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搬来的女邻居不戴乳罩全文在线阅读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傅云澜班师回朝,长安城中风波已过。

朝中更是一片新气象。

宣王被解了幽禁,重新回归朝堂。

睿王的病也是说好就好,走起路来健步如飞,下朝时将一众朝臣都落在了后面,瞧着脚下生风的那个劲儿压根不像染病之人。

湘王也不再整日闭府不出,偶尔也在朝中露露面。

端王的蛊也解了,端王妃也被景文帝从天牢里发了出来,红光满脸根本不像坐过牢的人。

事已至此,有些脑筋转的快的大臣便明白了,虽说自古皇家多薄情,但终归是一家人,打断骨头连着筋,比他们这些外人要亲近的多。

这哥几个或许互相看彼此不顺眼,但绝不至于闹到你死我亡的地步。

再等到朝中有人被景文帝寻了由头处死,大家一瞧发现死的都是那些蹦着高站队,还撺掇几位皇子夺嫡的,他们就更明白了。

这分明是人家一家子设的一出儿引蛇出洞。

再要看不清时势,等着他们的也是个死。

为此,朝中近来是风平浪静。

景文帝趁此机会复立太子,朝臣山呼万岁,赞他英明。

既重新成为了太子,按理说傅云墨和段音离便该搬回东宫去住,可惜这小两口在外面住的倒是稳当,迟迟不挪窝。

宫里的人去催了几次,都被傅云墨赶走了。

这位太子爷给出的理由是:“宫里拘束,我恐阿离待的不舒心,住在外面自在些。”

景文帝听后不赞同的皱起了眉头。

还是老生常谈的一些话:“不成规矩!”

傅云墨语气淡淡的:“规矩?要不您退位,我登基,儿臣重新立一下规矩?”

景文帝:“……”

自古以来多少年,怕是都没出个敢对皇帝说这种话的太子。

日后他驾崩去见了傅家先祖,竟都不知是该觉得丢脸还是感到骄傲。

景文帝对傅云墨,总是狠话说的对,可真正能落到实处的却没几个。

这次也是一样。

傅云墨为了段音离能随时回段家、能接她几位师父进府、能经常和符笑段音娆她们见面才不肯入宫,景文帝想着这也是为了他的孙子或是孙女能安然长大,最终还是默许了。

于是,璃王府就变成了太子府。

这些对段音离都没有任何影响,她依旧像平时那般吃吃喝喝,玩玩乐乐,日子过的十分舒心。

傅云墨为了让她安心养胎,并让她插手段家的人,他说他会解决的。

段姑娘向来对自家夫君有一种盲目的崇拜和信任,毫不犹豫的点了头,竟真的没再过问过段仪一家在段家的情况。

直到这日段音挽来太子府。

同段音离说话时欲语还休,含羞带臊,段音离心里顿时便“咯噔”一下。

她心说坏了。

瞧这样子,这小胖定是又春心萌动了。

其实依照段音挽如今这个年纪,是该谈婚论嫁了,可她这个招渣男的体质委实让段音离头疼,想着如今颜子渊还住在那府上,她就不免猜测这小妞是不是又被人几句话给诓骗了。

结果一问才知道,原来被骗的不止段音挽一个。

是段仪和季氏提及想把颜子渊和段音挽凑一对,季氏并未拒绝,就连段辉也觉得这亲事不错。

颜家富庶,又亲上加亲。

段音离掐了一把段音挽的红脸蛋子,问:“你是不是对颜子渊芳心暗许了?你们俩已经勾搭上了?”

小胖妞瞬间炸了:“三姐姐你说什么呢!我不理你了!”

说完就气鼓鼓的扭过了身去。

段音离可不管那个,捏着她脸上的肉肉把人又转了过来:“问你话呢,快说。”

段音挽双手捂着脸,被欺负的惨兮兮的:“……没有,我们是清清白白的。”

正说着,便见傅云墨从外面走了进来。

一看段音挽在,他心里便猜到了七七八八,坐在段音离旁边轻轻握了下她的手,意味深长的宽慰道:“别担心。”

言辞之间虽未提到段音挽与颜子渊的婚事,但其中深意就是指这个。

果然,段音挽这厢还没从太子府回段家呢,外面便已经热闹起来了。

原是颜子渊在畅音阁为了和人争一名戏子打起来了。

这世上自然没有那么巧的事。

和颜子渊争戏子的不是别人,正是傅云墨手底下的腊八。

此事闹的沸沸扬扬,很快便传的人尽皆知。

段辉一听就不乐意了。

外甥虽亲,但也亲不过女儿去啊。

这还没成亲呢就开始往戏院酒楼钻,还跟人打架!还打输了!

这他肯定不能放心把闺女嫁给他呀。

段仪一家有心挽回,却被方才随大军还朝的段朗三言两语怼了回去。

段二公子如今可谓是今非昔比。

当日他脑子一热瞒着家里从了军,倒也不是为了什么报效朝廷的壮志凌云,他就是想凭自己的本事干点实事,日后能让家人放心的依靠他。

他也没想到参军之后那么快就要面临那么大的战役。

不过也得说段朗命好。

这般势如破竹的破国之战其实并不多,战役规模不大,但名声很大,含金量也就高。

此一役后,他被封为了正五品的偏将军。

值得一提的是,还有一个人和他一样也在这场战役中崭露头角。

那就是步廷宴。

他被封为了右卫将军,比段朗高一级。

对此,段朗是心服口服的。

旁人征战是为了杀敌,步廷宴却好似自杀一般,全然不顾己身安危就凭着一股莽劲往前冲,甚至他用自己的身躯给很多人挡过箭。

段朗便是其中一个。

他们都知道对方的身份,也都知道彼此实际的关系,可谁都不曾将话点破过。

唯独有一次。

他们奉宁王之命抄小路去夜袭,和敌军交手的时候步廷宴帮段朗挡了一刀,他以为自己要死了,便同段朗说了一句:“你无须道谢,亦不必自责,是步家欠你们段家的。”

是以他无论如何都不会让段朗出事。

那是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步廷宴提起了段朗的身世,此后再不曾有过。

如今两人同回了长安城,就又像从前一样没了交集。

许是去战场上历练了一番,段朗如今性子比以往沉稳了一些。

当然了,那是对无关紧要的事情。

面对家事,他表现的比从前还要暴躁易怒。

得知段仪一家竟把颜子渊这样不入流的玩意儿介绍给他妹妹,他气的恨不得将他们扫地出门。

因着段昭和步非念婚事将近,他不愿大喜的日子里平添晦气才没有那么做。

段仪倒是懂得看眼色,很快一家人便搬去了他们一早在修缮的府邸。

可根据傅云笙向傅云墨提供的情报,颜家早在琼州时便已有败落之象,如今应当是在打肿脸充胖子,手头早就不富裕了。

他们营造出一种颜家不差钱的假象,无非是想诓段家放下心防罢了。

殊不知,初时段家除了段音离,压根无人怀疑他们。

如今也不知是真心悔过还是为何,竟忽然承认了他们的境地,也不掖着藏着了,将他们之前在琼州之地的境遇悉数道出。

她口口声声说撒谎是不想老夫人担心,再不济就是没有面子恐被人瞧不起。

老夫人一听,更是心疼不已

新搬来的女邻居不戴乳罩全文在线阅读

,最后开了自己的小金库给段仪拿了一些银子。

段峥是当大哥的,就段仪这么一个妹子自然不会不管,左右段音离如今已经出阁,日后用钱的地方不多,他和江氏一商量便也拿了些钱。

不算特别多。

毕竟他平日赚的银子除了养家都买各种各样的东西哄江氏开心了,手头并不是十分富裕。

喜欢江

新搬来的女邻居不戴乳罩全文在线阅读

山谋之锦绣医缘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