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宝妈雯雪百家号全文在线阅读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张松和典韦往江陵城赶去的同时,他也不忘从随从的护卫队中分出数骑,分道扬镳往北赶回襄阳,把最新的军情变故通报给李素。

这样一来,当张松次日、也就是十月十八日清晨进入江陵城、准备清运重要物资时,李素差不多也能得到最新消息了。

这一路连侦查带赶路,张松只花了两个夜晚一个白天,那两个夜晚还都是在船上一边顺流而下赶路一边睡觉渡过的,可谓是兵贵神速了。

他的信使回去襄阳时,都无法那么便捷,只能是一路换马飞马报信。因为回去的路上,无论是汉水段还是沮水段的航道,都是逆水行舟了,远不如跑马快。

蔡瑁是十七日凌晨从宜城集结私兵和家丁南下的,不过他走的是不显山不露水的夏水水道,至少十九日才能抵达江陵,张松至少多出一天时间抢运物资。

即使蔡瑁到了,因为还没正式撕破脸,张松说不定还能虚与委蛇多弄走一批。

实际的操作也是果不其然,蔡瑁没有到之前,南郡守兵对张松的命令丝毫没有怀疑,先凑出了全城至少三四千辆各种大车,还有相当一批船只。

城内的郡兵人手也有三四千,严格来说张松如果立刻宣布闭城死守,也是有可能撑住几天拒敌于城外的。但一来他不知道本地郡兵军官有多少是被蔡瑁买通了的内应,他一个外来户文官空降,加上典韦,一天时间也掌握不了部队。

所以还是稳妥一点卷了细软撤,否则要是蔡瑁来时有人偷偷开城门,大家都得完蛋。何况本来就是计划好了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不让孙策看到拿下江陵的机会,还怎么引诱孙策被拖住、完成更大的包围网。

张松当然连船都不会给蔡瑁留了,把所有的船只全部加急装满,还开出赏格给每个码头民夫当天发“装卸货十石抽粮一斗”的高额工钱。

也就是工价相当于装卸货重量百分之一的粮食,干活当天还额外管饭随便吃。搬运距离只是从码头堆栈、搬到船上码放好。这个劳动强度和报酬额度,在汉末绝对够让码头工人眼红到疯狂干活。

最后居然有码头工人搬了远超一百石的,自己就扛回家两百多汉斤粮食的日结工钱。

这么做,也好把运不走的粮食多发点给民夫,让百姓念着李素的好,就当是肉烂在锅里了。孙策来了之后,要是敢刮民把李素发下去的粮食再抢回来,那江陵城内的百姓民心肯定会尽丧,便于李素圈套完善后的全面反攻。

张松靠这一把就运走了江陵城内全部的贵重军械装备,多出来的运能就运财物和粮食。

在具体抢运物资选取上,丝绸和铜钱这些张松倒是不怎么重视,因为张松知道就算蔡瑁偷了江陵、跟孙策会合,这些铜钱孙策也没地方花。只要歼灭了孙策,这些硬通货还不是都能回来。

至于绸缎蜀锦倒是有一丁点风险,得担心将来孙策丢城的时候会不会恼羞成怒一把大火,把丝绸这些都烧了。但眼下也顾不得这种极端情况,最多把金银库存尽量拿走。

除了装备和贵重品,最后运能还是多出很多,所以张松至少装了七八百条小船的粮米,每船运载数百石,至少是运走了四十多万石。

按照战时一个士兵二十日食一石米的消耗速度来算。四十多万石粮可不得够十万大军吃三个月的。

不过,江陵城内的存粮规模,原本刘表统治时期的囤积规模,就是按“供刘表军主力吃上三四年”来算的。

哪怕当时刘表只有五六万骨干兵力。粗略估算下来,城内府库总积蓄,仍然有三百万石之巨!这个数据跟当年公孙瓒搜刮幽州集中在易京楼的屯粮也差不多了。

只不过幽州穷困,是搜刮尽了周边各郡,才凑死凑活凑那么多给公孙瓒糟蹋,而江汉平原富庶,基本上只是靠江汉本地产出就攒下那么多。

张松看了账目之后,也是心中有些不甘:“城内居然有三百万石粮!运走四十万,还有足足两百六十万呢!明天就是最后一锤子买卖了。

哪怕明天别的值钱的运完了,所有牛车船只全部运粮,最多也再装七十多万。至少要留给孙策一百八十多万了。孙策吃是肯定吃不到吃完的那一天的,司空也不会容许孙策占领江陵那么久。

只求孙策这人还有点人性,最后事到临头要撤出时,别把城内吃不完又运不走的东西一把火烧了……他要是敢放这把火,司空绝对不会饶他性命的。要是不放火,或许还能看在他这一念之仁,最终留他一命。”

张松这样思忖着,第一天的货基本上都装好全部启程了。江陵到当阳一百里,往返就是二百里,张松给所有车夫和押运兵马都开了重赏,务必一天走到当阳、晚上再连夜赶回来、第二天再装第二批。

不过,就在张松这样忙活的时候,倒也有一位江陵城内可以话事的高级官员弱弱地质疑了张松的举动。

这人正是朝廷正牌的南郡太守刘琦。

刘琦这人看起来脾气果然懦弱,听说李素要征调江陵的物资给北线作战,也丝毫没敢直接反抗。但是后来看到张松连金银和贵重品都开始搬家,才狐疑憋不住了。

毕竟李素要打仗,你把府库里的黄金都搬走算怎么回事?

面对刘琦请他吃午饭、问起这事儿,张松也不好多说,他只能是仗着李素的势,又想了想李素的立场,比较强硬地表示“司空有关于后勤军需的事儿要跟刘府君商议,请刘府君即日去一趟襄阳”。

刘琦微微有些吓到,但他一琢磨自己两个月前已经去过一次襄阳了、给刚上任的李素接风。如今什么大事儿都没发生,再去一次也不见得就被扣为人质。

再说现在整个荆州都是李素控制的,他就是想抗拒也没机会啊,只好垂头丧气跟着张松走。

而张松这么安排的目的,也是因为李素告诉过他,加上张松自己的观察,发现刘琦这人确实懦弱没有任何威胁。

如果蔡瑁作乱、却把刘琦害了,这事儿怎么都说不过去,会有人觉得刘备卸磨杀驴、对那些投降他的诸侯逐渐剪除异己。

还不如留下刘琦,至少多活几年,说不定以刘琦的虚弱好色自己也会慢慢病死。只

90后宝妈雯雪百家号全文在线阅读

要死亡时间跟刘表降刘备别太近,多过几年,就没人乱想了。或者要是真有人挟刘琦之名搞事情,除之未迟(虽然肯定没人那么傻打刘琦的名号,刘备可是开国君主)

当天晚上,刘琦就跟着运输队,安全撤到了当阳,张松提前吩咐了,也没让护送刘琦的护卫继续带着刘琦北上襄阳,而是就在当阳城里镇守了下来。

走之前,张松劝刘琦用自己的名义,再开仓放一波粮。刘琦还怕张松是陷害他,但又不敢不从,所以又巧立名目把很多粮食发给了城内城外百姓。

至于张松本人,因为明天还要最后运一批,还要跟可能出现的蔡瑁周旋,所以他今晚住在江陵城内,养精蓄税。

顺便再想想如何对城防设施做些惠而不费、临时效果大、将来修复成本也不高的破坏。这样就算江陵暂时落入孙策之手,下次拿回来也方便些,拿回来后修复也便宜。

刘琦没有张松陪他来,走到当阳又不走了,不由心中惶恐,却也无可奈何。

好在,刘琦只是在当阳城内忐忑到半夜、最后抵不住疲劳迷迷糊糊睡去。第二天上午辰时末刻才醒来。吃过午饭后,也不知又过了多久,刘琦被告知北边又有一小队快马斥候、由一名新晋校尉带领,出示符传印信要进城接管城防。

张松留在当阳的巡城军官验了印信,立刻放来将进城,并且遵照司空府钧令,把当阳县的防务交给来人。

刘琦忐忑之间,请来人见面叙话,这才发现竟是自己认识的老人、当初堂兄刘磐的部将黄忠!

黄忠在刘表投降刘备之前,也是都尉而已,跟蔡瑁平级。不过刘备登基后给他觉得有前途的武将都普遍升官了,所以黄忠现在是校尉。

一个没立新功、全靠普惠性升迁才成为校尉的家伙。

黄忠只带来了几十骑亲兵,规模极小。李素显然是十八日中午听到张松的回报后,才紧急如此部署处置的,之所以派黄忠,显然是看重了他曾经在南郡郡兵当中有一定的威望,有黄忠在,士兵不一定会跟着蔡瑁走,所以尽量把无辜的自己人多拉出来一些避免从贼。

另一方面,黄忠只带几十个人就能上任,这个反应速度就比赵云还快了,几乎跟飞马信使一样快,大半天的时间狂奔了三百多里,马都换了几批,依然有跑死的。

赵云的人马虽然也是骑兵,但几千人的大部队行军要顾惜马力,不可能这样一夜飞奔就到。至少会比黄忠晚一两天。

……

当刘琦因为黄忠的到来而稍感心安、不再脑补李素要害他的同时。

蔡瑁的先头部队,也早已在当天午前就抵达了江陵城。

先行的是蔡瑁手下那些私兵——这些士兵名义上也是南郡的郡兵,只不过是蔡家筛选和养着的,等于是挂名郡兵实则私兵。

至于蔡瑁的正牌家丁,还要过两个时辰赶到,这些人名不正言不顺,出场晚一些也是为了避免骚动。

蔡瑁在私兵簇拥下进城的时候,遇到典韦保护的张松,蔡瑁还真是心中一寒,不敢撕破脸上前。

他知道自己兵多,但典韦这种恐怖的武力,要是被逼近到几十步之内,不跟你拼群殴,还是很容易出意外的。

所以,哪怕他知道孙策昨晚可能已经从长江江面上偷越了汉阳城、现在李素军在汉阳方向的周泰已经开始飞马回报敌情,也知道自己起兵夺城已经迫在眉睫,他还是不敢直接硬怼典韦。

他觉得,一两个时辰还是能等的,一边搞搞清楚情况,一边等自己的家丁部队那三四千人也到了,合兵一处。顺便再趁着这点时间,进一步收买分化江陵城内原先值守的郡兵和军官。

他并不知道,对面的张松其实也很紧张。如果江陵城不丢,孙策听到计策失败肯定立刻掉头就走了。要丢,就不能关城门把蔡瑁挡在城外。

现在蔡瑁进城了,蔡瑁带来的私兵比城内值守的兵明显多,典韦再勇猛,也只是保护张松突围而已。

于是,在双方都紧张的情况下,张松表示他受李素之命,说:北线刘备和袁绍已经在河东又打起来了,袁绍在河南尹地区的部队也开始南下进攻宛城。赵云的南阳战区需要极大的物资支援,所以荆襄的战略储备必须北运支援一批。

蔡瑁紧张之余,也没工夫细细彻底分辨真假,他只是看到了后果:让张松再运走这一批,肯定会损失对不少物资的控制。但是如果张松和典韦这些人都撤走了,绝对亲李素一方的郡兵也都调走护粮了,他控制江陵城的把握不就更大一些么?

这时候,蔡瑁也注意到连刘琦都不在江陵城内,这下他连傀儡刘琦的机会都没有了,只能先把江陵占住再说,以免夜长梦多。就算张松看出了些什么,只要他现在这一瞬间想的还是逃,那就让他逃吧。

如果孙策来得快,张松还没回到襄阳,到时候再出兵半路上把张松的货劫回来!把他的人马也消灭掉!

微妙平衡之中,十月十九日午前,张松又抢运出大批物资,所有车船都用上了,还没撕破脸,如期运走超过七十万石的物资。

蔡瑁坐视城内的反抗风险都走了,在当天下午正式宣布举旗。带着大约总共八千多人马宣布改承认刘和为皇帝——包括六七千私兵、家丁,还有千余人脑子不太清楚最后决定投蔡瑁的本地驻防郡兵。

蔡瑁之所以能忽悠住他们,一方面是这几天几个本地世家大族突击宣传了科举新法之恶、会选出道德败坏的贪官污吏,好多南郡世家大族、宗贼都不支持新法。

另一方面就是渲染己方阵营的强大,告诉不识字的大头兵对面的三方诸侯联盟有多么人多势众,孙将军很快就会来接应我们,所以站在刘和和孙将军一方,可以成为胜利者。

说来也是惊险,蔡瑁宣布起事的时候,其实周泰的报急快马都已经过了竟陵,再有一天就能到江陵和襄阳了。

而孙策的部队,其实在十八日夜里,就已经偷越过了汉阳附近的长江和汉水江面,然后分兵两路、汉水快长江慢,直插江陵而来。

蔡瑁占领江陵城的时候,孙策的部队已经入境九个时辰了。只是信息传递慢,导致蔡瑁动手的时候江陵本地人还不知道孙策位置。

孙策北线走汉水、竟陵、当阳到江陵的部队,再有一天半之后,也就是十月二十一早上,就可以抵达了。走长江远路来的大船主力,也是二十四日就能抵达,误差不会超过一整个

90后宝妈雯雪百家号全文在线阅读

白天。

同时这一路上,孙策当然也不会傻到完全不顾后路、全军都直扑到江陵。因为沿途除了汉阳这种周泰重兵守着的军事要塞外,很多小县城同样是没有什么防守兵力的。

其他南郡东南部的好几个县城,还有诸如汉津、江津这样的渡口要害,都是有蔡瑁家和另外一些荆州内应世家大族的人打点过的,不出意外可以轻易拿下。这样孙策军入境后,还是可以得到一定的战略纵深和战略支撑点的,进可攻退可守。

另外,孙策还自信非常充足,因为他也已经得到了“袁绍已经主动向刘备再次开战”这个利好消息,也正是这个利好消息促使他最终下定决心的。如今既然已经撕破脸,那就一条道走到黑吧。

喜欢三国从忽悠刘备开始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