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情空无删减全文阅读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大雪下了一夜,第二天已经停了,只有散散的雪粒被风吹起。

路上覆起厚厚的积雪,许锦裹得像个棉球,绒帽围巾手套耳罩整整齐齐,棉鞋踩在积雪上咯吱作响。

许十安很不高兴地跟在身后,他觉得穿成个胖子不好看,不想把棉裤套上,被姜禾凶了一顿才老老实实穿好衣服。

到了学校,潇潇也是同样穿厚厚的,戴着个小兔子样式的耳罩,他便开心了,过去捏捏潇潇的兔子耳朵。

“那个家伙

清宫情空无删减全文阅读

有没有再欺负你?”许十安很讲义气,没忘记阿庆。

“没有了。”

阿庆摇摇头,一边偷偷看前面的许锦——不偷偷的话,应该会被许锦揍一顿,他丝毫不怀疑许锦说到做到的能力。

虽然棉衣裹得像个小肉球,但摘下帽子围巾后清丽的容颜,让他有点恍神。

好感总是在不经意间萌发的,当有一个被注意的优点之后,再看过去,会发现哪里都很让人喜欢。

小小年纪还不知道喜欢是什么东西,但就是忍不住看她。

直到许锦和潇潇回过头,用眼睛瞪这两个人,许十安才和阿庆装模作样的翻开书准备早读。

今年雪来得晚,下过雪后,离寒假就不远了。

对于寒假,许锦很喜欢,许十安却是痛并快乐的。

快乐在放假,痛在很久没办法和潇潇一起中午回老房子玩,一起吃饭,然后午休完再一块儿上学。

这两个相互抵消掉之后,还有好几本‘快乐寒假’,这就痛苦大于快乐了。

“明明没有它才快乐,为什么还要叫快乐寒假?”

许十安拿到这几本快乐寒假之后非常难过,很想问问这个出题人是不是有问题,或者说有毛病,如果改成‘痛苦寒假’的话,还能让人心里好受一点——起码不用把造成痛苦的东西说成快乐,这是精神层面的抗拒。

“好厚啊。”许青惊叹,不知道是不是记错了,反正他觉得自己小时候的寒假作业比这薄来着。

见许十安可怜兮兮的样子,他忍不住同情儿子,不过这都是童年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来,我帮你变薄一点。”许青伸出手。。

许十安惊喜抬头,抱着寒假作业颠颠跑过来。

然后许青把后面的答案撕掉了。

别说,还真薄了不少,大概有五分之一的厚度。

没理会泪水噙在眼眶里打转的儿子,许青对许锦趴在旁边和自己一起看音乐剧的行为感到神奇。

“你喜欢看这个?”他问。

“不喜欢。”许锦摇头。

“哦。”

许青没问了,他看这个也不是熏陶什么情操,一开始只为了熟悉熟悉法语,后来发现这些东西还挺有意思——静下心来看的话,慢慢就会体会到其中的乐趣,就和有人喜欢听戏一样。

人闲了什么都干得出来,姜禾是不喜欢这东西的,有这时间还不如多研究研究花,在论坛上装装哔,算起来她也是养花这么多年的资深人士了。

两个人早商量好了寒假带姐弟俩出去玩的计划,虽然具体也不知道是带姜禾玩还是带孩子玩,不过都一样,一家子出门,还是要征求一下姐弟俩的意见。

“去首都登长城,还是去长安玩?”许青让姐弟俩拿主意,他和姜禾敲定了两个地方,姐弟俩再二选一,这叫民主。

反正俩地方都有皇宫,带姜禾去看看首都的皇宫顺便登上长城瞧瞧,还是去唐朝的长安城都行,毕竟这个土包子都没去过,还和他讲过想象中的长安城多繁华。

“去长城!”

“去长安!”

两个小家伙意见不同,交给他们自己处理,反正别打架就行,许青拿着小乌龟要去交给许文斌他们帮忙照顾。

家里有供暖,也就没让它冬眠,几年过去,小乌龟现在已经有巴掌大,独自落寞地在自己的地盘爬来爬去,该吃吃吃,该睡睡,姜禾又帮它找了只母乌龟,却并不是太讨甲虫喜欢。

许文斌倒是很喜欢帮忙照料乌龟,仔细询问了喂食什么的注意事项,大手一挥示意他可以滚蛋了。

“爸,真不一起去?我们一大家子出去逛逛,你出差挺多,我妈都没怎么出过远门。”许青还想劝一下老两口。

“带你妈一起去吧,我又没空,也不爱瞎跑。”许文斌摆手,用手指戳着乌龟壳对出远门不感兴趣。

“我也不去,大冬天的乱跑什么。”

周素芝揣着袖子撇嘴,跑那么老远去玩几天,还不如待家里烤烤暖气,打打麻将舒坦。

所谓旅游,就是从自己待腻的地方去别人待腻的地方……

如果不

清宫情空无删减全文阅读

是要带姜禾去瞧瞧她以前只听说没见过的皇宫和长安,还有俩孩子多出去见见不一样的景物,许青也更喜欢在家宅着,这可能是遗传。

“爸,该焗一下油就去焗一下,我妈不给你钱找我。”

捧着热水呼呼吹口气,许青瞧着老爹的头发道,“黑头发显年轻,你看我秦叔多有精神。”

“他爱臭美的德行……”

许文斌不屑,那老头儿就是爱美,一大把年纪反而爱去跳广场舞,和老太太眉来眼去。

呸。

没有多留,许青下楼离开,在路上碰到秦茂才,头发梳得整整齐齐,油亮顺滑,看上去比许文斌年轻十来岁。

都当爷爷了,反倒春心萌动,许青和秦浩都怀疑这老头儿逆生长。

也可能是因为心愿了了,秦浩没结婚时老头儿天天暴躁的一批,现在每天乐乐呵呵,什么都不放在心上。

“小锦他们没一块儿过来?”秦茂才朝他打招呼,嘴里的热气出口便化作寒雾飘散。

“没,过来办点事。”

许青随口应两句,钻进车里发动车子。

天有些阴,不见太阳,开车回老房子那边关掉水电,赵叔在保安亭里烤小太阳,明年就退休了,这是在岗位上最后发光发热的一个冬天。

“赵叔,少抽点烟对身体好!”

“就靠着它续命呢。”

赵叔嘿嘿笑着,一如往常,只是鬓角早已斑白。

许青给他留了一罐姜禾晾的花茶,虽然平时很少来蹭茶水了,不过姐弟俩在这边上小学,中午过来过去,平时也会照看着点。

那天许锦俩人和人打架,要是那两个小子再过来一点让赵叔看到,他肯定会出来叉着腰大骂小兔崽子,把三个人护在身后。

熟悉的环境就这点好,邻里邻居,人情冷暖,新房子那边就很难感受到了,许青格外珍惜。

回去时姐弟俩已经商量好了去哪里玩,由十安帮许锦写十页寒假作业,换取她支持登长城的一票,长安城放在以后再去。

冬日午后,江城一片祥和。

喜欢我家老婆来自一千年前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