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先生的心头宝 po完整版在线阅读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街道依旧繁华热闹,车水马龙。

咸阳城是秦国的王都,其繁华程度远胜六国,尤其是精盐纸张铁器出现之后,往来的商贾也是多了不少。

天下熙熙皆为利往,天下攘攘皆为利去。

人的一生很难逃脱名利二字。

当然,凡事也有例外。

就比如此刻。

繁华的咸阳城便与这个狭小的马车内格格不入。

大司命用力的捂着嘴巴,眼角带着些许泪花,似乎很痛苦的,目光有些悲愤的看着洛言,完全没有在天牢之中的面对星魂的冷傲优雅,一切尽在掌控的女强人风采。

更不像阴阳家代表凶煞之位的杀神,反而像一个不堪职场欺凌的弱女子。

“你的动作越来越熟练了,不愧是阴阳家的大司命,天资一流。”

洛言懒洋洋的依靠在坐垫上,半眯着眼睛看着面前的大司命,赞叹道。

在洛言的注视下。

大司命屈辱的

沈先生的心头宝 po完整版在线阅读

咽了咽口水,强忍住呕吐的冲动,眼眸悲愤的眨了眨,无言以对,也没法说话。

情绪难以平静。

若是有选择的话,大司命这辈子都不会招惹洛言这货。

这个混蛋!!

恕大司命文化水平有限,骂不出什么过分的话语。

可以说阴阳家的弟子在素质上面都是颇为不错的,这一点无论是焱妃还是月神,亦或者大司命还是未来的少司命,都可以看得出来。

阴阳家在培养弟子上面是不留余地的。

就连未来的熊孩子星魂,同样也是一个文化素养极高的少年。

这是一群说着最优雅的话,下最狠手的狼人~

这一点和洛言不同。

洛言风雅庸俗都玩得来~

“擦了擦嘴吧,咱们聊聊正事。”

洛言火气消了,心情平复了不少,看着大司命,平静的说道。

正事自然是甘罗的事情。

“不知太傅想聊什么?”

大司命艰难的咽了咽口水,美目毫无凌厉之意,乖顺的说道。

“装傻?”

洛言眯了眯眼睛,靠了过去,伸手捏住了大司命精致的下巴,抬起她的头,看着那双带着悲愤之意的美目,缓缓的说道:“甘罗终究是个人才,还是吕不韦的人,此番突然遇刺,还栽赃给了六剑奴,王上震怒。

你敢说这些和你没关系吗?”

洛言很聪明,没有将阴阳家拖进来,这样一来,焱妃月神那边不好交流,比起这两个女人,大司命显然更好欺负。

柿子挑软的捏。

洛言相信大司命是聪明人。

“……”

大司命顿时抿了抿嘴唇,心神动荡,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将洛言灭口!?

这个念头刚刚升腾而起便是被掐灭了。

若是能轻易的将洛言灭口何须等到今日,就是因为拿洛言没办法才导致了这一系列事情的发生。

“大司命,你的胆子是越来越大了,竟然背着阴阳家干出这种事情,此事若是让王上知晓了,你信不信,不用王上和吕不韦出手,焱妃和月神便会将你毙了~”

洛言不咸不淡的继续说道。

这话不亚于透露一个意思,那就是此事焱妃和月神不知情,阴阳家也没有参与,完全是大司命自作主张。

至于大司命为何这么做,这需要理由吗?

事情真闹到那个地步,那阴阳家就需要给个交代,牺牲一个大司命算不得什么,也不会干扰阴阳家在秦国的布局。

这是洛言给阴

沈先生的心头宝 po完整版在线阅读

阳家的台阶,除非阴阳家不想在秦国混下去了~

大司命闻言,惊怒且畏惧的看着洛言,显然没想到洛言这么黑。

“太傅,我只是遵循阴阳家的法旨。”

大司命抿了抿嘴唇,无力的扔出了阴阳家的名头。

“谁能证明?我觉得焱妃不是这样的人,也不会下达这样的命令,月神也不是,阴阳家在我心目中更是守护天下太平的宗派,你再这么说,我就要告诉焱妃和月神了,你一个大司命竟然如此胡作非为,败坏阴阳家的名头。”

洛言冷哼一声,帽子那是张口就来。

甩锅他是专业的。

“……”

大司命嘴唇动了动。

此刻,洛言却是突然俯身搂住了大司命的脖颈,在其耳边轻语:“相信我,阴阳家不会为了你和王上吕不韦翻脸的,亦或者,你可以试试。”

这话不亚于恶魔的低语,提醒着大司命,何为现实。

“你……你究竟要做什么!”

大司命双拳紧握,死死的盯着洛言,质问道。

洛言这是将她往死路上逼,真到了那一步,她不介意和洛言鱼死网破,哪怕杀不死洛言,也不会让洛言好过。

“先说说甘罗的事情吧?阴阳家为何要盯着甘罗不放?”

洛言手掌轻轻摸索着大司命修长的脖颈,目光平静的看着大司命,轻声询问道。

一边说着,一边狗爪子已经向着下方而去……

大司命微微一颤,美目挣扎的看着洛言,伸手握住了洛言的狗爪子,保持着一丝理智:甘罗的事情事关阴阳家的隐秘,太傅知道越多对自己越没好处,若真想知道,可以去询问东君大人。”

“你这是关心我?”

洛言也不急着欺负大司命,有些好奇的反问道。

“我只是阐述一个事实。”

大司命保持着冷静,看着洛言,希望洛言能有一丝忌惮,对阴阳家保持些许敬畏。

“呵,不就是星魂吗?”

洛言却是冷不丁的来了一句,将大司命惊的瞳孔都是缩了缩。

洛言看到大司命的反应,便是知道了自己猜测没错,顿时顺着这句话继续说道:“你不妨猜猜我是怎么知道的,是谁告诉我的?”

东君大人怎么会!?

大司命心中震颤,有些难以置信,东君大人莫非真的被爱情冲昏了头脑,连这种事情都告诉了洛言?

她就没想过后果吗?

“啧,我可什么都没说,都是你自己猜测的,没有证据的事情可不能乱说啊,容易死人的,大司命,你觉得呢?”

洛言人畜无害的看着大司命,一脸微笑的提醒道。

若是狗爪子没有放在大司命的胸口,一切看起来也许更加正常。

大司命只感觉自己被吃的死死的,一股窒息感令得她有些心慌。

她发现自己的路突然绝了。

这路啊~

走着走着就没路可走了。

也许,从一开始接触洛言就是一个错误的选择……

“和你开个玩笑,不要害怕嘛,你可是阴阳家的大司命~”

看着被攻破心房的大司命,洛言却是抽手了,轻笑道,似乎先前所言的一切都是随口聊聊。

大司命似认命一般,恭敬的低垂着脑袋。

洛言笑了笑,靠在车壁上,看着面前的大司命,轻声的提醒道:“加上上次你刺杀我的事情,大司命,你现在欠我两条命了,有些事情不会有第三次,不然啊,这世道,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有人死了。”

“属下不敢。”

大司命心中一颤,连忙说道。

“和我说说这一次的事情经过吧。”

洛言轻声的说道。

大司命沉吟了片刻,便是乖顺的讲解了起来,从一路上的跟踪到后面刺杀的事情,没敢隐瞒什么,因为这些事情迟早都要告诉焱妃的,焱妃知道了和洛言知道了没区别。

少司命?!

额……黑白少司命,这怎么和我认识的少司命不一样?

洛言心中有些意外,对于少司命印象最深的还是那个三无少女,现在突然冒出来一个双胞胎组合。

前任吗?

听完大司命的话,洛言暂且将这些念头压下,比起少司命,星魂的事情显然更加重要:“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做?”

“找机会帮甘罗脱身,之后带他返回阴阳家。”

大司命乖顺的说道。

星魂……看来计划得变一变,洛言眯了眯眼睛。

阴阳家未来是敌非友,多挖点人对未来有好处,何况甘罗本就是秦国的人,洛言身为秦国太傅,岂能坐视他被阴阳家的人玩弄。

我得做些什么!

洛言心中腹诽了一句,对于阴阳家,他还是相当忌惮的。

尤其是那个神秘莫测的东皇太一,完全摸不透他的深浅,神神秘秘的。

洛言沉吟了片刻,看着面前俏脸还残留着红晕的大司命,说道:

“星魂的事情,我暂时不插手,你自己看着办吧,别太过分就行,这里终究是秦国的咸阳城,有些事情做的太过,对于阴阳家并不好,你这一次利用罗网六剑奴的身份就不是一个好的方法,六剑奴可不会喜欢被人利用,尤其他的背后还是赵高。

看在你这一次表现不错的份上,赵高那边我帮你解决了。”

说着,洛言便是伸手掀开车帘,看了看外面的方位,距离他的目的地不远了。

“多谢太傅!”

大司命点头应道。

“呵,口是心非,心里估计恨我恨的要死~”

洛言轻抚大司命的脸颊,随后轻轻拍了拍,轻笑道。

他可不觉得大司命是那么容易屈服的女人,不过没关系,他有把握拿捏住大司命,之后只需要用时间慢慢磨了。

大司命自然会看清何为现实。

说完,洛言便是起身向着马车外走去,等会还得去拜见吕不韦,可没法和大司命继续玩下去了。

何况,该知道的都知道了。

之后怎么做,洛言心中已经有数了。

喜欢秦时罗网人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