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花蕾小说完整版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天女宗,掌门后院位置。

“这,这里就可以了。”

天女掌门把慕雪领到了亭子边,轻声说道。

这里没有多余的人会进来,所以比较清静。

说话也比较方便。

慕雪微微点头,然后看着天女掌门。

天女掌门低头不敢看慕雪。

看过去就会下意识低头,无法直视。

东方茶茶站在慕雪身后,她自然不会坐下。

主人都没坐下,她一个客人怎么敢随便坐下?

出门在外礼貌很重要。

香芋说的。

娘亲也说了。

听了好久了,一直都没错。

“天女掌门喜欢站着吗?”慕雪颇为无奈的开口。

本不适合说着这种话的,但是看对方迟迟不坐,只能让对方坐着说。

“那我跪着。”天女掌门说着便跪在地上。

东方茶茶也跟着跪下,她敲了敲地面道:

“感觉有些硬,还是草地舒服一些。

表嫂要垫子吗?”

慕雪本还想坐着呢,既然天女掌门跪着安心些,就让她跪着。

不过茶茶这么一说,她还得学茶茶呀。

也行吧。

只是她还没有什么动作,天女掌门就直接站起来坐在桌椅边:

“别,别跪,坐,坐着就好。”

东方茶茶嘟着嘴,小小声的对着慕雪道:

“我还以为她跪着舒服,一起跪着她会放松些。

表嫂,她好像很紧张。”

慕雪笑了笑,然后坐在天女掌门对面。

东方茶茶慕雪身边,很是乖巧。

“你很害怕我?”慕雪开口询问道。

“有,有一些。”天女掌门低眉道:

“感觉慕小姐,不太一样。”

“确实是有些不太一样。”慕雪轻声叹了口气,道:

“抬头,看一眼我。”

天女掌门不明所以,不过还是抬头看了一下。

当她抬头时,看到眼前本普通的慕小姐,身上开始出现了一道紫光。

紫光覆盖住了慕小姐,随后呈现紫衣,紫发,以及紫色面纱。

看到此处,天女掌门怔住了,瞳孔一缩有些难以置信。

但是本能的,她站了起来,立即跪在地上。

心里的震撼,让她一时间无法言喻。

又跪啦,东方茶茶心里惊讶。

然后看着表嫂,表嫂这个造型她见过。

咔嚓!

再拍一张。

慕雪转头看向东方茶茶。

东方茶茶立即把图片给表嫂看,仿佛在说很好看,没有拍坏。

“......”

慕雪看了一眼,就没有说什么,而是直接恢复正常,看着天女掌门道:

“好了,坐上来吧。”

天女掌门有些胆怯,不过最后还是坐在座椅上,如坐毛毡。

“这个给你,吃了就不紧张了。”东方茶茶在天女掌门放了一块包子。

天女掌门有些诧异的看着东方茶茶。

这个人已经第二次给她了。

但是怎么给包子?

“五个亿教我的,她说紧张就吃个包子,然后就不紧张了。

我吃了,没用。”东方茶茶看着天女掌门道:

“你试试看,万一有用。”

天女掌门有些震惊,然后又看向慕雪。

神女大人。

她千想万想,没有想到这个人是神女大人。

天呐。

她们之前还考虑要不要见。

还让神女大人来见她。

一想到这些她就想跪。

“吃吧。”慕雪轻声开口。

倒也没在意别的。

天女掌门点了点头,然后拿着包子吃了起来。

然后她有些意外,这包子好吃的出奇。

“好不好吃?我娘亲手为我做的,一共就三个,我都舍不得吃。

就怕吃完了又得回去找娘亲要,然后又会挨爹爹训。”东方茶茶觉得自己很聪明。

天女掌门:“......”

她都不知道这个仙子在说什么,但是...真的很好吃。

“谢谢。”天女掌门开口。

“嘿嘿。”东方茶茶挠了挠头,不好意思道:

“没有啦。”

“哦,表嫂找你有事,我不说话了。”东方茶茶捂住嘴巴。

耽误表嫂正事了。

这时候天女宗掌门才看向神女大人。

这位奇怪的仙子,是神女大人的亲戚?

“还记得之前问你们年底有空的事吗?”慕雪开口问道。

天女掌门立即点头,不敢说话。

“提前了,下个月中旬,有空吗?”说着慕雪就拿出了请帖,递给天女掌门。

看到请帖递过来的瞬间,天女掌门立即站了起来,把包子咬在嘴里,然后去伸手接请帖。

她想说话,却发现嘴里还有包子。

“先吃完吧,茶茶也饿了。”慕雪轻声说道。

片刻后。

东方茶茶跟天女掌门吃好了东西。

“真的可以去吗?”天女掌门看着请帖,有些难以置信。

原来是神女大人的婚礼。

她要是知道,那也会千方百计找个办法去。

从未想过神女大人会亲自来邀请她。

受宠若惊。

让人惶恐。

“有空就可以去,带些人一起去。”慕雪声音含着笑意。

天女掌门把请帖放好,立即道:

“我们有空,一定去。”

说什么也要去。

神女大人大婚。

“好,那该去下一家了。”慕雪看着东方茶茶道:

“走吧。”

“啊?”

东方茶茶还没回过神,就直接消失在原地。

慕雪自己也跟着消失:

“别让她们进来。”

这是慕雪的声音传出。

天女掌门低头应下。

等神女大人消失,天女掌门才拿出请帖,这可是神女大人的请帖。

她从未想过神女大人会嫁人。

那到底是什么人才能娶神女大人呢?

陆家少爷?

不知道他为什么能娶神女大人,下

菊花蕾小说完整版

次问问?

她有个问题可以问流火,不知道流火知不知道。

——

——

陆水站在原地看着这还算繁华的街道,不过这街道跟他在外面看到的完全不同。

类似剑一他们那个时代的街道。

没有霓虹灯光,没有高楼大厦。

有的只是整齐的地面,不算陈旧的房屋,热闹的人群,充足的资源。

看着这一切,陆水未曾多想,只是一脸平静。

看了几眼,便不再关注,而是低头看书。

等待真武真灵打探消息。

少顷。

陆水看到真武真灵回来。

“有收获?”陆水开口问道。

此时他合上了天地阵纹,准备行动。

“确实有城主,不过见到城主要去中心楼层。

说非大智慧,大勇气者,不得登顶。”真武开口说道。

“位置呢?”陆水问道.

“已经打听清楚了,少爷跟我们来。”真灵开口说道。

说着他们就在前面带路。

“这里有违和的地方吗?”陆水问道。

“暂时没有发现,他们的实力都是真的,都很强。”真武开口说道。

陆水抬头看了看天际。

在高空之上应该有一滴神血。

不仅有神血,还有其他东西存在。

路过嘈杂的人街道,人来人往,有人碰肩而过,有人侧身让路。

陆水看着这一切,感觉不死族是那种肉身强大,一言不合就会打起来的种族。

看到他们这样,好似不怎么好战。

炼体不好战,是不是不好?

陆水只是好奇了下,并未深究。

不多时,他便看到了。

一座高楼。

“少爷,就是这里了。”真灵开口说道。

陆水点头。

挺顺利的,他还以为会有人来阻扰,想来是他多虑了。

“走吧。”陆水迈步往大门走去。

这里不是第一次进入的大门,后面应该不会存在扭曲的不死族。

而且,根据之前看到的祸乱古城,这里是没有这么高一座楼的。

随后陆水迈步走进了大门。

呼!

一阵冰冷的风吹拂而过。

是漆黑的空间,内部广阔空荡,无其他物品。

“还真是暗。”陆水轻声的开口。

随后迈步往前方走去:

“低头,跟在我后面,不要看别的地方。”陆水的声音传到真武真灵耳中。

他们没有丝毫犹豫,低头跟着,不敢乱看。

少爷既然提醒了,就说明看别处很危险。

这一刻真武真灵感觉周围有人在说话,有力量在呈现,有人求救。

外加凄惨的叫声。

陆水看着前方,仿佛看到有无数不死族人趴在地上痛苦的惨叫。

怨恨,不甘,愧疚。

这些情绪异常浓厚。

好似要影响陆水。

甚至要让陆水成为他们其中的一员,让他为那些人分担痛苦,不甘,怨恨,愧疚。

这就是晋升神族失败的下场。

陆水没有在意,这些人没有弱者,最后有这种下场自然是选择问题。

未能抵御诱惑。

被蛊惑了心神,最后万劫不复。

哒!

哒!

陆水的脚步声开始传出。

原先真武真灵听着周边的声音,感觉头痛欲裂,有些承受不住的样子。

而这个时候他们听到了少爷的脚步声,在脚步声响起之后,周边的惨叫声开始消失。

属于他们的痛苦也跟着不在。

真武真灵心里松了口气,看来是少爷出手了。

这时候的少爷,面对的存在越来越恐怖,他们有些承受不住。

给少爷拖后腿了。

此时,突然开始出现光亮,他们知道可能已经走过了黑暗的道路。

至于是否已经到达安全地带,他们不知。

少爷没有开口,他们便只会低头。

不然容易将自己陷入危机当中。

陆水看着前方,看着光芒一点点出现。

很快他就来到了明亮的大殿。

光是从上方照下的,不过没有那么耀眼,很微弱。

“到了。”陆水开口说道。

此时真武真灵才敢抬头。

在他们抬头时,看到前方有个阶梯,阶梯上方有个宝座,宝座之上坐着一个...干枯的尸体?

没有任何气息,没有任何生命迹象。

他们没有开口。

因为上方传来了声响:

“是你们要见我?”

声音低沉,好似清晰,可不知道为何有一种疯狂的感觉。

又好似太过玄奥,让他们无法承受住。

不过对方绝对是强大的。

真武真灵站在陆水身后,不敢妄动。

“是我们。”陆水看着那干瘪的尸体,开口应道。

“那么,你们想说什么?”声音又一次传下来。

“想请前辈帮个忙,如果可以,想再请教前辈一些问题。”陆水轻声说道。

带着些许恭敬。

“帮忙?”声音带着笑意:

“呵呵,你知道我是谁吗?”

陆水拿出了一张请帖,轻声道:

“晚辈即将大婚,虽然前辈应该无法参加,但还是想请一下前辈。

希望前辈能够收下。”

嗖!

请帖飞到了尸体跟前,随后被打开。

只是打开的瞬间,好似出现了颤动。

似乎打开的人,有些意外。

“你怎么知道会是我?”请帖被合上了。

那是一张请不死族顾里的请帖。

是的,在陆水看到这个人的瞬间,他就知道,这个人是已经陷入疯狂的顾里。

现在的他看似正常,其实还是在疯狂中。

只是他们进入了疯狂,所以才能进行交流。

这是很危险的事,稍有不慎就会被吞噬殆尽。

没有实力进入这里,就没有交流的资格。

陆水取得了这个资格。

故而,可以试着提出要求。

当然,动手的话,陆水不是对手。

但想离开,顾里也阻止不了。

“远古时期,能有这种实力的不死族,除了前辈,没有第二位。”陆水开口说道。

这不难猜。

就一个人选。

“你对远古时期很了解?”顾里的声音传了出来。

看似清醒的他,声音中会带着可怕的疯狂。

搅乱他人心神。

只是陆水未曾受任何影响。

“知道一些,弑神战时,前辈因为某些原因未曾参加。

最后时刻破坏了洛三生晋升。

根据晚辈的猜测,那时候玖的状态应该不好。

一滴神血本想护住你们,可反而害了你们。”陆水看着顾里问道。

“不是的。”顾里的声音大了许多,好似在怒吼:

“是我们的错。

是我们无知,妄图晋升神族。

引来了天生神的恶念,洛三生在暗中帮了天生神一把。

真神那时候还想护住我们,陆为我们留下了最后一道防护,送走了安全的族人。

可最后我们还是没能战胜自己。

彻底被天生神利用。

不死族从此万劫不复。

我们辜负了真神的期望。

是我们的错。”

陆水并不惊讶,真神即将陨落,不死族过于强大,是一切意外的开端。

所以被针对了。

他们一念之差,可能也跟天生神有一定关系。

可惜,最后不死族也未能挺过去。

哪怕那时候陆出手了。

不过不死族其他人离开,是有陆相助的。

最后不死族还是存活到了现在。

“剑一呢?”陆水好奇道:

“那时候剑一在做什么?”

“在布置他的剑道以及一些机缘。

他说,他可能要死了。”顾里的声音带着叹息:

“真神也要陨落了,我们无能为力。”

“你知道剑一最后死在哪里吗?”陆水。

顾里摇头。

他并不知晓。

看来剑一的举动,只有少部分人知道。

陆水心里叹息。

他没有再问真神时期的事。

顾里疯了。

三大势力也没有人敢来这里找麻烦。

最后祸乱古城就如同一座移动的巨城,四处游荡。

将他们限制在里面的,应该也是陆。

直到现在。

“陆陨落前,有对你说什么吗?”陆水问道。

顾里未曾回答,他长叹一声道:

“陆果然也陨落了吗?”

“果然?”陆水好奇的问道。

陆的陨落顾里不知道,但是他好像知道陆会陨落。

“剑一说的,他说陆迟早也要死。”顾里回答。

“原因呢?”陆水问道。

这种话他也听剑一说过。

剑一虽然对陆的死表现意外,但是他说他觉得陆的死是必然的事。

不知道剑一怎么想的。

实际上陆的死可能是在让路,或者寻求希望。

剑一总不可能一早就知道陆未能成功吧?

“他没说。”顾里未能回答陆水的疑惑。

陆水也没有再多问这些,剑一他们的事,不容易知道。

不过还有机会。

迷都或许会为他带来答案。

可惜需要这次事情结束后,那是就能知道更多。

祭坛建造应该也快差不多了。

再等一些时日。

“前辈有什么遗愿吗?”陆水看着顾里道:

“我曾答应过不死族的那些人,为你们带来解脱。

时间差不多了。”

“解脱?”顾里有些诧异:

“你知道有多难吗?”

“知道,但是可以试试。

不过需要前辈帮一个忙,这个忙大概就是前辈逗留此间世界最后时刻。

所以想问前辈以及其他人,可否还有遗愿未了?”陆水看着顾里尸身说道。

对于陆水的话,顾里沉默了片刻。

“什么忙?”顾里问道。

他没有先说自己的遗愿。

“想请前辈成为我阵法的核心,击碎仙庭,佛门,神众的力量。

也就是仙牧,佛陀,艾丝的力量。”陆水开口说道。

“成为你手中的刀?”顾里问道。

“是。”陆水点头。

“可以,但有条件,我要确定不死族还有族人存活。

否则一切免谈。”顾里开口道。

“属于不死族人的一滴鲜血正在往这边送。

一滴鲜血,前辈便能知晓她是否存活。”陆水觉得天机确实很厉害。

省了他不少时间。

现在再去要,不知道要等几天。

“如果还有族人在,在帮你的过程,能让我见到她吗?”顾里的声音传出。

好似有些在意。

“可以。”陆水应下。

确实可以。

天女宗有祭坛,这就容易很多。

“还有吗?”陆水问道。

顾里沉默了,似乎在思考,又好像在犹豫。

“你知道玖?”顾里的声音传了出来。

“知道。”陆水点头。

他见过玖很多次,过段时间,还得去海尽头见一见。

“如果,我是说如果。

如果能够见到真神相关的东西,帮我说一声...”

“不行。”在顾里的话还没有说完,陆水就直接打断了顾里的话:

“你想对玖说什么,不用通过我。

帮我完成这件事,玖会去见你。”陆水说道。

“你,说什么?”顾里一时间有些难以置信。

“不用惊讶,玖是陨落了,但是世界各处,总有一些遗留的痕迹。

这些痕迹来见你们不难。”陆水说道。

“那要是没来呢?”顾里试着问道。

没来我就不带唯一真神去海尽头了。

威胁一下,玖不就来了?

“时间到了就知道了,没来再告诉我你想做什么吧。

我帮你完成。”陆水说道。

顾里不再多说什么。

安心等待。

所有的一切,都必须在不死族还有族人的条件下进行。

上次虽然有人见过了不死族人。

但...他没有。

他没有见过,那就是没有。

陆水不再多说什么,真武拿出高椅让陆水坐下。

此后陆水开始安心看天地阵纹。

至于乐风他们是否到来。

有鲲看着。

应该没有问题。

届时让真武真灵出去拿便可。

.....

“小小婷,我不开心了。”

玖趴在空中晃着垂落的手说道。

此时二长老正安心的坐在椅子上弄她的灵药。

从巧云宗回来,

菊花蕾小说完整版

她就没有其他事要做。

顶多隔两天去看一看黎音的身体情况。

然后施加保护。

其他事不需要她关注。

祭坛那边也很顺利。

“又有人弑神吗?”二长老头也不抬的询问道。

“死了都要弑神,小小婷你太恶毒了。”玖看了二长老一眼说道。

“那还有什么事能让你不开心的?

你不是天地独一真神吗?”二长老抬头瞥了一眼玖说道。

她可不认为玖会真不高兴。

玖给她的感觉很奇怪,仿佛一切都在眼中,可又不会因为世人的行为而有太多的心理变化。

“陆水居然在给我安排工作,我觉得他是在威胁我。

他这是在亵渎天地独一真神。”玖看着二长老说道。

“不做不就好了?”二长老直接道。

陆水的威胁有什么用?

“可是那件事我想做,我已经做好准备外出了。

我要是去了,不是让陆水的身影变的伟岸嘛?”玖跳了起来,眼中没有丝毫不满。

说是这么说,但是并未给她带来苦恼。

“你是要去哪?”二长老很好奇。

这件事跟陆水之后反击应该有关。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时间快到了,到时候让你知道真神的威严。

我在远古时期,有很多粉丝。”玖跳到二长老面前道。

“不是信徒吗?”二长老问。

“当然不是,我要信徒干嘛?”玖跳到二长老的灵药前开始帮忙处理灵药:

“信徒是没有,不过有神眷。

一共两位,其中一位就是现在神众的真神。”

“还有一位呢?”二长老问。

“嗯,秘密。”玖一脸的坏笑。

二长老:“......”

喜欢凶猛道侣也重生了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