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一下又一下撞入最深去全文在线阅读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于茗想起来是喊她。

是刘凤英来了吗?

是的,刘凤英先前看不到自己的儿媳妇,她就往红松林这边来,等她一进林子,她就觉得这林子不太对劲。

刘凤英往前走几步,再回头看,看不到先前她站的地方,这红松林好像起了雾,刘凤英心里没底了,她上山不少年了,还从来没遇到过这样的情况。

这红松林并不算大,可现在她一眼望不到头,看不到儿媳妇的身影,她只能扯着嗓子喊。

没人回她,刘凤英继续往前,一边找,一边喊,她心里一直记得她是进来找她儿媳妇青杏的。

“妈。”

于茗站起来喊着,她婆婆来了,她就不用一个人了。

“杏儿,杏儿,是你吗?你站着别动,妈来了。”

刘凤英急的不行,一直找不到儿媳妇,她心里怕出不好的事,她正准备歇口气再扯着嗓子喊呢,这一次听到了儿媳妇的回声,她一下就来了劲,也不歇了,急忙往声音传来的地方去。

于茗也辨别了一下方向去找刘凤英,两个人相遇,于茗看到刘凤英黑黑的脸色全是焦急。

“杏儿,杏儿,你没事吧?摔着没?磕着没?遇到啥没?”

刘凤英一把拉住于茗,上下的瞧着,嘴还不停的问着。

“没,妈,我没事。”

于茗摇头,先前她真的把刘凤英给忘记了,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你这闺女,你心咋那大呢,我就一错眼,你就不见了,喊你也不理,你要急死我啊,这一道我都担心你被那野猪拱了,被啥畜生给祸害了,你说说你闹这一出,要吓死我啊。”

知道儿媳妇没事,刘凤英开始埋怨了,她埋怨主要是因为她害怕,害怕儿媳妇真出个什么事,她还是很中意这儿媳妇的。

“妈,是我不好,对了,你带打火机了吧。”

于茗急忙问着,她这个婆婆抽烟的,这出门肯定带打火机了,那自己就不用钻木取火了。

“带啥打火机啊,这可是林区,你是想人罚你妈我啊。”

刘凤英瞪了儿媳妇一眼。

得,婆婆没带

他一下又一下撞入最深去全文在线阅读

,那她怎么办?继续钻木取火?她怕是很难成功啊。

刘凤英看着儿媳妇有些焦急,有些沉默的样子,她又道:“真是的,就你事多,要打火机干啥啊?”

刘凤英嘴里说着,手却没停,解开外面的迷彩衣,伸到里面的兜里掏出一个打火机,她带了,但是就像她说的,这是林区,是不让抽烟的,不让有火的,怕你把林子点了,所以她都把打火机藏里面的兜里。

当然了,在山上她是不抽烟的,这点规矩她是守的。

于茗眼睛一亮,婆婆这是逗自己玩啊。

“妈,你打着打火机,一定要点好,不能让火灭了。”

于茗认真的告诉着自己的婆婆。

“瞧你说的,我这么大个人,这点事还用你说。”

刘凤英不满意,这还用交代啊,不过儿媳妇用打火机干啥啊。

刘凤英瞪大了眼睛瞧,只见她的儿媳妇从手指肚里面扯出来一根头发,不就是一根头发吗,有啥,不对啊,这头发能扎进手指肚里?这啥头发啊,咋恁硬,这儿媳妇的手太嫩了,像她这种老手肯定就不能扎进去。

刘凤英想着,不过她没说啥,她都多大年纪了,这手皮和儿媳妇肯定没法比啊。

于茗把黑发蛇扯了出来,然后放在了刘凤英打着的打火机上,只见那黑发蛇遇火即燃,给烧没了。

于茗这下放心了,本来很难解决的事,在婆婆来了以后,一个打火机就解决了。

刘凤英眼神异样的看着自己的儿媳妇,儿媳妇这是傻了还是中邪了,这一见面啥都没干,先烧一根头发,还郑重其事的让她拿着打火机,别灭了,就为了烧一根头发,这脑子被驴踢了?

“妈,这一路你没遇着啥事吧?”

于茗不管婆婆怎么看她,黑发蛇被烧了,她就没心理负担了。

“没啊,能有啥事,这林子进了多少次了,能有啥。”

刘凤英不知道儿媳妇问这啥意思,这林子是有点怪,但是她啥也没遇到啊。

于茗不仅感叹婆婆的好运气,哪儿像她,双蛇菇,黑发蛇都遇到了,也可能是婆婆着急找她,别的啥也没想,所以就没遇到。

“妈,你看看你手指头上有啥没。”

于茗还是有点不放心。

“我这手指头上能有啥,你以为都像你,那手皮薄的,我干活都不敢使唤你。我这老手老皮的,不怕磨,不怕烫,还能跟你似的,能扎进头发去。”

刘凤英嘴里说着,但是很听话的开始看她的手,这不是啥也没有。

咦,好像有啥不对吧。

刘凤英觉得自己眼花了,她手指头上好像有点啥,再一看,这不是头发吗。

这啥时候自己手指头上也有头发了?自己还说儿媳妇呢,这可是啪啪被打脸了,不过不应该啊,她手咋能也扎进头发?

“妈,打火机给我。”

于茗也看到了刘凤英手指头上的黑发蛇。

刘凤英二话没说把打火机给了于茗。

于茗拿着打火机还没打开,只见刘凤英一下扯着那根头发拔了出来,然后一扔,嘴里还满不在乎的道:“不就一根头发吗,又不疼,还用得着烧。”

于茗都没来得及阻止,刘凤英的动作实在太快了。

于茗急了,一把拿住刘凤英的手看去,还好,还有一截在外面,黑发蛇没都钻进去。

“呀,怪事,我刚才给薅出来了啊,这咋又扎进去了,这啥头发啊,这么硬。”

刘凤英这下也惊奇了,难道刚才她没薅出来?不能啊,她看到了啊,薅出来的头发一扎来长,这咋又进去了。

“妈,这是黑发蛇,只有用火才能烧死,你可别再扔了,再扔它钻进身体里面,就找不出来,没救了。”

于茗郑重的交代着刘凤英。

“看你说的这邪性,一根头发说是蛇,你以为我没见过蛇啊,还没救了,这根头发能把吃了还是咋的。”

刘凤英觉得儿媳妇肯定是中邪了,净说那些没边的话,但不管她嘴上咋说,心里还是听儿媳妇的,所以她拔出来以后她没扔,放打火机上烧了,这样做,儿媳妇能放心。

喜欢快穿游戏加载中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