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指之后po小说完整版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这一天里,宫门前的直道熙熙攘攘,如走街穿市一般十分热闹。

还有武将们粗犷豪迈的大嗓门时不时吼起:“这个能不能便宜点!”

江词道:“不能再便宜了,否则我本钱都收不回来!”

江词一个人照看不过来,就拉苏薄帮他一起照看。

苏薄把每一样兵武的价格都记了下来,有同僚问他:“大将军这个能便宜点吗?”

他回答:“谢绝讲价。”

武将就哭丧着脸:“可我真的很喜欢这件但我又拿不出那么多钱!”

苏薄道:“最多便宜五两,多的免谈。”

其他武将见这一招对一向不苟言笑的大将军都能奏效,于是纷纷效仿,以此向江词讲价。

江词起初不同意,他们就哭丧着说真的很喜欢,但同时又是真的很穷。

还有武将举一反三,说这上好的兵器,要是能重新寻觅懂得欣赏它的主人,也是物尽其用不至于暴殄天物,虽然拿不出那么多钱,但得到以后一定会好好珍惜对待云云。

江词一听,也有道理,就爽快地同意了。

苏薄走过来,看他一眼,道:“这样合适吗?”

江词摆摆手道:“买卖第二缘分第一,要是这每一把兵器都能找到适合它的主人,就算值了。”

苏薄道:“让你去做生意,怕是把你自己卖了都保不了本。”

最后还是苏薄给他把控,才不至于让他亏得太惨。

这一天下来,基本上所有的兵武都给处理完了,回家数数卖来的钱,竟有上万两之多。

江词很是震惊地看看江重烈,道:“爹,以前我们有花这么多钱买兵器吗?”

江重烈道:“这我哪知道,我对钱又没个数。说不定是你这次价钱卖高了呢?”

江词道:“那不能,都过了这么多年,我都是贱卖的。”

江意抽了抽嘴角,道:“现在爹和哥哥知道自己以前有多败家了吧。”

然后江意把钱交给江永成去置办聘礼,不够的再从库

染指之后po小说完整版

房支出。

置办的聘礼,可能和宫里的东西没法相提并论,但该有的一应全部都有,一样都不能少。且家里人都是尽心尽力去张罗准备的。

江词就问江意道:“宫里会收我们家的聘礼吗?以前都没听说过还向宫里下聘的。”

江意道:“宫里兴许是不收,但这些是给八公主的。”

江词问:“铁头公主嫁进来的时候,莫不是还要一起带到我们家里来?”

江意抽了抽嘴角:“铁头公主?”

江词:“就是八公主。这聘礼出去绕了一圈,最后它自己又回来了,那我们不是白忙活一场吗?”

苏薄来了一句:“聘礼出去绕了一圈最后流回自家里,你是有什么不满吗?要流去别家里你才高兴?”

江词:“我居然觉得你说得很少这么有道理。”

江意道:“那苏薄当初给我的聘礼,还有爹和哥哥添的嫁妆,你们都让我自己收着,后来可有见过我拿出来当一家的家用?”

江词道:“那怎么行,家里几个大老爷们,还怕养不起你吗,哪能让你补贴家里。”

江意好笑道:“那不就得了,即便八公主又带回了家里,那也是她的私库之物。”

江词听江意一说,感觉就明白多了。既然是给那铁头公主的,等她嫁进来以后那也是她自个的,如此张罗的这一切就不算白忙活。

这日谢芫儿在后院里廊下打坐修行,钟嬷嬷利索地到后院里来,笑容满面道:“八公主,中宫来人了,送了好多东西过来。”

谢芫儿心态平常道:“皇后娘娘哪日没差人送东西过来?”

钟嬷嬷道:“这次可不一样,这次是定国侯向八公主下的聘。荣安夫人带着聘礼进宫来,去见了皇后娘娘,但皇后娘娘说既是给公主的,便全交由公主自己做主,所以就全抬了过来。”

钟嬷嬷说着就走了过来,在谢芫儿身边坐下,从袖中取出两封红色的册子,笑呵呵地呈给她,道:“这也是荣安夫人随聘礼一并送来的,公主看看吧。”

谢芫儿问:“这是什么?”

她拿过一本打开来看,见上面罗列的都是礼品清单,听钟嬷嬷道:“这是礼书。”

钟嬷嬷又道:“公主快看这本。”

谢芫儿全无概念,道:“这又是什么?”

钟嬷嬷笑道:“这是婚书。所谓三书便是指礼书、婚书和迎书了,不过迎书要在迎亲当日才下。”

谢芫儿迟疑了一下,还是接了过来,缓缓打开看。

见里面红底黑子,清楚地写着两姓生辰、嫁娶日期、步骤详情以及趋吉避凶之类的事项内容,再者便是永结为好之类的祝祠。

谢芫儿道:“原来这就是婚书啊,长见识了。”

钟嬷嬷感慨道:“这本是民间嫁娶的习俗,三书六礼不可缺,方才能成就一段姻缘。这皇家赐婚的婚礼,原本可以省去这许多麻烦,不想荣安夫人还是按照习俗来,该有的一样没省,可见定国侯府确实是用了心的。”

谢芫儿自顾自看着婚书,钟嬷嬷又道:“看他们侯府这般看重这门婚事,将来公主嫁进去后,婢子相信,他

染指之后po小说完整版

们绝不会亏待了公主。”

钟嬷嬷见她不吭声,不由转头去看,却见谢芫儿好看的五官都皱在了一起,正觑着眼表情怪异地看这婚书的排头。

钟嬷嬷也凑过来看了一眼,问:“怎么了吗?”

谢芫儿再瞅了一会儿,吁了口老气,才道:“就是没想到我的名字竟然会和另一个人的名字出现在一个红本本上,一时有些看不惯。”

钟嬷嬷安慰道:“眼下不习惯不要紧,等以后慢慢就看习惯了。日后公主与定国侯朝夕相处,也迟早会习惯彼此的。”

谢芫儿又把婚书伸到廊外,在日光下继续瞅,道:“诚如嬷嬷所言,我正在习惯。”

钟嬷嬷也不能跟她在这里耗着,道:“好吧,公主慢慢看,这礼书且交由婢子,婢子先去前面清点一下聘礼。”

钟嬷嬷走出廊下,回头看见谢芫儿还是皱着脸觑着眼一脸嫌弃的模样,不由道:“公主别皱了,当心年纪轻轻就生了皱纹。”

钟嬷嬷走后,谢芫儿仍旧独自盘坐在廊下的蒲团上,安安静静的。

她看着自己名字旁边的那个名字,江词。

她即将要嫁的人叫江词。

喜欢我的夫君权倾朝野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