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斩全文在线阅读

  • A+
所属分类:影视广告

沈千尘“噗嗤”一笑,笑靥如花,煞有其事地点头道:“确实,愿者上钩。”

烛光下,少女的肌肤粉莹莹,细腻无暇,点点烛光落在她长翘的睫毛上像是金粉一样闪着微光,映得她那双剪水秋瞳那么清澈,那么明亮。

少女青春少艾,芳华正茂,也无需胭脂粉黛妆饰,像此刻这般展颜一笑,顾盼间自有一股鲜妍的光华。

“明天我们去钓鱼吧。”沈千尘被勾起了钓鱼的兴致,兴冲冲地提议道。

“好。”顾玦颔首应了,还顺手理了一下她方才小睡时弄乱的鬓发。

沈千尘笑眯眯地自吹自擂:“我钓鱼很厉害的,明天要不要比比?”

她这得意的小模样就跟抓了鱼的月影一模一样。顾玦看着她,目光比那拂过花叶的春风还要温柔,还要缱绻。

他用手指在她鼻尖轻轻地刮了一下,戏谑地笑道:“那彩头呢?”

“比试是该有彩头,”沈千尘的眼珠子滴溜溜一转,歪着小脸道,“这样吧?谁输了就做全鱼宴给对方吃,怎么样?”

顾玦的表情霎时变得有些古怪,清清嗓子道:“我敢做,你敢吃吗?”

“……”沈千尘怔了怔,眨了眨眼。

然后,她再次笑出了声,笑得不可自抑,唇畔露出了一对浅浅的梨涡,要多可爱有多可爱,要多愉快有多愉快。

是了,她的九遐什么都会,文武兼备,又精通音律,甚至粗通些医术,就唯独不善厨艺。

不过他的刀工好,至少能做一道鱼脍,鱼片肯定片得又薄又均匀。

沈千尘越想越乐,笑得双眼眯成了两道弯弯的细月牙,觉得自己这个主意太妙了。

“没关系。”沈千尘乐滋滋地说道,“你不会,我可以教你啊。”

“你那么聪明,肯定能学会的!”

为了吃到顾玦亲手做的全鱼宴,沈千尘的好胜心被激发了出来,两眼亮晶晶的。嗯,她明天必须全力以赴,非赢不可。

见她高兴,顾玦也高兴,又揉了揉她的头发,一本正经地附和道:“是啊,我那么聪明,肯定能学会的!再说了,名师出高徒。”

“说得是!”“名师”沈千尘笑得乐不可支。

少女银铃般的笑声从敞开的窗户传了出去,被外面习习的夜风吹散……

夜还漫长着,万籁俱寂。

这一夜比前几个夜晚要安静得多,无人去夜猎,无人去园子里闲逛,连燃烧着篝火的猎宫广场也是空荡荡的一片。

猎宫中的众人慌了半天,见玄甲军消停了下来,自家没什么事,就都放心了,当晚,众人都早早地歇下了,那些宫室也都早早地熄了灯火。

到了次日一早,猎宫里又热闹了起来。

那些个心大的年轻人兴致勃勃地继续去猎场狩猎,大部分人都留在了猎宫中,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讨论昨天那些武将被玄甲军拿下的事,也有人期待地说起了来年的恩科武举。

众人说得热烈,根本没注意到一个昊人悄悄地来,又悄悄地走,返回了猎宫西南角的雷泽苑,把打探到的消息禀了乌诃朗南与沙耶兄妹俩。

此时屋里没外人,沙耶就揭下了面纱,露出一张娇艳妩媚的面庞。

她亲自为兄长斟酒,乌诃朗南豪迈地仰首一口饮尽杯中的水酒,那双嵌在深深的眼窝里的褐色眼眸深沉而阴鸷。

“这个顾玦果然名不虚传,做事怎么这么狠!”乌诃朗南近乎咬牙切齿地说道,重重地把手里的酒杯放到桌上。

沙耶一边为他添酒,一边说道:“顾玦是逼宫夺位,为人处事自然是强势的。”

沙耶不由想到了她的父皇乌诃度罗,乌诃度罗乃当世枭雄,为人自负强势,霸道弑杀,从来是说一不二,不允许任何人质疑他的决策,所以当他让她跟随三皇兄来大齐时,她哪怕心里再不甘愿,也只能来。

乌诃朗南再度执起酒杯,随手把玩了两下,蹙眉道:“大齐有这么一位强势的新帝,怕是有些麻烦。”

如果现在是先帝顾琅在位,顾玦只是宸王,那么对他们昊国来说,顾玦的强势与野心是好事,乌诃朗南有自信他们昊国可以与顾玦达成合作的协议。

可是顾玦竟然登基了,现在乌诃朗南就不得不担心等顾玦坐稳了皇位后,会不会对昊国出兵。

从他最近打探的消息来看,顾玦这才刚登基就下旨征兵,还打算开武举,简直就是穷兵黩武之兆。

“三皇兄,那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沙耶编贝玉齿微咬下唇,轻声问道。

“走一步,看一步吧。”乌诃朗南又仰首喝了半杯酒水,眼神越发阴沉。

昊国至今未平,交州、昊州的两个藩王一直不肯对他的父皇乌诃度罗称臣,现在这个局面拖得越久,对父皇就越不利。前不久,父皇刚刚让人给他带了密信,说是有人看到乌诃迦楼出现在交州境内。万一让乌诃迦楼把那两位藩王拉拢过去,局势只会更麻烦。

乌诃朗南沉声道:“总之,我们绝对不能空手而归。父皇说了,必须和顾玦达成合作。”

一旦他们与顾玦达成了合作,那么父皇就可以毫无顾忌地对交、昊两州出兵了,一统昊国指日可待。待交、昊两州归顺,任乌诃迦楼长了三头六臂,也再掀不起什么浪花了,他这辈子都会是乱臣贼子,是先帝余孽。

也正因为和顾玦的合作实在是重要了,乌诃朗南才越来越焦虑,越来越烦躁,脑子里又想起了三天前在承光殿外的一幕幕。

他眯了眯眼,有些不安地说道:“沙耶,你觉得他信了吗?”

沙耶也抿了口酒水,饱满的嘴唇因为沾染了酒液而微微湿润,如樱桃般诱人。

她放下了酒杯,柔声劝道:“三皇兄且放宽心,以顾玦的精明,他肯定知道顾琅暗中支持乌诃迦楼的事。”

去岁,他们的舅父安达曼郡王代表父皇乌诃度罗出使大齐,本来是想以两国联姻换取齐、昊两国未来几十年的太平,不想安达曼竟然无声无息地死在了大齐。

他的死亡也让他们终于确认了一点,顾琅无意与昊国联姻,甚至还在背地里支持乌诃迦楼。

乌诃朗南无意识地以食指的指腹在酒杯的边缘摩挲着,思忖着这件事:顾琅已经死了,还是被顾玦逼死的,所以,顾玦必然不会再去扶持乌诃迦楼。

就算顾玦原本不想掺和到昊国的争权中,但是现在乌诃迦楼都派鹰扬卫“暗

人妻斩全文在线阅读

杀”他了,以顾玦的锱铢必较,不可能就此算了。

想着,乌诃朗南的心定了,眸中闪着野心勃勃的光芒。

最近这半年太子屡屡被父皇斥责,说他优柔寡断,不堪为太子。倘若自己能让齐、昊两国达成合作,那可是大功一件,父皇肯定会记自己一功,那么他也未必不能坐上太子之位。

乌诃朗南的唇畔逸出一个释然的笑容,拿起酒壶给沙耶添了酒水,又道:“等这次秋猎回京,我就去求见顾玦,试探一下他的意思……”

话音未落,屋外忽然传来了一片嘈杂的喧哗声,有人扯着嗓门吼道:“你们是谁……想干什么?!”

“我们三皇子已经歇息了……”

“放肆,你们怎么可以擅闯!”

任几个南昊护卫怎么阻拦,怎么叫嚣,也拦不住来人的步伐。

七八个高大威武的锦衣卫气势汹汹地冲进了屋内,一下子把原本还算宽敞的房间挤得满满当当。

屋内原本闲适的气氛霎时间被打破,陡然间变得压抑凝重起来。

为首的锦衣卫指挥佥事笑容冰冷,对着乌诃郎南与沙耶兄妹俩拱了拱手,接着伸手做请状:“乌诃三皇子,二公主,皇上有请。”

这些锦衣卫不问擅闯,这副来者不善的样子简直快跟强盗没两样了。

乌诃朗南:“……”

沙耶:“……”

沙耶在锦衣卫闯进来前已经给自己蒙上了面纱,面纱掩住了她的面颊与口鼻,却挡不住她紧锁的眉头。

兄妹俩的脸色都不太好看。

可是,他们现在在大齐的地盘上,就算是再不甘愿,也没有他们拒绝的余地。

被人请过去总好过被人押着去见顾玦。

两盏茶后,兄妹俩就再次来到了承光殿。

他们被锦衣卫带到了西偏殿,偏殿里寂静无声,除了坐在窗边的顾玦外,还有一个身穿青色直裰的中年男子满头大汗地跪在地上。

乌诃朗南与沙耶走到了那中年男子身边,先对着顾玦行了礼。

顾玦没说一句客套话,开门见山地问道:“二位可认得此人?”

乌诃朗南朝那个跪地的中年男子又看了两眼,只见对方约莫四十余岁,皮肤黝黑的国字脸上胡子拉碴的,目光游移不定,额角沁出细密的汗珠,难掩惶恐与不安。

乌诃朗南摇了摇头:“不认识。”

乌诃朗南心里惊疑不定,不知道顾玦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他正想试探几句,外面又有了动静,十几个昊人被一队锦衣卫推搡着押了进来。

“跪下!”

一个锦衣卫往某个昊人的小腿胫骨重重地踢了一脚,那个昊人吃痛地倒抽一口冷气,跪倒在地,其他几个昊人也都跪了下去。

“……”乌诃朗南的脸色越发难看了,阴沉得要滴出墨来。顾玦这样说拿人就拿人,完全不给昊国一点面子,这未免也太欺人太甚了!

那名锦衣卫指挥佥事指了指那个跪地的中年男子,质问那些昊人:“你们可认得此人?”

几个昊人看了看中年男子,又转头去看乌诃朗南,面色各异。有人一头雾水,有人忐忑不安,有人眼神游移。

乌诃朗南与其中一个昊人交换了一个眼神,心里咯噔一下,暗道不妙。

乌诃朗南也知道他现在代表着昊国的脸面,不能露了怯。他傲然而立,凝视着顾玦的眼睛道:“大齐皇帝陛下,吾代表昊国拜访贵国,两国交战且不杀来使,陛下今天一言不合就拿人,未免也太不把我昊国放在眼里了吧!”

中原人一向自诩礼仪之邦,从来,中原天子在明面上对待异国使臣都是客客气气的,讲究待客之道,哪有像顾玦这般失礼的,顾玦此刻的做派简直是把他们当成敌国细作了!

跪地的那些昊人全都一言不发。

于是,那锦衣卫指挥佥事就去问那个跪地的青衣男子:“陆临啸,这几人中可有你认识的?”

原本一直垂着头不敢动的陆临啸这才有了动静,朝那些昊人看了半圈,目光定在了某个二十来岁、身形精瘦的昊人身上。

陆临啸咽了咽口水,抬手指向了那名昊人,肯定地说道:“就是他。”

顿了一下,他补充道:“八月初三,小人把一份猎物分布图卖给了他。”

乌诃朗南:“……”

沙耶:“……”

乌诃朗南薄唇紧抿,心霎时间沉了下去。

他们让人假扮鹰扬卫,就是想让顾玦怀疑到乌诃迦楼身上,只要顾玦恨上乌诃迦楼,那么他自然会选择和父皇合作。

就像父皇说得那样,只要双方有共同的敌人,自然能结成联盟。

可是,顾玦竟然通过猎物分布图查到了自己的身上!!

乌诃朗南越想越是心惊,紧紧地握着拳头。

顾玦却在笑,薄唇勾出一道似笑非笑的弧度,问道:“这人可是乌诃三皇子的随从?”

“什么猎物分布图?”乌诃朗南的眼神阴晴不定,答非所问,“陛下,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乌诃朗南转头去问他的随从:“既川,你可认识这个人?”

那个叫既川的随从赶紧摇头否认:“不认得。”他的身形绷紧,处于一种极度紧张的状态。

乌诃朗南的笑容有些僵硬,又行了一个礼,道:“陛下莫要被人挑拨。”

他说了一通,可是顾玦根本不为所动,那慵懒闲适的样子仿佛在看戏似的。

乌诃朗南也明白,顾玦根本不信自己的话。

既然顾玦都查到了猎物分布图,他肯定也知道了鹰扬卫的事是自己在陷害乌诃迦楼!

喜欢锦绣医妃之庶女凰途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