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不做就湿成一片无删减全文阅读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嘶嘶嘶呜呜...”

正在徐福和李维斯凝神以待之时,一条散发这朦胧金光的六翅蜈蚣,突然从李阳头顶冲出。

这条蜈蚣出现的瞬间,空间立即变得扭曲抽象,蜈蚣的身影虚实难辨,好死彻底和空间融为了一体一般。

“嗤!嗤!嗤!”

在李阳的心念驱使下,金蜈六翅煽动,瞬间化作一道肉眼不可见的透明银丝,虚空顿时被切割成无数个小型次元。

徐福和李维斯感觉到掠夺身体的空间弧线,身体不由自主的一顿,疑惑的对视一眼,但就在这对视的刹那,他们连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身体却骤然分解成无数碎片。

“哼~真是一堆乐色,若非你们身体中的血脉还有点用处,本座今日就让你们尝尝死的滋味。”

望着逐渐还原修复的徐福和李维斯,李阳冷哼一声,额头之上,一道弥漫着混沌气流的雷籇顿时闪烁这浓郁的紫光,瞬间分裂出两枚子体,分别被打入徐福和李维斯的透露之中。

“你...你对我们做了什么!”

刚刚复原的徐福和李维斯还来不及有所反应,就眼睁睁的看着雷籇好似烙印一般,印在自身眉心之间,不由满脸心有余悸的抬头望着李阳。

刚才那一瞬间,他们真的以为自己已经死了,在空间法则的切割下,他们甚至还来不及感觉到丝毫疼痛,就瞬间失去了直觉。

若非僵尸乃是法则之体,本身就拥有聚散无形的特性,再加上李阳有意留下他们,没有磨灭他们细胞中的意志,就刚才那一下‘次元斩击’,就足以要了他们的小命。

但就算如此,他们也尝到了什么是死亡,这可能是他们变成僵尸之后,距离死亡最近的一次。

“也没什么,只是从现在开始,你们就是我干儿子的护卫了,没有我的命令,你们不准离开未来身边半步。”

略带深意的望了徐福和李维斯一眼,李阳一脸轻描淡写的神色,悠悠说道。

“我不会听任何人的命令,我不信你能够拦得住我!”

虽然知道自己不是李阳的对手,但徐福却对自己的速度有信心,在速度这一块,他还从未输给任何人。

“你可以试试...你只要能够走出嘉嘉大厦的天台,我就饶你一条小命也不是不可以。”

面对徐福的自信,李阳并没有多说,而是冷笑一声。

他刚才钟入二人额头的,乃是以雷霆本源凝聚的两仪神雷,这两仪神雷,也可以称为天道神雷,乃是‘混沌都天神雷’的邹形,也是李阳目前掌握的最强雷法。

这种神雷,足以磨灭世界一切有无物质,别说是二代僵尸,就算是将臣的盘古神体,被这种神雷正面击中,也绝对不会好受。

“我们走...”

“滋!滋!滋!啊...”

虽然有些底气不足,但相比于从此受制于人,徐福明显更加倾向于赌一赌,只是他刚刚有所动作,周身就爆发出一股黑白交织的雷电,瞬间洞穿他的身体。

“拜...拜见主人!”

本来还存着侥幸之心的李维斯,看到地上,瞬间变成一堆焦炭,迟迟无法复原的徐福,顿时被吓得心胆俱裂,满脸惊惧的跪倒在地上。

“记住,你们只有一次试探我的机会,再有下次,那就是你们的死期,我不是将臣,也没有将臣那么仁慈,不会容忍自己的仆人阳奉阴违,若是你们没有死亡的觉悟,最好不要有下一次。”

瞥了一眼跪在地上的李维斯,李阳眼中一抹九彩弧光顿时洞穿空间,望着脚下一片凝聚成形的灵界

几天不做就湿成一片无删减全文阅读

空间,单手一拖一拽,一到朦胧的黑色人影,顿时被他捏在手中。

蓝大力被李阳擒住的一瞬间,他所开辟的那一小片影子空间顿时破碎,被困在其中的黑雨也立即脱身而出。

“主人!属下无能,没能完成主人的嘱咐,还请主人责罚。”

望着面前的李阳,黑雨心中顿时一惊,满脸惭愧的跪倒在地上。

“起来吧,这不是你的过错,倒是本座疏忽了,你若是不想有下一次,就更应该勤苦修行本座所传授的冥想图录,只要你能够完全掌握怨恨之力,区区蓝大力,自然不可能是你的对手。”

李阳知道,这事的确不能怪黑雨,毕竟她修行冥想图录时间还短,被蓝大力拦住,也情有可原。

“你是何方神圣,我乃是女娲坐下的五色使者之一,权欲使者蓝大力,还请阁下看在大地之母的份上,放我一条生路。”

被李阳抓获的蓝大力,此时只感觉一股无形的力量把他囚禁在一处方圆空间之中,就算他是影子的化身,也无法自由穿梭这片奇异的空间。

略作挣扎无果之后,他也瞬间反应了过来,自己可能是遇到高人了,虽然不知道李阳的底细,但他还是本能性的扯出了女娲的虎皮。

“不好意思,女娲正是我必杀的对象,你报错家门了。”

话音刚落,李阳心念一动,一股熊熊的大日真火顿时从手中升起,瞬间磨灭蓝大力的灵智,把他炼成一颗泛着蓝光的权欲之石。

看到蓝大力的下场,在场的众人心中无不骇然,那可是女娲坐下的五色使者之一,但在李阳手上,却连一个呼吸都撑不过去,就被磨灭了。

看到这一切的堂本敬,更是心中暮然升起一丝本能的恐惧,他虽然疯狂,但并不傻,就连那个神秘的大光头,和大光头手下的两只强大的僵尸,都瞬息之间被眼前这位存在收服的收服,杀死的杀死,他可不认为自己能有和这个神秘人抗衡的资本。

“你想去哪啊!”

就在堂本敬萌生退意的一瞬间,李阳身形顿时出现在他面前,元神之力倾斜而出,顿时封住整个嘉嘉大厦的空间。

自从李阳来发哦这方世界之后,他这只小蝴蝶煽动的翅膀,就改变了不少人的命运轨迹,不管是阮梦梦还是倒霉鬼,他们的命运轨迹,都发生了很大的改变。

而现在李阳要做的,就是改变王珍珍的命运轨迹,只要他现在杀了堂本敬,也许完王珍珍就能逃脱命运的制裁,也不一定。

但同时李阳又有一丝犹豫,自从六十年前,他尝试改变马丹娜和况天佑的命运轨迹失败之后,他就得出了一个结论:大势不可变,小势可改!

他就怕现在贸然杀了堂本敬,会打乱原本的剧情,使王珍珍身上发生不可预测的危机,这也是他犹豫的原因。

就在堂本敬被李阳困住的瞬间,天台上的众人心中无不一禀,况天佑自然是巴不得堂本敬去死,马小玲却是眼中闪过复杂。

作为一个多愁善感的女人,她的心思很细腻,这个时候,她不由有些担心的看了金未来一眼,但犹豫了良久之后,她还是没有出口为堂本敬求情。

她虽然同情金未来的遭遇,但她们马家的职责本来就是守正辟邪,收服为祸的僵尸,她这个马家现任传人,不杀僵尸也就算了,现在还为一个疯僵尸求情,若她真这么做了,那

几天不做就湿成一片无删减全文阅读

她还有何颜面去面对马家的列祖列宗。

此时的金未来无疑是心情最复杂的,没有人能够坦然面对爱人被杀死在自己眼前,她同样也不行,她只是一个弱女子,并不明白什么大是大非,虽然她打心底不希望堂本敬死亡,但是她也知道,堂本敬现在已经成了一个祸端,她是在是没有脸面,也没有立场,再去央求李阳绕过堂本敬的性命。

特别是当金未来看到,马小玲那转过去,不敢和她对视的眼神之后,她就明白了,恐怕堂本敬今天是真的在劫难逃。

“干爹...你...你要杀死爸爸吗?能不能放过爸爸一次...”

就在金未来绝望的闭上双眼,眼角留下两行清泪的时候,一声稚嫩的嗓音突然打破现场的沉默。

“宝宝...”

“我的儿子,哈哈哈,不愧是我的儿子,这么小就会说话了,不愧是僵尸之王,厄尔尼诺,来吧,杀了我,我儿子会为我报仇的。”

望着金未来那发出耀眼红光的肚皮,堂本敬脸上的惊惧之色顿时一边,不由仰天大笑了起来。

在他看来,李阳若是真敢杀了他,他的儿子必定会为他报酬。

“你真的希望我放过你的父亲。”

没有理会疯狂的堂本敬,李阳这着眉头,望着金未来的肚皮。

他知道,现在的魔星,和原著中早已不同,有着充足的成长养分,他的灵智一日胜过一日,早已有了辨别是非的能力。

“是的,虽然他做过了很多错事,但他毕竟是我的爸爸,我不想,也不能看到他死在我的面前。”

“希望你不会后悔今日的决定,干爹可以放过他一次,但却对对不会放过他第二次,希望你能够明白。”

沉默了一会之后,李阳还是答应了魔星的请求。

他的确有些担心,在魔星面前杀了堂本敬,会让魔星心生芥蒂,第二点就是,他怕杀死堂本敬,会引来不必要的变数,王珍珍的死亡,乃是注定的,李阳怀疑,就算他现在杀了堂本敬,也会引来别的变数,王珍珍的命运,还是无法得到改易。

“你走吧,希望你能够好好做人,看在我干儿子的份上,这是你最后一次改变命运的机会。”

深深的望了堂本敬一眼,李阳心念一动,封锁空间的元神顿时散开。

“嘿嘿...我还会再回来的,下一次,我一定要带走我的儿子,厄尔尼诺。”

对于李阳的话,堂本敬根本没有听进去,他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要培养自己的儿子成为统治世界的僵尸王。

......

港岛,九龙塘的一间教堂之中,此时的司徒奋仁已经奄奄一息,上次李阳的劝告,他并没有放在心上,过度的使用自己的能力,使得他脑海中的肿瘤急剧增大。

“砰!砰!砰!”

“奋人,快开门啊,有什么事情,我们可以一起面对,你为什么不敢见我!”

“珍珍,你开走吧,我现在只想安静一下,谁也不想见。”

无数岁月的宿命,还是让王王珍珍和司徒奋仁之间,产生了一丝奇妙的感情。

听到门外的敲门声,司徒奋仁苍白的脸上,闪过一抹揪心的痛苦,但他还是强撑着身体,死死的顶住教堂的大门,他实在是不想让王珍珍看到自己现在这幅模样。

“奋人,不管发什么了什么事,我们都应该一起面对,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什么要躲起来。”

“如果你只想静一静,我可以等你,只希望你出来之后,能够来嘉嘉大厦找我,我会一直等着你。”

在教堂门外等候了良久,也没有得到司徒奋仁的回答,王珍珍默默的擦了擦脸上的眼泪,神色恍惚的离开了教堂。

这一段时间所发什么的一切,简直就让她心力交瘁,她好不容易对况天佑的死亡释怀了一点点,现在又遇到司徒奋仁这档子事。

说起她和司徒奋仁之间的感觉,她也很迷茫,说是朋友,也不太对,说是恋人,又达不到,但她总感觉自己和司徒奋仁之间,有一种哼奇特的感觉,她的脑海中,也时常会闪烁一些零碎的画面,好似她早就和这个男人相识一般。

......

“为什么,为什么...老天为什么对我这么不公平。”

察觉到王珍珍走后,司徒奋仁立即跪倒在地上,仰天嘶吼了起来。

他感觉命运好似在戏弄他,他喜欢的女孩子刚刚有点接受他的迹象,他却在这个时候,身患绝症,这无疑就像是老天爷再跟他开玩笑。

“是什么让你这么痛苦!”

正在司徒奋仁满脸绝望,失声痛哭的时候,一个身穿白色风衣,脖子上围着一条白色围巾的男人,却突然出现在他的身旁,满脸好奇的望着他。

“你不会明白的...”

此时的司徒奋仁已经心如死灰,呆呆的坐在地上,也不在意这个男人是什么时候进来的,一副呆若木鸡的神色,望着教堂中的圣母玛利亚神像。

喜欢九叔世界的术士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