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妈妈快点想死我了完整版全文阅读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和马这三年,新阴流已经涨到了38级,然后他发现无刀取之后就没有技能了。

无刀取还就是柳生新阴流的免许皆传绝技。

再往上晋升,除了提高出招的速度和反应的速度之外,好像就没别的好处了。

不知道是不是到了六十以上才能斩断战车履带。

此时此刻,和马连续和玉藻拼了三刀,大概明白她的等级和自己差不多。

但是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一样——

“你这家伙,用妖力耍赖皮!”和马大喊。

“那当然,我可是没有灵魂之力的贫弱的妖怪啊!只能用妖力啦!倒是你!”玉藻耍了花刀压住和马的刀,“你的决意呢?我怎么感受不到?就凭你这样,我是绝对不会让你出门的!”

和马在手腕上加力,同时怒吼道:“香子的生命,可是正在危险中啊!怎么能被挡住!”

伴随着怒吼,和马一点一点抬起压住刀刃的锋镝。

玉藻猛的接触压制,轻盈的后跳,同时对着和马发出了暴风骤雨一般的刺击。

这是长柄兵器的常规战法,用乱刺来避免被近身。

和马一边格挡,一边在空当中接近,眨眼间兵刃又相交了十数次。

突然玉藻切换成下劈,和马立刻格挡,同时起脚飞踹。

和马的脚踹到了软趴趴的东西上。

“喂!用胸缓冲过分了啊!”

“这就是女式护甲设计的目的啊!用胸的弹性缓冲本来就是护甲的功能!”

和马:“没听说过啊!你在糊弄我吧?”

和马见一脚不成,再次踹出一脚,这次目标是玉藻的下盘——反正玉藻的长柄武器被贴身之后攻击不方便。

没想到玉藻把薙刀尾部插到地上,一次为支点把身体撑起来,躲开扫堂腿的同时飞起一脚踹向和马的胸口。

和马松开左手,单手握刀,收回的左手挡在胸前,硬吃下这一脚。

这一脚力道之大,让和马的脚底直接打滑了,就这么滑回刚刚他出发的位置。

拖鞋在道场的地上留下一对划痕。

和马:“该死,道场又要重新打蜡了!”

玉藻则嘲讽道:“你怎么又回到出发点了?看来你践行邪念的决心也不过如此嘛!”

和马收起笑容:“哼,你还没赢呢!”

说着他捡起刚刚扔在地上的刀鞘,收刀之后准备使用“黑龙”。

玉藻立刻上前进攻,不给和马出招的机会。

和马当机变招,使出了居合拔刀斩。

刀光直奔玉藻的腰。

结果玉藻消失了。

和马立刻意识到这家伙用了幻术。

“喂!你过分了喂!”

“和马你的气势,连我的幻术都破不掉!”玉藻一边喊,一边抓住和马居合斩之后的空档攻上来。

和马后滚翻躲开劈砍,滚动结束立刻反冲向玉藻,使出牙突。

玉藻一闪身躲开牙突:“太天真了!”

“还没完!”和马左手拿着刀鞘扫了过去。

是的,刚刚他捡起刀鞘准备发黑龙,就一直没有松开刀鞘,现在是单手持刀,单手发出的牙突。

刀鞘砰的一下拍在玉藻腹部,这一下绝对不轻!

和马:“

好妈妈快点想死我了完整版全文阅读

见识下我的觉悟吧!”

和马用膝盖蒙顶刀鞘,强大的力量作用到玉藻的腹部。

玉藻则把薙刀转了一圈砍向和马的头。

和马单手用刀架住砍过来的薙刀,同时顶膝的腿直接弹簧一样伸直,踢向玉藻的下盘。

玉藻姿势被踹下盘破坏的同时,强行把和马的刀架开,两个人这个瞬间上身都出于空门大开的状态。

然后两人一起使出了头槌,鼻子和脑门结结实实的撞在一起。

这一下和马两眼冒金星,人都恍惚了一下。

但他马上采取行动,扔开左手的刀鞘,用手抓住玉藻的衣领,然后使出了北辰一刀流的近身肉搏技巧,右手的刀在空中倒转,然后从后面刺进了玉藻的肩膀。

当然和马没有真的刺,只是刀锋划破玉藻的巫女服羽织后,就停下来。

和马:“胜负已分。”

玉藻在他怀里轻轻叹了口气:“看来是的。但我还是要劝你一句,不要走上这条路,你应该是阿茂的榜样。现在他有多崇拜你,发现你浅尝辄止就放弃了正道之后,他就会有多恨你。”

和马:“你是让我对香川香子的性命视而不见?让我堵上耳朵,不闻不问?”

“香子并不一定会死。还是说,你通过神秘的量子连接,知道了什么不同寻常的事情?”

和马维持着抱着玉藻的姿势,柔声说:“时间不对,而且好像人也有区别。但是其他都太像了。在和我产生量子连接的那个时空,香子无助的死去,然后警察还为了推卸责任故意引导舆论玷污她的名誉。”

玉藻深吸一口气:“是这样啊。这次这件事我稍微了解了一下大慎孝浩这个人,他和当地警署可能有某种合作关系。”

“原来如此,是所谓的警方线人么,难怪当地警署对香子受到的威胁熟视无睹。”

“是啊,所以我想你去查一下当地警署最近几年的‘功劳簿’,会发现他们破获了很多案件哟,那些大概都是大慎提供的甜头。对了,你知道检察厅还有一个职能是监管滥用职权吗?要不我往那个方向努力下?”

和马轻轻摇头:“不,我不能依靠你太多。”

“可是,你如果今后都变成黑暗英雄,在夜里处刑坏人,那就不用我打掩护了啊。”

“不,我不会经常用这种手段的。”和马沉声道,“你刚刚说的有道理,我不想将来和阿茂刀剑相向。如果只是迫不得已才用备前长船一文字正宗,那将来大概还有和解的可能性吧。”

玉藻轻叹一口气:“我想很难。你决定使用这把刀的时候,和阿茂就走上了截然不同的道路。你当然可以隐瞒,但瞒得越久,暴露之后的反应就越激烈。”

和马抿着嘴,没有回答。

这时候玉藻又说:“你的刀,打算刺我刺到什么时候啊?”

“哦还刺着呢?抱歉,说话呢,忘了。我帮你爆炸一下吧。”

这时候千代子睡眼惺忪的打开道场的门,看到拥抱在一起的和马和玉藻大吃一惊:“你们在干什么啊!我草吓死我了,我以为你们抱在一起殉情了!”

玉藻在和马耳边小声说:“隔音法术忘了收起来了。”

千代子还在大喊:“哇,这是真的血吗?你们在干什么啊?哇,这是薙刀?哪儿来的?玉藻你用这个和我哥对打了?还是真剑对打?你们发什么疯啊?”

在千代子咋呼的同时,和马小声跟玉藻说:“我出门了。大慎今天应该要去组里的事务所开会,锦山的情报。我现在出门,还能把他堵在半路上。”

玉藻:“其实,不如晚上在他去自己店里的路上拦截他,还能少点目击者。”

和马看了她一眼,点头:“有点道理啊。”

“以后,你就是黑夜中的黑暗英雄,感觉除了没有钱之外,都很像蝙蝠侠啊。”玉藻调侃道。

千代子大喊:“喂!你们还在讲悄悄话!悄悄话也别流着血说啊!来我来给玉藻包扎下。”

喜欢我在东京教剑道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