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名警花共侍一夫无删减全文阅读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第0551章两大女帝在远古级道器‘天澜沧浪星云珠’中的小秘境,珏帝与陆离相偎。

相偎?

是的,‘入幕’可不是一句空话。

相依相偎只是最基本的‘入幕’体现罢了。

珏帝的手里还掂着陆离的龙根宝器,口中赞言说‘是真质货,果然不小’。

如此表现的‘珏帝’,可谓是投入了巨大的诚意,以她的身份来说,就是在陪着一只有潜力的蚂蚁在玩,不是无聊疯了的人怎么会做这样的事?

珏帝疯了吗?

当然没有。

珏帝以她独特的敏锐触觉感应到了陆离的一丝极秘。

这属于陆离的极秘到底是什么,珏帝没有深入去探查,因为没有必要了,自己眼下要做的就是在这只蚂蚁还十分弱小的时候宠溺他、疼爱他、庇护他、甚至讨好他。

对,就是讨好,其实就是主动的表达自己对他的真爱而已。

两万七千年了,珏帝终于把自己这一注投到了一个小小四阶乾坤威相中期境的身上。

珏帝把陆离叫来什么也没说,就是掂了掂器,然后开咂。

她动作虽然轻柔,但真的很笨拙,就象当年‘玉蝶’那样笨,甚至更笨。

但,这份态度太叫人感动了。

她是‘天极上帝’啊,七阶的大牛巨头至尊,她为一个四阶乾坤威相做这种事?

陆离轻抚着她的螓首秀发,“看样子,我是在劫难逃了?”

珏帝展颜一笑,“你还敢跑呀?那我叫碧灵青她们打烂你腚子便是……”

言罢,舔了舔唇,那娇M之姿真是不可想象的,前一刻,她还是威严已极的师态,下一刻就进入了这样的颠覆角色之中,陆离能不振奋吗?不能,真的不能。

“珏姐,你是小弟见过最敢下注的巨头,没有之一。”

这令陆离想起了当年的‘玲珑界神’,她都是先得到了一些好处才有了后来的决定。

相形之下,珏帝什么也没有得到,一付我就是相中了你这个小郎君的真爱真心。

其实谈什么真爱真心,在这个修道至上的世界没爱没心,她就是眼光毒辣敢于下注,是不是错了现在谁也不知道,但她肯定是看准了,不然不会如此行事的。

“难道等你遇风化龙我再出手?我怕那时排队都轮不上我啊。”

珏帝莞尔回应。

陆离将她拉起来,抱在了怀里。

是的,把一尊‘天极上帝’抱在了怀里,这家伙的胆子也是天铸的,真的够大。

然而珏帝乖的也如一柔柔待怜之女子一般,环臂圈住爱郎颈项,主动献上一个香吻,让陆离都瞬间衍生出老子莫非就是‘上帝之王’的错觉来。

“有没有查过我的底子?”

“有那个必要吗?”

珏帝反问。

陆离失笑,“也是,对‘天极上帝’来说,世间一切皆如蜉蝣。”

“哎,天极上帝其实也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看似风光无限,稍一不慎就可能跌落尘埃,和光同尘,蜉蝣有蜉蝣的愁苦,上帝有上帝的烦恼,每一个境界每一个时期每一个阶段都是一样的,只要你活着,就要面对那一切,避无可避,哪怕做个凡人,也要为一日三餐、柴米油盐而烦恼忙碌,死了化成尘埃,可能都有做为尘埃的烦恼吧。”

珏帝娓娓道来,陆离微微颌首。

“说说看,你现在最紧迫的大烦恼是什么?”

“贞丹,盯着我这颗贞丹的巨头太多了,若非要心合、契合、道合、神合;我这颗贞丹早就保不住了,但要叫我珏帝上心、献契、合道、融神,那是件不容易的事,我‘大冥莲无极造化天澜术’的至威也不是他们谁敢轻捋的,强掠我的贞丹,谁都可能付出生命的代价,敢象你这样心安理得抱着我的男人还真没有,”

“哈哈,我小小蜉蝣一条,有什么好担忧的?舍得神魂碎,敢把巨头睡。”

“你别顶着人家,要不现在搁进来?”

珏帝微挪身形。

陆离苦笑,“还是算了,我就是整个人钻进去了,也不存在什么意义,蜉蝣撼树的道理我还是懂的,你天澜潮汐一个激涌我就被淹死了,你给我讲讲道器这些吧……”

“这你也不知道?莫非是来自……”

珏帝何等聪慧,顿时就悟了。

陆离微微点头,“是啊,诸天大道降临,我总要自觅活路不是?”

“果然与众不同,那下面应该算是你一统的道基喽?”

“那必须是,我就是那个无敌无量的存在。”

“说明我的眼光还不赖?”

珏帝不由笑了。

“何止不赖?简直叫我都震惊加感动啊。”

“你是不是在笑我咂的不好?”

“我倒是敢?你再赏我一顿法鞭我叫谁喊冤去啊?”

噗哧。

珏帝勾住陆离下巴,柔然一笑,“我现在不出手,等以后还有我发威的时候?所以你给我乖乖的,别惹事生非,不然有你腚子烂的好日子。”

“是,珏姐,我乖。”

“道器,分几个器质吧……”

于是珏帝将几阶道器品质说给了陆离听,末了道:“……姐这这件远古级道器‘天澜沧浪星云珠’是造化天龙元晶制,你应该知道,不论是什么宝脉要结成晶都是上万倍的凝缩,银晶是十万倍,紫晶是百万倍,根本不可能想象的,所以锻造一件‘道器’所需的基材太过庞大了,可能需要数十颗星辰的巨量,就拿这个世界的本源秘核来说,晶化肯定在最核心,有多少也无人知晓,但肯定不超过元脉的万分之一,然而它的品质超过造化天龙元炁脉数百倍,天地间充盈的元息也是造化天龙元炁的十数倍,但就姐姐所知,还没有任何一件道器或‘诸天道器’是这世界本源核质锻造而成的,百万甚至千万年前就有强者试着凝练过本核元脉为晶,但是千万年积累下来的那点元晶质根本少的可怜,有八阶域王大能计算过,没有数十个纪元的积累,根本就积攒不够锻造一件道器的基材,你想想,数十个纪元是什么概念?一个纪元129600亿年,恐不恐怖?”

“好吧,珏姐,我能尿点吗?”

“滚……”

珏帝咯咯娇笑着轻啐,倒是喜欢陆离这样的回应方式,说明他足够震撼。

“珏姐,我是不是可能理解为,造化天龙元晶锻造的道器是非常罕见的?”

“是啊,即将被‘诸天世界’吞噬的‘至天神界’有几颗造化天象元晶星,但也就是锻制上古级道器的材吧,就这都不常见了,七阶‘天极上帝’巨头们,拥有远古级道器的基本都是‘巅峰境’以上,巅峰境以下的很少有远古级的道器,他们基本是上古级道器,象中三阶的修士,能拥有一件普通道器(造化天虎晶)那就算非常不错了,也是五阶‘破穹圣界’修士以上的未必普及,破穹境以下的零星有一些道器拥有者,更多的只是超品皇器做为本命法器,也就是介入皇器与道器之间的产物……”

“哦哦,明白了。”

原来是这样。

“珏帝,就是说太古级道器,是超越了造化天龙元晶十数倍以上的材质吧?”

“是的,可以这样理解,因为超越造化天龙元晶质的至珍只能进入‘太古遗迹’去寻觅了,然而这些遗迹就是七阶‘天极上帝’进入都有陨落的凶险,八阶‘域王’都有死在里面的,‘荒古遗迹’或更恐怖的‘蛮古遗迹’更是无人敢问津,去了又能如何呢?那些天地至珍都有极其恐怖的异魔凶妖守护着,如果能直接捡到一件太古级道器那才是真正的大气运……至于收集锻器之基材,那真是痴心妄想,耗去一个纪元的时光都未必能收集齐一件的基材,除非无敌无量,镇杀那些恐怖凶妖异魔,就地炼器上亿年,可谁能做到?这简直是不可能的事……”

“那也未必啊,三千大道中有一门叫‘混沌光逝法’的神通,你不知道?”

“姐自然知道啊,可是这种绝传N个纪元的神通又怎么会现世呢?”

“我这不是来了吗?”

“你……”

珏帝蓦然呆住,一脸难以置信,然后化成狂喜,捧着陆离俊脸那个啃啊。

“你这用香涎给我洗脸呢?”

“洗身也成。”

珏帝快激动的疯了。

“好了好了,我怕了你了,我这就传给你……”

陆离大手摁在珏帝后心处,将大成境的‘混沌光逝法’打入她的体内。

轰!

珏帝在下一个刹那就躯体猛震,一缕浓郁的域之威息从她身上荡漾而出。

这门混沌光逝法似填补了她本源中的某些缺失,顿时就令她突破了眼下的瓶颈,一举迈进了‘半步域王’之境。

此时此刻,珏帝就是横扫八阶以下的至巅境界‘半步域王’。

她比前一刻的自己强大了十数倍不止。

“姐的小心肝啊,你真是姐的大福星,姐太佩服自己的这眼光了,简直神了啊。”

“合辙着你不是佩服我,是佩服你自己啊?有你这么自恋的?”

“当然,你的就是你的,姐没这眼光却哪收获你?所以,只能佩服自己喽?嘻嘻。”

珏帝简直开心欲死的说,坐在陆离腿上那个晃啊晃的,哪有一点‘天极上帝’的威严范儿?分明就象个拿到一颗糖果的三岁小女孩子。

不过,她越是如此,陆离却越是喜欢她的性子。

珏帝是做梦也没想到,自己能够从陆离身上获得‘混沌光逝法’,这种逆绝神天的神通秘术岂是能轻易相授的?若不是心心相印的两个人绝对不能分享啊。

从珏帝放下‘天极上帝’的尊严为陆离咂器的那刻,他就知道此女的坚心选择了,也极佩服她的果决毅力,不回馈她有份量的东西,都对不起珏帝姐的青眼相加。

“珏儿……”

“嗯,夫君大人……”

这称呼都变了,就是一瞬间,情感和信重已达某个极致高度。

“你强大起来,我才更安全啊,才能更快的成长,我传授你一些冥法天道神通吧,以稳固你半步域王的基底,若能够半步域王大圆满那就更好,再把你的道器之质换一换。”

“啊?拿什么换?”

珏帝有点呆滞。

陆离一挥手,从自己道器中释放出50颗‘混沌天元神液球’。

每一颗都有巨大星辰那么大。

50颗‘混沌天元神液球’在小秘界中浮载浮沉,释放出震撼诸天的威息。

以珏帝的稳着都差点惊的飙了尿。

“这是……”

“是‘混沌天元神液’,你可以催动‘混沌光逝法’凝液成晶,彻底置换你这件道器的基底材质,将它晋升为道器中的至巅品质……”

‘混沌天元神液’这种东西就是传说中的神迹,它就仅次于‘混沌天元神晶’,只需将它凝练成‘晶’即可,有‘混沌光逝法’相助,根本不算难事。

这时,陆离将一个巨大的光芒团打入了珏帝体内,这些就是‘冥道碎魂

四名警花共侍一夫无删减全文阅读

幽光印’‘冥王超脱寂灭印’‘冥皇九转超生印’‘冥狱炼魂灭神印’‘冥光耀世封天印’‘冥界无上轮回印’‘冥法规天秩序印’‘冥灵聚魂光明印’‘冥河搜魂转世法’‘冥神终极裁决术’‘冥王绝魂封神界’‘冥域无极裂天斩’‘冥狱天威镇魂杵’‘冥府圣法诛神法’‘冥池化魂九幽光’‘冥符摄魂无界法’‘冥海魂狱镇天界’‘冥尊审死戮天矛’‘冥天无妄万幽雷’‘大冥王冰炎圣界法狱’‘大轮回阴冥镇魂天狱’‘大寂灭无生天地鬼狱’等等冥法天道神通。

除此之外,还有‘天地冥道宙光幽法焰’‘本源镇魂傀儡无无神术’‘破天灭世亿兆雷霆穹光手’‘天道乾坤大威相法王’‘天劫皇道无上法尊身’‘无上天炎紫金焚世日’‘冥池化魂九幽光’‘狂雷紫电碎界法刃’‘天地雷皇本命法相’‘光雷灭世炼魂之狱’与之进阶形态神通‘灭世光雷炼魂大法狱’,‘天巡暴雷秩序之链’与之进阶的‘天巡暴雷秩序大法域’,还有‘无极无上灭神判决’‘罪天罚穹无妄神雷’‘大冥狱苍灵天道噬魂界’(它是‘冥狱炼魂灭神印’的进阶形态神通)、最后是门‘亘古大冥王神威天相’是‘大冥王冰炎圣界法狱’的进阶形态大神通。

因为珏帝主修的就是冥法天道的‘大冥莲无极造化天澜术’,她本源中最雄厚的也就是冥法天道元炁,所以她发挥冥法天道神勇威能是事半功倍,顺心由手。

于是,珏帝身上的冥法威息更加强盛的骇人了。

她的嘴唇都呈现深紫色,光泽熠熠,端庄法相中显出一缕妖绕无伦的诡异幽韵。

此时,珏帝微微感应到了天地法则中巨大劫数在悄然酝酿。

自己居然到了威息自溢引发‘域王天劫’的高度。

这就是说,自己有了十成十的把握晋升八阶‘域王

四名警花共侍一夫无删减全文阅读

境’了。

这一切来的太快了。

仅仅只是心中一动,要和‘入幕弟子’小郎君培养一下感情,谁知一不小心把自己给培养到了这种骇人的高度。

珏帝什么也没做,就是捧着陆离俊脸,予之醉心倾情的一吻。

久久之后,唇分。

珏帝看着飘浮在小秘界中的50颗‘混沌天元神液球’,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一切就如同在梦中一般。

适时,她心头微微一动,居然在这时收到了‘冰天雪帝’的心灵神讯。

……

冰天雪帝化形法身亲自来拜访‘天澜珏帝’。

亲至,才显得出诚意啊。

只是‘冰天雪帝’没有想到‘天澜珏帝’会携手一尊小小乾坤威相小修士来见自己。

但是下一刻,她就明白了‘天澜珏帝’的心思。

她深深注视了一眼‘天澜珏帝’。

也是这一眼让她发现大不同,‘天澜珏帝’的身上居然若隐若现出了域王威息。

她,已经晋升了半步域王?

这令‘冰天雪帝’狠狠的一震。

如果不是到了开启八阶‘域王天劫’的高度,珏帝还没想着要筹建自己的同盟,正是到了这高度,她才携手小心肝出来一起见‘冰天雪帝’。

她现在还指靠不上小心肝男人,所以她要拉拢同境界的‘天极上帝’巨头,以尽快的形成以自己为首的一个圈子阵营。

本来平时就与‘冰天雪帝’关系较好一些,大家同为女帝,有一些共同言语的,虽说女帝这个群体与男帝们比起来相差极大,但要是不联合在一起就更加弱势了。

帝皇天宫的女帝真心不多,比如八大殿君之中,居然只有一位女帝,七位男帝,可见阳盛阴衰到什么程度,总枢院中的一正四副‘五相’,可耻到没有一尊女帝的地步。

“啊……恭喜姐姐晋阶‘半步域王’。”

这一下拉开了她们之间的距离,冰天雪帝立即就躬身稽首。

强者为尊之世就是这样,诸帝之间相见倒不需要行什么跪礼,但仍有高下之分,躬身稽首是应有之礼,也是对更强者的一种敬畏态度表达。

高一境界就是高一境界,代表十倍实力的翻升,你若无越境逆抗的资本就低调稽首。

“雪帝妹妹你多礼了,来坐,”珏帝此时心态又不一样了,真的有了俯视诸帝的大资本大实力,她虚手一引,叫冰天雪帝落坐,才给她介绍自己的小心肝宝。

“小心肝,还不快给雪帝见礼?”

呃,‘小心肝’这么肉麻的称谓都当着雪帝的面喊出来,其实就是表明一种超级看重此子的态度,所以呢,雪帝就不要跟他计较什么了,他不可能跪你了,我的小心肝,自然与我算平辈,他撅着屁股跪你算怎么回事?要不要我也给你磕个头啊?

所以‘小心肝’这个称号中含着的隐意是很多的。

果然,陆离右手竖在胸前,捏法诀稽首为礼,左手则仍牵在珏帝纤荑之中。

宠溺到这种程度了吗?这小子得多会舔啊?珏帝姐你坠落了吗?

雪帝纵然搞不清状况,但也能明白珏帝的心思。

她微微一笑,“哟,可不敢,姐姐的小心肝宝,我可不受了大礼,快快免了吧。”

言罢,她也虚手接引,算是非常的客气了,毕竟陆离只是个乾坤威相小蚁蚁,嗯,说不难听点,这种小角色,跪那给自己唆脚趾头都嫌他舌头涩呢,有多远死多远好吗?

但是珏帝都将其当宝的溺爱至此,那可就不一样了啊,此子必有其出众之处。

然后,陆离就真的和珏帝并列坐在一起。

这个姿态说明珏帝是真的将此子当心肝宝对待了,尤其领出来见自己,绝对不止是见见这么简单了吧?雪帝心中琢磨着,美眸更是睇了眼陆离,只见他神情淡若,一派从容,丝毫无一个小人物在诸帝巨头面前的怆慌紧张流露,此子这颗心脏真够大的啊。

珏帝淡淡一笑,“真人面前不讲假话,我与雪帝妹妹也算至交,我们帝皇天宫也就那么个情况了,暂时来说谁也很难改变什么,但也不代表未来不会有变化,我这次下来撞到大机缘,也是愿意与雪帝妹妹分享一二的,我一日之内便晋阶半步域王,又这般宠纵我这个小心肝,想来雪帝妹妹也能明悟其中的一些玄妙吧?”

这话几乎等于告诉了冰天雪帝,我有此时的成就是和我小心肝分不开的。

只是冰天雪帝想破脑袋也想不通其中的玄妙在哪?

她是真的不认为一个小小四阶的‘乾坤威相’小修士能为七阶‘天极上帝’的修为提升给予什么有力的帮助。

能想通的话,就不会看不起‘乾坤威相’境的小郎君了。

“还请姐姐明示,小妹真的看不出其中玄妙。”

冰天雪帝坐在那里微微躬身稽首。

珏帝盈盈一笑,对陆离道:“小心肝,你这雪帝姐姐有点奶大缺脑,她表面是有道侣的,不过早就势成水火,离心绝情,但是姐姐在天宫之中助力稍嫌单薄,能拉络的第一个能想到的还真是雪帝妹妹,小心肝啊,你替姐姐拿个主意,雪帝妹妹如何?”

她这是问陆离的意见呢,只是讲的婉转一些,叫大家面子上都过得去。

冰天雪帝心下了然,如此看来这小小郎君是真的上了珏帝的心。

还当着她小心肝的面玩笑自己‘奶大缺脑’,这一句话等于告诉自己,此子是我珏帝不遗余力有维护的真心肝宝,可不是跟你开玩心,所以才会拿你的奶来讲笑,就是告诉你此子在我天澜珏帝心目中的地位,你更不要认为我在嘲笑你。

许多传递的隐意都要看当事人怎么会理解呢,真理解成珏帝和小情郎看不起她雪帝并在嘲讽取笑她也是可以的,但是雪帝了解珏帝不是那么轻佻的性子,更不会嘲讽自己。

那就是说,她用这种方式拉近自己与她的关系,甚至是与她小心肝的关系。

没想到的是,陆离真就目光幽幽瞥到了‘冰天雪帝’的暴峰之上。

嗯,此女凶峰确实罕见,之前自己认为的奶大师姊玄紫夜都比这位逊色一些。

珏帝伸手就在陆离大腿上拧了一记,娇笑嗔啐,“你还真敢瞅?不怕雪帝妹妹掏出你两只眼珠子吗?”

“呃……”

陆离一把抓住珏帝的手,二人的手就紧紧攥在一起。

看到这微妙攥手的实况,雪帝心中更坚定了这二人已然恋J情R的状况。

但境界相差极大,怎么就能恋到一起啊?

神与蚁之恋曲?

谁信?

就听陆离道:“珏儿,七阶以上的事,我过问不了,也不想过问,我如今还就是一只蚁蚁,不承认这个事实不行,这么说吧,但凡你决定的,我都无条件支持,毕竟许多事许多内幕我根本不了解,无从做出判断,嗯,最后补一句,我很欣赏雪帝姐姐的怒峰。”

陆离也不傻,岂能看不出珏帝要拉拢雪帝的心思?那自己就表态呗。

雪帝倒是欣赏这小蚂蚁的胆魄,真敢说欣赏自己怒峰的话?

而且,他叫珏帝‘珏儿’。

好吧,有这一句就够了,说明了太多问题,解释了太多疑惑。

至于珏帝从此子身上得到什么好处,那自己不融入他们这个阵营肯定不会知道的。

珏帝正视雪帝,道:“吾郎欲寻女帝为道侣,他脸俊器大,雪帝妹妹有意否?”

这就是给冰天雪帝最后的选择了,该显该露的就这么多了,你雪帝自己方量,你要觉得行呢,你就给个点个头,你要觉得不合适,你可以拒绝。

但是想要我们再露出更多‘优势’就没有了,这既是对你的考验,也是对我们自己的负责,你要连这点魄力也拿不出来,你这样的盟友就未必靠得住了。

想要巨大的收获,就要拿出巨大的诚意来,真要看你有没有魄力来赌这一下,你看到的可能是珏帝和陆离做的一幕戏,但细一琢磨,就算哄了你,你有多大的损失吗?

好象真没什么损失。

雪帝心念电转,首先想到的是自己面对的未来,若只依靠自己的能力还能走多远?但这一琢磨就发现,自己好象前路已尽,贞丹已失,没有了最后的潜力可挖,八阶域王境可能成为竖在自己面前的一道天屏,有生之年怕都没有可能越过这道屏障了吧?

自己更没有珏帝那样至珍般的贞丹,她日后最差也能找个道侣共参秘契,共融贞丹,妥妥的晋升八阶域王,有一尊域王做为自己的靠山,自己不就多了一道保障?

再想到‘天法狱帝’那个狗东西,晋升天极上帝后就弃自己如敝屣,以为自己再没用了,却没想到自己一样也晋升至了巅峰境,总有一日叫他跪在自己面前吃屎。

然而想了结这段因果,就需要有强大的实力,现在看来,愿意拉拢自己的就是珏帝了,对于那些男帝们来说,没了贞丹的女帝最多算个‘道友’,已无奢望的价值,对仅仅是奢望他们就会重视你,你连奢望都不给他们,他们怎么会看重你?

一念及此,雪帝起身,恭敬的稽首,“雪帝给姐姐见礼,谢姐姐分享心肝重宝,此恩永铭五内,日后愿附姐姐骥尾,生死与共,祸福同当!”

言罢,双膝一屈,给跪了。

同一大阶的女帝一跪,就是把尊严和生命都交付了出来。

“妹妹快快请起……”

珏帝起身揪起雪帝,攥紧她的手,真要视为亲妹妹了,又对陆离笑道:“恭喜夫君大人,又得一奶大女帝,享齐天之福。”

啪!

陆离毫不客气就扇了珏帝丰腚一个大巴掌,哭笑不得的道:“你少来吧,你们两个如今我只能瞅着,又吃不到嘴里,我泡到莲池里去游泳啊?”

珏帝咯咯笑道:“先前人家也是尽了心力的,只是夫君你嫌珏儿口拙舌笨才不屑受用吧?不过,雪帝妹妹这方面应该厉害些……”

雪帝能听懂他们说啥,顿时帝颊飞红,泛起了一丝难堪。

她曾有过道侣,自然会厉害些,有经验嘛。

珏帝却笑道:“雪帝妹妹休要作态,我等皆天道巨修,岂能把某些小事放在心间?陆郎亦是坦荡丈夫,岂会斤斤计较?在大道面前,一切如梦似幻,唯道是真,你将这小郎君伺候好了,自然有你的好处,别说姐姐没告诉你哦,你继续说话,姐姐我去炼器了。”

言罢,天澜珏帝化光逸去。

原来之前珏帝已经放下女帝尊严身架做了某些勾当,难怪他们……

雪帝再傻也知道这小郎君身上隐藏着神秘玄奥了。

下一刻,她已经贴入陆离怀中。

“陆郎,雪儿欲品君……”

“……”

等到‘冰天雪帝’离开的时候,她已经是‘半步域王’。

原来,小小的乾坤威相小郎君是如此重宝?

这日午后,十帝离开了‘观澜府’,去往下一站‘凌云府’。

数日后,‘玄昌府’‘泰来府’‘青穹府’‘宝麟府’‘真华府’‘琼霄府’都过了一遍,一年一度的诸帝纳徒盛事落下了大帷幕。

第八日,十帝返回了神迹一般的‘帝皇天宫’总部。

此时,总宫风潮暗起,十帝中的‘天澜珏帝’‘冰天雪帝’‘道灵天帝’都一跃晋升了七阶至巅的‘半步域王’。

这桩大事立即引起了世界性的大轰动。

喜欢大道惊仙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