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长把奶球露出来让我玩小说完整全文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不!”

虞渊怒喝。

他准确地领会出了,纪凝霜想要表达的心意,知道了纪凝霜的想法。

这丫头,因为自己的贸然抵达,生恐自己被阿隆索斩杀,所以再也没犹豫,选择直接酝酿出惊世一剑!

她显然不知,自己和那头“寒域雪熊”的特殊关系,也不知道自己和阿隆索,不久前刚达成了秘密协议。

更加不知道,执掌着斩龙台的自己,即便战不过阿隆索,也能轻松地脱身。

不知道,那头“寒域雪熊”会在自己出现生命危机时,以冰莹的能量光幕相救。

她什么都不知……

她想当然的认为,自己和神魂宗站在一起,因神魂宗重创了修罗王,阿隆索绝对不会放过自己。

她以为,阿隆索迟迟没动手,除了要等周游外,还在等自己!

——她是怕自己会被阿隆索瞬间轰杀!

哗!哗哗!

千万道碎小剑光,从那片鲜红的血色星海飞射而出,有众多指甲盖大小的“星辰”冰块内,隐含着神力!

神力,是剑之终极的道则呈现!

“我就知道,剑宗之主剥离了自己的神力,注入到了你‘星霜之剑’的剑鞘!你是他所器重的瑰宝,他当然会呵护你,会一直护送你,直到你攀升至剑道之巅!”

阿隆索不惊反喜,连连长笑。

有十几道深邃神秘,透着古韵的剑光,混杂在“星霜之剑”的剑光内,在不少鲜红如血的“星辰”晶块闪现。

轰!轰隆隆!

飞萤星域中,一些有修罗族生活的绝寒天地,忽然山崩地裂!

剑宗之主的暗藏剑光,已然通神!

借她模拟出的飞萤星域,居然将真实剑能,渗透向了鲜红“星辰”对应的世界!

吼!

雪熊的咆哮声,仿佛在整个飞萤星域响起。

散逸在广袤星河的寒雾,环绕在所有界壁的外层,此刻像是脱缰野马般,瞬间涌入到星辰的内部。

终年存在着,每一个星辰都有的寒雾,开始在那些星辰域界内,平复山崩地裂。

修复,因剑宗之主的剑能神威,而遭受严重破坏的地底核心!

噗!噗噗噗!

一个个的鲜红“星辰”,在纪凝霜的胸腔前碎灭。

没晋升为元神的她,强行激发并驾驭剑宗之主的神威,使得她自己也跟着受伤。

然而,“素落地笼”的金色和银色光线,也同样承受不住,剑宗之主的无匹剑光,通神的剑光自己刺开了笼网,透射到了外面。

纪凝霜嘴角的鲜血,不自禁地流淌着,她精美小巧的脸上,已没了血色。

显得,和席荃一般苍白而虚弱。

唯有她的“星霜之剑”,依旧明耀绚烂,在缝隙裂开较大时,以剑光

班长把奶球露出来让我玩小说完整全文

裹着她失血过多,而显得极为纤薄的身躯,从“素落地笼”中飞射而出。

纪凝霜挣脱了“素落地笼”!

呼!

她纤瘦单薄的身影,悬停在斩龙台旁,一手握着“星霜之剑”的她,以另一只手的袖管,擦拭了一下嘴角血渍,明亮的眼瞳中,隐有极其克制的欣然和激动之色流露。

她深深看向斩龙台,看向里面的虞渊,她那苍白的脸上,耀出了白霜般的光泽。

“好久不见。”

她轻咬着下唇,竟显得有些紧张,没握剑的那只手,先无意识地捏着衣角,又觉得似乎不妥当,便松开了。

可在她开口时,她松开的那只手,又不知不觉间,捏住了染血的袖筒。

星星点点的碎小晶块,不再是鲜红如血,而是如白瓷美玉,散落在她周边,自然地环绕着她。

这让她,看着像是早已超脱凡尘的神仙中人。

可她展露的气质,她的神情举止,又像是一个青涩的少女,刚刚情窦初开,在面对钟意的男子时,满是羞赧和不安。

斩龙台里面的虞渊,听到她的一句“好久不见”,生出恍然隔世的感觉。

一晃,已三百多年。

一幕幕,两人前世相处的画面,在虞渊脑海中轰然涌出!

少女背负仙剑,带着他翱翔浩漭各方山河,替他斩杀宿敌。

在众多险恶绝地探索,帮助他收集稀缺灵草,月亮下秉烛夜谈的往事,突然变得无比的清晰。

他顿时知道,不论过了多久,过了多少年,那些画面他其实从未遗忘。

那些记忆,是如此的深刻,早刻印在了他的灵魂之中!

从不曾磨灭。

虞渊的阴神,做出了其实没意义的,深呼吸动作。

“傻丫头。”

他露出心痛的笑容,望着擦拭掉嘴角血迹,可一张精致俏脸,却没太多血色的眼前佳人,“你不必出剑的,阿隆索未必杀的了我。”

“不。”

纪凝霜轻轻摇头,背后仿佛生了眼睛,感受到了那位修罗族大统帅的注视,“你不了解他。你并不知道,不管是谁,都不能真正约束他,都难以令他真正顺从。修罗王不行,此方星河的那头暴熊,同样也不行。”

“还有,你如今出现于他本体真身所在,你面对的,不再是一滴黄金血。”

“……”

她猜到了阿隆索早前的离开,是因为虞渊,知道了不少发生过的事情。

可她有着自己的判断!

虞渊的魂影,在斩龙台内,因她的一席话而轻轻晃动。

突然间,虞渊就意识到,她兴许是对的!

如果说,阿隆索连修罗王萨博尼斯都无法完全约束,那“暴熊”恐怕也不能,真正让阿隆索乖乖地听话。

阿隆索,只是在“暴熊”支持修罗族,和他们合作的时候,才会给予其尊敬。

若是阿隆索觉得,他虞渊必须要死,恐怕会佯装听从“暴熊”的吩咐,然后在某一刻突然痛下杀手,让他瞬间死亡。

纪凝霜说的没错,他之前面对的,只是一滴黄金血,和灵魂形成的阿隆索。

那个阿隆索,根本就不完整,不是一位真正的十级黄金修罗。

纪凝霜转身,和斩龙台并排悬浮半空,“星霜之剑”抵在身前,深深看了一眼,含笑站在冰冷大地的阿隆索,“我如你所愿出剑了,你满意了?”

阿隆索彬彬有礼地,先躬身弯腰,等重新站直后,才微笑道:“很满意。”

沉吟了一下,他一手握着水晶球,一手抓着白银战枪,飞逝在半空中,和虞渊、纪凝霜处于同样的高度。

“虞渊,我答应过你,她会是活的。还有,我也答应过它。”

阿隆索轻笑着,指了指笼罩此方碎裂星辰的能量光幕,“你可以离开,带着我们的纪大剑仙,在飞萤星域畅游。只要,你和纪大剑仙不再出剑,不再对我们的族人下手,你们两个就是自由的。”

停顿了一下,他又看向周游和席荃,神色渐冷

班长把奶球露出来让我玩小说完整全文

:“其余人,并不在我的承诺范围之内。该死,还是要死的。”

嗤嗤!

一束束雪白的圣辉,突然从“枯萎之剑”席荃的躯身透出,伴随着“喀喀喀”的脆响,席荃骨头都在碎裂。

以白骨淬炼的“枯萎之剑”,内中传来悲痛欲绝的剑鸣,有哀嚎声响起。

剑魂,似知道席荃活不下去了。

嗖!

“素落地笼”再次出现,却是将席荃笼罩住,那些纤细如发丝的金线和银光,刺入到了席荃的体内。

席荃的灵力,剑能,魂念,被“素落地笼”中暗藏的力量刺穿。

蓬!蓬!蓬蓬!

“枯萎之剑”爆出了,一团团的灰白光烁,如盛开了一朵朵妖异的死亡之花,却未能破开“素落地笼”。

剑魂,和那把“枯萎之剑”,也在“素落地笼”中和席荃一并死去。

……

喜欢盖世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