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天依h全文完整版

  • A+
所属分类:影视广告

“真的服了?”郭敏敏瞪着大眼,质问着他,范先哪里还敢口花花,艰难点头:“服了!”

“女侠饶命啊!”

“还敢不敢耍花招了?”

“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好家伙!

占便宜一时爽,却也不能连小命都不要吧。

见他终于老实了,敏敏这才满意的起了身,拍拍裙子,又擦了擦手,好像是被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沾染了一样。

啧啧……

且让她再得意一阵,到头来,还不是我的盘中餐?

范先亦翻身起来,紫红的手背,格外刺眼,小妮子,下手也忒狠了!

没人心疼,他只得自己揉揉。

“你若是实在觉得别扭,也不是没有办法。”

敏敏斜眼:“你能有什么好办法?”

“不会是又想使坏吧!”

天地良心!

此女又想冤枉好人,使坏这件事,总的说来讲究的就是一个情趣,你看,刚才的那一下就很有情趣。

可是,这情趣一过,再故技重施就可就没意思了。

“这你就太冤枉我了,我不过是逗逗你,哪里就有坏心了。”

“我是想,我们男女有别,毕竟还没有成婚,你会感到不方便,我能够理解。”

“既然现在再开一间房也不合适,那就只能先凑合一晚。不如,我们想点办法,让我们互相看不见,不就可以了。”

“互相看不见?”

“这有什么办法?”

以敏敏那个单纯的脑袋瓜,自然是追不上范先的想法的,不过,也正是因为这一点,才会让他觉得有趣。

女人,太聪明了,总归让人感觉很有压力。

“这还不容易?”

他走到敏敏床前,看了一眼,很快就发现了目标。

“你看看你,就知道瞎着急,这不是有床帐吗?”

“你把它放下来,我不是就什么也看不到了?”

说话间,他就解开了带子,纱质的床帐,忽咻落下,很快就把敏敏的小床遮了个严严实实。

嗯嗯,很不错!

床帐虽然是纱质的,却也不透,足够厚重。

基本可以满足隔绝视线的需要,郭敏敏走到近前,看到落下的床帐,这才吃惊道:“诶?”

“还有这个东西!”

“我怎么忘记了!”

范先腹诽:小娘子,你不是忘了,你是根本就没动脑。

“看看,这样一挡不就可以了,你看不见我,我也看不见你,总归是出来办案,凑合一晚也就是了。”

敏敏点头:“这还差不多!”

“你去睡吧!”

范先如蒙大赦,连忙回到地铺上躺躺好,敏敏撩开床帐,一个窜腿就躺了上去。

咦?

我怎么这样就上来了?

那些规矩呢?

那些步骤呢?

诶呀呀,一着急就全都忘了!

厚重的床帐晃动了几下,范先判断她躺好了,便将蜡烛吹灭。

别看他闹腾的欢,其实这一路走来,他也累得很。毕竟,他可是从来也没有出过远门的病秧子人设。

马车颠簸了好几个时辰,早就让他精疲力尽,他也没有精神再和敏敏开玩笑,合上眼睛,打算与周公相会。

呼呼……

房间黑了下来,两人谁也不再说话,敏敏的五感却更加清晰了起来。

那些细微的声响,窗外树叶微微的晃动,杯盘碰到一起的声音,还有那些更加细小的声音,似乎都一个劲的钻到耳朵里,让她没个清净。

就比如,某人轻柔的呼吸声。

男人就是讨厌,睡觉也不老实,呼吸声怎么这么大,这让人如何睡得安稳!

越是生气,就越是睡不着,几次尝试,敏敏还是无奈的睁开了眼睛。奇怪,简直是奇怪极了!

要知道,以往她一向是沾了枕头就能睡着的,从来也不会失眠。

这一回是怎么了?

为何总是睡不着?

她气哼哼的翻了个身,还是睡不着。

“你睡了吗?”

什么玩意?

老子才刚要睡着,她又说话,不捣乱,不舒服是吧。

“没有。”闻听此言,范先的大眼珠子,登时就立起来了。

洛天依h全文完整版

她想说什么?

虽然扰人清梦,可是裴范先也还是先开了口。

“今天……”

沉了片刻,敏敏的话音才又飘了出来,隔着厚重的纱帐,她的声音听起来,竟有几分搞笑的意味。

“今天如何?”

“今天多谢你了!”

“要是没有你,我恐怕就真的让那群贼人给害了,你说得对,我没有武艺傍身,独自去洛阳办差,确实很危险。”

“今后的若干天,就全都拜托娘子了!”

想到刚才的那一幕一幕,裴范先思绪起伏,各种念头都翻腾起来,正所谓一鼓作气,再而衰。

裴范先沉了片刻,终于一口气把所有要说的话,全都倾吐出来。

她会作何反应?

她会说什么?

他屏住呼吸,安静的等待着。

周围一片沉寂,一点声音也没有,正是因为如此,呼吸的声音似乎更加清晰。

心不自觉就紧张了起来,范先感觉,若是她再不答话,他的心就要跳出来了。

“不谢!”

“你只要别再想把我赶回长安就是了!”沉了片刻,敏敏才开了口,声音听起来很平静,范先翻起眼珠,想看看佳人的动静,却只看到了一片床帐。

而那帐子,没有一点动静。

“那是自然,我再也不会了!”

“等到办完了案子,若是还有时间,我一定带你在洛阳好好的玩一玩!”

敏敏呵呵一笑,声音清脆的仿佛银铃一般:“到底是你带着我玩,还是我带着你,还说不定呢!”

“据我所知,洛阳这个地方,我来的次数比你多得多。”

范先卡壳了,好像说得对啊……

…………

同一个月亮,同时映照了长安城内外。

崇仁坊,郭府。

夜已经很深了,郭氏夫妻却丝毫没有睡意。

夫妻二人端坐在正堂中,蜡烛也点了好几排,把宽敞的堂屋照的亮堂堂的。

“你到底是怎么办的差?”

郭孝慎怒不可遏,晕黄的烛光下,一向好脾气的老郭,看起来竟有几分阴晴不定之感。

在他身边的郭夫人武和,眉头紧锁,却也是一脸的愁容,相比丈夫,她并不气恼,只是感到担忧。

虽然敏敏一向是我行我素,不安于室,可是她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单独去到另一个城市。

虽然身边跟着个裴范先,但是……还是不能让人放心。

青石板上跪着的,正是甜杏,自从敏敏走后,她便知道,今日回府,必定是没有一个好下场的。

是乱棍打死,还是被逐出门外,她已经做好了准备。

结果倒是出人意料,郭氏夫妇很有教养,既没有打她,也没有轰她走,这让甜杏心里更加过意不去。

若是她能够再果断一点,再强硬一点,说不定娘子就没法离开了。

喜欢高唐弃子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