弄青梅po海水江岸小说全文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徐菲在卧室里听着闺女告状,她哭笑不得。

外边那个当爹的也真是的,陪元宝堆个雪人不就完事了吗,非得招惹她干什么。

“元宝乖,你下去找爸爸去,就说我说的,他要是不陪你堆雪人,咱们今天晚上就关他外边,不让他进卧室的门了。”徐菲说。

元宝兴冲冲的点头,满脸笑容的回应:“好!”

可走到卧室门口后,她又停住了,小脸上全是纠结的表情:“妈妈,我给爸爸说什么?你说的好长啊!”

“……”徐菲无语了,真是个笨丫头,闺女这智商真不随她。

徐菲心里头琢磨着,要不是元宝她爹置办下了这偌大的家业,就元宝的这个智商,后半生恐怕要吃土。

下一刻,徐菲说:“走,妈妈带你去找他理论去。”

有妈妈带着,元宝心里得到了极大的鼓舞。

徐菲抱起了儿子金宝,元宝则屁颠屁颠的跟在妈妈后边就下了楼。

等他们娘仨从二楼卧室里下来,走到了别墅区门口的时候,就看到尚富海、孙庆德、高玉宝、阮玲玉几个人一块拿着铲子在堆雪人,已经堆出了身子,尚富海赤着双手滚了一个圆圆的雪人脑袋,正龇牙咧嘴的把这个圆滚滚的脑袋放到身子上。

阮玲玉手里拿着一根去厨房里拿过来的胡萝卜,一个和元宝身高差不多的雪人俨然就成型了。

“哇哦,雪人!”元宝看到这个雪人后,高兴的不能自己,当时就手舞足蹈起来。

她高兴的跳着,拽着徐菲的衣角喊:“妈妈,你看,那是雪人,爸爸堆的雪人。”

“这个熊玩意,他一定是故意的。”徐菲在心里也哭笑不得。

元宝已经顾不上她了,也忘了妈妈是下来给她‘寻仇’来的,看到雪人还没有眼睛,阮玲玉阿姨手里拿着两个黑色的鹅卵石正要往雪人圆滚滚的脑袋上摁,她赶紧叫唤起来:“阮阿姨,我来装,我来装。”

“哎呦,元宝,你怎么下来了。”尚富海确实有点惊讶。

他刚才把闺女给气走了以后,赶紧招呼其他几个人放下扫雪的活,最快的速度堆了个雪人,正打算弄完了再去把元宝给喊下来。

“哼!”元宝哼了一声,接着小脸上就洋溢起得意的笑容,说:“爸爸最好了,我也要堆雪人。”

……

这场大雪过后,气温进一步下降,白天都零下几度了,路面上的大雪压实了以后形成的冰面根本就化不掉,市政的人也撒了盐,但看起来还是不太好使。

这几天,北方城市的新闻里和拍客短视频上时不时的就会冒出一个因为大雪造成的安全事故来。

人们刚开始还会痛心疾首,会谴责某某某不作为。

到了后来就麻木了,这已经成了平常事了。

出行只能是小心再小心,谨慎再谨慎。

……

潍城,因为这场大雪,幼儿园都停课了,家长根本不敢让自家的孩子出来到处跑,生怕发生一点意外。

自然而然的,培训辅导机构的生意在这个时候也不行了。

徐金兴观望了两天之后,最终死心了。

他这次痛快了一回,给培训班的所有工作人员都直接安排了放假三天,然后他们也商量着回博城一趟。

“妈,你收拾一下,我先把东西拿车上去,等会儿就走。”徐金兴给他母亲姜春华说道。

老太太一直在忙碌着,听到儿子叨叨,她忍不住瞪了儿子一眼:“你怎么这么多事,没看到我在忙着。”

徐金兴被吼了一嗓子,也不敢瞎哔哔了。

他又去了卧室,看看他媳妇给儿子收拾的怎么样了。

一进门,他就愣住了,看着床边上放着的两个已经打包好的行李箱,陶蓉蓉还在往第三个银灰色的行李箱里装东西。

他大惊:“蓉蓉,你这是要搬家呐!”

陶蓉蓉扭头白了他一眼:“你懂什么,子政需要的东西太多了,换洗的衣服,奶瓶,奶粉,包被,隔尿垫,纸尿裤,我这还没拿……”

陶蓉蓉叨叨了一串东西,看到徐金兴还是站在那里无动于衷,她心里有气:“你在那里傻站着干什么,快点过来给我帮忙啊,真是的,以前怎么没看出来,关键时刻,你就没点眼力劲。”

徐金兴也很无奈,回想着结婚之前的时候,他们俩之间的各种甜蜜,可结完婚有了孩子,他在家里的地位就直线下降了,一降再降,都快够到地下室了。

没辙,他抓紧帮忙去了。

全部都收拾完了以后,徐金兴就开始往下拿东西了。

临出门前,他给母亲说:“妈,我先下去热着车,等会儿车里暖和了,我给你们打电话,再抱着子政下来。”

陶蓉蓉听到后,笑着说他:“总算还不是太笨,你可快点啊,要不然子政就睡着了。”

姜春华没说话,儿子就这地位了,她再叨叨多了,反而不美。

十分钟后,车里暖和和的,徐金兴给他母亲打了个电话,姜春华和陶蓉蓉婆媳俩全副武装,抱着一个花被粽子就下来了。

徐金兴看的目瞪口呆:“妈,蓉蓉,我说你们用不着这么夸张吧。”

没等陶蓉蓉说话,姜春华就嘟囔了一声:“你懂个屁,这么冷的天,万一让子政吹着一点风就坏了,好好开你的车,高速上不让走,咱们慢慢的走下道,别着急。”

“知道了,我也开了好几年车了,还能不懂这些。”徐金兴有点不耐烦了。

姜春华干脆不叨叨了,从儿媳妇怀里把孙子给接过来。

徐金兴也就这么个脾气了,但是开车的时候还是挺稳的,毕竟老娘、媳妇、儿子都在车上,包括他自己,这要是有点什么意外,后果根本不敢想。

是以,他全程告诉自己,提高警惕,绝对不允许出个一星半点的意外。

上午出发,平时一百多公里的路也就一个多小时就到了,可今天愣是走了快五个小时。

徐金兴太专注了,以至于一家人赶到博城橡树湾小区后,他一双胳膊都开始发抖了。

姜春华悄默声的用抽纸擦了一下额头,她刚才在路上的时候可担心了,最后总算平安无事的到了家。

又给孙子用带过来的花被子给包成了粽子,遮盖的一丝不漏,车进了地下停车场停好后,她和儿媳妇赶紧抱着小家伙往家走,只剩下了徐金兴自己在地下停车场里收拾行李。

东西不少,有的他拿了。

等徐金兴把行李全部拿上来以后,浑身热的开始冒汗了,姜春华又说道:“金兴,给你姐姐说一声,咱们回来了,明天上午去你姐夫家坐坐。”

这是一个办事周全的老太太,她没说去你姐姐家坐坐,这是两码事。

陶蓉蓉其实更想着先回自己娘家一趟,但听了婆婆的话后,她想了想,没再说自己的想法。

晚上,徐菲接到了她弟弟的电话,听着他说一家人从威城回来了,她张口就骂了一句:“大冷的天,路上又是积雪,那么难走,你说你瞎折腾个什么劲。”

“兴兴,你就是不为自己考虑,也为子政考虑考虑,要真是折腾出点毛病来,你怎么办?”

徐金兴被亲姐给训斥了一顿,也不生气。

他知道姐姐是为了他好:“姐,我懂,这次我足足开了五个小时,路上开的可慢了,就怕出意外。”

“那你还逞能耐…是不是累了,早点歇着吧,明天想吃点什么,我给你们做。”徐菲最后硬生生止住了骂人的冲动,关心的问了一句。

徐金兴笑着说:“姐,吃什么都行,真的。”

“滚你的!”徐菲挂断了电话,脸上还是担忧。

尚富海从楼下上来的时候,徐菲给他说了一下,尚富海说:“那明天就别让他们过来了,咱们过去一趟不就行了。”

尚富海他们两口子到底是没去成橡树湾,第二天一早,他们才刚吃完早饭没多长时间,还在盘算着等会儿去橡树湾的时候带点什么东西,小舅子徐金兴就开车带着一家五口过来了。

姜春华见到周秀梅的时候,还握着她的手喊了一声:“老姐姐,这俩孩子可累着你了。”

“哎,这说的什么话,给他们忙活一下,我还能觉得我有点用。”周秀梅说。

徐菲忙活着伺候她弟媳妇去了。

元宝牵着弟弟金宝的手,趴在一边看着襁褓里的徐子政,元宝还一个劲的喊:“小宝宝,弟弟你看,小宝宝!”

“弟弟!”金宝能喊这个词了。

这还得益于元宝经常在他耳边喊他‘弟弟’,金宝一来二去就跟着学会了。

“金兴,你们怎么这个时候回来了。”尚富海对于小舅子的‘鲁莽’又重新刷新了认知。

徐金兴把原委给说了一遍:“姐夫,我也是想着趁好的时候多挣一点,以后就少辛苦一点,从下雪了开始,培训班里来的孩子就少了,我寻思在那里靠着也没什么用,还不如回来算了。”

合着你是这样才回来的!

尚富海觉得他刚才想的有点多了。

但不管怎么样,过来玩了,尚富海还是按照规矩,给小侄子徐子政递过去一块玉观音,价值不菲。

撇过这一茬,尚富海把徐金兴给叫到了一边,说:“金兴,有个事我得说你两句,咱做事可不能光往钱看。”

“你们现在一天也挣得不少,你就非得赶着这么个天气的时候回来啊?”

“不是我不信你的开车技术,万一路上真有个什么意外,车要是半道抛锚了,到时候怎么搞?”

尚富海心里还是没有释怀,他万万没想到自己这个小舅子竟然钻到钱眼里去了。

这不是本末倒置吗!

要是别人说他,徐金兴一准暴起反抗了,可这个说他的人是他姐夫,他这回老实了。

虚心听着姐夫教训他,一句话都不敢反驳。

等他姐夫不说话了以后,徐金兴才说:“姐夫,你放心,这绝对是最后一次了,再也不会有下次了。”

“嗯,你自己心里记着就行了。”尚富海随口应了一声。

上午十点多以后,王晓梅就开始收拾配菜,准备做饭了。

考虑到陶蓉蓉的关系,尚富海让她做菜的时候别放调料,盐能少放就少放。

姜春华就在旁边拍了她儿子一巴掌:“金兴,你看到了吗,你姐夫办什么事都比你想的全面。”

“我……”徐金兴无语了,他觉得自己很受伤。

席间吃饭的时候,徐金兴又提起了宝菲集团感恩日晚会的事,他出于好奇,问了一遍:“姐夫,你真的准备退休啊,这个时候退休,不觉得亏得慌吗?”

尚富海直接摇头:“金兴,你现在还不太理解,不过等你到了我这个地步的时候,你就明白了。”

“……”

徐金兴被噎死了,姐夫这个逼装的得给满分。

徐金兴觉得他这辈子是混不到姐夫这份上了。

国内正儿八经的首富,几千亿人民币的资产,世界富豪排行榜上都能排到前十。

还有人私下里说,姐夫的排名过两年还能再

弄青梅po海水江岸小说全文

往前挪两步。

徐金兴都不敢想象姐夫短短几年到底是怎么混到今天这一步的,简直不可思议。

他心里琢磨着:“我姐也就是命好,捡了个现成的首富夫人。”

“姐夫,看来我这辈子是体会不到你的感受了。”徐金兴直接败退。

午餐过后,陶蓉蓉嘟囔他:“金兴,瞧瞧你那点出息,办不办得到不说,你怎么连想都不敢想啊!”

徐金兴很想吐一口老血。

他以前没正儿八经的创业的时候,总觉得姐夫的成功来的太容易了,给他一种‘他上他也行’的错觉。

可他真正在潍城开办起培训辅导班以后,才发现现在这4家培训班都把他给忙的团团转了,真不知道姐夫当初到底是怎么一步步过来的。

几天之后,路面上压实的冰面总算融化了,徐金兴他们盘算着回潍城了。

这个时候,时间上也已经进入了12月份。

距离新的一年越来越近了,孩子们这个时候就高兴了。

在他们的概念里,等过新年的时候就可以再买新衣服,买玩具了,可对于宝菲集团的每一个人来说,这并不是他们急迫追求的东西,他们甚至想着让时间慢慢的走,让那一天来的更慢一些。

喜欢重生之老婆孩子热炕头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