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委屈离家出走被惩罚全文在线阅读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最终狩龙人还是摆脱了刚索曼等人的纠缠。

“不用顾忌那么多,尽快撤回来。”

来自首领的果断指示,让三管得以甩开顾忌,第一时间就暴力驱散了所有好事的媒体人——尼克托人用电杖直接将围在身边的数人电得原地失禁,其余的人就油滑得一哄而散了。

至于红脸人,自始至终都维持着和狩龙人的距离,只尽着房东的本分。

如同狩龙人有自己的顾忌一般,红脸人做事的时候

受委屈离家出走被惩罚全文在线阅读

也要考虑他背后的老板,他的任务是帮肖恩偷渡到【虹彩港】,而不是持续激怒狩龙人。

而他能做的,都已经做过了。

所以,在强行挣脱了刚索曼等人的纠缠后,狩龙人的小队很快就撤回到了一个临时据点之中。

三管没有再接到来自首领的指示,这对他来说既轻松又难过,轻松在于不必带着失败的耻辱面对首领,难过则在于他甚至没有为自己辩解的机会。

而在羞恼中,他发现了一件令他火冒三丈的事情。

“飞鱼呢!?”

“飞鱼他,他刚刚说自己肚子不舒服……”

“那个不长散热孔的皮墩奇!”三管盛怒不已,“他还以为自己是行动一组的组长么?!你们为什么没有人拦住他!”

“我们听到那句话的时候,他就已经不见了。”

“是啊组长,你知道前组长他一向神出鬼没,他想跑根本没人拦得住的。”

“他现在只是底层战士,恐怕也不敢承受组长你的怒火吧。”

手下人的解释,显得漫不经心毫无诚意,尤其是那些一组和三组的人,言辞间更明显有看笑话的意思。

狩龙人虽然以精锐著称,但终归不是靠什么荣誉感和纪律维持的组织,这群为了复仇而走到一起的战士,从来也不会是本分人,而三管并没有约束所有人的威望。

而三管对此束手无策,现在他只能盼着那个临阵脱逃的飞鱼能灰头土脸的回来。

但他很清楚那是不可能的,飞鱼虽然油滑,却很少在单独行动中失手,或者反过来说,单独行动时的飞鱼才最可怕,他从一开始就不适合当什么组长!

如今三管率领的队伍被克拉图因人玩弄于股掌之间,注定徒劳无功,那么狩龙人唯一的希望,反而要放在飞鱼身上。

三管很讨厌飞鱼,但此时心底却只能祈祷飞鱼成功。

因为他已经受够了这座烂泥一般的城市了,他没有耐心陪一个绝地学徒玩捉迷藏,他这条残存下来的性命,是用来点燃后烧死所有【青龙】杂种的。所以,最好就是飞鱼能快点结束这一切!

——

与此同时,在狩龙人离场后,广场上回荡着一阵夸张的呻吟。被三管的电杖波及到的人们肆无忌惮地在泥泞里翻滚着,强调着自己的惨烈。

“好了,都别叫唤了,这次克拉图因老板开了好高的赏钱,等事情结束以后大伙儿一起去一区吃大餐!”

“好!就等这句话了!”不久前还在地上打滚的人,顿时兴奋地站起身来,完全没有受伤的样子。

对于这些厮混在天黄区的媒体人来说,防身保命的技能是看家绝活,早在闻讯而至前,他们就做足了准备,绝缘甲片、急救喷雾等等都准备充分。

虽然多少有些皮肉之痛,但比起一区的大餐,以及承诺好的分红,区区疼痛就不值一提。

“嘿嘿,红脸老板

受委屈离家出走被惩罚全文在线阅读

,多谢啦!”

红脸人却说道:“出钱的人并不是我,要谢的话,谢这位吧。”

他伸手指向那个浑身腐臭的人,而包括刚索曼在内,所有人都用不解的目光看向红江玉。

下一刻,红江玉笑了起来,展现出完全不属于愁苦记者的笑容。

随着笑容绽放,那个满面沧桑的中年人,在众人眼前一点点卸去自己的伪装。他抹掉脸上的污泥,顺带抹去了脸颊和眼角的褶皱,露出一张年轻的面孔。

“很高兴见到各位,感谢大家的全力配合。重新认识一下,我是白银骑士团的白金九千。”

“啊?”刚索曼一脸茫然,“等等,什么九千?你不是红江玉?”

“那是家父。”白金九千大方地说道,“而他已经去世很久了。很高兴在他去世以后,这座城市里依然还有这么多热衷于揭穿真相的同行。虽然我没能继承家父的衣钵,但看到你们,相信家父在天之灵也会欣慰。”

“哦,哦。”刚索曼还有些摸不清头脑,只感觉原本很简单的故事一下子变得复杂起来,而他和所有人都被蒙在鼓里……这种滋味非常难受。

虽然他们只是天黄区的破落媒体人,但媒体掌握真相这条定理,让他们本能地抗拒着自己被人蒙蔽的事实。

“其实事情很简单。”白金九千说道,“我的老大需要各位帮忙抓一个人。可是现在抓他的人太多,所以我们一边抓人,一边也要给竞争的同行使点绊子,这才有了刚刚的局。”

一个记者忍不住问道:“你们要抓的人是那个传说中的绝地学徒?听说他根本就是你们的人啊!”

白金九千说道:“以前是的,所以现在我们急着把他抓回来,捆去天玄玉栋,以证明我们的清白。不然让人误以为骑士团包庇恐怖分子就不好了。”

有人忍不住问道:“听说你们白银最是护短,怎么这次却出卖自己人了?”

白金九千答道:“自己人?突然自曝身份,让整个白银都陷入被动的人,不太像是自己人吧?而且世人都知道我们白银以前经常受南家关照,现在发现涉嫌杀害鹤礼先生的凶手就潜伏在身边,又怎么可能把他当做自己人呢?”

刚索曼问道:“你这番话,其实是在敷衍我们的吧?根本不是真心话吧?”

白金九千笑了笑,摊开手,露出一小叠存有乾坤币的卡片来。

“我说的当然都是真心话,毕竟我可是红江玉的孩子啊。”

刚索曼顿时了然,率先拿过一张卡片,说道:“明白了,那我就祝你们尽快抓住那个恐怖分子,为自己洗清冤屈。”

待刚索曼等人走后,白金九千才收敛了笑容,对红脸人微微欠身:“感谢你的大力相助,白银不会忘记的。”

而后,他晃了晃头,问道:“那个,可以让肖恩出来了吧?这周围没有其他人了。”

红脸人说道:“肖恩不在这里。”

白金九千瞪大眼睛:“不在这里?他不是在广场入口才和这位女士互换身份的吗?这么短时间能跑到哪里去?而且他要去虹彩港与我们汇合逃亡,只有这一条路可走吧,有什么可跑的?”

红脸人说道:“狩龙人能在这里拦住我,说明这条路已经是死路了。我在广场设计这个陷阱,并不是真的期待着在这里和他们决战。他们不出现才是最好的结果。”

白金九千说道:“没办法,狩龙人的那位老先生看样子也是认真起来了,有他指挥的狩龙人着实难缠,而我们白银因为理所当然的缘故,没办法在城市里自由行动,拖不住他们。”

红脸人说道:“我不是在责备你们,只是阐述一个客观事实。如果狩龙人能在天黄五区堵住我,就能在天玄区堵住肖恩,这条偷渡通道已经不安全了。”

白金九千问道:“但是你肯定还有其他通道吧?”

“当然。”

“那么,在哪里?”白金九千说着,打开手中的全息投影,投射出城市的立体地图。

然而克拉图因人却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呃,红脸前辈?我不是要打探你的商业机密,但你不告诉我通道在哪里,我没办法安排人手去接应他。”

克拉图因人说道:“真的是接应吗?”

白金九千愣了一下,失笑道:“红脸前辈你难道是在防备我们?咱们是合作伙伴啊!一开始就是白银出力协助肖恩逃亡,如果我们要对他不利……”

“世上从来没有值得全心全意信任的合作伙伴,何况你刚刚说的话并没有错,一个背叛你们在先的人,真的值得你们这么尽力去救援吗?或许你们只是想出卖他,来保全自己。”

白金九千沉默了一会儿,笑道:“这么说也说得通,我们可能只是在利用红脸前辈,来引导肖恩自投罗网。到时候肖恩被捕,我们抓到叛徒,红脸前辈却任务失败,不光赔上了多年名声还要赔我们违约款,名财两失,我好久没在天黄区执行任务,都快忘了这边的从业环境了。”

红脸人沉默不语,显然是默认了这种可能性。

“不过红脸前辈你还是多虑了,如果我们真要谋害肖恩,完全不必冒着得罪红脸前辈的风险……”

话没说完,就被打断了。

“我接到的任务,是把肖恩安全地送到【虹彩港】,我不关心你们在他抵达虹彩港之后对他做什么,但在此之前,没有任何人能妨碍我的任务。”

白金九千再次陷入沉默,良久之后才无奈地摇头:“前辈恪守原则一丝不苟,我深感佩服。时间不早,我就先告辞了,不然怕是来不及搞到前辈的备用方案去堵肖恩……”

而一边走,白金九千一边喃喃自语:“刚刚那群狩龙人里,是不是少了个熟面孔?上次在三区伏击的时候,那个人应该没死吧?”

喜欢星球大战:白银誓约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