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诗曼房东小说无删减全文阅读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陆立海给许问讲起当年的事情的时候,当然没讲得这么细节,只说了大致经过。

提到那五个肉包子的时候,他有点自嘲,是用开玩笑的语气说的。

但通过这些细节,许问完全能描摹出当初那个愤懑失落,感觉自己被欺骗了的年轻人。

总之,事情差不多就是这样。

秦天连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偷偷地摸进了班门,摸上了七劫塔,开始半住在了塔里,翻阅学习里面的典籍。

多年以前,这里曾经发生过大火,当初留下来的纸张绢卷类的东西全部被烧了,但后来,班门一代代地又收集了不少。

包括大火发生之时,门内各人就回忆自己所学,把它们全部记载了下来,集结成集。

还有一些同行里关系比较好的,听说了他家的事情,也献上了一些本门绝学。

如此种种,七劫塔里好东西还是不少的。

十五叔身为当代的守塔人,对七劫塔向来有一种异样的敏感,几乎是只要有人靠近塔附近就会发现,更别提从塔里带东西出去。

哪怕是只有一个纸头,他也会马上有所感应,简直像是一种异能。

秦天连竟然在塔里呆了这么长时间,完全避开了十五叔的守护,这简直令人难以置信。

最后也就是秦天连要走了,收拾了一些没看完的,打了个包准备带走,这才被发现。

——甚至还没追上。

十五叔的手势比得很快,陆立海的父亲他们一明白过来,马上警觉,开始全岛戒严,进行搜索,翻地十尺也要把秦天连也找出来。

按理说,以他们发现秦天连所在的位置,以及秦天连的逃跑方向,他不可能那么快逃出五岛,理论上来说应该很容易被找到。

当时陆立海也是这么以为的,心里还在暗暗想着要不要找时间跟他说说话,帮他求个情什么的。

但很快,他又发现这又是自己自作多情。

秦天连根本没有被找到。

从此,他就彻底消失在了陆立海的面前,再也没有出现过,好像从来没有这样一个人一样。

不,当然是有的。

陆立海记得,那时候十五叔难得的脸色发青,因为七劫塔不仅少了三十多本

林诗曼房东小说无删减全文阅读

书,还留下了一些东西。

一些鸡蛋壳、包子皮、粽叶子之类,还有装水用的竹筒等等。

看来这段时间,秦天连一直吃住在这里,完全没人发现。

陆立海当时也上了塔,他看着地上剩下的半个包子,彻底无语。

那大小、褶儿的皱法、里面的馅,一看就是他家的,就是他准备带给秦天连的那种。

…………

“有点过分啊……”许问同情地看着陆立海。

过了一会儿,他问道,“那之后,你们再没见过?这次二十五年来第一次见?”

“……对!”陆立海至今仍有点愤愤不平。

“嗯……”许问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伸出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隔了二十五年,从年轻人变成了中年人,陆立海还能这么一眼就认出来,提起当年的事情情绪还这么重,可见当年的事真的给了他很大的刺激,留下了巨大的心理阴影。

不过对方不是别人,是很有可能是连天青的秦天连,所以许问也不好说什么,只能拍拍他的肩膀,表示无言的安慰。

这时,门声一响,十五师傅敲了两下门,比了个手势。

林诗曼房东小说无删减全文阅读

外的三个人一起看了过去,许问瞬间就看懂了他的手势,同时也听见了旁边陆立海的翻译:“吃饭了。”

这三个字,陆立海说得非常不可思议,甚至还有点受宠若惊。

他完全没想到他有生之年竟然能吃到十五师傅做的饭,甚至还想问一句他说的人里包不包括自己。

但秦天连非常自然地起了身,走进了十五师傅刚才所在的厨房。

“这么小。”他站在门口,仿佛有点嫌弃地说,是嫌地方太挤。

“哼。”十五师傅冷哼了一声,往旁边让开了一点,又向许问微微行礼。

许问觉得这一切很有意思。

照陆立海说的,二十五年前,秦天连来七劫塔偷东西被抓住了,生气脸黑的是十五师傅。

为什么二十五年前,十五师傅见到秦天连,第一反应是转身逃跑?

追的那个人反而变成了秦天连?

而且现在看来,等饭吃的是秦天连,做饭的是十五师傅,欠债的和催债的好像颠倒过来了一样。

这不合理,难道这二十五年前,又发生了什么陆立海也不知道的事情?

许问一边想着,一边走进了厨房,这地方确实不大,只有一张小木桌,很明显平时只有一个人在这里吃饭,桌上只有孤零零的一个人的痕迹。

但无论厨下,还是餐桌,一切都打理得干干净净,不见一点油污烟尘,这在这种烧柴生火的老式厨房是非常少见的。

许问看着灶台,突然轻“咦”了一声,走过去看。

“七星灶?不,不对。”

这灶一共四个眼,当然远够不上七星灶七眼的标准,但它的设计样式、烟道结构,跟许宅五味斋的是一样的,仿佛就是它的简化版,是同一个设计师,或者说是同一个体系下出来的。

这就有意思了……

许问修复五味斋七星灶的时候,知道这是西南区域的一种特制炉灶,当初设计师是参考了遥远他乡的范例,经过自己的改进设计而来,有相当的独有性。

那时候,如果不是连林林帮忙,许问估计没办法这么快还原出原设计方案。

但现在,它又出现在了班门,思路和结构一模一样……

这是为什么?这中间有什么渊源?

“简化的七星灶啊。”秦天连看许问在灶台旁边站了这么久,一直盯着看,也稍微留意了一下,然后,他随口说道。

“您认识?”许问立刻转头。

“西南那边为了煮茶,特地设计出来的一种灶台,原本有七个眼,每个眼可以控制到不同的温度,用作不同的用途。班门不知道哪一代有个先辈,去西南旅行发现了它,把它带回来加以改良,用在了日常。可以烧饭、可以煮菜、可以烧水保温,还是挺方便的。”秦天连道。

“班门祖先的事情,你怎么会知道?”这时候陆立海也进来了,忍不住问道。

“我从班门借出去的书里写的。”秦天连道。

“借……”这一个字就让陆立海无语了,他忍不住道,“有借就有还,你借的书,还了吗?!”

“还了啊。”秦天连理所当然地说,“不信你问他。”

十五师傅面无表情,端着一个托盘从灶的另一边走了过来,把上面的四个碗放在了桌上。

他迎着陆立海的目光,默默地一点头,又走了灶边。

这点头……是真的还了?

或者说,还过?

他来过班门不止一次,而陆立海身为班门门主,竟然一点也不知道?

喜欢匠心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