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之动漫全文完整版

  • A+
所属分类:影视广告

这里是温暖的,舒服的,仿佛回到了妈妈的子宫里一样。

舒服得不想醒来。

长安紧闭着眼睛,任由时间洪流裹挟着她。

最后她似乎掉进了妈妈的怀抱里,软软的、香香的。

妈妈。

长安依恋地蹭了蹭。

然而妈妈似乎不喜欢她,长安感觉自己的身体被提到空中,然后被甩了出去。

“嘭”的一声,长安从疼痛中醒来。

“阿池,你太粗鲁了,把人摔伤了怎么办?”女孩责怪了一声,跑到被甩出去的人身边摇晃道,“姑娘,你没事吧?”

长安摸摸自己隐隐发疼的尾椎骨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皮肤有些黝黑、绑着两根油光水亮的麻花辫,年龄不超十八九岁的女孩,对方水汪汪的眼睛担忧地望着她。

“阿池,她不会被你摔傻了吧?”

顺着女孩的视线,长安将目光挪到了旁边身材高大的男人身上。

瞳孔微缩,长安心里直打鼓。

“妈妈,这个男人给我的感觉好奇怪。”长安在心里说道。

“是他。”

女人没有直说,但是长安瞬间理解了她的意思。

竟然是他。

长安上下打量着男人,比起未来的西装革履,现在的他穿着粗衣麻布,裤脚还沾着泥点。

“小不点,你在看什么?”对方表情不善。

“阿池,你别凶她。”女孩不赞同地说道。

没了面具的遮挡,长安终于见到了男人的脸,白净、秀气,与周围农村的形象格格不入,还是冰冷的实验室与他更相配。

不过,年轻的他,情绪波动这么大的吗?

长安的视线逐渐移到男人不长不短的黑发上。

“这里是哪里?”长安在女孩的搀扶下从泥土坑里爬起来。

女孩热情地说道:“这里是王家村,你是从别的村头跑过来的吧?是跟爹娘吵架了吗?”

“阿秀,这小孩是个陌生面孔,也不知道有什么目的,你别乱管闲事。”男人盯着长安,语气不善。

这个女孩的衣服就不太对劲,白得出尘的长衣宽袖,被他刚刚一甩沾上了大面积的污水,她这个样子倒像他老爹的实验品。

阿秀?是王秀吗?

“阿池,你别说别人,你不也是我捡来的吗?”王秀笑道。

被她这么一说,男人像是理亏般没有再开口,不过警惕威胁的眼神一直停留在长安的身上。

一直都冷冰冰、跟雕塑一样的男人居然情绪会这么外露。

长安惊叹。

“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啊?是隔壁张家村的吗?刚刚阿池下手太重了,我替他向你道歉。”王秀脸颊两边有一坨红晕,让她的笑容变得更加朴实。

“我叫长安,长远的长,平安的安,你们呢?”

长安努力地想把身上的泥水抖掉。

“我叫王秀,秀气的秀;他叫王池,池水的池。”王秀看长安外套都脏了,不好意思地说道,“昨天夜里刚下了大雨,这泥水得使劲搓才能洗干净,你先跟我回家换上我的衣服吧。”

目标任务盛情相邀,长安当然没有拒绝的道理。

“长安,你的名字真好听。我叫你安安怎么样?”

“当然可以,那我就叫你阿秀啰。”

王秀牵着新捡到的女孩往家里走去,背着竹篓的男人表情臭臭的跟在后面。

“安安,你家住哪儿啊?到时候我和阿池把你送回去。”

长安扯扯王秀的袖子,挤出泪水可怜巴巴地望着她:“我家在很远的地方,我家里人、家里人,”

女孩似乎难以启齿,声音低低的,让王秀不得不弯下腰凑近听。

“他们,”长安眨眨眼,瞳孔出现了细小的波动。

“他们怎么了?”王秀耐心地询问。

“说话别凑这么近。”王池大步向前,扯着长安的领子远离王秀。

“咳咳。”长安被他粗暴地打断,脖子上传来的窒息感让她难受地咳嗽了几下。

王秀赶紧一边轻拍着长安的背帮她顺气一边指责道:“阿池,你怎么能欺负女孩子呢?”

长安似乎被男人的冷脸吓到了,扯着王秀的袖子躲在她的背后。

“姐姐,我是不是哪里做得不对,惹到大哥哥了?”长安小心翼翼的,像极了王秀前几天刚捡到的小奶猫。

“没有的事,安安,你别理他。”王秀温柔地抚摸着长安的脑袋。

呵,早晚狐狸尾巴会露出来。

王池这么想着心里才好受点,随即露出一个干巴巴的笑容:“对不住,最近我心情不太好,迁怒了你。”

“笑得好丑。”长安继续往王秀的怀里钻。

王池:“......”

倒是王秀似乎想到什么,原本生气的表情有些松动,她无奈地说道:“阿池,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翠芬姐也没有办法。不过嫁到邻村也不是很远,对方家里条件还不错。”

“人家还是主动上门求娶的,诚心摆在那,翠芬姐嫁过去不会受苦的。”说到最后,王秀怔怔的,

风之动漫全文完整版

“也不知道我将来会怎么样。”

王池皱眉:“我不会让你随便嫁出去的。”

王秀勉强笑了笑:“你又乱说了,婚姻大事我们这些小辈可做不了主。”

“怎么做不了主?结婚是自己的事,我们那都提倡自由恋爱。”王池毫不犹豫地说道,“再过一个月,我们就一起出去打工,赚钱才是最重要的。”

长安:“......”好一个钢铁直男。

王秀似乎才意识到自己在说些什么,腼腆地说道:“好了,不要再瞎说了。打工的事我还要再跟爹娘商量一下。”

这画风,乡村恋爱剧?

风之动漫全文完整版

安一时有点摸不着头脑,就这样,二十天后陨石降临,王秀会死亡?

三个人说着说着,很快就到了王秀的家。

砖头瓦块砌出来的房子比较简陋,不过一路走来这里的房子都差不多,看来过去的条件确实艰苦多了。

刚才被王池打断了,长安心里不太确定,这是巧合还是故意?

七年的时间,她见过男人的次数寥寥无几,也压根不了解男人有什么能力。

现在的他,会是进化者吗?

结果不得而知,不过没关系,她会留在这里。

时间久了,总能试出来的。

喜欢失败实验记录手册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