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吃你的小白兔小说完整全文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同伴们听说了我的事儿,集合的也是很快。

我回到别墅的时候,同伴们基本也是前后脚回来,行李什么的,我们也是简单收拾了一下。

很快薛铭新就开车过来了,不过她来的时候并不是一个人,在我经过她的车旁边的时候,后座的窗户忽然降了下来,一个我认识的熟人坐在那里——东方韵娣。

一见面,她就对着我笑了笑说:“好久不见了,宗大朝奉。”

她的头发束成低马尾,头顶还别着一副墨镜,一脸微笑格外的灿烂。

我笑了笑说:“好久不见。”

此时薛铭新也是从车窗探出脑袋说了一句:“宗大朝奉,我得给你提前通个气,这次任务,岳心怡也是在的,到时候你千万让着点她,有什么脾气,你对着我发,至于她,我也会劝着点,让她尽量别胡闹。”

我听到岳心怡这个名字就有点烦,便说道:“你管好她就行。”

薛铭新点了点头说:“放心好了,我尽量不让她烦到你。”

我则是笑着说:“没啥烦不烦的!”

薛铭新又道:“对了,地址我发你手机上了,你们自己导航也行,跟着我的车也可以。”

我点了点头,回我们车上去了。

李成二负责开车,这次出门我只带了御四家。

车子启动后,薛铭新的地址才发过来,我看了一下并不是很远,就在省城西北方向一个县里。

长沟子村位于县城的下河镇,下

我想吃你的小白兔小说完整全文

河镇地处深山,是当地有名的苹果产地,下河镇的苹果就算在省城也是挺有名的。

可惜我们去的有点早,还没到摘果子的季节。

开车过去,也就一个半小时的时间。

因为没有太多的资料,所以在车上的时候我们也没有过多的讨论,基本都是养精蓄锐。

过了差不多半个小时,我的手机响了一下,我一看是东方韵娣发来了一条微信。

就一个简单的笑脸。

我直接回了一个问号。

很快东方韵娣就在微信上问我:“香姨的事儿,师父给我说了。”

我没回话,她很快又发来一条消息:“寻找香姨的事儿,我也会上心的。”

我赶紧说了一句:“这件事儿关系重大,你可别搞得江湖上人尽皆知。”

东方韵娣也是回道:“我又不傻,我不会动用家族的力量,不过这件事儿即便是我不传,也会很快传出去的。”

我知道,她指的是岳心怡。

我没有吭声。

东方韵娣也没有再发什么消息。

一个半小时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等我们抵达下河镇的时候,正好赶上吃午饭。

我们便找了一个小饭店先对付了几口。

下河镇只有一条主街繁华,其他的街道和普通的小村子没啥两样,吃饭的时候我们在饭店里就听到有人在传长沟子村丢失老人的事儿。

事情传的格外的邪乎,还有人直接说,那些老人是被人弄走贩卖器官什么的。

总之这件事儿,已经成了一个极大的社会事件了,若不妥善处理,很快就会被无限放大。

吃了饭,我们便驱车前往了长沟子村。

往那边走,只有一条水泥的乡道,道路很窄,不过我们完全不用担心,因为长沟子村已经没有人了,我们根本不用担心路上遇到车。

开到长沟子村用了二十分钟,长沟子村在一条沟子里面,村子里面比较狭窄,不好停车,所以我们的车子都停在村口,村口有一大片空地,从这里往下走几十米的陡坡才能到村子里面。

在这一片空地上,还停着两辆省城牌照的车,应该是岳心怡等人的。

我们把车子停好,也沿着那陡坡往下走,下了陡坡就能看到一个放着石碾的地方,在石碾的旁边的空地上,就长着那棵我在照片里看到的大树。

李成二瞅了几眼,就道:“这是什么树啊,长这么大?”

薛铭新就说:“据说是构树,不过长的太大了,又不太像。”

李成二看了看我,我没有直接说什么。

走到石碾旁边的时候,我就发现这边生了几堆篝火,随地还扔了不少垃圾。

我皱了皱眉头道:“你们X小组的人都这么没素质的吗?”

薛铭新尴尬地笑了笑,然后俯身下去去捡那些到处扔的垃圾。

同时她也拿出手机给岳心怡打电话。

而我则是径直走到了那棵大树的底下。

这树的旁边有一个电线杆子,上面装着摄像头。

我便指着那摄像头问:“那摄像头有没有拍到过老人们的影像。”

薛铭新立刻点头说:“自然是拍到过的,这构树下面是村里老人经常聚集的地方。”

我道:“把他们失踪前一个星期,这个摄像头拍到的视频传过来。”

薛铭新也没有废话,直接说:“我这就去安排。”

同时我也走到那大构树的下面,用手摸了摸其树皮。

大树周身立刻涌过一股气流,我知道这棵大树是有灵性的。

李成二又问了我一句:“宗老板,这棵树不简单吧?”

我点了点头说:“咱们刚结束了罗门店的案子,那里面的育沛出自《山海经》的《南山经》部分,而这棵树在《南山经》中也有记载。”

“构树一般十多米高,就已经了不起了,在它是构树的时候,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也不是《山海经》中记载的树,可在它长到三十米靠上的时候,它就慢慢地不再是构树了,而是成了一种叫做迷榖(gu)的树。”

“这种树就是《山海经》中的物种了。”

“迷榖长的和构树一样,不过它的木头里面是黑的,外表却格外的光鲜,人佩戴上它的枝叶,据说就永远不会迷路。”

听到我这么说,李成二就随口说了一句:“那些老头儿,老太太们,出门没有佩戴它的枝叶,要不然也不至于走丢了。”

这个时候薛铭新也是打完电话回来了,她有些惊讶地看着我问我:“迷榖之树,不应该是南山经的产物吗,南山经再怎么推敲也到不了咱们北方吧?”

我笑着说:“榖树,便是构树,全国都有,南山经中提到迷榖,是因为南方土壤肥沃,构树更容易长大,北方少见而已,并不代表没有。”

薛铭新点了点头说:“把你叫来果然是对的,我们这些人研究了这么久,也没有看出这是什么树,你才来就看到了。”

我疑惑道:“你们研究这棵树,是因为这棵树上有什么线索吗?”

薛铭新点头正准备说的时候,我就听到远处传来了岳心怡的声音:“我当是谁呢,原来是宗大朝奉,这一进村,就开始卖弄自己的学问了。”

岳心怡的语气很不好。

看样子,她还在为小十舫的事儿耿耿于怀。

喜欢天字第一當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