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丽颖朝阳饭店1v3了解一下无删减全文阅读

  • A+
所属分类:影视广告

杯中水已凉。

从打火机窜出的火苗将审讯室里的众人从那段被尘封遗忘的往事拉回到现实。

风叙白痛心不已牵住母亲的手,终于明白为什么这么多年她从不在自己面前提及关于父亲的只言片语,也明白这么久以来叶君怡独自承受了多少悲痛,原本已经渐渐愈合的创伤在对面这个男人的追溯中再次被撕裂。

风叙白看风宸没有父子相见的欢喜充斥在眼中只有无尽的憎恨,他不愿意承认有这样的父亲,一直以来风叙白都认为自己是一块坚不可摧的盾牌,为共和国抵挡着那些心怀不轨敌人的觊觎,可万万没想到父亲竟然曾经是头号敌人。

“你可否对之前所说负责?”同样义愤填膺的还有叶廷锴,铁青着脸冷声问道。

“负责。”从走进审讯室那刻起从容是风宸唯一的表情,“我讲述的这段往事皆属实。”

叶廷锴掷地有声:“我们不会姑息任何一名敌人,不要以为过了这么多年你就能安然无恙,一旦我们查实真相你将受到人民的审判!”

“你没权审判我而且我这才回来也不是为了接受审判。”风宸点燃烟,他的平静落在众人眼里如同最嚣张的挑衅。

“报告!”

“进来。”

一名工作人员送来一份资料,看向风宸严声道:“局长,他在说谎,至少他诉说的这段往事中有一部分是可以被推翻的。”

风宸波澜不惊抽烟。

叶廷锴:“哪一部分?”

“我们从早期中社部的档案中查实的确有一位代号明月的同志,但由于特殊原因明月的档案被销毁因此无法核实明月同志的身份,根据他的交代明月在上海解放前牺牲,可我们从解密的档案中发现这些。”工作人员将资料放在桌上继续汇报,“这里面是从东山传递回大陆的情报,截获情报的人正是明月同志,在1949年到1953年期间明月同志一直都在与中社部联络并提供了大量重要的情报,明月最后一次与中社部联络是1952年6月13日,派遣到东山的潜伏情工中出现叛徒泄露了东山地下党组织,明月同志在第一时间向中社部发出示警,可由于电台被敌人控制大部分潜伏同志悉数被捕导致岛内党组织陷入瘫痪,中社部为了确保明月的完全向其发出了最后一条密电,指示明月长期静默等待下一次被唤醒。”

“明月还活着!”叶廷锴大吃一惊。

“中社部的人员交替和部门演变慢慢让明月这条线被遗忘,直到三个月前明月同志重新尝试与我们建立联络,并传回关于红鸠前往大陆试图窃取CSS-4的情报,可见明月同志一直都还在战斗。”工作人员冷眼看向风宸,“他在说谎至少他没有完全交代问题。”

“你多大?”风宸与工作人员对视,沧桑的脸上浮现出淡淡的笑意,房间里只有叶君怡能读懂他的笑那是一种傲慢的不屑。

“在这里你没有发问的权力。”工作人员针锋相对。

“基于从尘封档案调查得出的结果你认为可信度有多高?我瞧你年纪应该不大1953年的时候应该还没出生吧,你能出现在这里理论上你我算是同行,给你一句善意的忠告一名合格的间谍不是靠资料来做出判断,在这一行亲眼看到都未必是真的何况你还没看到。”风宸波澜不惊说道,“我一生都活在谎言里无时无刻都在说谎,相信我,你还没有能力识破我的谎言,如果我是你的上司我会劝退你,你根本不适合当一名间谍,你该庆幸没有活在我经历过的那个岁月中否则你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啪!

怒不可遏的风叙白上前一巴掌打落风宸手中的烟,愤恨中有对风宸的憎恨也有对他傲慢和轻视的忍无可忍。

“这里是国安局不是你在东山的军情局,搞清楚自己的身份和处境!你没资格在这里耀武扬威!”

风叙白拧住风宸衣领一拳打在他脸上,踉跄倒地蜷缩在角落的风宸没有反抗也没有辩驳,抹去嘴角的血渍抬头时眼底居然是亏欠的卑微。

“如果这样会让你好过些,你可以继续。”

“叙白……”

叶君怡恨了风宸近半个世纪,可看到他在自己儿子面前的妥协时依旧会心痛,这恐怕是唯一能让风宸低头的人,突然意识到这个男人留给自己的魔咒至今仍未解除。

上前拉开风叙白努力让自己不在风宸面前表现出忧伤:“还有什么是你没说的?”

“中社部销毁了明月的档案在没有人能核实明月身份的情况下能使用电台呼号和密码的便是明月,我能替代秦景天同样也能替代明月。”

叶君怡目瞪口呆:“你,你一直以明月在与中社部联络?”

“妈,您不要相信他。”风叙白冷静说道,“如果他之前所说属实,是他亲手杀害了明月同志又怎么会在东山以明月的身份传递情报。”

“还有另外一种可能。”叶廷锴神色严肃道,“当时的中社部并不知晓明月同志牺牲这就给了他可乘之机,他完全可以利用明月同志的身份逆向使用电台,1953年东山潜伏的同志大规模暴露我怀疑就与他有关!”

“报告。”又进来一名工作人员手里也拿着一份资料,“根据他所述内容我们调阅了同时期中社部的档案,始终没有找到关于江南同志和暗网相关记载而且在上海解放前中社部也没有关于情工被肃清的记录,他提到保密局对暗网的肃清根本无法考证。”

“怎么会没有呢?”叶君怡一脸诧异说道,“关于此事我专门写过一份材料交给上级说明情况,这份材料现在应该能在我的档案中找到。”

“没有。”工作人员摇头道,“我们调阅了叶局您的档案根本没有看见这份材料,而且如此严重的泄密事件不应该只有叶局您一个人知晓,可从目前掌握的情况来看除了您之外没有人能证明他所说的事,会,会不会是您记错了?”

“你想说什么?”叶君怡搞了一辈子情报工作,怎会听不出工作人员的弦外之音,“我在混淆视听欺瞒组织还是说我无中生有杜撰事实?如果这是你的怀疑你大可直接说出来。”

“叶局,您是我老领导又是看着我长大的私下我还叫您一声叶姨,您是我最敬重也是最信任的人可现在此事关系到国家安全,结合他之前所说廷锴心中有一些疑虑想向叶局求证。”叶廷锴让工作人员先出去,“您看是在这里谈还是换一个地方?”

叶君怡一脸磊落:“你尽管问,我以党性发誓对组织绝无半点隐瞒。”

“我想知道暗网被大清洗之后您的经历。”

“我从上海撤离后直接回到中社部,并将上海发生的事如实写了一份材料上报给上级,1949年上海解放后我被中社部委派到湘江继续进行情报收集工作,1954年被召回筹备组建中央调查部并担任反谍局副局长在这个岗位工作到退休,这些我的档案里都有你可以随时核查。”

“暗网被大清洗时您是负责人,虽然您也中了敌人的阴谋可大批我方情报精英倒在黎明之前,这对于我党当时的情报战线是不可估量的损失,廷锴可能话有些重但也秉承实事求是的原则,您作为暗网的首脑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为什么在您的档案里没有关于暗网的记录以及对这件事的处理意见?”

“我从来没想过逃避责任,对于这件事我一直在等组织的处理意见,但等来的却是通知我前往湘江的命令。”叶君怡一五一十回答,“而且连同调遣命令一起下达的还有禁止再提及和暗网有关的任何事,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接触过暗网,事实到到现在我也很想知道为什么组织没有处分我。”

“谁下的命令?”叶廷锴追问。

“我。”进来的是国安总局局长袁南昭,戎马一生的军人做派也雷厉风行,瞪着叶廷锴一脸严肃,“小兔崽子长本事了连叶局都怀疑,命令是我下达的,君怡所说句句属实我给她作证!”

见到袁南昭进来,叶廷锴和风叙白立马挺胸刚想敬礼。

“不要来这一套,耗子都把洞打到你八局里面我看要检讨的该是你。”袁南昭大手一挥,“我来是等你给我交代的,到底八局乃至国安其他分局里还有多少耗子?”

“老袁,廷锴是例行公事没有其他意思。”

“你为党抛头颅洒热血的时候他还光着腚呢,不了解情况就随意指摘他这样的工作态度就有问题,我再不来就要让你受委屈了。”袁南昭和颜悦色安慰叶君怡,转头看向慢慢从地上爬起来正擦拭嘴角血渍的风宸,“你就是秦景天?”

“已经很久没人叫我这个名字了。”

“我在君怡同志的报告里看见过你的名字,军统的王牌果然是名不虚传,你该庆幸跑到了东山要是当年落在我们手里,不知道有多少人想把你碎尸万段。”袁南昭一脸正气直视风宸冷声道,“居然还敢回来,我佩服你的胆量但你低估了我们清算敌人的决心,对你的审判会迟到但绝对不会缺席!”

“审判我的罪名是什么?”风宸波澜不惊反问。

“你犯的罪恶贯满盈罄竹难书还需要我累述吗?”

“谁能证明?”

“君怡同志就可以指证你!”

“人证是有了物证呢?”风宸从出现在这间审讯室开始就没有处于过下风,“我给你时间去找想要多久都行,你能找到任意一件能证明我罪行的物证吗?我泄露的情报或者我出卖的人以及我杀的人,无论你找多久都会发现没有可以给我定罪的证据。”

“你……”

“老袁,为什么暗网被敌人肃清我没有受到组织的处分,还有我写的那份材料清楚记得是亲手交给你的,可他们并没在我档案中看见。”叶君怡问出困扰自己多年的心结,“我认为廷锴说的很正确,因为我的失误给党造成这么大损失,按说我不该再被委以重任,组织是出于什么原因选择继续信任我?”

袁南昭避开叶君怡视线欲言又止。

“我以曾经与你并肩作战多年战友的身份恳求你,我必须要知道答案。”

袁南昭迟疑不决看着叶君怡焦灼的目光闭目长叹一声:“组织根据你材料的内容进行过调查但发现……”

“发现什么?”

“根本没有你所说的情况发生。”

叶君怡一脸疑惑:“没发生?什么没发生?”

“暗网根本没有被敌人肃清,相反这些情工在随后与敌人最后的情报战中发挥了重要作用,考虑到他们的特殊身份直至现在这些同志的档案都未解密。”

“这,这不可能,我亲眼见到他……”叶君怡瞪大眼睛完全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暗网名单我交给了他随后他就实施了肃清,他当着我的面枪杀了两位同志,这是事实为什么你们就查不到呢?”

“事到如今我也没有必要对你继续隐瞒,我也是隶属暗网的情工我的上级首长便是江南,早在你从上海撤离之前江南同志已经将完整的暗网人员名单上报给中社部,是江南同志保护了暗网情工,时过境迁这份名单已经没有当年那样重要可依旧被列为永不解密的机密。”

“江南是你的上级?”叶君怡越听越诧异,“可我才是江南的联络员啊。”

“不,我才是。”袁南昭和盘托出,“你当时在上海身份已经暴露,江南同志为了保护你才挑选你成为联络员,这并不是什么秘密敌人一直知晓你与江南的联系,正因为如此敌人为了找出江南一直没对你采取行动。”

“江南到底是谁?”

“我不知道。”

“到现在你也不知道?”

“江南同志最后一次联络我是你回到中社部不久,销毁你提交给组织的材料以及对你不追责还有将你调派到湘江,这些命令都是由江南同志下达。”袁南昭表情同样充满遗憾,“一同下达的还有让我接管暗网的命令,从那之后江南同志便中断了与我的联络,我猜组织为江南同志分配了新的任务只可惜我与这位谍报传奇始终缘悭一面。”

“不,不是这样。”叶君怡转头看向风宸,“我交给你的暗网名单呢?”

风宸拾起被风叙白打掉的烟头重新点燃:“在一个很安全的地方。”

“什么地方?”叶君怡感觉自己快错乱。

“东山军情局位于地下25米的特级档案库中,在这份名单档案上同样盖有永不解密的印章。”

审讯室里众人面面相觑,都不明白一份中共情报人员名单为什么会被保存在军情局的档案库中。

“这是江南为暗网部署的最后一次行动,暗网的职能从最初对敌渗透搜集情报变成获取红鸠计划名单,这份名单只会在守望者出现交替的情况下才会出现,顾纪棠作为该计划的首脑心思缜密滴水不漏,唯一能引他上钩的只有暗网名单和江南,顾纪棠为防止红鸠计划名单泄露实行分层管理除了守望者之外包括他在内也不知晓红鸠资料。”风宸一边抽烟一边说道,“可这一点也是红鸠计划中最大的破绽,顾纪棠根本没有办法确认拿到的名单真伪,如果交给顾纪棠的名单上不是暗

赵丽颖朝阳饭店1v3了解一下无删减全文阅读

网人员呢?”

“你当时手上只有我交给你的暗网名单。”

“不。”风宸神色镇定回答,“我手上还有明月交给我的红鸠名单。”

叶君怡一愣想到袁南昭说过暗网并没有被敌人破坏,突然张开嘴:“顾纪棠拿到的是红鸠名单!”

“江南成功借顾纪棠的手肃清了第四批渗透的红鸠,而真正的暗网名单却被带回东山归档封存,当有一天军情局解封这份名单时才会发现近半个世纪来一直帮对手保管着一份至关重要的情报,只是解封的时候这份名单已经没有了意义。”风宸抬头看向叶君怡,“这也是顾纪棠直到临死之前才明白的真相。”

“你,你怎么会知道?”袁南昭惊诧不已,这项行动至今都没有解密不该是一名敌方情报人员能知晓的。

风宸:“江南告诉我的。”

“你见过江南?!”袁南昭大吃一惊。

风宸默默点头。

袁南昭迫不及待问道:“江南是谁?”

“江南是一名红鸠,在民国32年有机会接触被日军特高课抓捕的第一任江南周幼卿,并且有过人的记忆力能全部记住周幼卿移交的暗网名单,同时最后一次与组织中断联系是1949年2月18日,关键词:红鸠、特高课、1949年2月18日。”风宸吐了一口烟雾缓缓说道,“综合上述几点要甄别江南身份其实并不难。”

袁南昭在错愕中快速思索1949年2月18日正是自己最后一次得到江南的命令而巧合的是根据事后调查的情报,化名秦景天的军统王牌特工离开上海前往东山的时间也是这一天。

自己面前就坐着一名红鸠并且在上海沦陷期间就潜伏在日军特高课,当袁南昭把这些支离破碎的线索拼凑在一起时,眼中的茫然渐渐变成惊讶。

“你去过江淮吗?”

风宸的脸在缭绕的烟雾中若隐若现,声音和他表情一样笃定:“去年春天去过,那会刚好吹着东南季风。”

袁南昭的声音和他的手都在颤抖:“不,你记错了,春季是没有季风的。”

说完这一句时袁南昭已经无法抑制自己的激动。

风宸在平静中转头看向叶君怡:“喜欢诗歌吗?”

“喜欢……”叶君怡想起江南曾经与自己约定的暗号,同样在震惊中问道,“我最喜欢的诗人是普希金,你呢?”

“我喜欢他的《纪念碑》。”风宸心如止水一字不差背诵着诗词的节选,“我的灵魂将在圣洁的诗歌中,将比我的灰烬活得更长久,永不消亡。”

叶君怡踉跄向后退一步,不断张合的嘴良久才发出声音:“你,你是……”

自己的一生充斥着谎言和秘密,只是这些秘密风宸从来都不能与任何人分享,他只会告诉牺牲前的战友和被自己终结的敌人。

楚文天和顾鹤笙牺牲时以及匕首从叶书桥后背刺入时还有点燃越云策身上汽油时,风宸都在他们耳边说过相同的话,直到今天他终于能将这个自己保守一生的秘密说出来。

“我就是江南!”

叶廷锴和风叙白还在震惊中,他们还无法体会这个代号的含义和背后的故事,只有袁南昭和叶君怡明白面前这个男人用一生的忠贞和赤子之心铸就的代号。

“首,首长……”铮铮铁骨的袁南昭此刻也无法抑制夺眶而出的泪水,颤抖的手抬起向风宸敬出迟到近半个世纪的军礼,“暗网成员,代号季风向您致敬!”

叶君怡捂住嘴泪如雨下:“我就知道你不会骗我。”

风叙白和叶廷锴看向对面饱经沧桑的男人时眼里是对传奇的肃然起敬,审讯室外负责监听和收集资料的工作人员也纷纷站起身和房间里的人向风宸敬礼。

风宸一生都在追寻荣耀,楚惜瑶说自己是阿喀琉斯想要谱写属于自己的传奇,其实风宸从未这样想过从在党旗下宣誓那刻起对信仰的忠诚便刻在他骨子里的誓言。

风宸吸完最后一口烟掐灭烟头后缓缓起身,一丝不苟收拾干净桌面,从风衣中拿出一个精致的木盒小心翼翼打开好似里面放着他最珍惜的东西。

一张张摆放在桌上的有照片也有简报。

在泛黄的照片里叶君怡看到顾鹤笙,记起那是曾经大家一起去相馆拍摄的,还认出了俞志豪他的照片上还残留着发黑的血渍,那应该是风宸偷偷从他档案中撕下珍藏至今,剪报上的时间还停留在很多年前,那时的洛离音风姿绰约,端庄优雅,旁边的照片里是为人师表浩气长存的范今成,最后一张照片是楚文天的依旧豪气干云,站在他旁边是乖巧的楚惜瑶。

风宸退到一边他们每一个人的音容再次浮现在眼前,满怀敬意道:“他们才是该接受致敬的人,我有幸与这群无名之辈并肩作战,他们用生命捍卫了信仰用忠诚铸就了一条荣耀之路,他们才是真正该被铭记的英烈。”

叶君怡也抬手向无名英烈敬礼。

“惜瑶也是我们的同志?”

“不是。”风宸神色黯然摇头,“我奉命前往东山潜伏为掩护身份我需要一名妻子,她不是我们的同志但这么多年她一直都在默默掩护我。”

“她还好吗?”

“她走了,走的时候我一直陪在她身边,这一辈子我没哭过她走的那天我哭得像一个孩子,这一生我辜负了两个女人直到最后我都没给她说一声对不起。”风宸埋头神色悲伤,颤巍巍的手从风衣中拿出一封信递到叶君怡面前,“惜瑶说如果我还有机会见到你,让我将这封信转交给你。”

叶君怡在悲怆中展开信纸,认出楚惜瑶娟秀的笔迹。

君怡芳鉴:

等你看到这封信时我已经不在人世了,台北的风很大不知不觉都吹白了头发,海天在望不尽依依,想想已经快三十年没见到你了,真怀念曾经和你在一起的时光,一直以来我都把你当成姐姐直到我后来恨你,我可以和你分享一切可你却从我身边夺走了风宸,那时的我对你恨之入骨直到我看见你在我怀中撕心裂肺嚎啕大哭时才明白,他从来都没有属于过谁,如果有他只属于他为之而战的信仰。

为此他可以和我结婚可我知道这么多年来他留驻于心的只有你,我原本有机会拒绝他,我不想自己有一天会像你那样被伤的体无完肤,但我又怕他会有事怕他身边连一个能说真心话的人都没有,我选择了留在他身边,这些年他对我很好亦如他向我求婚时说出的誓言,如果这一切是真的该有多好,但我还是很开心能与他相守这么多年。

他为你守住了心我为你守住了人,这些年我把他照顾的很好现在我将他交还给你。

惜瑶

拜首

叶君怡读完泣不成声,上前拉住风宸的手:“跟我回家吧。”

风宸眼底有憧憬和期盼但很快又变成那抹叶君怡熟悉的平静,看了一眼手表:“时间到了,我该走了。”

“走?你要去哪儿?”叶君怡抓住他的手不肯松开。

“我还有任务。”

袁南昭:“首长,您的任务已经完成了。”

“没有,我的任务是获取红鸠计划名单,这个我执行了四十年的任务还没有完成,我答应过鹤笙一定会圆满完成任务,他用生命换来铲除第四批红鸠的机会我不能让他白白牺牲。”风宸目光坚毅不拔说道,“只有在这里我是江南,可离开后我依旧是一名红鸠,这是我的使命和职责在任务没有结束的那一天我不会停止战斗。”

“首长……”

“我的故事讲完了但征程没有完,东山军情局为取回东风系列导弹核心参数情报陆续唤醒了第一到三批沉睡的红鸠,导弹情报已经泄密必须阻止被带回东山同时还要一举清除所有红鸠,我这次是以主宰者身份回到负责情报传递,红鸠的名单还掌握在守望者手中。”风宸走到风叙白面前,将一份资料递给他,“里面的人叫秦陆离,是我安插在大陆的情报人员,他将在近期与被唤醒的红鸠进行接头并获取窃取的情报,此人的资料只有我知晓,你要做的是替代秦陆离的身份伺机截获情报,我会安排守望者对你进行招募,这是你渗透红鸠的唯一机会,你的任务是不惜一切取代守望者获取红鸠名单。”

“是。”

……

1984年10月1日,国庆阅兵。

鲜花与彩旗点缀的广场上人头攒动,人群挥舞的国旗将那个风烛残年老者脸上的沧桑映成红色,风宸在人群中依旧是最不起眼的那个人,抬头望向天安门上那些阅兵的功勋,自己是有资格站在他们中间的

赵丽颖朝阳饭店1v3了解一下无删减全文阅读

可自己选择的这条道路上是没有闪光灯与鲜花。

拿起手中的相机调整焦急拍摄着导弹方队,上一次来这里时还叫北平,记得那时是为了获取灯塔行动内容,时光荏苒一晃已过了四十年,这座城市与这个国家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唯一没有改变的是自己依旧是渗透在敌人心脏的红鸠。

整齐划一的足音传来,随着阅兵的开始首先走来的是由陆、海、空三军指战员组成的中国人民解放军仪仗队,他们护卫着鲜红的军旗铿锵有力走来,看着各种方队从面前走过,地面是金戈铁马奔驰,空中战鹰展翅翱翔,受阅机群在天空中留下绚丽的彩烟。

“敬礼!”

随着排头兵一声高亢的口号,走来的方队向主席台庄严敬礼,也像是在敬给自己和那些为铸就新世界而捐躯的无名英烈。

“鹤笙,看见了吗,这山河如你所愿。”

风宸默默挺直腰在人群中像一名不屈的战士敬出标准的军礼。

============================================================================

完结感言

《风声鹤唳》从开书到今天陪伴大家走过了九个月,感谢各位书友的一路相随同时也感谢各位的鼓励和支持,我一直在尝试用不同的题材去写悬疑作品,谍战是我第一次写从构架大纲到动笔就用了三个月,就是想给各位呈现一部与众不同的谍战作品。

在写下最后一个字时有高兴也有遗憾,高兴自己又完成一部作品,遗憾没能在书中把之前设定的大纲情节写完,我在这本书上灌注了很多心血导致最近头发掉的有点多,也是想为尽全力完成一部能令自己和书友都认可的作品,可由于出版方和影视公司的催促只能割舍了一部分情节。

《风声鹤唳》出版事宜已经洽谈完成同时影视改编将在节后启动,我对《风声鹤唳》的影视改编充满了信心和期待,希望能尽快能看到书中的人物用另一种方式呈现给观众。

为了配合影视公司和出版社舍去的部分有以下:

1、1948-1949年的发生的故事。(其中就有沈杰韬之死的详细情节,丁山为掩护顾鹤笙牺牲的情节、渡江战役中的情报战等)

2、顾纪棠在原大纲中是一名在后期很重要的角色,在上海解放后他将作为主要反派进行敌后情报战,国民党转入地下与公安之间的交锋。

3、叶君怡被派往湘江后是与风宸还有交集的,国共两党在湘江开辟了新的情报战场。

大致放弃了近五分之一的剧情不过对全书完整性没有影响。

完本后我要精修出版稿,出版方要求出版稿要压缩到六十万字,当局者迷我实在不知道如何下手精简,在此恳请各位书友给提提建议,各位认为那些情节和内容是不必要的可以在我微博或书评区留言,先在此谢谢大家。

最后是新书的事,我手上有好些坑没有填,比如方士的前传和第二部、不良引的第二卷以及死神的哈士奇续集,我暂时还没想好下一本写什么,也许会继续尝试新题材也说不一定。

不过这次选择权我交给各位书友,我将在微博发起投票书友喜欢什么就写什么。

最后再次感谢大家的支持。

喜欢风声鹤唳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