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的毛太浓无删减全文阅读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看着从头顶天际上划过的那宛若彗星陨落的痕迹,马红俊只觉得一阵头皮发麻,想到此前杨明和银龙王古月娜战斗的余波,仍然心有余悸,如有梦魇萦绕在心头。

当下,马红俊粗着脖子,回头大吼一声:

“快给我趴下,记得捂住耳朵!”

这一声提醒,马红俊憋足了气劲大吼而出,更是在魂力加持下声音遍及全军,哪怕此前被震破耳膜的士兵不明所以,可当看到周围人都不约而同地趴在地面捂住耳朵的时候,纷纷浑身一个颤抖,连忙有样学样,一块趴在地上,他们可不想再次感受到刚才被震破耳膜的痛楚!

与此同时。

虚空当中,见着神器白银龙枪赫赫声威的一幕,杨明不怒反喜。

自从出关以来,杨明就一直很想知道自己的实力到达何种境界,以他现在的实力,一百个封号斗罗强者加起来都无法伤他一根寒毛,倒是银龙王古月娜的出现让他见猎心喜。

杨明心念一动,阻止了隐匿一处的黑龙帝天出手,一旦黑龙帝天这位以肉身成神的新晋神祗出手,根本就没有杨明这个主子什么事情了。

“来得好!”

如若永恒烈阳悬挂高空的巨目爆绽出可怖锋芒,杨明嘴角微微上翘一个微妙的弧线,手中扬起锋利无匹的神秘之剑迎头而上,震震果实的震荡之力萦绕在剑身上,破灭奥义附着于剑尖之上,整个看起来就像是一头蠢蠢欲动欲要出笼的猛虎一般,无形之中散发出来的杀戮气息更是让人一阵心惊胆跳。

“喝!”

杨明双手举剑,万丈身高横空一跃,别看他施展法天象地之后体型庞大,但一如既往的灵活,展开身法之后更是如同鬼魅般前行,躲开白银龙枪破灭之击的同时,一道匹练般的犀利剑芒宛若阴阳割昏晓,撕裂开疑似银河落九天的颀长空间裂缝,冲着前方银龙王古月娜那一张清纯漂亮的脸蛋劈砍下去,仿佛有着深仇大恨3一般,要将她的面孔斩成稀巴烂!

望着眼前这一幕,银龙王古月娜嘴角微微抽动一下。

显然,她也没有想到,杨明已经成长到就连她都感觉到棘手的层次。

在千钧一发之际,银龙王古月娜并没有因为自己的攻击落空而感到丝毫慌张,从白银龙枪枪尖浮现出一缕空间的半透明白痕,沿着枪杆一直蔓延下去,手掌、手臂、上半身、下半身,在转瞬间及至全身上下。

紧接着,银龙王古月娜的身影骤然消失在杨明的视线当中。

这是空间奥义的应用!

“轰!”

杨明一剑落空,排山倒海的压力宣泄到空处,竟仿佛陨石相撞般,产生极为强烈的空间震荡,周遭虚空一片扭曲,仿佛也承受不住如此骇人至极的一击,甚至就连脚底下的斗罗星表面一层白云都被这股余波撕裂,一条贯通斗罗星云层的长长剑痕遗留在天地间,成为一时奇观。

斗罗大陆,日月大陆,此时此刻,不管是农名,商人,手工业者,贵族,亦或是皇帝,全都走出家门,惊骇地抬头看向天空,或是低喃,或是惊呼,道:

“天,裂开了!!!”

倒是处于星斗大森林核心区域的人类和魂兽们,作为知情者之一,看着头顶上的苍穹白云被一切两半,一个个趴在地上动也不敢动,瑟瑟发抖浑然不觉,心里只能祈祷这一场噩梦赶紧结束,不然再继续下去,他们那小心脏估计怕承受不住这般强大的压力,会当场发疯的!

“咕噜!”

马红俊抬头瞧了眼天空,喉咙上下艰难地滑动了下,咽了口唾沫,满脸惊骇神色。

“嘶!”

“这真是人干的吗?”

眼前一切,马红俊只觉得是那么不真切!

虚空当中,充满各种辐射和元素。

此时遭受到杨明一剑的袭扰,就如同抽水马桶搅浑起来一般,各种各样的辐射和游离空中的元素陷入到一片混乱当中,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中,所有魂技的效果都会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

“嗤!”

一道若明若暗的空间波纹出现在杨明脖颈后,紧接着一道修长的长腿从中跨出,一点寒芒先到,然后枪出如龙!

从银龙王古月娜的视角来看,杨明高达万丈体型宛若洪荒巨人,单单是脖颈便如同拔地而起的高峰,但她的美眸却没有丝毫怯退的意思,和杨明体型相比,她那一根白银龙枪就跟一根又细又长的牙签没什么区别。

恰在如今,正是杨明旧力已去新力未生之际,枪尖直落到杨明脖颈后,和包裹全身的零字斗铠神器相触碰!

“砰!!!”

一道令人牙酸无比的碰撞声响起。

枪尖和零字斗铠相碰撞的地点,恐怖的扭曲空间出现,伴随着雷霆交加,黑暗侵蚀,火焰烧灼,更有一缕淡淡的破灭之力攻伐一切,若是换做寻常铠甲,在银龙王古月娜种类繁多的攻势下,势必要节节败退,最终化为乌有。

可这零字斗铠乃是由无数珍惜材料,再经由杨明亲手锻造而成,虽名为半神器,但那也只是因为在和杨明魂环融入之后,受限于杨明的等级罢了,一旦杨明百级成神,这一套零字斗铠也会水涨船高,自然而然地晋升神器。

也正因此,从枪尖上传来的迟滞感,和难以置信的坚韧度,一度让银龙王古月娜怀疑自己手中的白银龙枪是不是生锈了。

好在,下一刻,护卫脖颈处的铠甲终究是承受不了白银龙枪的折磨,破碎开一道裂口。

尽管白银龙枪经过这么一耗,威力十去其三,银龙王古月娜却依旧信心满满。

直到……

枪尖狠狠地击中到杨明脖颈肉的时候!

“叮!”

一声金戈交接的脆鸣声不绝于耳,可银龙王古月娜的神色却骤然大变。

和她想象中一枪刺破杨明的脖颈不同的是,她竟是从枪尖上传来的颤鸣中感受到和零字斗铠神器一般无二的坚韧!

“我特么……”

银龙王古月娜的脸上充满难以置信的神色,口中憋着一句妈卖批不知道当不当讲,实在是眼前发生的事情太过不可思议,区区一个人类而已,居然有着比凶兽比神器还要坚硬的肉身?

这还有王法吗?

这还有天理吗?

不等她手中的白银龙枪突破防御,杨明豁然一个转身,一面飞来峰似的巨大手掌横空出世,宛若拍飞一只烦人的苍蝇一般,直朝着银龙王古月娜兜头盖脸轰去!

这一下威势之猛,丝毫不下于刚才神秘之剑带来的影响,竟是以手掌为媒介施展乱披风锤法叠加九九八十一层力量,更有震震果实的震荡之力蕴藏其中。

却见,巨大的手掌宛若如来佛的五指山压来,上面的掌纹如若日月星辰山川河流般清晰可见,压抑至极的震荡之力一路扭曲震裂空间,甚至将沿途的虚空空气都给生生挤爆,炸开的一连串巨响声震四野,可想而知,若是被这一掌实实在在的拍中,会有何等下场等待着她!

“嘶!”

银龙王古月娜倒吸了一口凉气。

她也意识到不妙,在这个时候不是吝啬以前储存的神力的时候,在消耗数量不小的神力同时,银龙王古月娜如同断了链接的视频般,周身出现不稳定的回路,却是时间规则加身,使得她看上去还待在原地,实则早已用超越光速的速度离开,只不过由于有着时间规则的伟力在此,竟是在原地形成比残像还要逼真的身影罢了。

“轰!”

肉掌甫一拍中银龙王古月娜在原地留下的身影,那种用尽全力落到空处的感觉实在难受得很,如若附骨之疽般缠绕在杨明心头。

而裹夹在肉掌中磅礴的冲击力并没有任何停顿,一路冲向虚空,所过之处的空间变得极度扭曲,就如同被大力拧起来的毛巾一般,褶皱显现。

“砰!”

恐怖至极的震荡之力恰好落到后方的月球上面,这月球和地球时的月亮有点相似,都是围绕着斗罗星旋转,而且并没有大气层的保护,震荡之力没有任何阻碍,直接轰落在一道环形山上面,伴随着一阵地动山摇和烟尘滚滚,一面巨大的手掌掌印印刻其上,若是在斗罗星上打开望远镜,依稀之中能够看到这宛若神迹的一幕,或许在若干年后魂导科技发达之后,或许会有所谓的科学家对此深入研究也未尝不可。

看着出现在另一头的银龙王古月娜,杨明暗暗感到吃力。

对方不愧是老牌强者,即便不是处于巅峰时期的二级神祗,而是深受重创跌落神祗境界,仅仅只是半神境界,却凭借着丰富的战斗经验,和变化无穷的能力,以四两拨千斤的方式,游刃有余地

岳的毛太浓无删减全文阅读

在杨明手下战斗。

摸了摸脖颈后面,杨明低头看了一眼指腹,一抹赤红的鲜血映入眼帘。

若是换做寻常半神,恐怕早就在刚才那一瞬间,就已经被对方一枪刺破喉咙。

而且,对方对于能力的运用,也着实让杨明大开眼界。

不管是矛盾对立的两种元素力量的结合,亦或是各种属性元素的搭配,还是不同奥义在不同场合的运用,都给杨明很大的启发。

相比起银龙王古月娜,杨明就有点像是一夜暴富的暴发富,空有一身强大的本领,却仅仅只是用最野蛮最直接的方式使用,看似威力强大,但打不中人却徒之奈何?

眸光闪烁了下,杨明很快就从战斗中吸取了经验教训。

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杨明的体型开始缩小,这并不是他取消了法天象地带来的实力增幅,而是将精华浓缩,避免因

岳的毛太浓无删减全文阅读

为体型太大导致行动不太方便。

看了眼神色变幻的银龙王古月娜,杨明笑了笑,暗道:

“看你能力多,还是我能力多!”

戴着无限手套的右手握紧神秘之剑,伴随着无限手套上六颗宝石相继流转出异彩缤纷的光芒,杨明顷刻间消失在原地,就如同黑板擦抹去的粉笔痕迹一般。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银龙王古月娜瞳孔骤然一缩,收缩成针芒状,一股大恐怖的不安感如同溺水般袭涌而来。

退!

爆退!

她也不是那种拖拖拉拉优柔寡断之辈,当断即断之下,霎时间在时间奥义的加速之下,速度突破二十倍音速快速朝着虚空深处撤退。

她快,杨明更快!

一道模糊的身影骤然出现在银龙王古月娜身边,赫然是刚刚利用九勾玉轮回眼复制她技能的杨明,同样是利用时间奥义,不过杨明是利用时间宝石上附带的能力,相比起依靠自身领悟的银龙王古月娜而言,没有那么的顺畅,但奈何杨明还有其他能力叠加于一身,所以显得比对方速度更快一线。

身着漆黑零字斗铠的身影宛若魔主降临,手中一扬之间,匹练的剑芒仿若开天辟地般耀眼夺目,糅杂着青莲地心火的碧绿烈焰,杀意风暴席卷之处,能够将任何生物焚毁殆尽一般。

“危!!!”

银龙王古月娜何曾没有意识到危险,当即咬了咬牙,忍受着身上深渊圣君留下的重伤影响,再次不吝啬神力施展时间规则,以突破光速的速度骤然离开杨明的攻击范围。

火焰风暴肆意席卷,再次落向无辜躺枪的月球表面,那糅杂着青莲地心火的剑气纵横,随后碧绿火焰犹如活物一般,尽情地在月球表面肆虐开来,形成一片覆盖万米范围的汪洋火海,虽然紧接着便在极度缺氧的环境下消散一空,但却在月球表面上遗留下一片焚烧后的狼藉,焦灼的气味弥漫四周。

“哈哧!哈哧!哈哧!”

另一端,银龙王古月娜再次出现,捂着胸口,不断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面色显露出不正常的红润。

在上古时代,银龙王古月娜本就被神界诸神联手针对受到短时间难以挽回的伤势,如今叠加上前不久深渊圣君遗留的伤势,更是伤上加伤,让她没办法持续性作战。

喜欢斗罗之造梗抽奖系统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