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搜子居同的日子完整小说全文

  • A+
所属分类:影视广告

秦朗虽然觉得灵武凌的做法不对,但人已经死了,那就不该由自己置喙。

不管怎么说都是长辈,而且不得不说灵武凌的做法也是为了八极宗的发展考虑。

之所以要怪的,只能怪他的实力不济,输给了金山书院的院长。

但不守喏,破坏了江湖的规矩,这个错可不小。

哪怕灵武凌死了,也要扣着这顶帽子,是洗不掉的污点。

武林大会这种事,秦朗也算有些了解,不过武林大会和如今的古武界三族没啥关系。

无论是秦家,还是姬姜两家,都没资格受邀参赛。

或许这也是一个笑话吧,身为古武界的三大家族,以往都是由他们率领古武江湖各势力参加武林大会,而现在他们三个家族却没资格。

八极宗身为一等的势力,每年都有参赛的机会,而且是组织者之一。

可惜这件事之后,怕是八极宗想要成为组织者很难了。

信誉这种东西一旦损坏掉,再也难以修补。

身为一宗之主,当众出尔反尔,也有损八极宗的颜面。

秦朗收回视线,继续看向山门外,金山书院这些人要做什么。

他们这次带来了数百名弟子,不可能只是要来戏弄八极宗这般简单。

秦朗觉得如果猜测不错的话,八极宗的老宗主之死,已经被金山书院知晓了。

虽然不知道他们是如何得知,但秦朗有这个预感。

果然…

“段一桥,为何还没换丧服?难道你们老宗主的死,莫非你想秘而不宣?”

金山书院为首的中年男子,一身戾气的炼骨境八重,他戏谑的笑着开口。

一言道破了八极宗如今的情况,更是知晓了老宗主之死。

段一桥的脸色顿时难看下去,老宗主死还不过一个小时,可竟然被他们知道了?

这说明了什么?说明八极宗内部有叛徒。

这个叛徒把老宗主死亡的消息告诉了金山书院,这才让金山书院如此大动干戈,由他们的大书堂亲自带弟子前来砸山门。

虽然金山书院位于艮省,不过和八极宗相隔不远,一个小时足够往返。

这也是为何八极宗处处受到金山书院挑衅的原因,距离太近也不是什么好事。

“大书堂倒是很了解我们八极宗。”段一桥的脸色难看的很,他首先境界上就不是对方的对手,他是炼骨境七重,而对方则是八重。

另外他年老体衰,对方正值中年,这也是巨大的差距。

加上宗门大丧之期,整个宗门都处于慌乱之中,更不是对方的对手。

三个原因之下让段一桥很是头疼。

金山书院这一次只是派出了大书堂,如果是他们的院长亲自前来,八极宗百分之百要被侮辱。

大书堂在金山书院是看管古籍功法的负责人,在金山书院之中地位仅次于院长,而且眼前这个男子也是金山书院的院长之子,也可以称他为金山书院的少主。

大书堂,金山书院少主金羽凝。

一个比较女性化的名字,但却是实实在在的古武界的巅峰强者。

金羽凝长的很普通,也没有任何突出的特点,但气质却很少有人能与之相提并论。

尤其是一身金色长衫穿在他身上,更让他的气度不凡。

“段首座,你只是区区首座,还请让你们八极宗的新任宗主和我对话。”

金羽凝嗤笑一声,面色不屑的瞥了眼段一桥。

他要的是八极宗新宗主的态度,而非段一桥这个首座的冷言冷语。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这个新任宗主应该叫玄厄?

他似乎有些印象,去年武林大会的时候,还是一个屁颠屁颠跟在灵武凌身

和搜子居同的日子完整小说全文

边的年轻人。

段一桥的脸色都黑了下去,如果说金山书院知道老宗主死讯已经是有叛徒告知,那么新任宗主这件事也被对方知晓,这就说明这个叛徒地位不低。

仅限于…

段一桥转身扫了一眼,除了他的七个师弟之外,似乎就剩下秦朗与秦道一,他们是第一批知道这两件事的人。

他不想怀疑自己的七个师弟,因为他很相信他们。

八极宗八侠,也从不做这种事。

至于秦朗和秦道一,段一桥也觉得对方没必要把这件事告诉金山书院。

他无非是来送婚帖罢了,人家快结婚的人,没必要惹麻烦。

段一桥越发觉得奇怪,这个叛徒到底是谁?

又或者并非叛徒,而是金山书院在八极宗内部安插了他们的卧底?

这种情况,可能性也不低。

“怎么?你们八极宗的新宗主,难道不敢站出来吗?”

金羽凝见到八极宗除了段一桥之外,没有任何人往外走出来,不由的有些失望。

看来八极宗以后只会走小坡路了。

玄厄道人的脸色憋红憋紫,他想要站出去朝着金羽凝大吼一声,我就是八极宗之主。

但他手臂死死的被四侠白尘抓着,挣脱不得。

秦朗见此一幕,暗暗摇头叹气。

外敌

和搜子居同的日子完整小说全文

面前还要内斗,都什么时候了,还要争权夺利。

白尘之所以抓着玄厄道人,不让他出去,就是想意图破坏玄厄道人的存在感,从而让整个八极宗的弟子对玄厄道人失望。

一个面对敌情,却不敢出去见人的宗主,还有什么威信可言?

白尘的心思耍的清楚,可惜他大局观太差。

这个时候灭自家威风,可不是什么好事。

秦朗看了眼秦道一,然后迈步走出去。

秦道一只觉得血液沸腾起来,家主终于开始装…装犊子了。

他也有露面的机会。

这大半天都快憋出病了,话也不让说,也不让自己出手。

终于来机会了。

秦朗带着秦道一走了出来,吕程在后面望着小师叔站出去,脸上竟露出一丝期待。

不仅仅是吕程的脸上,所有七侠们的脸上都露出了笑容。

他们的目的达到了,遏制住玄厄道人,让新来的小师叔出头。

反正这个小师叔是秦家的家主,他不可能做八极宗的宗主,另外人家辈分也高,实力也强。

很适合为他们出头。

段一桥倒是有些意外,秦朗怎么过来了?

按理来说秦朗是八极宗的客人,他过来送婚帖,八极宗不管是否去还是不去,都要给秦朗一个明确的态度答复。

可惜内乱开始,外敌又来,实在没有机会答复秦朗。

在这个时候秦朗站出来,的确令人意外。

大多数的八极宗的弟子们也都诧异的望着秦朗走到最前面,心想的是叔祖(叔爷),师爷,这是要干嘛?

秦朗站在段一桥身旁,自然吸引到了金羽凝的注意。

金羽凝眉头皱起,望着秦朗,只觉得奇怪。

年纪轻轻的达到了炼骨境五重?这是谁?

他是见过玄厄几次,自然知道秦朗不是玄厄。

所以更加意外了。

“你是谁?”

金羽凝冷声怒问,作为炼骨境八重的中新一代,他什么都不怕。

就算是站在面前的是炼骨境八重,他都有百分之百的自信,压制同级别的强者获得胜利。

所以区区一个炼骨境五重的家伙,他不放在眼里。

仅仅是有些惊讶而已。

“秦家之主,秦朗。”

秦朗也面色如常的看着金羽凝,这个名字很女性化的中年男人,样貌平平无奇,倒是气质很不错。

不过年纪也有些大了,至少比秦朗大了十岁。

“你是秦家之主?”

金羽凝蹙起眉头,脸上满是惊诧之色。

他没想到秦朗会出现在这里,另外秦朗的大名自然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首先他对秦朗的名字,早就已经如雷贯耳。

无论是龙国的新战神,还是受封金阙王,又或者是金阙组织的阙主。

总之秦朗的名气太大了,大到让金羽凝嫉妒。

可惜他们江湖古武多数都不允许去做官,不能和朝堂有什么联系。

否则对于金羽凝而言,他有百分之百的自信,他会比秦朗做的更好。

“人死为大,我希望金少主能让老宗主的葬礼,顺利进行。”

“之后不管双方有什么事,我不会插手。”

“可否?”

秦朗没有啰嗦废话的意思,直言直语的问他。

金羽凝戏谑玩味的望着秦朗,忍不住笑问着:“我凭什么给你这个面子?”

“凭我是阙主的身份。”秦朗语气平平如常的回答着他,并未在乎他戏谑的神色。

秦朗既然说了这些,就有底气和实力让金羽凝折腰。

金羽凝眯起眼睛,炼骨境八重的气势陡然冲出,他要让秦朗知道什么是尊卑,什么是强弱。

然而他气势刚要拔起,只感觉后背汗毛竖起,一股通天彻地的寒气让他打了一个哆嗦。

秦朗嘴角露出笑容,看向山门后。

“师父,二师父!”

灵武霄和马丞坤的身影出现在金山书院数百人的后方。

金羽凝连忙转身看去,秦朗的师父是谁,他自然一清二楚。

当他看到灵武霄和马丞坤一前一后走过来,丝毫不费力的从金山书院数百名弟子中间穿过。

这些弟子不想让位置,但直接被内力冲垮。

灵武霄此刻心情很不好,遇到这些上门找别扭的家伙,若不是灵武霄不想徒增杀孽,只怕他们一个都活不了。

锻魂境一重的强者,早就脱离了炼骨的范畴。

金羽凝瞳孔一缩,后背冷汗止不住的流下来。

灵武霄的境界,他看不透。

但另外一个老头儿的境界,他看透了,炼骨境九重巅峰。

他转身再度看向秦朗,这才明白过来,方才秦朗为何如此的自信。

人家就是有底气啊!

喜欢战婿归来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