餐桌下他深深顶撞进来小说全文完整版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当前阶段是以礼治国,不是依法治国。

直白来说就是法律不完善,很多事情的对错没有律法条款来分辨,只能从周礼制度中去寻找相应惩罚的手段。

这样的环境之下,谁干了什么事情是对是错,看的是某个有审判权的人的主观意识。

他说有罪,才是有罪。

他说没罪,哪怕有罪也是没罪。

某个成为诸夏主宰的教派追求恢复上古制度,他们追求的不是去当茹毛饮血的原始人,要的就是那种“口含天宪”的权力。

晋君姬周当然知道吕武做的那些事情不符合周礼,理智上却明白吕武那么干是正确的。

楚郑联军北上的军队数量太多,后续肯定还有一帮小弟正在赶来。

晋国只有中军和上军增援上来肯定不够,国内必然需要继续对贵族进行征召,小弟们也应该通知过来。

“既然后续会有援军,为什么要急着跟敌军交战?”晋君姬周心里的疑问刚出现,很快就给自己找到了一个合理的解释。

现阶段楚郑联军的士气很高昂,反倒是晋卫联军的士气很堪忧。那么是不是应该扭转一下局势?

中行吴就充分领略了吕武的精神,带着新整编的下军打得很凶,不到一刻钟开始压着郑军往后不断退却。

第一阶段的交战,双方的伤亡其实都不大,接下来排战列线的厮杀才会产生大量伤亡。

“命战车再次冲锋!”中行吴说的是之前已经冲了一圈战车兵。

刚冲了一波的战车兵,对手同样是战车。

中行吴好像找到了属于自己的作战风格,一个字就是“莽”,很多字则是“不计代价的莽”。

这种打法异常凶悍,对敌人狠,对自己更狠,以至于刚才出战的晋军战车兵被要求能用撞的就不多哔哔,直接撞上去来个车毁人亡。

因为战术太凶狠的关系,下军出战的四百多乘战车只幸存一半不到,直接干掉或间接干掉郑军超过三百乘战车,更是冲进了郑军某些局部的步兵阵列“绞”了一波。

完成迂回不久的下军战车兵再次得到发起冲锋的命令,具体怎么冲,中行吴却是没有交代。

荀氏(中行氏)有自己的王牌兵种,只是因为其余卿位家族的王牌兵种名气太大,他们未能在“国际”上获得威名。

中行吴觉得自己找到了合适的路线,更察觉到“精兵策略”的好处,有点食髓知味下,已经打定主意在家族内部搞革命。

“我可绕到郑军侧翼。”羊舌肸可没那个狠劲拿己方步兵当垫脚石。

刚才羊舌肸也冲锋了,亲自履行了中行吴交战就是“莽”的指挥风格,有一些小领悟,暂时无法进行整理。

因为是排着战列线的交战模式,敌我简直太过于泾渭分明,冲击起侧翼根本不用担心绕不开某个局部战场。

羊舌肸给自己留了个心眼,冲肯定是要跟着一块冲,要不要冲进郑军密集步兵群则是再看看。

当然了,自己没胆子冲进去,一定要忽悠其余友军死命去冲的。

什么叫一将功成万骨枯?这就是啦。

中行吴看到己方战车部队已经有动作,催促正面战场的步兵打得更凶一些。

或许是突然间发现自己还是挺能打?公族的步兵得到命令没有迟疑,他们在各级“士”或封主的喊叫声中步步推进。

待在本阵靠前位置的楚君熊审问子囊,道:“郑军未有传言中善战?”

子囊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有一种怪异感了!

晋国下军的损失很大是一个事实,中军和上军过来时没有带来荀氏(中行氏)和解氏的增援部队,偃旗了的新军被拆解进入下军。

这是钻规则的漏洞了喂!

楚君熊审肯定是看破了晋国的操作,觉得能赢暂时没想计较,纳闷先前能跟晋国新军打得五五开的郑军怎么突然有点拉胯。

如果这一战楚国输了?晋国不守规矩肯定要楚国拿来大说特说的。

思考中的子囊没耽误嘴巴,说道:“当是阴子前来?”

那可是干掉了天下第一和天下第二的猛人!

这个猛人现在还成了晋国的元戎。

楚君熊审认同子囊的解释,说道:“寡人的天下第一啊!”

想当初,楚君熊审左养由基、右潘党,上阵就是一再开无双,不但不用顾忌自身安全,还能享受割草的快乐。

在“鄢陵之战”后,楚君熊审不是没想再挖掘几个猛人,可惜的是猛人不常有。

“你率部而上。”楚君熊审收起了杂念。

子囊脸颊抽搐了一下下。

楚军直接上吗?那就是让陷入交战状态的郑军成为夹心饼了呗!

“郑侵蔡,寡人不可忘。”楚君熊审是个挺爱面子又记仇的人。

子囊看着楚君熊审的独眼,知道应该怎么做了。

鼓乐声被奏响。

各国的音乐都有自己的特色,能够使人一听就分辨是来自哪个国家。

将“交响乐团”带到战场这种操作不过份,甚至是一种很“凡尔赛”的行为。

楚君熊审让奏乐是再次强调自己已经来了,再来就是奉劝郑军不要继续退,又告诉对面的晋人楚军要下场了。

所以说,楚国一旦想展现“文明风度”的话,那可真就是十足的谦谦君子。

什么,鼓乐声能传多远这个问题?听不到,还能没看见“交响乐团”摆出来嘛!

楚军要上场的事被晋人用眼睛看到,不是耳朵听到了什么。

很现实的一件事情,交战爆发后的吵杂声太大,离得近了还能听到战鼓声和鸣金声,远了一样会被各种吵杂声掩盖。

发现对面楚军要上阵的中行吴扭头看向中军的位置。

楚军不以军团为作战单位,他们是一种“封君制”,也就是被点名的封君带着自家士兵上阵。

这种情况之下,楚军每一次上阵的士兵数量都不固定,战斗力到底怎么样也要看封君是个什么成份。

楚人自己都分不清每一位封君的实力,其他诸侯国的就更难办到了。

不过吧,大体上还是能够有个印象,比如楚国某些封君早就证明了自

餐桌下他深深顶撞进来小说全文完整版

己。

中行吴辨认了一下,看到了“芈”和“昭”的旌旗,心想:“公族对上楚国芈、昭绝对打不过的啊。”

楚国的公族比晋国公族有用得多了,双方都是公族却不是一个级别的。

正在战场上的很多公族封主也发现楚军上场,辨认出有“芈”和“昭”的旌旗,一下子就觉得不好了,致使某些局部停止向前推进。

楚国比较能打的家族离不开芈、屈、景、昭,他们现在是楚君争霸的得力助手,以后嘛……就呵呵了。

晋君姬周当

餐桌下他深深顶撞进来小说全文完整版

然也发现了战局的新发展,转头很紧张地看着吕武的侧脸。

新编下军单独对阵郑国两个“军”属于“棋逢对手”的级别,跟楚国的蛮兵打完全没问题,对上楚军主力明显只有挨打的份。

另外一点,吕武没带中军和上军过来之前,中行吴已经带着下军跟楚国的“昭”和“屈”对阵过,两战皆胜。

非常关键的是荀氏(中行吴)怎么都是晋国的卿位家族,从级别上跟楚国的芈、屈、景、昭等等楚国强力公族是同级,战斗力方面则是晋国卿位家族胜于楚国公族。

现在下军是以晋国公族为多数,能跟楚国公族硬碰硬吗?

吕武察觉到晋君姬周在盯着自己看,没有扭头看过去,开口大声下令:“中军第一‘彻’迫进!”

他们就在第一“彻”的位置,脚下的战车缓缓向前,身后是士兵整齐迈步产生的踏步声。

晋君姬周松了口气的同时,感觉到有什么不对劲。

新编下军正在跟郑军交战,中军再向前推进的话,下军的后路不是被堵住了吗?

辛亏晋君姬周没有听到吕武下令左右两翼的上军也推进,要不就能确认吕武是要逼死下军了。

中军第一“彻”向前推进后不久,吕武觉得距离够了命令停止前进。

相反楚军那边,上阵的楚军一再加快推进速度,很快就顶住了郑军的“屁股”了。

好些郑军士兵看到后路被堵了个严严实实,下意识就看向左右两边,一看竟然看到有晋军的战车兵冲锋上来,吓得打了个冷战。

退无可退的郑军不得不停下后退的脚步,处在前排的郑军士兵看到对面的晋军停止前进没多久再次推进,能看到晋军士兵脸上有种明显的绝望表情。

那一刻,好些郑军士兵心态非常复杂,算是看出他们和对面晋下军都是难兄难弟了。

以为楚君熊审只搞出了这种小场面吗?他麾下的兵力比晋卫联军多出了一倍还多,本钱足够没道理不搞大场面。

楚君熊审的左右广已经被调到了左右两边,同时被调动起来的还有约五万左右的楚军,他们接到向前推进的命令。

从高空进行鸟瞰,能看到宽大的战场之上,东南方向已经被一个“)|=}|||||”形状的阵型占据,西北方向则是一个成为“|[=|]|”纵列的阵型,他们之间的距离正在被不断的拉小。

站在城墙上观看的孙林父呼吸很急促,知道能够在史书上重笔书写的大战即将进入到白热化阶段。

喜欢春秋大领主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