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那个太大了想分手无删减全文阅读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熊荔枝已经冲着狼小六河东狮子般怒吼上了:

“狼小六,你不帮我打架也就罢了,竟然还让我撤退!

这种侮辱你忍得了,我熊荔枝忍不了。”

狼小六啼笑皆非:“这那儿跟哪儿啊!怎么你还逮谁咬谁了呢?”

“狼小六,你忘了以前你受欺负的时候,我是怎么帮你来的!今天你说句话,我熊荔枝是不是会下毒的人!”熊荔枝继续咆哮。

狼小六便叹口气,缓缓言道:“你不是,你这样,是不是更失了大家闺秀的体面了。”

熊荔枝顿时气短,看了棘落木一眼,慢慢坐了回去,一边言道:“哪,是不是棘午下的毒,我是不是也中毒了?”

狼小六只觉得被吵得头疼,就极其安静冷肃地道:

“你们集体中毒了,都中了怀疑猜忌的毒了。你们先处理家事吧,我先走了。”

起身要走。

熊荔枝却扯住了她的袖子:

“不行,狼小六你得告诉我,我有没有中毒啊?你得给我解药啊!”

狼小六就半跪在那里,苦笑道:“没有,你没中毒。你的棘落木也没有中毒,这种毒,即便是中了,一点点儿,也没有任何关系的!”

熊荔枝这才大大松了一口气,也就松了手。

狼小六便继续起身出了席位。

又看见棘午委屈得不得了的眼神,就暗自冲他苦笑一下,摇摇头离开。

棘落木只是看着她的背影,不再说一句话,眼眸里的神色也是晦暗不明。

这一次的下毒事件确实给了他一个预想不到的沉重打击。

距离上一次下毒,距离清除掉下毒的人,才多久啊。

没想到这么快就又来了,还是这么高级的极品毒药。

那茶叶,其实他也确实是在事先验过毒了的。

自从上一次被狼小六查出下毒之后,他就总是小心翼翼,一餐一饭都要用那双银筷子验看过的。

但就是没能验出来。

所以,即便是当面验过了饭菜,他也仍然一百个不放心,还是跟着狼小六,亦步亦趋地夹菜。

因为,他相信,以狼小六的人品,如果尝出了有毒,就肯定会说出来的。

但如果是她没夹过的菜呢?

棘落木想都不敢想这件事。

在心底里,他是真想把狼小六绑在自己身边,好随时随地地保障他的安全的。

但是,狼小六却是如此的桀骜不驯,就像一匹最烈的野马,他也实在想不出什么好办法把她绑在身边了。

而且——

现在,销毁销魂钉的事没解决。

狼小六的事没解决。

却还多了这么一桩没头没脑,但是绝对能要掉他性命的下毒案!

棘午帮不上忙,熊荔枝更帮不上忙——何况,他们两个,指不定谁就是下毒的凶手呢!

棘落木的心里充满了绝望,感觉自己就是一个溺在水里,即将被淹死的人。

这个时候,熊荔枝却靠了过来,愤愤不平地言道:“棘落木,狼小六刚才什么意思,难道你也怀疑是我下的毒吗?”

棘落木正在阴鸷沉思中,便没有理她。

被冷落,急需要安抚的熊荔枝,却理解为“默认”了,就感觉更加委屈了,又想起棘落木方才的举动和说的话,就更加醋意大发,气势汹汹地质问道:

“不说话就是承认了,是吧!

这么快就嫌弃我了,是吧!

你跟狼小六说‘有你就足够了’是什么意思?

你喜欢她,可她喜欢你吗?

你这么巴巴地上赶着讨好她,可她对你怎么样,还不是冷言冷语没有个好脸色!”

熊荔枝哒哒哒哒连珠炮似的质问也吵得棘落木头疼,更让他心里的一根异常敏感的刺,扎得心疼。

狼小六不喜欢他!

这根刺早就深深扎在棘落木心里了。

但是他自己根本不愿意承认。

这会儿却被熊荔枝揪了出来,棘落木顿时就想要一个耳光扇过去。

但是,阴鸷而慢慢算谋的眼睛盯着熊荔枝,手也就要抬起来了的时候,他突然就想起了将熊荔枝拉进来的初衷。

利用熊荔枝接近狼小六,销毁销魂钉。

于是,他又想起了其他的事。

于是,他慢慢地放下了还没有抬起的手臂,安静地言道:

“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喜不喜欢一个人都跟我们要做的事没有关系。

你要牢牢记住的是,现在跟着我的是你而不是她,跟我夫妻一体、荣辱一体的,也是你而不是她!”

熊荔枝被他眼眸里从未有过的阴鸷和杀气给吓住了。

但同时——也被他似乎操控着一切的盖世霸王般的宣言给弄折服了,也被他从未有过的明确“表白”给感动着了。

就傻愣愣地,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还漾上了感动的泪水。

“嗯!”

“刚才我们明明已经商量好了,由你找机会向狼小六打听销魂钉的下落,为什么没做?”

见熊荔枝入彀,棘落木轻声质问的语气便有了公事公办的味道。

“我,我,不是你……”熊荔枝顿时结结巴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

若不是刚才跟棘午吵架,若不是跟狼小六胡乱吃醋。

但这些话,即

男朋友那个太大了想分手无删减全文阅读

便是她那简单的脑子,也知道不是棘落木喜欢听的理由。

像棘落木这样的人,应该不喜欢胡搅蛮缠、不通情理的人吧。

他不就喜欢狼小六的理智和冷静吗!

况且,她没敢说,面对狼小六,想要算计她的东西,在心底里她还是有些心虚的。

刚才先进来房间之后,棘落木就搂着她,在她耳朵边上提议了销魂钉的事情了。

但她大惊失色,继而支支吾吾不肯答应的时候,棘落木温柔而不安分的手和唇,还是成功地让她转移了注意力,也成功地被洗脑了。

自己的夫君自己不帮,还能指望谁来帮!

但是,熊荔枝很清楚自己不是一个理智的人,刚才的事情就是最好的证明。

恐怕在棘落木的心里,自己的形象已经一落千丈了吧。

所以,此刻面对棘落木的质问,不由自主地她也是有些心虚,有些慌慌的。

不知道该如何应对,只能低眉顺眼,假装了娇媚等着棘落木的反应了。

喜欢落木萧萧六幽明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