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油精滴b无删减全文阅读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颜早收起那一时的情绪,往颜远景房间走。

找到了那个柜子,过去打开柜门,蹲下开始翻东西。

看她大着个肚子蹲下费劲,许美红担心有什么闪失,她问:“你要找什么?我来给你找。”

颜早翻遍了没有找到想要找的东西,“一条灰色的围巾你看到过吗?”

正在这时候,颜父回来了,他站在房间门口,许美红指着颜父脖子上的围巾问颜早:“你爸脖子上这条吗?”

“我看着围巾在你柜子里好久了,男士的,是不是给你爸爸织的,没顾得上给你爸爸……”

颜早看着那条灰色的围巾,嘴角无声地抽搐,“……”

她不说话,气氛有点紧张,许美红问:“怎么了?”

颜早淡淡的道:“那围巾是我给蓝暮织的。”

主要她刚和蓝暮说那围巾是给狗织的,不然这事儿就这么算了。

许美红一听那围巾是给蓝暮织的,直接上手从颜华成脖子把围巾给扯下来了,“那你赶紧拿下来。”

转手递给颜早。

她又觉得不对劲,“这在你柜子里好多年了……”

“嗯。”

颜早轻轻的应了许美红一声,接过围巾出去了。

许美红还满脸疑惑,颜华成已然明白了,他瞪眼觉得不可思议。

不敢相信女儿的心思藏了这么多年,藏了这么深。

这时候,许美红也反应过来了,“那她老早就对蓝暮……”

她也是觉得惊讶,不可置信。

老夫妻两都对视一眼,颜华成叹气,“真是难为这孩子了!”

心疼的感叹。

颜早被留下来吃午饭,今天风很大,但院子里没有风,吃完午饭,颜早坐在院子里的秋千上,晒着太阳,暖洋洋的泛起了困意。

她脑袋搭在秋千的绳子上,闭目养神,大金毛很

风油精滴b无删减全文阅读

温顺的趴在她的脚边,画面一片温暖和谐。

“汪汪……”

颜早刚进入睡眠,大金毛忽然叫起来,她惊醒,睁眼看到院子门口熟悉的男人身影,他靠在大铁门上……是背紧贴着门的那种靠,身子立的笔直。

颜早不住笑起来,抬手摸摸还在叫嚣的大金毛脑袋,“他是姐夫,别吓他。”

大金毛很听话的又趴了下去,秒变温顺乖巧。

蓝暮还保持着原姿势,颜早笑着问:“你怎么还不过来?”

她明知故问。

蓝暮咬牙切齿,懊恼极了,颜早又伸手摸大金毛的脑袋,对蓝暮道:“它又不咬人。”

说着她还弯腰,搂了搂大金毛,蓝暮气急败坏,“你为什么抱那只丑狗?”

他脚步往前,每一步都是在试探。

试探大金毛的反应,他对大金毛是又嫌弃又畏惧。

颜早哼哼道:“怪不得它见到你就叫,不待见你呢。”

她拍拍金毛的头,“咬他……”

另一只手指着蓝暮。

大金毛接到指令,站起身,抖了抖浑身的毛,蓝暮吓得停下脚步,不顾颜面的跟颜早求饶,“别,老婆。”

然后他又看着大金毛,怂怂的威胁,“丑狗别叫,下次给你买好吃的,不然把你炖狗肉锅。”

像极了小孩子奶凶奶凶的,颜早没忍住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哈哈……”

在蓝暮看来,她这是无情的嘲笑。

蓝暮懊恼,“颜早你笑什么!”

颜早说:“你怕狗的样子真可爱。”

蓝暮咬牙,“晚上看我怎么收拾你。”

正在这时候,颜华成和许美红从屋里出来,听到蓝暮的话,许美红尴尬的干咳两声,“咳咳……”

蓝暮和颜早都收起了嬉戏的态度,端庄起来。

颜华成笑呵呵的和蓝暮打招呼,“蓝暮来了。”

蓝暮微微颔首,“爸爸妈妈。”

听到这称呼,颜早比颜华成和许美红惊讶,猝不及防。

这是蓝暮第一次称他们爸妈,而且喊的那么自然顺口,颜早甚至都没听他喊自己的爸妈喊的那么亲昵。

颜华成和许美红简直受宠若惊,愣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他们这是得到了女婿的认可了。

许美红开心的飞起,“我和你爸要去买菜,你们自己在家待一会。”

走了几步,她又回头问颜早,“早儿,你还有什么特别想吃的吗?”

她很清楚,蓝暮对他们的态度,完全取决于颜早对他们的态度,也取决于他们对颜早的态度。

他们和颜早这个女儿这么多面的隔阂也在慢慢的闭合。

颜早摇头,“没有。”

许美红笑了笑,忽然又想到什么,“你给蓝暮织的那条围巾我洗好了,烘干了,一会晚上回去有风,你拿给他戴上。”

颜早:“……”

她明明放到了废弃物娄里了,她为什么又给捡起来。

蓝暮疑惑的问颜早:“你什么时候给我织的围巾?”

颜早撇撇嘴,不知道……不好意思回,许美红笑着道:“她给你织了条灰色的围巾,好多年了都没好意思送给你。”

灰色围巾……好多年了,蓝暮皱眉,“那不是给狗织的吗?”

他看了看地上的大金毛,渐渐地明白,颜早说的狗就是他,俊脸逐渐的黑了起来。

许美红和颜华成已经出去了。

颜早对着蓝暮小声的冷哼,“你不狗吗?”

说完扭头,往屋里走。

蓝暮跟着她,从后面一把把她抱住,“我怎么狗了?”

他弯腰,下巴搭在颜早的肩膀上,一双手很小心翼翼的放到颜早的肚子上,温热的气息,很轻很轻的在颜早的耳边吹,触电一样的感觉,痒痒的。

颜早缩了缩脖子,用胳膊肘推蓝暮,“你走开。”

蓝暮得意的笑,“从前有个姑娘,那么喜欢我啊。”

颜早哼哼,“可把你嘚瑟坏了。”

颜早的东西都搬到朝南的房间了,下午阳台上阳光很好,有玻璃,一点风都没有,暖洋洋的,藤条编织的桌上放着她爱喝的奶茶,跳棋的局面胜负也已经很明显了。

五局,蓝暮已经输四局了。

不是他技不如妻,实在是他惧内,没有权利赢。

许美红他们回来,买了新鲜的水果,洗了送上楼,放到颜早面前,“你小姨刚才打电话来说静静怀孕了。”

喜欢一见你我就想结婚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