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似火 (军婚 高干 婚恋)无删减全文阅读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这岂不是自找死路?

叶天手上的镇仙剑渐渐明亮起来,化为暗红色,一股诡异的气息从中飘荡而来。

“咳咳……什么味道?”

“又是这种奇怪的感觉……”

“等等……是那小子!”

一行人一时之间头晕眼花,瞬间将矛头指向了叶天。

只不过他们依旧没有动

他似火 (军婚 高干 婚恋)无删减全文阅读

手,眼下的王者圣铠和混沌石碑才是他们最想要的东西。

“退下!”一名荒境五阶的老者大手一挥,众人皆被震退两步。

那老者径直朝着叶天的位置赶来,目的正是一侧的王者圣铠。

眨眼间,人头落地。

叶天用一种颇显诡异的眼神望着在场的所有人,使得不少人感到不寒而栗。

“等等……那家伙,斩杀了一名荒境五阶的大长老?”

“不……不可能的,他不过是个天境的无能之辈,一定是我们搞错了!”

“如果不是他,方才又是谁出的手?!”

这群人嘴上说的好听,腿脚却在不时的向后退。

叶天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极其浓烈的杀意。

随着一股黑色的气体喷薄而出,整个切石场被尽数笼罩!荒境五阶以下的人,均没有任何可能逃脱。

镇仙剑在手,叶天如同砍瓜切菜一般,游离于人群之中。

魔烬与刀剑分工,无数骸骨默默浮现。

“他……他是个怪物!快,快祭震天铃!”

“有什么臻宝都快用!对方是个魔修!”

“真是意想不到,千万年前灭绝的魔修,如今竟然再度重现世间!”

“去禀报城主……”

无数奇珍异宝都被他们尽数祭出,一切都只是为了抵挡叶天的脚步。

然而,他们太过于天真了。

一群不过是刚刚踏足荒境的蝼蚁罢了,祭出来的臻宝根本不堪一击!

更何况还有无孔不入的魔烬,无论是护体还是震慑,压制还是遁地,都逃不出叶天的手掌心。

“既然你们不仁,就别怪我不义。”随叶天默念一股剑决,手中的镇仙剑当即变得更加可怕了起来。

“小儿!”在场的唯一一位荒境六阶的老者,终究是动了手。

一尊玉葫芦从他的手中掷出,一股强大的吸力不断牵扯着叶天。

然而,叶天不过是轻轻一掌罢了,那玉葫芦当即四分五裂。

“我的混元宝葫芦!”老者眼望着残破的碎片,感到极其的悲痛。

但他没有停下脚步,一柄剑又从他的手上浮现。

“聒噪的东西。”叶天利用风灵石在一瞬之间便来到了老者的背后,即便老者有所防备,却依旧没躲过叶天的攻击。

镇仙剑直直的刺入了老者的体内,而他也不甘心就此陨落,当即吞下了一枚神奇的丹药,同时背后一尊巨像浮现。

那浮现手握巨斧,狠狠地朝着叶天砍来。

叶天疯狂催动魔烬,方才镇仙剑刺入老者体内,魔烬已然入侵。

无论如何,对方都是死路一条!

巨斧结结实实的打在了叶天的身上,一时之间血肉横飞。

只可惜,魔烬在瞬间被便恢复了叶天的伤势。

老者只觉万蚁噬心,十分的痛苦,无论他如何催动体内的灵气,都是无济于事。

“该死的魔修……”老者艰难的爬了起来,“只会使出这种卑鄙的下流手段!”

话音未落,老者手中又多了一根棍棒,忽而变得极长极刺,朝着叶天的身体刺去。

叶天单单忙着躲避巨人的攻击,竟然一时之间没有防备住,被那棍棒刺穿了身体。

“小儿……拿命来!”老者猛的催动灵气,使棍棒在瞬间变粗。

他要让叶天爆体而亡!

可令人没想得到的是,那棍棒尽然被腐蚀殆尽,一路从叶天的胸口,腐蚀到了老者的手上。

正是这时,老者的肚子中央的血洞,爬出了冰花。

叶天见状急忙催动冰灵石,一发冰花就这般在老者肚子上炸开来。

同时,魔烬彻底侵蚀了这位老者的内脏,使其当场陨落!

“这……这不可能!”

“那是在场的唯一荒境六阶大能,他这么一个无能之辈,怎么可能有如此之高的境界?!”

“完了,一切都完了。荒境六阶的长老也抵不过那个魔修……”

不等这群人议论完,叶天已然来到了他们的面前。

手起,刀落。

最后的二十人也惨死在了这切石场之中。

明智的早已逃出,剩下的都是些贪心的人。

叶天心里毫无负担。

尽管他们的境界不高,但聚沙成塔,如此之多的人提供的养分,使叶天再次有了突破的征兆!

“还是这样来的快些。”叶天吐了吐气,将方才切出的所有宝贝纳入囊中,并且还小小的搜刮了一番他人的储物戒指。

收获颇丰!

不仅拿到了将近一个亿的至臻石,还有若干杂物傍身。

反正叶天储物空间也用不完,便将其尽数收下。

然而,这里所发生的种种,城主已然知晓。

叶天只感觉天地都变得昏暗了一些,似乎有什么大能要出世了。

“总感觉,有浓浓的杀意啊……”叶天望着天色,悄然离开了这处是非之地。

接下来,他要做的是突破。

境界提升的越快,进入云泽海域生还的几率就越高!

那个死老头子给的两字,叶天是完全没有相信它有保命作用的。

随着风云不断变换,叶天感觉那股杀意愈来愈近。

“荒境八阶?”叶天感受到了对方强大的能力,当即套上了那王者圣铠。

同时,那恶魔剑冠也附着在了镇仙剑之上。

此时的镇仙剑,才配有镇仙之名。只是握在手中,都有无比可怕的力量外泄。

叶天朝着郊外跑去,背后的杀意却不曾消失,甚至越来越近。

忽然间,叶天的面前出现了一只大手,横在了道路的中央。

“是你,杀了我丰州百姓?”丰州城主丰伯尚未出面,但气势已至。

叶天冷冷的说:“是又如何?你那无赖的百姓有错在先,怎么怪得我的身上?”

“胡闹!”丰伯的话语如同晴天霹雳,震得叶天耳膜都有一丝疼痛。

“我丰州百姓干不得那样的事情,定时你这妖邪用了什么功法!”

说罢,那只大手便要去抓捕叶天。

只可惜,这样大体积的玩意,不过是叶天的活靶子罢了。接连数剑斩下,戴上了剑冠的镇仙剑,威力徒增数倍!

区区一只大手罢了,当即便被斩的四分五裂。

丰伯脸色一变,本尊当即出现在了叶天的面前。

同时,还带有空荡荡的袖口。

可随着丰伯吞下了一颗丹药,断手再度复原。

“你这小儿,休得逃逸!”丰伯双手呼风唤雨,震慑大地,岩浆雷电喷薄而出,目标直指叶天。

然而,这些伤害根本伤不到叶天分毫,更何况如今的叶天,身披王者圣铠!

荒境之内,鲜有攻击能对叶天造成有效的伤害。

丰伯显得有些慌了,因为对方身穿的铠甲,正是古籍之中的王者圣铠。

那样的铠甲,以他的能力是破不开的。

叶天一声冷笑,即便对方是荒境八阶,他也相信自己手里的镇仙剑可以将其拿下。

毕竟这其中蕴含着某种恨意,虽不知来源,但叶天可以感受到。

魔烬自叶天体内喷薄而出,朝着丰伯游离而去。

丰伯也是久经沙场的老油条了,他见状急忙开启遁甲,浑身上下顿时附着了一层土褐色的障壁,魔烬一时之间竟然没有办法穿透那样的防御。

“你竟然……怪不得怪不得,原来你是魔修!”丰伯唤出神鞭,嘴唇不断哆嗦。

这次,是他失策了。

若是丰伯早些知晓叶天是魔修,他必定不会单打独斗,一个人就来对抗对方。

“那又怎样?”叶天手中的剑低声咆哮着,似乎很渴望眼前人的鲜血。

丰伯皱着眉头,手中的神鞭当即附着了一层如同遁甲一般,土褐色的屏障。

只见他狠狠地将鞭子朝着叶天抽来,看似短浅的鞭子,在此刻被无限拉长。

然而,丰伯终究是失策了。

叶天不过用手中的镇仙剑轻轻划过,那神鞭便如同蒜苗一般被轻松切断。

难以言喻的强大。

“你……你切断了灭魔鞭?”丰伯感到了一丝绝望。

听到这么个名字,叶天倒是笑了笑。

“不错的名字,灭魔鞭?我倒要看看,究竟能不能灭了我这尊魔!”

话音刚落,叶天便如同幽魂一般游离在空气之中,那灭魔鞭被叶天轻松斩断。

同时,叶天来到了丰伯的身侧。

丰伯急忙祭出短刃,朝着叶天的腹部刺去。

电光火石间,刀刃便刺入了叶天的腹部。

丰伯见状,急忙灌入灵气,同时飞快的旋转刀柄。

只可惜,叶天对这点疼痛,根本不在意。

反而是依靠着魔烬的疯狂恢复能力,提着镇仙剑朝着丰伯的脑袋上砍去。

这样两败俱伤的伎俩,丰伯照样可以抵挡。

此刻,他的脖颈处浮现了金色的纹路,庇护其不受损伤。

“熬言祝我!”陈牧祭出熬言当时的符咒,如今还有最后一次使用机会。

一只金龙自符咒内涌出,冲散了丰伯的防御,造成了一次不大不小的冲击。

二人皆被震散,但都没有受到威胁性高的伤害。

可丰伯有自知之明,自己或许真的不敌眼前这个鬼小子。

不等叶天靠近,一阵烟雾弥漫开来,待到烟雾散去,丰伯已然消失不见。

“懦夫。”叶天轻声道。

此时的他不可能去追丰伯,早在先前的追杀便看的出来,丰伯的速度在叶天之上。

现在去追,不过是徒劳罢了。

叶天调整好了自身状态,当即前往一处深山处,将要闭关。

……

实际上,丰伯这一次是受到了不小损伤的。

自己修炼多年的障壁,顷刻间被摧毁,丰伯那是无比的心疼。

“等我修养好了,必要联络其余州的大能,将你诛杀!”丰伯调整自身气息,沉声道。

荒境六阶的普通劫云,对于叶天来说不过是毛毛雨罢了,雷劫劈在自己身上,根本就是不痛不痒。

修养完毕后,叶天朝着一度想要去的林州方向走去。

殊不知,一张大网正在默默地编织着。

去往林州的路并不复杂,只要一直朝着东边走即可。

叶天的速度还算快,并没有花费太长的时间,便彻彻底底看到了那围墙。

高耸入云的围墙,将林州内外分成两个境地,同时在围墙外,还有护城河的存在。

放眼望去,却是看不到任何城门所在。

“真是可怕的工程……”叶天走上前去,脚尖轻点护城河。

那会护城河显然不平凡,仅仅是一块石头被带了下去而已,它就在瞬间消散了。

好在叶天有水灵珠,只要是水,都归珠子管。

护城河是可以随意踏过,可这围墙就不一般了。任何攻击打在上面,均是无效化。

此时胎灵从荷包里跳出,望着这壮丽的景象,感叹道:“如此之多的绝缘之金!恐怕是大地之母,也不一定能做到这么可怕的工程吧?!”

“绝缘之金?”叶天疑惑了,“那是个什么东西?”

胎灵思索了片刻,说道:“那是一种奇怪的石头,可以阻挡任何非自然的攻击,凡间之中的最强金石!”

叶天闻言,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这也就意味着,自己从这围墙过去的可能性不太大了。

围墙高耸入云的模样,以及天空之中混沌乌云的变换,让叶天打消了飞过去的念头。

“非得走云泽海域不可了吗?”叶天摇了摇头,道。

胎灵想了想,说:“那老人家不会撒谎的,他既然说只能通过云泽海域才可以进去,自然是必须要走云泽海域了。”

“云泽海域在哪?”

“我听说好像在最东边……”

二人对了一下信息,暂时确定了云泽海域的地界。

叶天绕着那林州的围墙走去,继续朝着东边进发。

不走不知道,只有真正走在这条路上时,才能发现这条路的冗长,城墙的高耸。

无论走了多久,那城墙依旧是巍然屹立,丝毫没有变化的模样。

不知走了多久,叶天才看到了一丝变故。

再往前便没有了陆地

他似火 (军婚 高干 婚恋)无删减全文阅读

,只剩下了无尽的海洋。

“这个……好像就是云泽海域了。”胎灵挠了挠脑袋,说道。

叶天则是犹豫了片刻,还是选择了走下去。

一旁的林州城墙丝毫没有半点因此而松懈的意思,叶天依旧看不到进去的出路。

“应该是在云泽海域的内部,有类似于传送阵的东西吧?”胎灵适时的提醒道。

云泽海域内部?

叶天陷入了沉思。

这云泽海域大的离谱!要在这里面找到一个传送阵,怕不是难如登天!

依托着魔烬平面,叶天稳稳当当的在云泽海域上不断游荡着。

的确,叶天隐隐约约有一股熟悉的感觉,这似乎就是那传说中的云泽海域了。

只不过这云泽海域似乎没有传闻般的凶险,此时正有海鸥悄然飘过,海风徐徐,水面上溅不起半点波涛。

“不……我们还没有进入云泽海域。”胎灵嗅着空气中的味道,“云泽海域危机重重,这里最多算是云泽海域外的浅海罢了。”

依稀飘荡了一会,叶天依旧没有感受到任何危险的存在。

“不应该啊。”叶天沉思,“莫不成我们这么久都没进入云泽海域?”

胎灵想了想,说:“应该不至于,至……”

不等胎灵说完,一只黑洞洞的触手便从水底径直伸入高考,目标直指叶天。

好在叶天反应速度极快,不仅堪堪侧身躲避了那触手,还抽出了镇仙剑,狠狠地给那触手来了一刀。

或许是叶天没有用尽全力,那触手竟然在镇仙剑的剑锋之下活了下来,并没有被斩断。

那触手碰了壁,自然怯怯的缩进了海底。

“我现在相信,我们进入云泽海域了。”叶天正色的点了点头。

然而,叶天现在依旧是毫无头绪。

该去哪,怎么做,一切都需要凭借摸索。

为了防止再次发生这种不必要的意外,叶天将飞行的高度拔高了一些,同时密切关注海面上的动静。

又不知在这海面之上飞行了多久,叶天感受到了两个颇显强大的生命体,在奋力搏杀。

向下望去,正是一名乌贼状的怪胎,和一条类似于北冥鲲一般的家伙在相互搏杀,周遭还有些许弱小的其余生物,此刻正在远处默默地看着这一切。

“这是……瀚海魔乌和北冥鲲?两者都不是什么良善之物……”胎灵望着下面的搏杀,皱眉道。

“你不是信奉自然之灵么,怎么知道这么多海上知识?”叶天问道。

胎灵当即扭过头去,说道:“这……这都是些常识!”

叶天又问道:“所以这两个种族,哪一方更加强势?”

闻言,胎灵故意犹豫了片刻,才轻声的说道:“应该……应该是北冥鲲那边要稍强一些。”

“既然如此,那就有切入点了。”叶天淡淡一笑,指挥着魔烬平面向着海面进发。

想要在这片海域立足,首先就要有一个傍身居所。

叶天,要从这一场战斗中撬开支点。

喜欢仙宫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