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性军长要够了没在线全文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第二天,云谨发现自己睡在世子爷的怀里,有一瞬的怔住,但也没有那么大的反应,翻了身继续睡,世子爷皱着眉头起床,一天就这么过去了。

有了第一次,也不用暗卫请,有床睡,他傻了才会苦他自己,只是他毕竟是个男子,坚持个三五日不是难事。

可是时间久了,就把持不住了,尤其是夜里闻着那淡淡的莲花清香。

总有一种当日救他时的感觉,甚至恍然间就觉得自己身侧的女子就是她,可是仔细一想又不是。

就这么折磨自己一两个月,那边王爷催他早日给他生个嫡子。

世子爷豁出去了,可有些忐忑的,他可是还记得枕边人没想过嫁他,第一次见面莫名其妙的就吼他呢。

这一日,世子爷问道,“你愿意给我生嫡子吗?”

黑夜下,回答他的是一个清冽带着疑惑的声音。

“不是都睡一张床,再生了吗?”

这个回答很强大,强大到世子爷当即忍不住笑了出来,那爽朗的笑声,渲染了整个黑夜,云谨迷茫,她说错什么了吗?

好吧,出嫁前那些该教的国公夫人都没教,倒是派了人去。

只是看着她跪在那里,那么凝重的氛围,谁敢说那么露骨的话题,这不,她什么都不知道。

“我说错什么了吗?”

“你没有说错,只是还差一步。”

“哪一步?”

“你想我教你?”

“很为难吗?”

“我也不知道为难不为难,试试才能知道。”

这一夜,世子爷摸索了半天才成功,因为云谨不配合。

第二天,那朵妖娆的梅花被碧儿送至孟侧妃跟前,云谨才算真正的福宁王世子妃,孟侧妃微变了脸色,沈莲心气的差点动了胎气,挨了一顿训斥。

自此,世子爷夜夜宿在屋子里,云谨对他也不似以前那么冷淡了,偶尔还会有几个笑脸,可意外总是会不禁意出现。

一晚,世子爷和朋友喝了酒回来,欢好之余,一声清晰的云馨脱口而出,那一瞬间,云谨所有的热情都烟消云散。

眼角一滴泪,娘跟大姐说的都成真了,她真的会因为这张相似的脸成为替身,成为影子。

那晚以后,云谨看见世子爷就当成陌生人了一样,进宫参加几次宫宴,瞧见自己的相公看嫡姐的眼神,别说笑脸了,就是多看一看都嫌弃。

还一度让世子爷摸不着头脑,只觉得女人善变,前一刻还好好的,后一刻翻脸就无情了。

一个月后,太医诊治有孕,世子爷就搬出了屋子,住进了书房。

八九个月后,生下一个儿子,福宁王欣喜不已,世子爷也高兴,守着床前寸步不离啊,可惜自己的世子妃抱着,谁也不给。

他就是想凑上去瞄一眼,一双冰冷的眼睛就那么看着他,好似他做了什么对不起她的事似地,他自问,没有啊!

想着是自己的儿子,抱一下怎么了,便走过去要抱,那边王爷一手拍了,毛手毛脚的伤着他孙儿了怎么办,总算干了一件让他满意的事了。

回头再给他生一个小孙女,再加暄儿一个,他就心满意足了。

王爷夸了世子爷几句,然后道,“你的血玉吊坠呢,拿出来给羽儿戴着。”

世子爷愣

狼性军长要够了没在线全文

住,瞥了眼云谨,呐声道,“我不小心弄丢了。”

王爷听的脸色微沉,毫不犹豫的骂了一句,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就走了。

世子爷松了口气,这还是碰到他兴头上呢,不然还不知道怎么交代了,世子爷看着云谨,犹豫的一下,还是问出了声,“你怎么不告诉父王呢?”

云谨逗着儿子,眉头未抬,“你和她的事,与我无关。”

这算什么回答?那种被人无视的感觉让他很不高兴。

一个月后,云谨出了月子,满月酒那天,国公夫人登了门,告诉她世子爷再查当年雪莲的事,问是不是她说漏了什么或者是碧儿说漏了什么。

更是要带走碧儿,云谨知道碧儿一走只怕小命不保,坚决不同意,国公夫人更是让她发誓,拿怀里的孩子发誓。

她永远不会说出雪莲的事,云谨不愿意,最后看着自己娘亲眸底的寒芒,不知道怎么了,有股豁出去鱼死网破的感觉。

发了誓,然后让国公夫人走,碧儿她会把她嫁的远远的,当晚世子爷就搬回来了。

可是云谨依然冷冰冰不冷不热的看着他,一度让他怀疑,更是指责,“你不会有了儿子就连他爹不要了吧?”

“我从来没有要过你。”

一句话,让世子爷摔门而出,几个月没有再踏步进来,想看看儿子也是找奶娘抱给他看,直到王爷心血来潮,逼着要孙女儿,然后才重新住进来。

只可惜,直到王爷病逝,也没能如愿的生个女儿,因为云谨自己带着羽儿睡,他有心都办不成事。

那小子见娘亲瞪着他,硬是挤在中间睡,睡姿又差,经常醒来脖子被他脚丫子抵着,直到四岁,才被他成功的轰出去睡。

羽儿搬出去睡后,云谨对他的脸色也一样的差劲,每日除了对羽儿笑,对父王恭谨的说话,其余的人都是爱理不理。

他是世子爷,怎么能忍受这样的待遇,这不就同床异梦,谁也不理谁,只偶尔说及羽儿的时候,才会有话题可聊。

羽儿十岁的时候,先王爷病逝,世子爷继位成福宁王,云谨成了王妃,展墨羽以嫡子的身份被册封世子。

先王爷入土为安那一天,王爷照样进屋睡觉,王妃看着他,“父王已经去了,你不用再难为自己跟我睡一间屋子。”

王爷愣了几秒,随即心下沉,这些年,她愿意他进屋完全是因为父王逼迫他,不愿意他和父王闹僵吗?

他还每日的来对着张冷冰冰的脸做什么?!当即迈步去书房了。

一年后,温贵妃登门,为七皇子选侍读,王妃拒绝了她,“羽儿有夫子教他,他学的也很好,就不进宫麻烦你了。”

温贵妃笑道,“自己姐妹说什么麻烦不麻烦的,王爷呢。

皇上可是经常在我跟前抱怨他时不时就消失,连朝都不上,羽儿给岐儿做侍读的事,我问问王爷的意思。”

王妃端着茶啜着,“王爷的儿子不止一个,羽儿我不同意他进宫做侍读,你不用问王爷了。”

言外之意,就是选侍读可以选展流暄,成不成听王爷的,但是羽儿她不同意。

温贵妃有些不高兴,但也没说什么,关心的问了几句展墨羽,候了半天也没见王爷回来,她不能在外面多呆,就回去了。

第二天,消失了半个月的王爷一脸疲色的回来。

直接对王妃道,“皇上让羽儿给七皇子做侍读,我同意了,明儿我要带他进宫,你跟他说一声,让他明儿别起晚了。”

说完,转身就去了书房,这一年来,他们就是这样相处的,也没人觉得奇怪,倒是卢侧妃不高兴,她一直就想夺取世子的位置。

现在倒好,温贵妃招羽儿进宫做侍读,那羽儿的关系不是和七皇子非常的好,皇上那么宠爱温贵妃,将来七皇子极有可能是太子,那可就是将来的皇上啊!

王爷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出来,展墨羽从外面进来,手里拿着一只鸽子,“母妃,不知道谁家的鸽子飞进王府,我给射下来了。”

王妃笑着拿帕子给展墨羽擦鼻尖的汗珠,“好好的怎么想起来射鸽子了?”

展墨羽摸着鸽子的头,让丫鬟拿下去,给它上药。

然后才回王妃道,“祖父说,射靶子是最差劲的训练办法,要射活的东西,想射哪儿射哪儿才是真本事,我还不够本事。”

王妃嗯的问了一声,展墨羽不好意思的回道,“我打算射它左脚的,结果射成右脚了。”

那边王爷笑着走过来,“那父王让你射莲花,你射了没有?”

展墨羽没答话,王爷眼睛一瞥,那边一个暗卫闪出来,回道,“世子爷射倒是射了,只是用的轻功,然后抓着莲叶,把箭支一个个插上去的。”

王爷听的眉头微挑,王妃也诧异的看着展墨羽,展墨羽不以为意,“有更容易的办法,干嘛非得要用射的。”

王爷沉了脸色,一个不听话的儿子,“父王是让你用弓箭,不是让你投机取巧,去,再重射一遍。”

展墨羽稳稳的坐那里,不动,“我今天的课程都完成了,剩下的时间我自己玩。

我要出去玩,母妃,你想吃什么糕点?我买回来给你,还有我明早去打猎,记得喊我起床。”

展墨羽说完,就要出去了,那边王爷一把拽住他,“明天不去打猎,父王带你进宫。”

“皇宫有什么好玩的,早玩腻了。”

“不是去玩,是去给七皇子做侍读。”

展墨羽扭着眉头,“做什么侍读,他要是答不上问题,我给他挨板子。

你不知道,他笨的要死,上一回我就见一个小书童挨了夫子二十板子,他还在那里笑,我可不想每天肿着手回来。”

那边卢侧妃笑道,“王爷,世子爷不愿意就算了,暄儿可以去啊。”

王爷蹙了下眉头,“皇上只让羽儿去,那夫子人不错,我也认得。”

喜欢重生嫡女炸翻天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