寡妇和大狼交完整版在线阅读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为了安沈芷的心,沈千尘特意陪她用了晚膳才返回承光殿,这时,天色已经彻底暗了下来,月上柳梢头。

漆黑的夜空中,月牙如钩,散发着银色的幽光,夜色朦胧,蝉鸣阵阵。

沿途走来,道路的两边挂着一盏盏灯笼,远远地望去,宛如点点萤火。

沈千尘一回到承光殿,惊风就告诉她,顾玦已经回来了。

沈千尘精神一振,风风火火地冲进了书房。

“九遐!”

一进屋,她就闻到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墨香以及丹青的气味,鼻尖动了动。

顾玦就站在书案后,执笔挥毫。

他已经沐浴更衣,一头乌发以丝绦松松地半束在脑后,身着宽大的月白道袍,浑身上下散发一种慵懒惬意的气息。

只是看着他,沈千尘的心就会静下来,情不自禁地露出微笑,心口似乎被什么东西溢满似的。

顾玦听到了有人进屋的动静,放下了笔,对着沈千尘招了招手,柔声道:“我刚画了一幅画,想看吗?”

他的笑容如夏夜的凉风轻轻柔柔地拂了过去。

画?!沈千尘的眼睛霎时亮了,想起了白天说好的事:“你画好了?!”

她迫不及待地走到了他身旁,与他并肩而立,欣赏起眼前这幅墨迹未干的水墨画。

画中的场景很熟悉,正是他们白天采花、采药的地方。

比起十三岁的顾玦,这幅画的技艺自然是更娴熟也更游刃有余,两幅画显露的意境也大不一样,如果说他十三岁时画的那幅画代表了少年的恣意与疏狂,那么,眼前这一幅展露的就是一种风雨无惧的从容不迫。

沈千尘的目光最后凝固在画纸右下角那一黑一红两匹马上,唇角翘了起来,就仿佛画中的这一刻就是永恒。

“明天我来把这幅画裱起来!”沈千尘笑吟吟地说道。

他来画,她就来裱,夫唱妇随。

沈千尘又细细地赏了好一会儿画,发现了一处缺失,对着顾玦招了招手:“你没落款!”

顾玦执笔落了款,沈千尘自告奋勇地帮他在画上盖了印章,总算是满意了,便想起了心头的那件正事。

她拉着顾玦的手走到窗边坐下,撒娇道:“九遐,你帮我查查裴霖晔吧!”

上个月在沈宅,沈千凰跟她说了裴霖晔去提亲的事,当日沈千尘回宫后,就把这件事告诉了顾玦,所以顾玦也是知道的。

顾玦看沈千尘心情不错,约莫也能猜到沈芷那边也许有什么好消息。

他笑道:“你想知道什么?”

沈千尘觉得顾玦对裴霖晔的了解肯定比她多,想了想,道:“那就从裴家说起来吧。”她依恋地依偎在他的肩膀上。

顾玦一边温柔地摸着她的头发,一边就说起了裴家的事。

裴家是武将世家,从裴霖晔开始往上五代皆为武将。

裴霖晔的父亲裴廷炀是正三品的昭武将军,现在镇守幽州。裴霖晔是他的长子,五岁丧母,后来裴廷炀为妻守孝一年后,就娶了穆国公夫人的表妹夏氏为续弦。

裴家上下还算和睦,夏氏后来还给裴霖晔添了二弟二妹,家中另有庶子庶女各两名,皆已婚配。

说完了裴家,顾玦又开始说裴霖晔这个人:“裴霖晔在北地时就洁身自好,也没什么酗酒、赌博的不良嗜好,他为人沉默寡言,细心谨慎,有勇有谋,在北地也立了不少军功……”

“从前在北地,也不乏有人给他做媒,不过,他都拒绝了。”

说到这里,顾玦忽然想起了几年前唐御初一次醉后曾戏谑地对着裴霖晔说:“老裴,你这个人啊,实在是太闷了,将来谁嫁给你,肯定要闷死!”

顾玦一般不管下属的私事,除非对方求到他这里来,所以他从来没劝裴霖晔早日成家,也从没问过对方为何不成家。

此刻他再联想裴霖晔多年不娶,约莫也能猜到是为何了。

沈千尘在顾玦的肩头蹭了蹭,声音又娇又软:“那就是说,裴霖晔这人还不错喽?”

“是不错。”顾玦意味深长地含笑道,“是个有心人!”

沈千尘先是“嗯”了一声,跟着笑眯眯地又道:“肯定比不过我的九遐!”她的嘴巴甜得像是抹了蜜似的。

顾玦很是受用,俯首在她的唇角亲了一下。

谁也比不过他的小姑娘!

顾玦默默地在心里算时间:快了,距离她及笄已经不到二十天了。

他的瞳孔在烛光的映照下像是荡漾着金色的流光,连眼睫上都仿佛跳跃着细碎的光芒。

说曹操,曹操就到。

这时,江沅来禀说,裴霖晔来了,于是顾玦就直接让他进来了。

裴霖晔身着一袭大红色蟒袍,身形挺拔,眉目坚毅,忙碌了一天,形容间却不见丝毫的疲惫。

从他身上沾染的些许草屑以及皂靴上的泥土来看,十有八九是刚从猎场出来。

沈千尘上下打量着裴霖晔,仿佛要把他里里外外、上上下下地全看透了似的。

裴霖晔自然也看到了她,神色如常地给二人行了礼,也不赘言,干脆地禀起了正事:“九爷,朱永追着幸存的三匹狼找到了狼窝,发现狼窝里被撒了一种药粉,还有被斩杀的一头母狼以及两头刚足月的小狼崽子。”

“狼窝里的就是这种药粉。”

裴霖晔从袖中拿出了一个纸包,呈给了顾玦,油纸里包了半个指甲盖的褐色药粉。

顾玦把纸包交给了沈千尘,沈千尘看了看那药粉,又嗅了嗅气味,就确认了。

她点点头,表示这就是西越草。

结合现有的这些线索,顾玦和沈千尘已经能大致想明白了前因后果——

某个人今天去那个狼窝杀了母狼与小狼崽,还给头狼下了西越草的药粉,激发头狼的仇恨与血性,并引导那匹发狂的头狼去追杀顾玦。

顾玦淡淡道:“狼对敌人冷血,可是对种群忠诚,对伴侣至死不渝,对幼崽更是呵护备至……头狼应该是追着我的气味来的。”

气味?沈千尘心念一动,握住了顾玦的手,肯定地说道:“香,也许是蘅芜香。”

顾玦的贴身之物没有那么容易被外人得手,所以沈千尘能想到的就是“香”。

平日里顾玦只用两种香,一种是蘅芜香,顾玦日常穿的衣物都是用蘅芜香来熏的;另一种是她亲手做的香囊,里面的香料是她亲手调配,有凝神静气的功效,除了顾玦外,她只把香囊赠于了少数的亲朋好友。

沈千尘觉得自己还是大意了,琢磨着以后无论是给顾玦熏衣服的香料还是他用的香囊,都得用她专门配的香料才行,一种只属于她与他的香料。

顾玦与裴霖晔对视了一眼,也是若有所思。

沈千尘正思忖着,惊风就带着一个细眼睛的锦衣卫进来了。

那锦衣卫恭敬地抱拳禀道:“皇上,臣等刚刚拿下了给头狼下药之人,人已经带到了殿外。”

顾玦的指节在茶几上叩动了两下,接着就起了身,问沈千尘道:“瞧瞧去?”

当然要去!沈千尘也起了身。

见状,那细眼睛的锦衣卫欲言又止,生怕皇后会被外面那个歹人吓到,但见裴霖晔沉默,他也就默不作声了。

几人簇拥着顾玦与沈千尘来到了殿外。

正殿外的屋檐下摆好了两把椅子,殿外的两边站着两列高大威武的锦衣卫,从石阶一路往下,个个都手执火把,照亮了承光殿前方的空地。

只见一个精壮的黑衣男子形容狼狈地跪在地上,头发凌乱,双臂被几圈绳索绑在了身后,脸上、肩上以及胳膊上有好几道伤痕,散发出淡淡的血腥味。

顾玦坐下后,对着裴霖晔使了一个手势,裴霖晔立即就意会了,开始审讯那个跪在地上的黑衣男子:“说,到底是谁指使你的?”

黑衣男子一言不发,嘴唇抿成了一条直线。

裴霖晔打了个响指。

寡妇和大狼交完整版在线阅读

下一刻,一个方脸锦衣卫出手如电,直接卸了黑衣男子的肩关节,那黑衣男子身子微微一晃,却没发出一点声音,死死地咬紧了牙关,额头冷汗涔涔。

“说,到底是谁指使你的?”裴霖晔又问了一遍。

黑衣男子还是不说话,腰板挺得笔直。

裴霖晔又抬手打了个响指。

于是,黑衣男子的另一侧肩关节也被卸了,冷汗愈发密集,嘴唇几乎要被咬出血来。

方脸锦衣卫淡淡道:“下一次我会打碎你的膝关节。”卸掉的肩关节可以接回去,可是打碎的膝关节却没法恢复如初,他就会是个废人了。

“呸!‘你’算什么东西,狗仗人势!”黑衣男子狠狠地往地上啐了一口,狠狠地咬牙。

然后,他的嘴角就溢出了一行黑血,脸上勾出一个诡异的微笑。

他嘴里吐出了更多的黑血,身子软软地往一侧倒了下去,一双眼睛从始至终都瞪得大大的,如同那头被顾玦一箭射死的头狼般,死不瞑目。

就算沈千尘没撬开他的牙齿看过,也可以确信他是服毒自尽了。

这是一个训练有素的死士!

周围静了一静,夜风习习,带来远处的虫鸣声。

“他的京话实在不怎么!”沈千尘抚了一下衣袖,看似随意地说了一句,其实意味深长。

在场的人全都听出了这死士的古怪口音,他分不清“你”和“李”,死前的那句“‘你’算什么东西”念得就好像是“‘李’算什么东西”。

这是不少南昊人说齐语时常犯的毛病。

那细眼睛的锦衣卫有些惊讶地看了看沈千尘,没想到皇后一个娇弱的小女子看到这种血腥的场面竟然如此镇定,还能谈笑风生。

“确实。”顾玦附和了一句,接着就吩咐裴霖晔道,“裴霖晔,去把南昊三皇子与二公主叫过来。”

裴霖晔立即应命,亲自带了一队人马去请乌诃朗南与沙耶兄妹。

沈千尘兴致勃勃地赏起月来,山中少炊烟,空气比京城更好,夜空也显得更璀璨,更清澈,星月彼此映衬,好似数之不尽的宝石嵌于夜幕上。

这般美丽的夜色让沈千尘起了对月小酌的兴致,吩咐琥珀上了一壶葡萄酒,享受了一番“葡萄美酒夜光杯”的情调。

当她慢慢地小酌完两杯葡萄酒后,乌诃朗南与沙耶兄妹俩就随裴霖晔过来了。

兄妹俩也看到了那具躺在地上的尸体,沙耶似乎吓了一跳,拉了拉兄长的袖子。乌诃朗南安抚地拍了拍妹妹的手,以身体挡住了妹妹的视线。

两兄妹继续往顾玦与沈千尘这边走来。

待兄妹俩行礼后,顾玦很直接指着地上的尸体问道:“乌诃三皇子,你可认识此人?”

乌诃朗南与沙耶又朝地上黑衣男子看了一眼。

兄妹俩似乎都被尸体的狰狞面貌吓到了,沙耶既害怕又不忍地移开了目光,乌诃朗南双眸微张,神色间有些紧张,也有些忐忑。

他犹豫了一番后,颔首道:“认得,他是昊人。他的左臂上应该有鹰头纹身,这代表着鹰扬卫。”

方脸锦衣卫蹲下了身,用刀割破了那黑衣死士左臂的袖子,看了看尸体的左臂后,禀道:“皇上,他的胳膊上确实有一个鹰头纹身。”

顾玦挑了下眉,又问道:“鹰扬卫不是昊帝亲卫吗?”

“曾是。”乌诃朗南连忙道,脸上露出难以启齿的神情,为难地说道,“鹰扬卫是先帝一手培养的,曾是君主的亲卫。但家父登基后,鹰扬卫死忠于先帝,不愿臣服家父。”

“家父也曾下旨赦免鹰扬卫,愿意招揽其中的有能之士,可是那些幸存的鹰扬卫全都消失得无影无踪,无人现身。”

顿了一下后,乌诃朗南又补充了一句:“最后一任鹰扬卫指挥使松摩曾任太傅,负责教授乌诃迦楼武艺,现在乌诃迦楼与松摩全都下落不明。”

虽然乌诃朗南没有明言,但是他言下之意已经很明确了,他在委婉地告诉顾玦,昊国先帝死后,鹰扬卫只效忠于先帝之子乌诃迦楼。

顾玦眯了眯狭长的眸子,把话挑明:“鹰扬卫是乌诃迦楼的人?”

“正是。”乌诃朗南颔首道,沙耶垂着头站在一旁,余惊未消,花容失色。

“原来如此。”顾玦笑了笑,这也没说几句,就把人给打发了,“两位请回吧。”

乌诃朗南眸光闪了闪,郑重地行了礼,就带着妹妹一起退下了。

裴霖晔叫了四个锦衣卫护送兄妹来返回他们的宫室。

顾玦与沈千尘也起了身,又返回了承光殿内,沈千尘还不忘让琥珀带上她的那壶葡萄酒,她还要继续与顾玦一起对月浅酌。

沈千尘一边走,一边用手指悄悄地挠了挠顾玦的掌心,用动作问他:你怎么看?

顾玦微微一笑:“乌诃度罗怕了。”

乌诃度罗登基后,一直没能真正坐稳南昊江山,下至民众,上至藩王,都在观望着乌诃迦楼到底是生是死,想看看他能否复辟。乌诃迦楼现在回了南昊,恐怕乌诃度罗也猜到了他在南昊,担心帝位不稳,所以急了。

“这些南昊人真是讨厌。”沈千尘噘着嘴抱怨道。她难得和顾玦出来玩,就生生被他们坏了兴致。

说话间,两人又回到了书房。

顾玦亲自给两人各斟了一杯葡萄酒,优雅地浅啜了一口酒水,就见沈千尘对着他比了一根食指:“再一杯。”她只准顾玦一天喝两杯。

“好。”顾玦笑了笑,应了。都听她的!

他的听话换来了少女满意的笑容。

九遐真乖!

沈千尘其实没醉,但喝了酒后,浑身就处于一种奇异的放松状态,轻飘飘的。

她想也不想地凑过去在他唇上吻了吻,作为奖励。

她尝到了他唇上香醇的酒液,下意识地微微一吮,然后就

寡妇和大狼交完整版在线阅读

想退,可是后脑却被男子的大掌压住,她的嘴唇也被他轻轻地吮了一下。

沈千尘的脑子里霎时间一片空白,浑身仿佛被火灼烧似的,变得滚烫起来。

少顷,他放开了她,她的意识还有些迷迷糊糊的,隐约听到他说了“不省心”三个字。

“不省心?”沈千尘傻乎乎地问了出来。

顾玦勾唇一笑,眉目缱绻,修长的手指在她面颊上温柔地摩挲了一下,笑道:“这大齐也不比昊国省心。”

沈千尘:“……”

沈千尘下意识地点了点头,意识渐渐又清明了起来。

大齐的朝堂确实不省心。

虽然顾玦才登基三个月,但在这段日子里,也足够她与他看到大齐的种种问题了。

从朝制到军队到科举到宗室勋贵等等,各有各的问题,这些问题不仅仅是因为先帝顾琅,还有大齐百余年来积压的一些弊端。

顾玦接着道:“大齐和南昊南北分治是目前最好的形式。”

南北两国彼此制约,也是一种维稳的平衡之道。

最初,顾玦之所以选择和乌诃迦楼合作是为了给自己、给秦曜、给北地军的所有人留一条退路,让他和秦曜可以退守西北、北地,形成一种三足鼎立的局面。

因为顾琅驾崩,他也就顺势调整了计划,演变为现在的局面。

沈千尘但笑不语。

反正无论顾玦做出什么样的抉择,她都会站在他的这边,无怨无悔。

夜色更深了,万籁俱寂。

喜欢锦绣医妃之庶女凰途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