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yy粗小说完整版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陆遇迟不说话,只是笑,律师瞥他一眼,忽然问:“你后悔过吗?”

说完瞬间,不等陆遇迟回应,他自顾道:“嗐,算我没问,你不可能后悔。”

陆遇迟开口:“有过…经常。”

律师闻言,有些诧异的看着陆遇迟,陆遇迟视线微垂,目光落在面前的咖啡杯上,轻声道:“我从来没有因为自己的喜好自卑过,喜欢又不犯法,但我碍着别人了,我一直在想,如果我没有追丁恪,他现在一定还跟从前一样,被父母当成骄傲,被同龄人羡慕,他身上几乎没有任何能被人拿出来当茶余饭后闲话的槽点……我就是他唯一的槽点。”

律师马上道:“你别这么想,如果你追的是别人,我不了解不方便发表意见,但丁恪学长我太了解了,正因为了解,你俩当初突然被曝出在一起,才会有一大帮人特别惊讶,我们惊讶的点不是别的,而是丁恪学长人品足够正,如果他能正大光明的选择一个人,那么无关那个人的样貌,家世,甚至性别,只因为你也足够好。”

陆遇迟勾起唇角,眼睛亮亮的,因为蒙了一层水雾,过了几秒,他微不可闻的叹了口气,轻声说:“只是连累丁恪我都忍了,都说祸不及家人,现在搞得他爸妈也不安宁,现在还谈什么喜欢是两个人的事儿。”

律师也很无奈,“谁让现在的大环境就是这样呢,还是那句话,有的是人咸吃萝卜淡操心,自己没车没房没对象,要啥啥没有,偏去叨叨你们这些要什么有什么的,明知你们在一起没碍着他们,就故意跑去人家家属面前嘚吧嘚,像是不给你们造成点儿压力,他们活着就没有意义了,反正我是不懂,管好自己,顶多管好自己家里人就得了,跑出去说别人,世界警察啊?”

陆遇迟不想让自己的情绪影响到朋友,打趣道:“真想把你的嘴带回深城,放在身边安心。”

律师道:“只带我的嘴吗?我其他地方不值钱啊?”

陆遇迟笑着说:“主要|我怕丁恪吃醋。”

律师猝不及防乐出声:“那还是别了,嘴都别带,我可不敢招惹学长。”

两人正聊着,陆遇迟手机响,看了眼来电人,接通。

手机里传来丁恪的声音:“你在哪儿?”

陆遇迟说:“王乾你还记得吗?跟我同届其他系的同学,我俩在一起呢,他也在蓉城。”

丁恪:“我方便过去吗?”

陆遇迟扬起唇角,“我问问他。”

说着,他看向对面男人,“丁恪问你,他过来方不方便。”

王乾放下杯子,马上道:“来啊,我还敢把学长拒之门外?”

陆遇迟拿着手机,报了地址,二十几分钟后,丁恪出现,王乾起身打招呼:“学长。”

丁恪露出笑容:“好久不见。”

王乾:“是啊,我毕业后就来了蓉城,你们都在深城。”

丁恪:“你好像比上学的时候瘦了点儿。”

王乾笑道:“学长还记得我上学的时候呢?”

丁恪:“记得,总跟遇迟在一起踢球。”

王乾调侃:“果然,我就是个陪衬。”

陆遇迟:“不然呢,你还想当主角?”

王乾赶忙摆手三连,“不敢不敢。”

三人坐在一起聊天,其实丁恪跟王乾不熟,仅限于有印象的程度,但丁恪上学时很出色,所以下面的学弟学妹们都认识,坐在一起聊学校里的事,时间仿佛一下子拉回到几年前,说不完的话,聊不完的话题,直到王乾接了个电话,挂断后道:“事务所有点事儿,我得回去了,你们什么时候有空,我请你们吃饭。”

丁恪道:“这两天看你时间,你什么时候方便,我们请你。”

王乾:“还是我请你们,你们好不容易来趟蓉城。”

丁恪淡笑:“我记得你是北方人,我才是地地道道的蓉城人。”

陆遇迟:“行了,你俩甭客气了,你先走,回头电话联系。”

王乾笑着打招呼:“那行,学长我先走了。”

丁恪道:“今天麻烦你了。

Gayy粗小说完整版

王乾下意识的说:“麻烦什么,我跟遇迟约出来见个面,还是他请客。”

丁恪道:“我说我爸妈的事儿,麻烦你了。”

此话一出,王乾和陆遇迟脸上皆有一闪而逝的僵硬,王乾立马把话岔过去,“学长客气,应该的…我同学那边挺急的,我先走了,咱们电话联系。”

丁恪:“慢点儿,我就不送你了。”

王乾应声,跟陆遇迟对了下视线,转身离开,包间瞬间变得安静,等了半晌,陆遇迟主动开口:“你怎么知道的?阿姨给你打电话了?”

丁恪脸上不辨喜怒,嘴也没张:“嗯。”

陆遇迟紧张到嘴唇发干,慢半拍道:“我也想去跟叔叔阿姨道歉,估计他们看见我更来气,你就替我跟他们说声对不起吧,跟叔叔吵架那家人已经答应道歉,叔叔要面子,不知道这样能不能让他心里痛快一点儿。”

丁恪道:“我妈要是不给我打电话,你是不是不准备跟我说了?”

陆遇迟垂着视线:“一过去就惹叔叔阿姨生气,我也没脸说。”

丁恪:“你哪儿丢脸了?你分明就是过去给他们长脸的,不然外面还得欺负我们家里没人出面。”

陆遇迟笑了笑:“明天看王乾什么时候有空,我跟他吃顿饭就走。”

丁恪一眨不眨的看着陆遇迟:“你知道我妈给我打电话说什么了吗?”

陆遇迟心脏突然一提,很害怕,抬眼看向丁恪,小心翼翼的道:“阿姨特别生气吧?”

丁恪心疼,目不转睛的回视着陆遇迟,开口道:“我妈让我跟你道歉。”

“啊?”陆遇迟眸子微挑,慢半拍问:“……为什么?”

丁恪道:“你当时在外面替他们出头,她跟我爸一直在门里没出来,你们走后,他俩都觉得这件事儿办的太差,没有出来站在你身边替你说句公道话,心里过意不去。”

陆遇迟闻言,眼睛瞬间就红了。

喜欢报告总裁:有人追你老婆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