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娜回忆录完整版在线阅读

  • A+
所属分类:影视广告

竹君棠总结了一下,自己和刘长安一起参与的冒险事件有两起,第一起是去弓家界把棺材带回来,里边是刘长安的妈妈上官澹澹。

在这一起冒险事件中,主角是自己和刘长安,秦雅南参与其中,但基本就是个花瓶,除了哼哼唧唧,在刘长安面前撒娇发嗲以外,就没有什么用了。

竹君棠提供了交通工具以及诸多智谋和分析,在为刘长安带回上官澹澹这一载入史册的历史大事上发挥了秦雅南无法媲美的作用。

第二起冒险事件,夜访吸血鬼,更是让人唏嘘哀哉,感慨万千,自己不但被迫承认了作为他坐骑的地位,还失去获得大胸胸的机会……重要的是,竹君棠和刘长安齐心协力,吐出了生命之泉,拯救了卡恩斯坦夫人……吸血鬼的老祖宗。

综合这两起事件中,竹君棠都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她觉得刘长安如果有好玩的事情不带上她,简直是和他自己过不去,天理难容。

“你问秦雅南要衣服,但你现在身上的衣服既没有破损也没有污垢,更没有沾染上女人的香气以至于你需要在约会前清除……那也就是说,你换衣服一定是去做类似微服私访的事情,或者别的什么换装游戏。”竹君棠在这时候总是格外的机敏,冷静地分析后得出结论,“你必须带我去,不然没有人为你出谋划策。”

“你刚刚还在怒发冲冠,要对我拳打脚踢,一分钟以后你就觉得我必须带你玩?”刘长安依然抱着秦雅南,轻轻地拍着贴心小棉袄的后背,对比之下越发觉得竹君棠破破烂烂,漏风的窟窿堵都堵不住,缝也缝不好。

“可爱的小孙女和糟糕的老爷爷之间,是没有隔夜仇的,马上就和好了。”竹君棠不以为意,娇滴滴地说道,作为仙女,难道连变脸都不会吗?

“你要点脸。”秦雅南感觉到了哥哥的爱与鼓励,下巴

曼娜回忆录完整版在线阅读

磕在他肩头,偏着头有些得意地骂竹君棠。

她并不是时时刻刻都保持着善良,仁爱,包容的后妈心态面对竹君棠,两个人首先还是闺蜜来着。

闺蜜就是时不时想骂你,而且是想骂就骂的那个人。

竹君棠十分愤怒,明明秦雅南才是不要脸的那个人,竹君棠挤进秦雅南和刘长安中间,把秦雅南拱开,然后扑到刘长安怀里,伸手抓住他肩膀,仰头就嚎起来,“带我去!带我去!带我去!”

秦雅南也不计较,只是摇了摇头然后皱眉,仿佛看到了将来的刘瀌瀌也是如此纠缠着她爹爹又熊又憨又愣。

秦雅南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所以说自己从现在开始筹备育儿计划,开始胎教,实在是太重要了,一切都是为了避免刘瀌瀌成为第二只羊。

刘长安按着竹君棠的额头把她推开,他意识到颜花叶身边带着颜青橙,自己也带一只好像没有什么问题。

“我今天不是去做什么好玩的事情,只是去见颜青橙的母亲,她的母亲颜花叶,曾经是我的学生。”刘长安没有打算向竹君棠和秦雅南隐瞒什么。

也许有一天,秦雅南能够完全回复,或者偶尔以一种真正的叶巳瑾的姿态出现在他的面前,到时

曼娜回忆录完整版在线阅读

候他也可以像今天一样成为曾经的某个人来相见和陪伴。

让叶巳瑾没有成为历史长河中完全湮灭的浪花,刘长安也不至于感慨“青鸟不传云外信,丁香空结雨中愁”,这是他对上官澹澹最为感激的地方……所以小老太太今日肆意妄为,屡屡试图骑在刘长安脖子上恢复她的封建身份地位以及做派,刘长安也忍了。

“这还不好玩?”竹君棠兴奋起来,“你是不是打算以刘建设的身份,去抚慰旧旷少妇空虚寂寞的心灵与肉体?”

刘长安去拿了一捆胶带过来,把竹君棠的嘴巴封上,然后把她贴在了天花板吊灯旁边,整个人都被照耀的璀璨生辉。

他为自己原来的念头感到羞愧,人家颜花叶带的是小棉袄一样的女儿,自己带的是个啥?居然还觉得没有什么问题,真是愚不可及,刘长安自省了十秒钟。

“我等会放你下来。”秦雅南忍着笑,温温柔柔地对竹君棠说道,竹君棠历来有点受虐倾向,刘长安越是这样对待她,她越是喜欢黏糊刘长安,这一点和她与刘长安的隐藏关系无关。

竹君棠动弹不得,她决定哭,用自己的眼泪在地板上书写仇恨的句子,痛斥残暴不仁的刘长安。

秦雅南跟在刘长安身后走进了客房。

刘长安正背对着她脱衣服,宽厚的肩膀,强劲的后背,坚韧而挺拔的腰肢,然后露出饱满的臀线和修长的双腿。

双足踩着地面,仿佛扎根进去了一样,他的背影总给人前方山河破碎,也能在他身后求得安宁的感觉。

秦雅南略微有些羞涩,但依然努力做出自然的样子,抿着嘴不管脸颊上的粉粉桃红,先把内衣鞋袜拿了出来。

“我这里没有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风格的衣服。”秦雅南翻着衣柜说道。

秦雅南平常逛商场,也会看看男装,有适合刘长安的,她就会买下带回来……她也有送一些衣服到刘长安家中。

只是在送衣服到刘长安家中时,也会知道有些衣服是周书玲买的,这个小媳妇倒是贤惠贴心,秦雅南替哥哥感谢周书玲之余,觉得还是在自己这里单独给刘长安准备个衣柜更好,免得她送的衣服和周书玲送的混在一起,他分不清楚,还都以为是周书玲给准备的。

“颜花叶也不会穿着那个年代的衣服啊?我为什么要穿八九十年代风格的衣服?刘教授死了,才会定格在那个年代。”

刘长安没有换内衣裤,他有些疑惑秦雅南把内衣裤都拿了出来,但也没有怎么在意的去多想,秦雅南毕竟是女人,哪怕是作为妹妹,潜意识中觊觎他这具肉体完美的外形,被其诱惑吸引,于是无意中暴露出想看他换内衣裤场景的心理,也很正常。

他只是换了适合搭配鞋的袜子,然后和秦雅南一起站在衣柜面前挑选起来,手指头在衣服随意点了点,就准备拿出来,却被秦雅南压住了他的手指头。

秦雅南气息芬芳,和刘长安站的很近,垂在鬓角的长发略带卷曲,让她多了一些妩媚的味道,仿佛是那种本就在婚姻生活中沉淀出温柔和体贴的妇人,而不是未婚女子在这种场景下略微生疏而拿不定主意的感觉。

哦,老夫老妻这个词或者就足以简短地形容出来了,秦雅南没有管刘长安,自顾自地就给她拿准了穿着搭配的服饰。

“不错,很适合一个饱经沧桑,略带玩世不恭的感觉,却依然保留着温文尔雅,卓尔不凡气质的老者。”刘长安点了点头,他看到秦雅南打开旁边的陈列柜,里面放着几根艺术品级的手杖,刘长安随手拿了一根。

秦雅南有些得意,没有想到他还是用上了她准备的手杖,这只是她灵光一闪想到的搭配饰品,她看过一些民国电视剧,里边一些年轻的公子哥或者军阀权贵,也有拿着手杖的,他们看起来有些轻浮。

可自己的哥哥,叶辰瑜,却是真正的贵公子,无论是身份背景,还是个人的气质,都驾驭得住,更何况她确定他现在要变身一个老者。

给刘长安换好衣服,看着他略带陌生的外形气质,闻着他熟悉的味道,秦雅南心跳加速,依偎在他身前,拿出手机和他拍了一张合影,有一种成就感。

这大概和男人喜欢给女人穿上各种勾起欲望的服装是差不多的,只是秦雅南和刘长安没有进一步的节目罢了。

“周书玲经常给你买衣服,会不会每次买了衣服以后,都让你换给她看?”周书玲和秦雅南关系不错,秦雅南也经常刷到周书玲的朋友圈,但是周书玲的朋友圈里刘长安并没有过于频繁的出境,更不用说是刚才这种情景的照片。

没有发,不代表没有做这种事情,就像秦雅南拍了照,也不会发朋友圈,毕竟看了以后通风报信两面搅火,甚至三面四面搅火的家伙也不是没有,秦雅南也不是针对被贴在天花板上的竹君棠。

在别人的朋友圈里看到自己心爱的哥哥,是一件奇妙的事情,有时候感觉很复杂,有时候又很舒心而温暖,例如上官澹澹的朋友圈里就有刘长安掉进雪坑里打滚的照片,还附上了上官澹澹念《青玉案·元夕》的视频。

“周书玲并没有像你一样被我的美色所迷惑。她这样的人心思很单纯,但其实意志非常坚定,对于公序良俗和伦理道德有着清晰的认知和自觉维护的思维,她即便不自觉地欣赏我的魅力,却不会逾越,那会让她良心不安,羞耻心会抑制住她所有的冲动。”刘长安了解秦雅南这句话里深层次的意思,当然要维护下周书玲。

“你对她的感觉这么好?”秦雅南震惊地张着嘴,眼眸里充满着不可思议,在极少赞美他人的哥哥嘴里,说出来这样的话,简直就是秦雅南从未获得过的至高认同。

难怪秦雅南总觉得刘长安对周书玲和她的小孩有点太好了,原来是他们两个互相有着非常强烈的好感,正在柏拉图式的精神恋爱吧?

至于说秦雅南被美色所迷惑,甚至隐藏着说秦雅南难以自拔,不顾羞耻,屡屡冲动地试图逾越公序良俗和伦理道德的底线这类的意味,秦雅南并不在意。

因为刘长安就是这样,他戳着人心窝子说这些话,并不等于嘲讽或者反对,只是一种客观的描述罢了,毕竟他要真的生成反感,秦雅南根本没有机会逾越。

如果她能逾越,如果她能不顾羞耻地冲动,一定只是他觉得无所谓,或者他可以包容,谁让她是特殊的那个人呢?

喜欢我真的长生不老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