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分身没有退出来小说全文完整版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顾肆这边车上。

“林姐姐怎么样了?”顾肆看着对面的贺一渡,“我查了devil监狱的资料,那里头……”

顾肆没有继续往下说。

那里头全是重刑犯,无恶不作,几乎都是男人。

devil监狱曾经关进

他的分身没有退出来小说全文完整版

去过一个刺杀总统的女特工,肉进了狼窝,据说死的非常惨烈。

总统府内阁,是把那什么萨沙,当成下一任总统了吗?

林姐姐伤她就等于刺杀总统?

贺一渡想起这个,眸底变得阴鸷,“林霜的表哥说,他的人跟着去了,暂时不会让林霜出事,不过能保多久,他不确定,让我们尽快把林霜救出来。”

顾肆抿唇,一切只能等到了总统府再谈。

他转了话题,“一会儿谁去接我姐?”

“林霜的表哥。”

“信得过?”顾肆谨慎的问。

贺一渡点头,“林霜说信得过。”

顾肆张了张嘴,还想再说什么,随即又作罢,身体靠回去,“算了,我姐夫在,哪个傻逼玩意儿活腻了敢去招惹他。”

想到这儿,他放心下。

忽然意识到自己刚骂了脏话。

顾肆一脸懊恼的闭了闭眼,转头,就见唐意睁着圆溜溜的眼睛看他。

“不准学我骂人!”顾肆脸板着,严肃郑重。

“噢。”唐意乖乖道,还看着他。

顾肆戳着她的脸把她的头转过去。

贺一渡:“……”

……

一小时后,总统府。

顾肆哪怕年龄再小,也是极境洲的主人,是总统府所有人招惹不起的。

梅尔特匆忙在总统府安排了最隆重的仪式迎接,这会儿和内阁所有成员亲自站在门口等待。

没多久,浩浩荡荡的车队就开至总统府草坪前。

两方会晤,按照礼节,免不了寒暄。

该有的礼貌顾肆一样没少,同样,废话也一句没说。

两边人互相握手打了招呼,便直接进了总统府。

议事厅。

“小顾理事,请坐。”梅尔特十分客气,“我夫人在照顾小女,不能接待您,请您见谅。”

顾肆没说话,在单人沙发上坐下。

白长老坐在顾肆旁边,一开口,直奔主题,“总统阁下,我们就别拐弯抹角了,把茜茜长公主交出来,条件随你们开。”

“这……”梅尔特苦笑了一声,“白长老,茜茜也是我女儿,你们来我这里救我女儿,传出去,我们总统府如何在国际上立足呢?”

顾肆端着水杯,嘴角一扯,笑了,抬眸看着梅尔特,“原来诸位还知道你们关进devil监狱的是你们的长公主。”

语气阴阳怪气的,每个字都仿佛化成无形的鞭子,抽在内阁成员的脸上。

明明对面坐的根本就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孩,一出口,气场比他们这些再政坛浸淫多年的还要凌厉压人。

一时间,气氛死寂。

白长老笑笑,打破安静,“据我所知,茜茜长公主和萨沙二公主是姐妹,总统府的家事,内阁也能插手了吗?”

国务卿丝毫没有多管闲事的觉悟,道:“小顾理事,白长老,总统府的家事就是国事,何况她伤的是萨沙二公主,是情报处的司长,是情报处精心培养的继承人。”

他语气冷硬,但是字里行间却又控制不住的透出些许底气不足,低人一头。

顾肆那双略显幼态的眼睛盯着,他们心脏仿佛都被一只无形的手揪紧了。

内阁另一名成员道:“茜茜长公主这些年无所事事,身为长公主,没有为D国做出任何贡献,还敢重伤二公主,这里面到底藏的什么心思,不用我说大家都心知肚明。”

“依我看,就是自己无能,这次回来看见二公主已经稳坐情报处,受人尊敬,心理不平衡罢了。”说的十分难听。

“心理不平衡?”贺一渡笑出一声,“我贺一渡的未婚妻,需要对你们的二公主心理不平衡?”

一群人顿时语塞,贺一渡的背景他们再清楚不过。

那是京城陆家一方的势力。

眼下贺一渡没有采取暴力手段,不过是因为中间还夹着一个德伊斯家族,给他们留了面子。

情报局的现任局长气定神闲道:“人是贪心不足的,有了贺先生您的支持,长公主更想压二公主一头并不难理解。”

“说的没错,谁不知道长公主一向看不惯夫人和二公主。”

“二公主这些年为D国鞠躬尽瘁,长公主在外面肆意挥霍,如今不顾姐妹情谊不说,重伤二公主给情报处带来多大的麻烦,耽误了多少要事!”

“二公主的手若是不能恢复到从前,长公主这就是毁了二公主的一辈子!”

“不止我们内阁,就连技术司的所有人都联名要求严惩长公主。”

“我们……”

砰——!

水杯重重磕在茶几上的声音。

一群人义愤填膺的声音戛然而止。

整个会议厅瞬间一片死寂。

总统府众人全部目光僵直落在声音传来的方向。

只见顾肆放下杯子,人往后靠,一张脸似笑非笑,眉眼无意间露出的冷戾却让人毛骨悚然。

他手指轻点着扶手,“别跟我上纲上线,我没兴趣听你们D国的内政,一句话,人,放还是不放?”

“不放!”警卫推开会议厅的大门,米绫走进来。

内阁成员微微欠身行礼,“夫人。”

米绫坐到梅尔特身边,听到他问:“萨沙怎么样了?”

“刚醒。”米绫脸色泛白,“医生说萨沙的手恢复不了了,他只能保证,尽量不影响日常生活,但若是还想要做一些需要灵敏度和速度的事情,只怕很难了。”

梅尔特皱眉。

国务卿看向贺一渡,“贺先生,你说,长公主若不是嫉妒,怎么会下如此重的手?她就是冲着毁了二公主去的!”

“所有人都看见了,长公主是怎么把二公主扔下楼的!我看她就是看不惯二公主比她能力强。”

“啪啪啪。”

顾肆抬起手拍了拍,嘴角一勾,玩世不恭的笑着,眉梢眼尾都是嘲弄,“我林姐姐嫉妒你们二公主?你们这番话,还真是挺让我,大开眼界的。”

这话说的意味深长的,一群人没听明白,看着顾肆。

梅尔特出声,“小顾理事这话是什么意思?”

“影盟的元老九尾,能力不如你们的二公主?”顾肆轻呵一声,“你们D国情报局的业务能力什么时候这么强了?一个小小的司长,就能跟影盟的元老相提并论了吗?这咖位,差远了吧。”

九尾是林霜?

这个想法刚出现在米绫脑海里,就被她立刻否定,若是林霜这么厉害,早就回D国跟她们母女争地位了。

不可能……

梅尔特一愣,似乎没反应过来顾肆的话,下意识问:“茜茜……是影盟的九尾?”

白长老故作惊讶的开口,“总统阁下难道不清楚自己女儿的事情吗?”

梅尔特眸底心虚的闪了闪,脸上似乎有些挂不住。

米绫死死捏紧手指,眉眼低垂着,眼底满是难以置信。

影盟那几位神秘黑客在全世界名气都让人闻风丧胆。

第一黑客白狐。

还有元老级别的九尾,黑鹰,幽灵,蝎子等顶级黑客。

女黑客当中,九尾的实力堪称恐怖,病毒入侵破坏高手。

九尾……是林霜?

内阁成员全都呆若木鸡的坐在那儿,目光发直的看着顾肆。

好半晌,都没一个人说话。

顾肆看了眼时间,已经没了耐心,“我时间很贵,再问最后一次,人,放还是不放?”

米绫怎么也没想到林霜竟然是影盟的顶级黑客九尾。

为什么“他”一点消息都没告诉她们?

听到顾肆的声音,她稳了稳心神,语气冰冷,“她是不是影盟的人,与她把我女儿推下楼,有关系吗?”

顾肆皱眉。

“我女儿现在受伤了,她的前途毁了!她还这么年轻,这件事谁来负责?”米绫不依不饶,眼梢殷红,“她是九尾,她这么厉害,怎么连自己的妹妹都容不下?”

“夫人说的没错,再怎么说,二公主伤得这么重,就是长公主造成的!”

“说林霜无能,说她嫉妒,知道林霜是九尾了,这会儿又变成了容不下。”贺一渡目光扫了一圈对面的人,茶色的眸子冰冷沉凝,声线又轻又慢的,“给你们台阶,腿迈不动是吧?”

空气像是被冻住了似的,裹挟着血气劈头盖脸朝内阁一帮人压过去。

就连梅尔特看见这样的贺一渡都被煞了下。

白长老适时出声,“还是别闹的太难看,动了手,还就没有回旋的余地了,诸位说呢?”

“你们极境洲也要插手?”国务卿捏紧手指。

白长老礼貌的笑着,“总不能让我们白跑一趟。”

这话就是给你们脸你们不要,那就别怪我们动手。

国务卿眸色沉了下来。

“D国应该没有不想要devil监狱的想法,对吗?”贺一渡已经完全没了耐心,“号称铜墙铁壁的devil监狱,或者你们想试试能挡我几分钟?”

“贺一渡!”米绫脸色紧绷难看。

顾肆一边嘴角勾了勾,“摔下楼到底怎么回事儿,你们心里清楚,跟谁玩心眼儿呢?”

米绫瞪着他们,呼吸粗重,胸口剧烈起伏。

国务卿看向米绫,低声:“夫人?”

米绫没说话。

梅尔特手指动了动,沉默了几秒,他开口,“小顾理事,茜茜也是我女儿,但萨沙的手伤成如今这样,还需请陆少夫人医治。”

顾肆抬眸看他。

米绫深吸一口气,“让我放人可以,除非你们能让萨沙的手恢复到从前。”

顾肆眉梢微微一动。

米绫继续道:“只要神医能治好萨沙的手,我可以不跟林霜计较,不过我要她保证,从此不进入D国政坛一步!”

这话跟要把林霜逐出总统府没什么区别。

顾肆跟贺一渡对视一眼。

“小顾理事,神医什么时候到?”米绫问。

顾肆淡淡道:“来了自然会告诉你们。”

米绫没套出时间,捏了捏手指,“好的,我只要我女儿平安无事。”

梅尔特道:“那就请小顾理事和白长老先用午餐。”说着,他看向贺一渡,“一渡,你?”

他对贺一渡仍旧是很客气的态度。

“我留在这儿。”男人道。

……

米绫回到萨沙房间,把林霜的事情告诉了她。

“她是九尾?”萨沙不敢置信的瞪大眼。

米绫点头,给萨沙倒了杯水,“别乱动,你的手这次伤的很重。”

萨沙目光呆滞地垂下眼,人有些不在状态。

好半晌,病房里都安静至极。

萨沙冷静下来,偏眸望着自己的手,声音几分阴沉,“爸爸会不会让林霜接替我的位置?”

米绫拿了吸管让她喝水,“不用担心,还好这次我们下手及时,林霜她不会有机会的。”

萨沙闻言,松了口气。

“有徐先生在,你放心。”米绫道。

“嗯。”萨沙眸底凝重,随后抬起眼,“妈,顾肆呢?”

“在总统府用午餐。”米绫放下水杯,“等陆承洲和顾芒过来。”

萨沙冷笑一声,“林霜以为这些人能救得了她吗?他们自身都难保。”

……

顾肆等人用完午餐。

梅尔特道:“我安排了客房,几位稍作休息。”

“不必麻烦。”白长老客气道:“就在客厅吧。”

梅尔特没再勉强,一行人回到客厅这边。

梅尔特和白长老聊着一些政治问题,以及一些合作意向。

顾肆握着手机,跟云陵说了下这边的情况。

云陵道:【我就不懂了,她那臭脾气,能乖乖进devil监狱?】

顾肆也不懂:【等我姐到了再说吧。】

云陵:【奇奇怪怪的。】

米绫这时候走过来,询问:“神医还没有到吗?”

顾肆等人没回答,梅尔特摇了摇头。

米绫往门口看了眼,坐下。

顾肆跟云陵聊了几句,就收起手机,眸底思索着今天的事情。

旁边唐意突然打了个哈欠。

顾肆回神,目光转过去,看着小丫头湿润浓密的睫毛,“困了?”

唐意小脑袋点了点,嗯了声,对上顾肆的眼睛,小声解释,“我昨晚没打游戏。”

没熬夜,有好好睡觉,突然就好困。

顾肆眯了眯眼睛。

米绫道:“唐小姐困了吗?我让管家准备一间客房,您可以去小憩一会儿。”

“去睡一会儿?”顾肆问她。

唐意摇头,“不睡了,在这里等顾姐姐。”

刚说完,她就又打了个哈欠,眼睛更湿了,眼圈都是红的,眼泪汪汪。

顾肆直接看向米绫,“多谢。”

米绫笑着颔首,吩咐管家带唐意去楼上。

顾肆握着唐意的手起身,看向贺一渡,“一渡哥,我一会儿下来。”

他姐还要三个多小时才到。

贺一渡点头。

……

管家推开客房门,“请进,顾小理事和唐小姐有事情可以按传呼。”

顾肆点头,礼貌道了谢。

房间里淡淡的白掌花香味,有一定的助眠作用。

顾肆眉头微挑了下,拉着唐意走进去,让她坐在床边,蹲下给她脱了鞋。

然后拉开被子,下巴一抬,“去睡觉。”

“噢。”唐意乖乖躺下,盖好被子,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看着顾肆,声音带着奶气,“顾肆哥哥,你不用管我,我睡一小会儿就起来了,下楼去找你。”

“别说话,睡。”顾肆给她压了压被角。

唐意又“噢”了声,就闭上了眼。

小丫头睡得很快,没一会儿呼吸就变得绵长均匀。

顾肆在床边坐了一会儿,也开始打哈欠。

连打了四五个哈欠之后,他想了想,用手机定了个一小时的闹铃。

然后站起来,随手捞了个小毯子去沙发那边躺下。

与此同时。

另一个房间,夏迪和管家看着监控屏幕里,已经睡着的顾肆和唐意,对视一眼。

“听说极境洲的人体质特殊,我真怕那药对他们没作用。”管家心有余悸地说。

“药是徐先生给的,不可能出错。”夏迪说完,按下耳麦,“动手。”

话音落地。

只见监控画面里,洗手间门被拉开,几个身形高大的黑衣男人走了出来,带着一个小孩。

轻微的脚步声在房间里响起。

昏暗的光线落在小孩脸上,那是一张几乎和顾肆一模一样的脸。

喜欢夫人每天都在线打脸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