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之夜疯了一样要我小说完整全文

  • A+
所属分类:影视广告

顾锡东关上水龙头,端着洗好的锅碗走向小厨房。

爷爷坐在槐树下,摇着蒲扇,看着孙子高大挺拔的背影,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

十余年寒窗苦读,一朝见真章。

这十余年里,他的孙子付出的,却是数倍,百倍于同龄孩子的辛苦和努力。还记得东东小的时候,常常会坐在门槛上看着来路,虽然东东从来也不说他为什么喜欢坐在那里,但他明白孩子的心思,东东在等他的爹娘。无数次的等待,换来的只是无尽的失望。

东东小小年纪就很懂事,每天放学,只有窗沿高的东东放下书包就拎着麻袋子出门去捡废品了,换来的钱一分不少都会交给他。东东五岁起学着做饭,从那以后,只要东东在家,就不让他进厨房操劳。平常他要是咳嗽一声,哪怕只是轻轻一下,东东就会紧张的四处给他找药,如果真病了,东东就守在他的床边,不眠不休地照顾他,陪伴他。

十余年,祖孙俩相依为命。与其说是他在照顾东东,养育东东,不如说是他在依赖东东,他根本离不开东东了。

亏欠孩子啊,这些年跟着他,东东几乎没过过一天好日子。

想起过去种种,他的眼睛有些湿润了……

“爷爷,吃西瓜了。”顾锡东端着切好的西瓜走过来,拿起中间最红的一块递给爷爷。

“啊……啊……”顾长荣推着顾锡东的手,示意他先吃。

“您就吃吧。”顾锡东把西瓜喂到爷爷嘴边,看着爷爷无奈地咬了一口,他才满意地笑了。

顾锡东拿了块西瓜,坐在石凳上吃了起来。

“爷爷,以后我带您一起上大学吧。”顾锡东突然说道。

顾长荣愣了愣,随即用

新婚之夜疯了一样要我小说完整全文

力摆手,摇头。

带他上学?这孩子发烧了吗?咋说起胡话了。

就他这又聋又哑的糟老头子,去了不是给他丢人呢。

“爷爷,我准备试一下。如果录取我的大学允许,我想带着您一

新婚之夜疯了一样要我小说完整全文

起上学。您别急着摇头,已经有人这么做了。她是一位女生,亲人都去世了,只有她和爷爷相依为命。她考上大学后放心不下重病的爷爷,决定带着爷爷一起上大学。学校了解情况后不仅减免了她两年学费,还把她和爷爷安置在教职工宿舍,免费居住。爷爷,您年纪大了,身体也不好,把您一个人丢在家里,我哪能放心呢。您就跟我一起去吧。”顾锡东放下西瓜皮,恳求爷爷。

顾长荣还是摇头拒绝。

他拖累孙子十余年,好不容易孙子出息了,考上大学了,他还要换个地方继续去拖累孙子,不行,他不能那么自私。

顾锡东皱起眉头,还想再劝说爷爷,大门忽然一响,“顾叔,闲着呢!”来人声若洪钟,体格魁梧,左手拎着一提纯牛奶,右手拎着一袋子西瓜,健步如飞地走了进来。

“老四叔。”顾锡东站起来。

顾老四把东西往地上一放,左右环视一圈,目光停在石桌上的西瓜上。

“嘿呦,正巧,口渴了。”他哈哈一笑,弯腰拿了两块西瓜,不客气地吃了起来。

“啊……”顾长荣打手势让顾老四坐下。

顾锡东搬了个板凳,顾老四坐下,边吃边说:“东东明天要参加高考,我来给娃儿打打气,鼓鼓劲。东东,你可一定要考好啊,给你爷爷争口气!咱村的你那些叔啊姨啊的,也都等着你的好消息呢!”

顾锡东点头,“四叔,你放心吧。我都准备好了。”

“缺啥,有啥困难就跟叔说。咱们就是一家人,你家的事就是我顾老四家的事。哦,对了,你全哥说明早送你去外高考试,还有你们的饭菜,你婶包了,这两天你就安心考试,家里啥也别管!”顾老四说。

“谢谢四叔。”顾锡东的心里暖烘烘的。

顾长荣红着眼眶攥住顾老四的手。

“顾叔,没事。你且放宽心,以后东东的学费,生活费,我们会想办法解决的,再苦不能苦娃儿,你说是吧。咱东东这么出息,这么懂事,说不定还能成为咱顾家村,咱朔阳市的状元郎呢,以后啊,你就等着享东东的福吧。”

顾长荣和顾老四对视笑了起来……

寂静的夜晚,南北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觉。

她拿起枕边的手机看了看时间,犹豫再三,翻过身,给顾锡东发了一条消息。

北北:你睡了吗?

过了一会儿,她收到回音。

东东:刚躺下。

北北:我睡不着怎么办?

东东:属羊。

北北:数老虎都不管用。

东东:……

南北叹了口气,正要问他明天几点去学校,手机忽然开始震动,屏幕上闪烁着语音通话的界面。

南北腾一下坐起来,按了按心口,轻轻咳了一声,按下接通。

“喂……”怕吵醒父母,她捂着手机小声说。

耳畔传来顾锡东轻轻的笑声和呼吸声,那声音,就像羽毛一样刷过她的心尖,她的手颤了颤,加重语气说:“喂!”

“说话呀。”

“你要是睡不着就别挂电话,我给你念数学定理。”顾锡东说。

数学定理?

南北心想这时不是应该念首诗才应景吗,念什么数学定理啊。不可救药的直男!

“哦……嗯……”她敷衍着。

顾锡东笑了,“你忘了吗,每次只要一背数学定理,你准保在三分钟内睡着,百试不爽。”

南北呆住了。

是啊,她怎么给忘了。

就这样,在这个鸟语蝉鸣的夏日夜晚,南北就在一阵阵数学定理的回响声里渐渐睡着了……

2018年6月7日。天气,阴。

“妈妈,爸爸,你们好了没有啊,我要迟到了!快点!”南北站在门口大声喊道。

“来了,来了!”南燕从卧室里急匆匆地走了出来,她的身后,跟着陈家齐。

南北微张着嘴,眼睛大大地瞪着父母,半晌才回过神,“不是吧,你们也太夸张了吧。妈妈,你不是最不喜欢大红色了吗?你穿的这是啥呀?还有爸爸,你胸前这大对勾是怎么回事。哎呦,你们……好low啊……算了算了,我自己去学校吧,你们别去了。”

“哎哎哎!你这孩子,这么重要的日子,我们怎么能不去呢。”

“那你们快去换衣服。”

“我们穿得挺正常的呀,我就是,就是比平常穿得红了点而已,我又没像有些妈妈那样穿旗袍吧……”南燕争辩说。

“只是红了点……而已吗?你这条红裙子,简直要把我的眼睛给给闪瞎了。”

“好了,好了,别耽搁时间了,咱们快走吧。家齐,走啊。”南燕拽着陈家齐出门,在门口,南燕指着地上的运动鞋,“家齐,穿那双。”

陈家齐看着地上带对勾的鞋子,忍不住和南北对视一眼,父女俩同时耸了耸肩。

喜欢年轻的我们闪闪发亮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