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主人惩罚玩弄调教全文完整版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这是知道,但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圣地亚哥骑士团与圣殿骑士团有着极其相似的结构,在大首领,也就是卡洛斯二世不名誉地死去之后,仅次于他的司铎长与监察长,以及另外十一位骑士就成了这支骑士团的精神与实质上的领袖——但要说他们对法兰西的国王抱有什么希望和好感,那就是在胡说八道了。

除了他们几乎都是卡斯蒂利亚的贵族之后外,还有的就是法兰西的国王美男子腓力不但曾干出将罗马教会整个儿搬出梵蒂冈,迁移到阿尔维农的事情,还诬陷与屠杀了整个圣殿骑士团,将其所有的财产与领地全都收为己有——虽然后来来自于哈布斯堡的腓力一世(西班牙国王)也做了相近的事情,但至少圣地亚哥骑士团还维持着原先的规模与荣耀,十三骑士没了弹劾大首领的权力,却也掌握着国王交付给他们的权力,协助国王(大首领)共同对抗他们的敌人。

在圣地亚哥骑士团以及他们的幕后支持者托莱多大主教,利奥波德一世的想象中,依靠圣雅各陵墓以及加利西亚朝圣路的神圣名号,或是能够大大拖延法兰西人对卡斯蒂利亚的攻势,要么就是将法兰西人以及他们的国王钉在异端的耻辱碑上,从而掀起西班牙国内的反抗情绪以及法兰西国内对路易十四的怀疑与叛逆之心。

他们没想到的是,无论是虔诚但对国王陛下不是那么顺从的卢森堡公爵,还是年轻的,初出茅庐的小欧根,都没踏进他们的圈套,甚至反将一军,把他们依仗的变成了他们畏惧的——在朝圣者变成饥饿的流民,开始冲击莱昂城内的堡垒与仓库的时候,他们就知道自己失败了。

“这是因为在你们的心中完全没有圣人的缘故吧。”在经过一个村庄,他们住下来歇息的时候,德力格的朋友忍不住讽刺道,谁都知道路易十四对新教教徒十分宽容,对西班牙人来说,异端比异教徒与无信者更可恶,他们是难以理解这种情怀的,于是,即便知道小欧根是天主教徒,他们还是尖锐的指出了这点。

他们应该知道莱昂是什么地方,那是仅次于圣人陵墓的圣地,一个无比重要与耀眼的目标,他们怎能视若无睹地绕开,一点也不把它和数以万计的朝圣者放在心上呢?他们怎么敢用阴谋诡计来污染它,他们还怎能保持作为一个骑士的荣誉?

小欧根看了他一眼,一点也不气恼,反而说:“圣地亚哥骑士团建立的初衷就是为了保卫圣雅各的陵墓,与那些为了拜望他而去的人群,但若是圣雅各知道在他去世之后的那么多年里,护卫他的骑士不但没有宣扬他的美德,反而借着他的名义行魔鬼的事,他准会羞恼地从圣人的行列里跳下去,直跳到地狱里去,免得受人嘲笑。”他没有等骑士反驳,就继续说道:“您敢说莱昂城内的圣迹是真的么?”

“您敢说您们没有企图将朝圣者当做盾牌与刀剑么?”

“您敢说您期待着一场战争,好让你的敌人名声丧尽,却丝毫不在意圣人的陵墓上洒满无辜人的鲜血么?”

小欧根连续问了三个让骑士哑口无言的问题,又接着说道:“在十二门徒中,圣雅各被圣保罗称作‘教会的柱石’,又与圣彼得一同主持会议,他在耶路撒冷殉道,一生虔诚、清贫与缄默,他知道在他死去后的一千年里,有人一边说着‘我愿意遵从圣雅各的旨意’,一边将圣人庇护下的羔羊放在祭坛的事情么。”

“流无辜人的血从来就是天主不愿意看到的,无论他是信或是不信,如果他们愿意往炼狱中走,那就让他们走,但如何惩处他们,这是天主以及他的使者们才能去做的事情,并不是凡人该去做的事情,我们能做的就是匡扶世间的秩序,让那些虔诚的好人能够平和安宁地度过一生,而不是缴纳沉重的税赋,背负漫长的劳役,或是在战争中哭泣,流血和死去。”

“……”圣地亚哥的骑士沉默了一会:“你们这样是不对的。”他无力地说道,是的,他们或许可以指责法兰西人不够笃信,但那些平民们却不会这么认为,他们看到法兰西人给他们土地,种子,耕牛,固定且不过分的税,他们就心满意足了,更进一步,还有了学校,工场与公正的官员,他们就更提不出反抗的劲儿了。

骑士也是贵族,当然知道曾经教士与领主是如何愚弄领地上的民众的,异端,异教徒甚至魔鬼的仆从——如巫师与女巫之类,他们的冲突原本没有那样激烈,只不过总有人推波助澜,有时是因为领主需要战争和收税,有时是因为骑士需要功勋,有时是因为教士需要来自于赎罪券的收入,有时甚至只是为了消磨掉一部分多余的人口。

路易十四与法兰西人给出的正是民众们最渴求的东西,与这些相比,异端算什么,异教徒又是什么,女巫与巫师——切!只要有百利而无一害,就算是让他们与魔鬼面贴面他们也肯啊。

怀着这样复杂的心情,圣地亚哥的骑士们走进了加泰罗尼亚地区,在莱昂附近的时候,他们还能获得一点尊敬,在加泰罗尼亚人的地方,那些加泰罗尼亚人可是丝毫不掩饰他们的轻蔑与嘲弄——毕竟这些骑士们的父兄,甚至自己也许都参加过对反叛的加泰罗尼亚人的战争,虽然对他们来说,这是平叛,但对加泰罗尼亚人来说,他们是一群卑劣而恶毒的外敌。

正如之前说过的,加泰罗尼亚原本是个独立的地区,它与阿拉贡王国因为婚姻而合并,后来阿拉贡又因为婚姻与卡斯蒂利亚合并,后来居上的卡斯蒂利亚就将加泰罗尼亚人从宫廷与朝廷里驱赶了出去。

圣地亚哥的骑士们不甘示弱地瞪着这些人,“是你们击败了我们吗?不,是法国人!”或是说:“阿拉贡、西班牙然后是法兰西吗?一群只能攀附在别人身上的寄生虫!”

他们差点引起了多场决斗和刺杀,幸好如今的加泰罗尼亚在路易十四的统治下,这些骑士们得以完完整整地见到了法兰西的国王路易十四,还有他们的国王卡洛斯三世。

他们在侍从的引导下,来到巴塞罗那大王宫的时候,路易十四正牵着小儿子的手,带着他在阳光下蹒跚走动。

————————

路易十四一向很愿意在抚养孩子这方面亲力亲为,卢西安诺可以说是在他的膝盖上长大的,小路易也没少感受过父亲的怀抱,夏尔当然也不会例外,只是那些圣地亚哥骑士见到这个孩子,还是不由得吓了一跳。

毕竟夏尔.波旁,卡洛斯三世如今也不过三岁多一点儿,这样小的孩子还很容易夭折,巴塞罗那虽然是个港口城市,但就算是从马赛走,距离巴黎还有很长一段距离,太阳王的胆量可未免太大了一些!

“我想你们更愿意对你们的国王陛下起誓。”路易十四说。

他握着夏尔小小的手,把他放在膝盖上,面对那些圣地亚哥骑士。

十三位圣地亚哥骑士并不都在莱昂,投降的人中也只有骑士团的司铎长,还有四位骑士,这个数量原本是不足以被承认的,他们也有着这样的打算——如果法国国王要求他们授予大首领徽章的时候,他们就暂时从命,但这种授予和认可是不被认可的,没有任何效力,他们实在没想到,路易十四会将卡洛斯三世带到他们的面前来。

司铎长犹豫了片刻,并不认为他

被主人惩罚玩弄调教全文完整版

们原先的打算能够瞒过这位国王,于是他就坦承地告诉路易十四说,虽然圣地亚哥骑士团大首领的位置早就被加入了西班牙国王的封号,但其中必须履行的一系列繁文缛节中依然包括了——大首领的资格首先要交给十三骑士审议,需要他们批准,在公开的骑士会议上,大首领被授予徽章后,还要发言对他们的批准表示感谢,当然,还有大首领必须对上帝,圣母玛利亚,十字架与福音书宣誓,要遵守骑士团的章程与规定,维护骑士团的荣誉,不让任何人来破坏它,以及,如果他无法做到这点,他将在十三骑士的弹劾下退位并忏悔。

事实上,还真有一位大首领在十三骑士的弹劾下退位,不得不去了修道院呢。

不过在哈布斯堡的腓力一世就任大首领之位后,这个仪式也就是仪式了,十三骑士从监督者摇身一变成了国王的大臣,当然不可能去

被主人惩罚玩弄调教全文完整版

弹劾国王,他们效忠的人,但卡洛斯三世又有不同,很难说将来会不会有人借机造谣发难。

“原来是这样啊,”路易捏着夏尔的小手指,逗得他咯咯直笑,一边漫不经心地说道:“没关系,如果是有这样的要求,我们就再等等吧。”

再等等,司铎长尽力不让自己露出异样的神色,要知道,还有几位骑士在阿维拉,在卡塞雷斯与安达卢西亚的雷亚尔堡呢,阿维拉距离马德里已经不远了,卡塞雷斯更接近托莱多,法国国王预备等到什么时候?或者说,这场战争会在他以为的时候结束吗?

如果路易十四能够听到他在心里说的话,他会说,是的。

与对佛兰德尔,对荷兰的战争相比,对西班牙的战争还真是没什么悬念可言。对佛兰德尔的时候,路易十四就是一个孤注一掷的赌徒,当时法兰西也是内外交困,如果失败,他可能就是下一个查理一世,对荷兰呢,荷兰是个毋庸置疑的独立国家,又正在鼎峰,他能够打下荷兰完全是占据了觊觎这条大鱼的人足够多,以及荷兰在陆上力量上的薄弱,还有的就是如同迅雷一般的进攻速度。

而西班牙呢,首先,他宣称的继承权是完全有法律可依的,无论是法兰西,还是西班牙又或是教会法,因为腓力四世一直拖延着长女的嫁妆,以至于在婚姻契约中,他是没能完成协议的那个,既然如此,在承认这桩婚事的同时,路易十四也能依据契约来追索妻子对西班牙的继承权——就算当初特蕾莎发过誓舍弃继承权,但那也是在腓力四世给出了五十万里弗尔嫁妆的前提下。

西班牙人曾经为了这桩事情而沾沾自喜,毕竟儿子的继承权在女儿之前,只要卡洛斯二世有一个儿子,法国人就没法染指西班牙,但谁知道呢?卡洛斯二世没能拥有一个合法的继承人,因为嫁妆的问题,不但哈布斯堡的利奥波德一世能够提出对西班牙的继承权,波旁的路易十四也能。

而且在马德里与托莱多,属意路易十四的儿子,也就是卡洛斯三世的人居然还不少,一些人是因为看到了路易十四在法国的变革,譬如胡安.帕蒂尼奥,也有人是纯粹地厌恶哈布斯堡,更有一些人,像是被滞留在巴塞罗那大王宫的圣地亚哥骑士,大概他们也没想到,最终是卡洛斯三世说服了他们。

当然,除了一些小说之外,一个三岁的孩子是没法说服什么人呢的,打动了他们的是什么呢?

健康。

除了健康之外,卡洛斯三世显而易见的也很聪慧,他的眼睛十分明亮,嘴唇嫣红,他的舌头不像是这个年龄的孩子那样总是打结,说起话来哪怕词汇量很少,但很大声,很清晰,甚至胜过接受巫师治疗前的卡洛斯二世,他已经不满足于走,只要有机会,就会在宫殿的地板或是柔软的草地上奔跑。

经过了卡洛斯二世的折磨,每个西班牙宫廷里的人都会渴望一个康健聪慧的国王,毫无疑问,卡洛斯二世已经向他们展示了一个疯子与一个残废能够给一个国家带来多么大的伤害。

哪怕依然有人在情感上倾向于利奥波德一世的儿子,也就是腓力五世,但……腓力五世也是哈布斯堡的血脉,也是近亲婚姻的产物,法兰西的学者们出版的一些医学著作中已经明确地提出,近亲婚配是会产生畸形儿的,无论是灵魂还是躯体!他们一想到,也许腓力五世也会是个歪歪倒倒,口齿不清,犹如一只畜生的国王,就不由得毛骨悚然。

喜欢我乃路易十四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