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荣荣把腿抬高我要进去小说完整全文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铛铛铛……”大汉一边喊着,一边把手中铜锣使劲敲打起来。这铜锣竟还有那么一点法力,可以把声音传的很远。

比如那些在田间劳作的农民,听到铜锣声,纷纷放下了手中的锄头、镰刀,快步朝老妪这儿汇聚过来。不单他们,连水沟中捉鱼的熊孩子也慌忙跑上岸,跟上大部队。

而至于镇子里头的人就更不用说了,无论男女老少,无论贫富贵贱,全都从家里走了出。

老妪打头,手提铜锣的大汉紧跟身后,边走边敲动铜锣。队伍很快就出了这个小镇。

老妪经过之处,不时有农人加入队伍当中,甚至官道上也有些行人跟了上来。当然内里也有一些是凑热闹的,比如燕赤霞他们。

片刻,那队伍中便凑了六七百人。

浩浩荡荡的。

“此邪教刚出现不过一两月光景,竟就已有了这般声势?”燕赤霞吃惊道。

他本是受命前往南海一带,可半道上就被人追回,然后汇合六扇门的一队经营赶来了恭州。

途中又拐了一道顺德府,虽然受的是帝王钦命,可内心里是很不满意的。

一个小小的邪教,一个刚出现不过一两个月的邪教,如何比得过“国师”重要?

陛下崇佛已经走火入魔也,竟然要请一和尚当国师,看看天下八国,除了燕国与宋国之外,哪还有国家设立国师之位?

就是大宁也没有啊。

但现在看到眼前的一幕后,燕赤霞不得不承认,这邪教或许真不比调查国师要差。

一行人跟着走了两里多路,看到一个衣衫破烂头发花白的农夫急匆匆从田间奔出,他身后还跟这个半大的小子,应该是爷孙俩儿。

那老年农夫边跑边口中抱怨:“都是你小子,那么大的铜锣声都没有听到,现在晚了吧,希望大明王不会怪罪……”

看他们的样子,应该也是要跟上大部队的。待两人经过身边时,陈玄策显出身形来,很突兀的出现在了路上,却又半点没有引起外人的主意。

行上一礼道:“这位老丈有礼了,这农忙时节,你等不在田间于活,这是要去于什么呀。”

“啊……”老头没想到会有陌生人会冲自己说话,微愣一下。

本待不搭理的,可再看陈玄策的那副江湖客的装扮,他却又不敢不回话了。

“我们是跟着祖奶奶去祭拜大明王的……”没等老汉回答,旁边那半大的小子已经探出脑袋来说道了。

“什么大明王?”陈玄策一听这名字就知道跟佛门怕是有关联。

“大明王是天上佛爷的大护法,神威最大,很灵的。上个月我撞了邪,生了好一场大病,爷爷给我在大明王座前求了碗净水,我喝下去就好了。”孩子不怕生,巴拉巴拉把前因后果说出。

却是自己的宝贝孙子遭了灾后,老汉跑了多个庙宇求救,全没半点作用,只有大明王行。

至此这一家人就都信上大明王了。

老汉有些局促的向陈玄策笑了笑,急忙拉着孙子离开。

对于一些本分百姓来说,江湖客绝对要远远的避开。

陈玄策很直接的想到了郭婆子

宁荣荣把腿抬高我要进去小说完整全文

,后者当初在清河镇建起的赫赫声名,怕就有一部分是这么赢来的吧。

在这方世界,每当乱世将起时候,这种邪神淫祭就会层出不穷。因为官府已无力约束地方了,一座座庙宇建了起来,百姓稍加鼓动,就会自愿供奉香火念力,供其驱使。

而这种神灵为了提高境界,只会疯狂汲取供奉人家的气运。凡人运衰轻则败家,重则灭族啊,实在不可取。

而往昔多少还有神道的约束,那些邪神毛神一边大肆吸取凡人的供奉,另一边还要跟神道不停的打游击。这多少对之也是个约束了。

可现在呢?

没有了神道的约束,没有人朝廷人道龙气的镇压,那些个邪神毛神可不就肆无忌惮了。

如此若不加以制止,如眼前这一大明王,那爆出的后果将是一场巨大的灾难。

燕赤霞这边已经凝聚起了一百分的精力。

又是两里多地,众人来到了镇子西北方一处高岗附近,远远便看到有座庙宇矗立在土岗之上。

先前那些农人在老妪的带领下,

宁荣荣把腿抬高我要进去小说完整全文

紧紧围在庙宇前。

庙宇的规模很有限,内中布置也相当简单。最惹陈玄策主意的是,那庙里的神像是一点神异都没有啊。

直到那领头的老妪,恭恭敬敬的向神像前的香炉中供上了一炷香,袅袅青烟升腾,一缕凡人肉眼看不见的白光流入了神像鼻口,而后立刻就有一道阴冷气息降临到神像之上。

“呵呵!”

陈玄策无声的笑了,这是哪里的毛神?还大明王?这是要薅一把普渡慈航的羊毛吗?

不过叫他更是好奇的是,这气息虽然阴冷,但其上的法力,倒是还挺纯粹的。

再之后的一幕就不出意料了。

六七百人哗啦啦的跪了下来,每一个人都十分真诚的供奉出了自己的信仰,但陈玄策更清晰的看到,这些被人被神像吸取的可不只是香火愿力,更有他们的气运,虽然那气运之力连他都看不到,但是在场百姓的精气神全在衰败着,却是那么的一目了然。

“大胆毛神,还不住手!”

燕赤霞也看的分外清晰,一声大吼,手中三尺青锋化作一道十丈青虹,直向着大明王庙斩去。

大明王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它哪里想得到外头竟然还隐藏着燕赤霞这等的人物。

神庙被一剑劈成了两半,就连庙中的神像,在爆发出一阵金光之后也轰然破碎。

但是随着神庙被破开,一捧金粉突然扬了起来,金光大作之中,一尊黄金圣像显化当场。

头冠、璎珞、耳珰、臂钏,种种庄严,结跏趺坐金色莲台之上。

“孽障,竟敢毁我神庙,吾当镇压你于幽冥血海之中,叫你永世不得超生。”

圣像说着就举手向燕赤霞拍来。

似乎是很简单很直接的一巴掌,然而落在燕赤霞眼中,那却是铺天盖地避无可避的一掌。

“咦?”

陈玄策一声惊叫,这是武道还是神通?

喜欢从红楼打卡签到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