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王训奴小说完整全文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黑武人的大军开始全线后撤,他们现在最先要做的肯定不是继续攻打北山关,甚至都不是去追击那些逃走的敕勒人。

而是解决粮草问题,如果在短时间内解决不了的话,百万大军就不只是需要撤兵那么简单。

城墙上,余九龄坐在城垛上看着远处退潮一样远去的黑武军队,他自言自语似的说道:“当家的你对我们是不是还有所隐瞒?”

李叱问:“隐瞒了什么?”

余九龄道:“当家的你肯定有什么靠山,而且这靠山肯定不是人。”

他抬起手指了指天上:“在那儿吧。”

说实话,城墙上的每一名宁军士兵都已经做了决战赴死的准备,现在这突然不用打了,还有些不适应。

但不妨碍他们开心。

余九龄道:“当家的,要不然回头你烧点纸钱吧,谢谢你的靠山,帮了这么大忙,总得回点礼。”

李叱道:“不是地下的才用纸钱吗?我给天上的烧点纸钱,他打雷劈我的时候我还解释,是余九龄让我干的,万一天上的那位再让我帮忙掰开你的嘴劈你舌头,我会觉得麻烦。”

余九龄把舌头伸出来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的急速抖了抖,然后说道:“凭我这般本事,掰开嘴就能劈的到?暴雨我都躲得开,还怕电麻麻?”

夏侯琢:“你好像是在耍流氓。”

众人皆很欢喜,黑武人的麻烦大了,当然值得欢喜。

如果百万大军的粮草一点都没有剩下的话,那就真的有意思了。

要想从南苑大营那边调集粮草送过来,得走将近一个月的时间,一个月,这百万大军早就饿死了,而且这还只是运送粮草的时间,没算筹措粮草的时间。

“修缮城墙,整顿装备!”

李叱大声吩咐了一句。

然后转身往城墙下边走:“咱们也得回去想想办法,黑武人的进攻手段已经亮出来了,趁着他们这会儿没空,咱们去想想对策。”

余九龄一边走一边说道:“当家的你给天上那位再送点礼就行了。”

夏侯琢:“那得送咱们最珍贵的东西。”

然后一把抓住余九龄:“把九妹祭献,最有诚意。”

余九龄:“别别别,我上去的话,三五天那位老神仙就会烦了,到时候还不得去帮黑武人啊。”

夏侯琢伸出舌头上上下下左左右右急速的抖了抖:“你哄他啊。”

两天后,那支逃走的敕勒人骑兵在一处白桦林中停下来休息,他们已经连续赶路这么久,应该会把黑武人的追兵甩开一段了。

“大汗。”

几名在族中有威望的老者上前,关切的看向刚刚被扶着下马的布勒格狄。

“大汗,你怎么样?”

布勒格狄努力的笑了笑:“我没事,我们出来了多少人?”

一名长老回答道:“大汗,咱们出发的时候有八万人,现在剩下的也就半数左右了。”

布勒格狄的表情变了变,眼神里都是心疼。

“大汗。”

另一位老者劝道:“如果我们这次不逃出来的话,八万人,一个都回不去,黑武人会让我们去当肉盾,中原人的边军,最先杀的都是我们的人。”

布勒格狄点了点头:“我知道......现在得想办法尽快回去,把咱们的族人接上,如果慢了,黑武人得到消息,我们的族人就会被屠杀。”

“大汗。”

一个年轻人站出来说道:“你受了重伤,如果一同回去的话太危险,分给我一部分人,我回去报信,大汗带着人找地方先躲一躲。”

布勒格狄也明白,如果自己执意一起回去的话,反而会拖慢行程。

“不用管我,你们带上所有人都回去,这片林子就很隐秘,我找地方躲起来就好。”

“那不行。”

那个年轻人说道:“大汗在,我们这些人才有希望。”

一位长老说道:“这样,把兵力一分为二,沭阳川带着一半骑兵回去,我们留下来保护大汗,并且还要引走业夫烈的追兵。”

布勒格狄想了想,点头道:“那就这样,沭阳川,你一定要把族人都带出来。”

那个年轻人俯身道:“大汗放心,拼了我这条命,也会把族人全都带出来,可是大汗,你应该早做打算了,我们的族人出来后,该去哪儿?”

布勒格狄沉默下来。

他们是草原出身,也向往着回到那广袤无边的草原去,在那绿色的大地上纵马飞驰。

可是他们回不去,如今在草原上称霸的是铁鹤部,铁鹤人是黑武人的走狗。

一旦他们回到草原,铁鹤人非但不会欢迎他们,还会把他们赶尽杀绝,然后再去向黑武人邀功请赏。

“大汗。”

沭阳川道:“我们应该去和中原人谈一谈,那是现在我们唯一还能去避难的地方了。”

布勒格狄点了点头:“我会考虑清楚的,你现在先带人回去,尽快把族人都接出来,我们在未名山那边汇合。”

“是!”

沭阳川应了一声,转身离开。

等沭阳川带着一半人马走了之后,布勒格狄看向身边的几位老者。

“沭阳川说的对,我们只能去求中原人收留,可是在求收留之前,我们需要求他们谅解。”

这句话一说完,所有人都沉默下来。

良久之后,一位老者语气有些低沉的说道:“大汗,仇恨是几百年前的事了,跟我们其实已经没有什么关系。”

布勒格狄问:“如果几百年前,中原人杀了我们几千万人,杀到我们部族的人口剩下不足三成,那几百年后,你们会原谅中原人吗?”

所有人再次沉默下来,刚刚辩解了一句的那位老者,只能是摇头叹息。

几百年前,不可一世的蒙帝国铁骑,在中原屠杀了数千万人,尤其是中原北境,屠杀到千里无人的地步。

据说那个时候,整个冀州,荒无人烟。

“我来想个办法吧。”

布勒格狄道:“这样......你们听我安排。”

那些部族中有威望的人全都凑过来,等着布勒格狄下令。

“第一,雪尔浒,你带一万人去故布疑阵,制造出大家向西北方向撤离的假象,走上三百里,然后折返往未名山汇合。”

“第二,诸位长老带着其他人直接去未名山,在我们的族人到来之前,提前做好准备,要修建防御的工事,也要谨防被黑武人发现。”

“第三......现在业夫烈不可能再去攻打中原人的北山关,要去求人家,就要有诚意,安排几个人,护送我到北山关城外求见。”

那些人脸色全都变了。

“大汗,你不能亲自去!”

“是啊大汗,万一中原人对我们仇恨未消,大汗贸然前去,实在太危险。”

“大汗,我去吧,我就算是去跪着求,也要求中原人接纳我们。”

“大汗,你不能去,我去。”

一群人七嘴八舌的劝着。

布勒格狄摇头道:“你们都记住,只有我亲自去,才足够有诚意,中原人不像是黑武人那样残暴,他们不原谅,也不会太为难我......如果,我是说如果,我真的出了什么意外的话,沭阳川可继承大汗之位。”

他看向那几位德高望重的长老:“你们要为我作证,我的儿子撒桑不管是才能还是品德,都远远不及沭阳川,你们替我将这个决定告知撒桑,如果他不服气的话,就废了他吧......”

“大汗!”

一群人全都跪了下来。

布勒格狄摇头道:“不用这样......敕勒族的男人们,应该在危难的时候挺直了身子,扛住落下来的天空......”

他缓缓吐出一口气:“去吧,按照我的安排去办。”

北山关。

余九龄嘴里叼着一根棒棒糖坐在城墙上,看着远处的黑武人大营。

这两天来,黑武人的军队四散而出,不知道分派去了什么地方,但是一直都在进进出出。

李叱推测,业夫烈没有别的什么办法,应该是分派人马

女王训奴小说完整全文

去劫掠四周的黑武部族了。

那些大大小小的部族,这次就要惨遭洗劫,为了这百万大军不会被活活饿死,业夫烈就算是把四周所有部族都屠杀掉也在所不惜。

“当家的。”

余九龄问:“那些造反的奴隶,能逃走吗?”

坐在旁边的李叱沉默了一会儿,摇头:“不能。”

余九龄先是噢了一声,然后自言自语道:“那怪可惜了......”

夏侯琢道:“敕勒人在黑武地位极为低下,他们生活的地方是黑武人的养马场,那里有重兵把守,所以除非有奇迹,不然的话,这支造反的队伍就算杀回去了,也不可能把族人都救出来。”

余九龄道:“敕勒人,就是当初的蒙帝国吧。”

夏侯琢点了点头。

余九龄不说话了,也不知道此时想了些什么。

良久之后,余九龄看向李叱:“敕勒人也知道他们回去,肯定没地方逃,会不会来我们这里求援?”

李叱点了点头:“会。”

余九龄又不说话了。

又是良久之后,夏侯琢好奇的问:“九妹,你在那想什么呢?”

余九龄道:“嘘......我在想办法通灵呢,我想问问咱们的老祖宗们,如果敕勒人真的来求援了,老祖宗们会不会答应。”

夏侯琢问:“老祖宗们怎么说的?”

余九龄道:“老祖宗们没搭理我,估计

女王训奴小说完整全文

忙着呢,这会正午后的,老祖宗们该睡的睡,该打牌的打牌,哪有空搭理我。”

夏侯琢笑。

余九龄缓缓吐出一口气:“可我想着,老祖宗们应该不会答应吧,毕竟每一个姓氏上都流着血。”

夏侯琢不笑了,他没有想到余九龄会说出这样的话。

“我们这些后生晚辈啊,没资格替老祖宗原谅任何人,来体现自己的品德有多高尚。”

余九龄再次重重的吐出一口气:“可是老祖宗们又说......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唉......真难。”

夏侯琢笑道:“他们和黑武人不一样,不原谅黑武人不是一辈子的事,而是永生永世的事,可是后来大楚的名将,也没少打到草原上去,大将军徐驱虏一个人,就能镇住百万魂。”

余九龄看向李叱。

却发现李叱在笑。

余九龄问:“当家的你笑什么?”

李叱道:“我刚才也通灵了,看到有个老祖宗打牌,糊了把十三幺,另外几位老祖宗正掏兜呢。”

余九龄:“......”

李叱拍了拍余九龄的肩膀:“现在发现了吗,想的越多的人,越没有快乐。”

余九龄道:“所以得有那么一小批想的多不快乐的人在,剩下的绝大部分人才能想的少且快乐着。”

他问:“我这句话,是不是立刻就把我的格调拔高了?”

李叱哈哈大笑:“高,一座山那么高。”

余九龄:“什么山?”

李叱抬头看向远处依稀可见的山影:“未名山。”

喜欢不让江山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