望:“大,大,大人是巡查使麾下?”

如果小蝶是巡查使麾下,他虽然也讨不到好,但却有极大可能保住性命。

小蝶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继续道:“既然知道巡查使,想必也知道飞鱼卫吧?”

县令懵了,结结巴巴道:“大,大人是飞鱼卫的贵人?”

他觉得这个可能性最大,如果对方是青衣刀客,不会跟他废话,而巡查使没有到附近来,最大的可能是神秘莫测,而又权力深重的飞鱼卫。

小蝶懒洋洋地道:“我是谁不重要的,重要的是我看见了你今日为官的做派,你这样做官,谁都不会放过你。

“眼下是非常时期,凡给陛下脸上抹黑给陛下添乱的,都该死!”

县令大惊失色,连忙叩头谢罪,一副恨不得把自己的肝胆,都捐给皇帝的模样。

小蝶问:“今日堂上那四个打人的男子,都是什么身份?”

县令不敢隐瞒,支支吾吾道:“有两个,是......是下官的亲戚。”

“还有两个呢?”

“是,是州府上官的亲戚。”

“怪不得你会这般断案!”小蝶冷哼一声。

“大人饶命,大人饶命,下官知错,下官再也不敢了,下官一定改正,一定改正,请大人给下官一个机会,下官......下官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

片刻后,公堂外不肯散去的丰收村渔民,看到县令跟小蝶回来了。

县令恢复了凛然有威的样子,咳嗽着回到光明正大的匾额下,小蝶手里则多了一个包裹,径直走到赵玉洁身旁。

公堂内外的官吏衙役虽然受了伤,但都不致命,见县令没事,一副还要继续审案的样子,都相互搀扶着,回到了各自的位置上。

县令一拍惊堂木,再度轻咳一声,环视堂内堂外众人,正气凛然地道:“对陈二护母防卫案,本官做出最终判决:陈二正当防卫,无罪!

“四位打人者犯伤人罪,立即捉拿入狱,择日判定刑期!”

堂内堂外一片寂静,大家都怀疑自己听错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莫不是一头雾水,都感到无法理解难以接受。

他们无法推测小蝶跟县令去了二堂后,两人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只能感觉到这里面的水-很深,一时间都

男攻男受全肉的小说全文完整版

不敢多加议论。

唯有狗子母子二人,喜极而泣。

不等四名打人者嚷嚷,围观的百姓闹腾,县令及时拍下惊堂木:“退堂!”

......

小蝶跟赵玉洁成了丰收村的英雄,回去的路上,渔民们一波一波围在两人身边,叽叽喳喳问东问西,不时发出由衷的赞叹声。

陈二母子两人,更是对她们千恩万谢。

一个将门夫人,一个将门修行者,赢得了众人的一致膜拜。至于旁支不旁支的,渔民们不是很懂,不妨碍他们觉得赵玉洁跟小蝶很厉害。

至于在二堂发生了什么,小蝶选择缄口不言,只是露出“你们应该明白”的笑容,任由渔民们自己去猜测,得到自己心里的答案。

回到渔村,当日茅草屋热闹了半天,好在天很快就黑了,赵玉洁跟小蝶不至于被吵闹太久。

小蝶手提的那个包裹里,装的是县令给的银钱,不收取一些贿赂,小蝶没法让县令相信她的飞鱼卫身份,况且这对她们往后的生活也有用。

翌日,赵玉洁走出茅草屋,在屋旁的一棵七叶树下,一呆就是一整天。

在这一天中,赵玉洁没有开口说话,显然是在沉思什么。

第二日又是如此。

眨眼三日过去,这天黄昏,赵玉洁回到茅草屋,对着屋内屋外渔民们馈赠的各种生活所需,露出了一种小蝶看不懂的笑容。

但赵玉洁什么都没说。

第四日,赵玉洁把小蝶叫到七叶树下。

“姐姐,我们要不要把那个县令灭口?”小蝶谨慎地问,她们跟着渔民一起回来的事瞒不住,县令早晚会察觉到不对。

赵玉洁笑了笑。

阳光透过树梢投下斑驳的光影,落在她身上,让她的面容片明片暗,山风吹拂,树叶晃动,她脸上的光片也在沉浮,让她看起来明暗不定。

她缓声道:“小蝶,这世上的坏人是杀不完的,官场中贪赃枉法的官吏也除不尽,就像这天地间的恶,永远也无法根除。”

小蝶不明白赵玉洁为何提这个,但她还是顺着对方的话头往下说:“所以姐姐才建立了‘深渊’——世道黑暗,我们都是身在深渊中的人。”

赵玉洁轻轻摇头,表示小蝶没有明白她的意思,但她半分也不着急,语调依旧平缓柔和,像是潺潺流淌的小溪:

“小蝶,这世上的善同样很多,任何时候都不可能灭绝,就像丰收村的渔民,为了狗子的事可以倾巢而出,你看,世道乱成这样,他们依旧良善。”

小蝶迷迷糊糊:“所以世间的善与恶会永远并存,这才是世间的本来样子?”

赵玉洁的笑容在变幻的光影中忽明忽暗,而她的嗓音一如既往:“世间的确是这个样子。因为它是这个样子,所以选择很重要。”

“选择?”小蝶不明白要选择什么。

“选择善还是选择恶,选择光还是选择暗。”赵玉洁的气质飘渺了几分。

小蝶若有所悟:“姐姐建立‘深渊’时,看到的是黑,选择的是暗,但是现在......姐姐看到了善,决定选择光?”

赵玉洁微微颔首:“当人做出选择时,其实不是他们选择了什么,而是选项选定了他们。”

小蝶又开始犯迷糊:“怎么会呢?”

赵玉洁指了指七叶树下的阴影:“你看到了什么?”

小蝶想了想:“暗。”

赵玉洁又指了指七叶树外的阳光:“你看到了什么?”

小蝶这回不用想:“光。”

赵玉洁让小蝶走出七叶树能笼罩的范围,于是小蝶浑身沐浴在阳光下,而后又让小蝶重新走到七叶树下,小蝶遂回到了阴影里。

她看着小蝶问:“明白了?”

小蝶恍然大悟:“人在什么位置,就会遇到什么,就只能选择什么!”

赵玉洁露出赞赏的笑意:“不错。

“我们身在上层时,接触的都是官吏权贵,而在权力场官场富贵场中,人们秉承的处事原则是利害关系,看重的是利益

男攻男受全肉的小说全文完整版

,为了争权夺利,无所不用其极。

“但是现在我们身在民间,接触的是底层百姓,这里没有多少利益可以争夺,大家需要相互帮助相互扶持,才能艰难的活下去,所以他们看重善良与正直。

“身在上层,若是善良正直,会被吃得连骨头渣滓都不剩;身在下层,如果见利忘义无耻下流,就会被所有人鄙弃、孤立,生活凄苦举步维艰。”

听完这番话,小蝶看赵玉洁的眼神如同看神灵,她深吸一口气,佩服万分:“姐姐的智慧小蝶根本无法望其项背。”

赵玉洁笑而不语。

她们帮了狗子,表达出善意,渔民便立即接纳了她们,不分彼此的送了很多吃的用的过来,这不是因为渔民们得到了什么好处,而是在她们身上看到了善良。

渔民们结交的是善。

小蝶兴致勃勃地问:“所以我们从现在开始,要做善良的人了,是吗?”

赵玉洁摇摇头。

小蝶再度陷入了迷雾中。

赵玉洁轻声道:“我们选择‘善’,并不是要做纯善的人,如果做了纯善的人,这辈子就只能身在底层。”

小蝶眨了眨迷茫的大眼睛:“姐姐的意思是?”

布衣木钗、素面干净的赵玉洁,嘴角噙着淡淡的温和笑意,用没有起伏十分平常的口吻,说出了下面这句话:

“我们选择‘善’,是要把自己变成‘善’的模样,而后利用‘善’,达到我们自己的目的。”

喜欢第一氏族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