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萱岳风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完整全文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李桑柔将总帐粗略看过一遍,翻到拜贴那一页,看着几行数目,眉头微蹙。

拜贴的收益,原本相当不少,这几年却是一年比一年少,去年她没在建乐城过年,这一年又过于繁忙,这拜贴的生意,去年竟然几乎没有收益,今年只怕就颗粒无收了。

李桑柔倒了杯茶,慢慢抿着,想了一会儿,扬声叫进黑马,让他到前头找个人,去把花边晚报的林建木林掌柜请过来。

拜贴的生意,归在林掌柜手里打理。

林掌柜过来的很快,见了李桑柔,一个揖连着一个揖。

“昨天就听说大当家回来了,昨儿就过来过一趟,想给大当家请个安,可又一想,大当家的规矩,从来不兴请安磕头什么的,就又回去了。”

“坐吧。”李桑柔等他说完,笑着示意他,又倒了杯茶,推到林掌柜面前。

“请你来,是想问问你拜贴的事儿,到去年,这收益,只有一千二百两银子,怎么回事?”李桑柔微笑问道。

“从咱们兴起这拜贴第二年起,就不是咱们一家做这份生意。

“建乐城做拜贴生意的多,各路各府各县也都有,咱们请翰林写字画画儿,人家也一样请,倒比咱们的花样儿多,也比咱们的便宜。

“咱们的拜贴,您吩咐过,您不发话,不许降价。

“可咱们只能自己,管不了别人家是不是,别家就降,越降越低,到现在,就数咱们的拜贴最贵,能比别家翻出两个跟头,也就越来越难卖了。”林掌柜一脸苦相。

“嗯,这几年我有点儿忙,没顾上这些。

“今年的拜贴,请过那些翰林的书画没有?”李桑柔凝神听了,接着问道。

“已经请好了,还没雕板,咱们雕板的师父的多,要雕要印都快得很,再说,这些年,这拜贴一年不如一年,印不出几张,今年,只怕连雕板的本钱都不够了,唉!”林掌柜苦着脸,叹了口气。

“请过就请过吧,不用雕板了,今年不用这些,我另找人写字画画儿。”李桑柔微笑道。

“是。”林掌柜眼睛亮了。

大当家这么说话的时候,后头都跟着大生意!

林掌柜又说了些印坊的事儿,比如从去年年初开始,就分出了专门印定制书的书部,定制书的生意,很是不错。

李桑柔凝神听过,看着林掌柜出去,抿了半杯茶,叹了口气,吩咐黑马去打听打听,去年的三鼎甲都是谁,领了哪里的差使。

要是潘定邦在建乐城就好了,让黑马去找他说一声,这事儿就妥了,现在,黑马打听好了,她还得亲自跑一趟。

………………………………

老左送了几封信进来。

李桑柔一封封看过,拿着圆德大和尚那封简短之极的信,又看了一遍,沉吟片刻,站起来,进到前面铺子,叫了个经常往来大相国寺的伙计,把圆德大和尚那封信递给他,吩咐他走一趟大相国寺,请主持寺务的可心和尚写几行字,在晚报上跟大家说一声:圆德大和尚今年留在扬州主持超度法会,不能主持建乐城大相国寺今年的平安符祈福仪式了。

伙计答应一声,接过信,一溜小跑,赶紧去传话。

黑马回来的很快。

去年的三鼎甲,都是谁,以及家世如何,十分详尽,这些都是黑马最喜欢的八卦。

这三鼎甲,如今都在翰林院,做什么修撰。

李桑柔看了看时辰,昨天小内侍过来递话,今天午时前后,皇上有些空闲,请她进宫说话,这会儿虽说离午时还有点儿远,不过,这点儿时辰肯定不够她去一趟翰林院再回来。

午正前后,一个青衣小内侍进来,陪笑见了礼,请李桑柔进宫。

李桑柔将在她怀里睡的呼噜声起的胖儿递给黑马,拍了拍衣襟,拎着从孟娘子那里拿来的一大包东西,跟着小内侍往东华门过去。

清风等在宣佑门下,看到李桑柔,急忙紧几步迎出来,拱手长揖,“好一阵子没见大当家了,大当家清减了不少。”

“过江都的时候染了场小风寒,前儿见了潘七公子,说你忙得很,进进出出都是一路小跑。”李桑柔挎着大包袱,拱手还礼。

“整个皇城,都忙得一路小跑呢,七公子是有福气的人。”清风笑容可掬。

“可不是,论有福,谁都比不了他。”李桑柔笑。

几句话的功夫,两人就离庆宁殿前一间小暖阁不远了。

“皇上说,庆宁殿里全是朝政时事儿,和大当家说说闲话,这间暖阁最合适,皇上还亲自挑了饼茶,茶是世子爷从平江府递过来的。”清风落低声音,和李桑柔笑道。

到了暖阁台阶下,清风站住,冲李桑柔欠了欠身,侧身在前,上了台阶,带笑禀道:“大当家到了。”

顾瑾侧对着暖阁门,坐在阁中暖炕上,听到禀报,转头看向李桑柔,微笑示意,“快进来,我刚刚备好茶。”

李桑柔冲清风欠身谢了,拎着大包袱,进了暖阁。

“怎么,还给我带了礼物?”顾瑾看着李桑柔拎着的那只相当大的包袱。

“还真算是礼物。”李桑柔笑应了句,将包袱放到靠门的小几上,跪在暖炕前,俯身叩头。

“大当家与我,不用这样的大礼,快起来。”顾瑾欠身伸手,示意李桑柔起来。

“这是我的心意。”李桑柔再磕了一下头,站起来。

“坐吧。”顾瑾示意对面。

李桑柔看了看,指着炕前扶手椅笑道:“我坐这儿吧,炕上太热。”

顾瑾笑着点头,沏了茶,推了杯到李桑柔面前,指了指李桑柔搭在椅背上的羊皮袄,忍不住笑起来,“大当家刚到建乐城的时候,世子可没少跟我抱怨你的狗皮袄。”

“他抱怨之后,我就改了,这是羊皮。”李桑柔笑着解释。

顾瑾失笑出声。

世子抱怨她的狗皮袄连个罩面都不绷,粗陋的像个蛮人,她把狗皮换成羊皮,这羊皮袄还是连个罩面都没有,还是一样的粗陋。

“说你瘦了不少,真瘦了不少。”顾瑾笑过,仔细打量着李桑柔。

“您也清减了。”顿了顿,李桑柔笑道:“前一阵子病过一场,这一年事儿多,赶得有点儿紧。”

“多谢你!”顾瑾郑重欠身。

“不敢当,都是份内的事儿。”李桑柔忙欠身还礼。

“嗯,我问世子,你再一次救了他,这份救命大恩,当如何,世子回信说,这是他和你的私事,在你这里,是份内

柳萱岳风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完整全文

的事儿?”顾瑾看着李桑柔笑道。

“世子的事,都是我份内之事,皇上的事,也一样是份内之事。”李桑柔欠身笑道。

顾瑾笑着,没说话,举李桑柔举了举杯子。

“你的船厂怎么样了?”顾瑾抿了口茶,接着笑道。

“不怎么样,还没找到真正会造船的,我想造大些的海船,要能抗风浪,要快,还要平稳,现在看到的,都是工匠,只是把自己那一块做的极好而已。”李桑柔叹了口气。

“千里马和伯乐同样难得,不过,总会有的。”顾瑾凝神听着,笑道。

“嗯,之前在豫章修滕王阁,现在的船厂,都让人感慨,夸夸其谈的读书人太多了,个个能写会说,却百无一用。

“真正能建屋修桥,统筹计算,造船造车,修筑道路的,极其稀少,工匠们不识字,只知道自己手里那一点点手艺,识字的人觉得修缮建造是工匠之业,低贱不入流,偶尔有几个在修缮建造上有天赋的,不是拘于身份,就是被师长亲戚阻住劝住。

“话又说回来,也确实没有前程。唉!“李桑柔烦恼的一声长叹,指了指放在几上的那只大包袱,“看看这个吧。”

李桑柔说着,上前拿过包袱,解开,先拎了几块布出来,递给顾瑾。“你看看这布。”

顾瑾接过,仔细的看,又捻了捻,拉了拉,点头,“极好,这是你试种的那个棉花织出来的?”

“是,还有这个。”李桑柔又递了只手笼给顾瑾,“外面用的棉布,里面絮的是棉花,你试试暖不暖和,我试过,比丝绵暖。”

顾瑾接过,套在手上,停顿片刻,点头,”很舒服。“随即扬声叫进清风,将手笼递给他,“你再去拿只丝绵手笼,差不多厚薄的,找几个人试试,哪一个更暖和。”

“是。”清风上前一步,双手捧着手笼,退步出去。

“还有这个。”李桑柔又递了几块极薄的细纱过去。

“这也是棉花织出来的?”顾瑾接过,仔细的看。

这几块细纱,温软贴身,照他的感觉,比丝纱更舒服。

“嗯,这个棉花,五口之家,能种上一两亩地,一家人一年的衣裳被褥就有了。

“这种棉花,摘下棉桃,晒干了,清理干净,摘出棉籽,就能直接纺线,纺了线就能织布,比麻简单太多了。

“你看,百工比读书人有用多了。”李桑柔顺势抱怨了句。

顾瑾失笑,冲李桑柔微微欠身,“你说的极是。不过,读书人也很要紧。”顿了顿,顾瑾微微颔首,“多谢你。”

“不敢当,我只是把这些转交给你而已。“李桑柔欠身,顿了顿,李桑柔看着顾瑾笑道:“我想请大相国寺、开宝寺等几家大寺,给阵亡的将士做一场超度法会,顺便给今年的平安符加持祈福,不知道能不能请一份阵亡将士的名录出来。”

“圆德还没回来?”顾瑾扬眉笑问道。

“是,他说不回来过年了,和慧安一起,在扬州做几场法事,超度游魂。”李桑柔笑看着顾瑾。

“没有圆德,大相国寺的平安符,难道就不值钱了?”顾瑾有几分无奈,“你得自己找人去抄录,这皇城里,人人都极忙。”

“皇上放心!”李桑柔爽快答应。

让她抄就行!

李桑柔说完正事,站起来告辞,顾瑾笑应了,突然想起来,看着李桑柔笑道:“听说你养了一条小狗?”

“是,叫胖儿,从窝里掉到我面前,和我有缘,就养着了。”李桑柔笑应。

顾瑾笑起来,“世子小时候,也养过一条狗。”

顾瑾的话顿住,没再说下去。

李桑柔见他不说话了,欠身告退。

看着李桑柔出去,顾瑾出了好一会儿神,叫进清风,吩咐请几位相公,以及工部尚书、司农寺卿等人。

………………………………

李桑柔从宣佑门出来,径直往翰林院,去找去年的三鼎甲。

去年的状元王元祖籍荆州荆门县,父亲读书不成,又爱四下走动,就做起了生意。

王元父亲四十岁那年,原配病故,做生意到六安时,遇上王元母亲,续娶之后,就安家在六安。

王元母亲只生了王元一个,王元一支定居六安,王元父亲元配所出大哥、二哥和三哥三支,都在荆门县。

李桑柔想着状元王元的家世,忍不住啧了一声,这个状元,真是合适极了。

王元父亲已故,前年赴

柳萱岳风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完整全文

建乐城春闱时,王元干脆把母亲,妻儿一起带了过来,去年年底,王元妻子刚刚生下第二个孩子,当年就没能回乡过年祭祀,今年夏末秋初,王元母亲就带王元妻儿,启程往荆门祭拜祖先。

这会儿,王元一个人在建乐城,中午干脆就在翰林院,吃了饭,找地方睡一会儿。

刚刚躺下,小厮就咣咣拍门。

“你看你把门拍的,门不疼,你那手疼不疼?”王元坐起来,看着推门进来的小厮,没好气道。

“四爷,大当家找你,那位大当家!”小厮一脸兴奋。

“哪位大当家?嗯?”王元赶紧站起来,从前往后捋了一遍长衫,赶紧往外走。

翰林院是关于大当家的传说最多的地方。

比如那场文会,比如战场上大当家如何威风凛凛,如何箭无虚发,以及被大当家打过巴掌的那几位翰林,如今个个都是国家柱石,个个会骂人会打架,能文能武。

翰林院院子里,李桑柔披着件羊皮袄,正四下看着满院子的石榴树、银杏树。

“在下王元。”王元有几分迟疑。

传说中的大当家不修边饰,可眼前这位,也太不讲究了吧,这连男女都不好分。

“见过状元公!”李桑柔忙转身过去,冲王元拱手长揖,“我姓李,李桑柔,顺风大当家。”

“知道知道!原来真是大当家,在下还以为小厮乱说,能面见大当家,三生有幸!”王元一个长揖接一个长揖。

”不敢当,实在不敢当,真不敢当。“

王元一个接一个长揖,李桑柔只好一下接一下的还礼。

王元咯的笑出了声,“大当家的这个不敢当,在下常听前辈说起。”

“确实不敢当。”李桑柔发自内心。

“大当家勇猛慈悲,战场之下,如神人一般……”

“我找你有事儿!”李桑柔提高声音,赶紧打断了王元刚刚开始喷薄的激情。

“是,大当家只管吩咐。”王元噎回满腔的激动,冲李桑柔拱着手,一幅听完吩咐立刻行动的模样。

“我是来求状元……”

“不敢当一个求字!大当家只管吩咐!”王元听到个求字,又是摆手又是长揖。

“好吧好吧。”李桑柔被王元这份激动扑的简直想转身就跑。

“那我就直说了,我想请状元公,以及榜眼公、探花公三位,能不能一人写一幅字,或是画一幅画,恭贺新年,寄语天下学子,让天下学子沾一沾三鼎甲的文气?”李桑柔赶紧说正事儿。

“这是在下的荣幸!大当家放心!

“在下的字还算能入眼,曹榜眼画的一手好丹青,黄探花书画俱佳,曹榜眼和黄探花就在后边,是在下?还是大当家?”王元有几分踌躇。

这么一件小事儿,让大当家挨个说一遍,这太不尊重大当家了,显得他们太拿大了!

可要是他去说,曹榜眼和黄探花也极其仰慕大当家,不能见大当家一面,必定十分遗憾。

“要是合适,请状元公代转最好。”李桑柔可不敢再往里走。

这一个她勉强还能应付,要是一围上来两三个四五个,个个都是这样,她就只好夺路而逃了!

“是是是!大当家放心,我等这就开始写画,写好画好之后,请大当家过目。”王元赶紧应是。

“那就有劳状元公,写好之后,让人送到顺风总号就行,多谢。告辞!”李桑柔拱手谢过,眼看着四周人影晃动,转身赶紧走!

喜欢墨桑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