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房 作者 胡椒子小说全文完整版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残阳如血,血泊如练。

十月二十一这天的血战,终于随着黄昏的视野越来越差、吴军士兵越逃越散,落下了帷幕。

之所以说“血泊如练”,也是因为长坂坡的地形特点导致的,成千上万人的鲜血在缓坡上根本存积不住,无法像平地那样形成水洼,结果就是顺着坂坡流淌。

原本死个几千人流出的血,在低洼处聚集起来,看起来也没多大占地面积。可全部如刷地坪漆似,鬼斧神工地把所有血刷开摊薄,足够把方圆几里地都染红。

若是能从空中鸟瞰,简直是前所未有的壮丽,足够让战败者留下创伤应激综合症。

那些逃散的吴军士兵,纵然连夜绕过当阳城、往江陵方向狂奔逃生、成功归队,内心也已经烙下了无法磨灭的破胆恐惧阴影。

赵云的部队因为经过连番血战,倒是没有精力再清点俘虏计算战果。赵云把这些事儿交给张松等文职人员办理,又吩咐给所有士兵好吃好喝修整、发赏。

好在当阳城内本就物资极为充裕,有大批从江陵抢运来的东西,都是挑值钱的先运走。所以赵云豪爽到了给每名参战生还的铁骑都发了两匹宽幅蜀锦、还赏赐羊肉半爿,允许饱餐痛饮。

负伤者额外赏赐金饼一枚,留下残疾者再加赏一枚,战死者抚恤家属金饼五枚。

一通赏赐抚恤下来,全军花出去的金饼竟然都超过了千枚,这个账目看得张松都心惊肉跳,担心到时候怎么给司空报账。

不过考虑到赵云打了以少胜多的大胜仗,重创了孙策的北路陆军主力,张松觉得这一切倒也是应该的。

抚恤花了那么多,就意味着赵云的部队今日的伤亡,其实还是达到了恐怖的四分之一。三千铁骑损失了近八百人,其中战死二百多骑,负伤五百多。

伤员里面坠马断手断腿断肋的重伤员比例最高,还有好几十个连颈椎腰椎都摔断了,摆明了得国家出钱养他们下半辈子,开支也是不小。

这也是长坂坡这种下坡冲锋地形作战不可避免的,很多人冲杀到后来体力不支、马匹被吴军长枪兵刺杀或者绊翻后,就跟滚地葫芦似连滚出去十几圈才停下,脖子腰齐断都是很正常的。

不得不说赵云亲率多年的这支精锐铁骑是真正的铁军,真正做到了令行禁止,敌人看似再强大,都能一往无前,扛着四分之一伤亡还死战不休。

相比之下,今天的战果也是非常丰硕的,光是被赵云和魏延穿插分割、成建制投降的敌人就有五六千人之多,再加上零散抓的俘虏,一共有七千余人。

两千多人抓七千多俘虏,几乎是一个人要看押三个,也到了极限了。只恨赵云人实在太少,明明击溃了那么多,也有速度机动优势,就是抓不过来。

总的战果,总得再过一两天才能尘埃落定。

……

当阳的吴军步兵主力,折损了程普、凌操两位主要高级将领,最后成建制撤回去的残部,只是吕蒙、徐盛、宋谦这些中层将领的亲兵。

战败之后,他们夜里都不敢歇息,几乎是强撑着往江陵逃。可惜步兵走不快,一部分体力不支的士兵只好丢掉一部分装备,以减轻负重增加逃生机会。

好在溃兵确实走得很分散,赵云想追也不知道怎么追,他的兵也得休整。所以二十二日天明后,只是黄忠带着速度较慢的步兵往南搜索。

一路上也没抓到俘虏,只是逮住些伤员。伤势实在重、没有挽救改造价值的,就补刀给个痛快,结束煎熬,尸体也都拖到一处烧了,免得传染瘟疫。汉军因为李素多年的治军意见,对于打扫战场时的焚烧尸体等卫生工作还是很上心的。

盔甲兵器倒是捡了不少,估计有好几千件,吴兵丢得满山满野都是。

二十二日清晨,江陵城内的孙策率先收到了兵败的消息——是几个凌操手下的吴军斥候骑兵军官,战败后直接往江陵后撤,带来了第一手的消息。

“什么?程老将军和凌操都被赵云击杀了?全军……你是说全军覆没?!”孙策惊闻噩耗,激动得从胡凳上直接跳了起来,拍案质问。

斥候军官哆嗦着诉苦:“未必……未必是覆没,但是真的被赵云彻底击溃打散了。主公若及时派骑兵接应,或许还能多收拢回一些败兵。现在败军都在往回赶呢。”

孙策拍案又惊又怒,但他也知道这时候还是挽救有生力量最重要,其他细节可以慢慢再问。他挥了挥手:

“带他们下去喝点粥歇息一下。义公,你带着骑兵出城往北几十里,撒开队形搜索,多接应一些败军回来。若是溃兵奔波乏力,情况也不危急的话,可以把你们的马让给溃兵骑回来。”

韩当领命,立刻去办,出发之前他自己又琢磨了一下,吩咐带点牛车去拉人。不过不许牛车队离城太远,毕竟牛车行动迟缓,万一敌人追击跑不了。

孙策在南郡府衙内仔细问了斥候战况,才大致知道了胜败原因,扼腕叹息:“程老将军用兵犹豫了呀!而且轻敌。怎能因为觉得赵云人少,就迎击到这等进退两难的战场地形!

留守当阳城外大营也好、堵住荆门谷口也好,结果肯定都比前进到长坂坡主动迎敌要好。难得那赵云已经身居高位,依然不吝自丢脸面想避战就避战,唉,事到如今,多说也是无益。”

周瑜又不在,孙策一个人高高在上,连个诉苦扼腕的人都没有。尤其他这个北路陆军,程普一旦损失掉,都没个地位足够的人跟孙策平等商议了。

孙策花了一整天的时间收拾挽救残兵,二十二日中午的时候,徐盛第一个成建制地撤了回来,他带来了大约一千五百人的整编部队,装备也都保存完好,甚至还额外带回了一些战死士兵遗留的装备。

这都得益于徐盛的任务本就是围困当阳城,

通房 作者 胡椒子小说全文完整版

没参与长坂坡之战,所以至少两座城门外的围城营地都是没有遭到追击、全身而退的。

下午的时候,吕蒙也回来了,带来了败军残部中规模最大的一支部队,大约四千人,建制也还完好,装备保留了六七成。孙策亲自接见了他,问了情况,还嘉奖了吕蒙败中挽回、保存部队的功劳。

孙策很清楚,部队在大败的时候也要争取树哪怕一个正面典型,鼓舞士气。

孙策还表示让吕蒙好好干,他姐夫邓当如今在夏口卧病,眼看也快不行了。吕蒙凭着这次存师苦劳,可以让他接替邓当的职位。

吕蒙回来后,又过了半天,直到半夜时分,宋谦才最后撤回来,他只有一千人跟随,装备都丢了一大半,极为狼狈。后半夜又陆陆续续又零星散兵收拢。

到二十三日清晨,孙策清点整编兵马时,发现所有溃兵只收回来七八千人。

孙策悲愤不已长叹:“给程老将军带去的可是两万七千人,整整两万人就这样损失了!赵云之攻,似若神鬼。”

事实上,赵云的部队造成的杀伤和俘虏,肯定是不到两万人的。当阳县内如今收编的俘虏不过六千。

剩下的一万四显然不可能都被杀了,估计有一小半是彻底往四面八方逃散,彻底被打得吓破了胆,也没打算回归孙策的部队了。

这种情况,在军中的年轻士兵之间是很常见的,尤其是那些还未娶妻的光棍。这一点从孙策军收拢的零散败兵年龄构成上也能看出来:

拼死拼活逃回去继续跟着孙策混的,都是些二十多岁以上,甚至三十多的老兵。他们在江东和庐江还有亲人妻儿,不回去老婆孩子会饿死或者被迫改嫁抛弃。

二十岁以下的少年兵几乎都能逃散就逃散了,反正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留在南郡一样是当兵当农民。

当时的家庭也不会只生一个孩子,家中父母自然还有兄弟姐妹去养,自己只要逃得性命,还能伪装成战死,说不定孙策还能给战没者家属减几年税呢。

不过这种招数,眼下也就袁绍和孙策部队的败逃士兵能用用,曹操军那边就不行了。历史上魏国后期琢磨过一些比较损的“人力资源政策”。

诸如把逃亡和战死士兵的老婆一律发给其他活着的士兵当老婆。发现军队投降敌人要连坐家属。这些狠招出来后,士兵逃散不归的问题就大大减轻了。(现在曹操还没实施)

……

孙策盘点完最终战损情况后,韩当这时也已带着接应收拢败军的骑兵队全部回城了,他整整一天一夜没睡,回城后还不敢去休息,而是请示孙策下一步的计划:

“主公,末将以为,既然初战败北已成,懊悔也是无用,不如固守一两日,等公瑾的水路主力抵达,略作休整恢复战力士气,再作区处。

实话实说,此战原本是可以避免的,只是我军骤得江陵、拿到了如许巨量的物资,又舍不得被张松怯懦抢运走的那一小部分,贪多务得了。只要我们审慎应对,不再冒险贪心,大事依然可为。

通房 作者 胡椒子小说全文完整版

孙策点点头:“是孤对不起三军将士,骤得巨利,一时被如虹气势蒙蔽了见识,狂妄冒进了。德不配位,必有灾殃,是我军初入南郡太顺了。此战不怪任何人,一切过错由我承担,逃回来的将士全部要好好犒赏抚慰,以利再战。”

韩当惴惴试探:“不知主公打算如何再战?恕属下直言,公瑾援军抵达之后,李素的步兵主力,算算日子也差不多从襄阳到当阳了。

从战前蔡瑁给的情报看,李素在襄阳就有两万步军,是随时可以接应各处的。就算他要留人守住襄阳,不能全来,那李素加上赵云、黄忠在当阳已有的部队,怕是也有两万人。

我军八万攻打两万人固守的城池,未必能很快拿下。而且蔡瑁也说了,张松提前察觉到异常,把江陵城内的贵重军械全部运走。

我昨日接应到徐盛时,徐盛也说他试探性攻打过当阳,城内灰瓶麻油连弩诸般造价昂贵的攻守城器械和箭矢都极为充裕。虽然城墙不高防御残破,依然对攻城一方杀伤极重。我军可不能拿着江东子弟的性命去白白填这无底洞啊。”

孙策很有战败后反省者该有的谦逊姿态,所以很尊重韩当,让他有机会把话说完,随后孙策才诚恳地认错:

“义公放心,孤有分寸,再战也不是硬战、乱战。孤已经看明白了,南人操舟,北人乘马。这次的失败,也让我们充分认清了赵云铁骑之利、南北军在开阔平原上决战的差距。

当阳长坂到江陵之间,恰好有百余里的开阔江汉平原,田连阡陌,又无水泽,恰恰是荆北最适合骑兵决战的战场。之前我们是恰巧撞到赵云最长项的战法上了。

但是,只要赵云从当阳继续南下,过了麦城,到了江陵东北,夏泽等诸多云梦泽残迹湖泊沼泽配合,地势泥泞低洼。骑兵就没法发挥了。

公瑾抵达之后,只要夏口那边严密把住汉水入长江的河口,不让汉水中的李素军战船直接进入长江,我们又把住汉水靠夏水连通长江的汉津口、江津口,则李素军在襄阳的战船全部无法来到南线战场。

到时候李素军在南线战场的全部战船,都只有靠巴丘守将甘宁躲到洞庭湖和湘江长沙等地那一点船。如此,水战还是我军绝对优势!

趁着这次战败,我们就假装已经气馁,不敢再陆战求战,等着李素自己憋不住急于收复江陵,贴到江陵城边与我们作战,我们依托夏泽水网沿岸骚扰,定可反败为胜。”

韩当还觉得有一丁点不靠谱的细节没想明白,提醒道:“那李素真的会急于反攻江陵城么?”

孙策愤怒地狞笑:“江陵城内可是被蔡瑁献了一百八十万石粮食给我们!够大军吃十五个月的!我们多驻扎一天,就多吃一天,这些粮食原本都是李素的,他会不急着尽快拿回去减少损失?”

如此计议已定,此后两天两军果然恢复到了大战之后的短暂数日休整宁静。

二十四日、二十五日两天都没有发生冲突,大家各自稳固自己目前已有的地盘、充实前线。

周瑜于十月二十四下午,带着六万五千大船水师,走长江比孙策多绕了四百里路程,总算是开到了江陵城下。

一路上要先经过南边的洞庭湖口,但甘宁果然是兵少力弱,光靠他的万余人,根本没敢拦截周瑜的六万五,而是把自己的部队全部缩进巴丘港水寨。

不过因为巴丘台和巴丘山上其他江防要塞的存在,部署了大量投石机和巨弩,可以随时压制江面上胆敢靠近的敌船,所以周瑜也没敢多事儿进攻巴丘要塞,让自己的船队尽量贴着长江北岸通过了洞庭湖口。

自古舰队攻打海防江防要塞都是比较吃亏的。

周瑜抵达江陵后,刚听说程普战败的消息也是极为扼腕,但事已至此,他也赞成暂时别操之过急,让远来劳顿的士兵调整一下。

周瑜仅仅在江陵城里睡了一晚上,第二天也就是二十五日上午,李素也亲自带着一万五千人的首批步兵援军,从襄阳抵达当阳,全部入城驻扎,当阳小城里的兵力也膨胀到了两万人,而且都还算是一线精锐部队。

喜欢三国从忽悠刘备开始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