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子里看我怎么进入你描述小说全文

  • A+
所属分类:影视广告

一场宁军和天命军的拉锯战就这样展开了,看起来确实很焦灼,最起码双方投入的兵力都不算少。

只是大部分兵力,都在两岸上看着。

这边造桥的天命军看到上游有火船下来,立刻就跑,南岸河堤上观战的天命军士兵们还在默默的为他们加油助威。

等到火船灭了之后,天命军就上来继续造桥,而北岸观战的宁军似乎也在为他们默默加油助威。

因为那些造桥的兵,就不是真的在造桥。

史峰晖在上次京州兵败之后,其实就已经有了自己的心思。

想想看,天命王杨玄机自己跑路,甩开了他的三十万大军,乘船跑的。

而他临走之前,把带着三十万败军回蜀州的事交给了史峰晖,这是对史峰晖的重用吗?

就算是回到蜀州之后,杨玄机亲自设宴款待,而且给了极高的赞誉和嘉奖,但史峰晖心里依然不会好受。

因为这个差事,就是送命的差事。

如果不是宁军放开了封堵,那么这一战就势在必行,前边有宁军死死堵住,后边有武亲王杨迹句的大军穷追不舍。

三十万残兵败将会是什么下场?用屁股去想都能知道结局如何,所以史峰晖这口气一直都在心里堵着。

杨玄机在给他嘉奖的时候,一脸真诚的说,我是太看重你了,知道这三军将士,唯有你一人可以担此重任。

这话说的,史峰晖一阵阵恶心。

你只是想让我替你去死,我没死,是因为我命好,你还想让我对你感恩戴德?

所以第二次出蜀州之后,史峰晖就再也没有冲锋陷阵的打算。

我可以为你去死,和我被你算计着送死,是两件事。

所以在杨玄机又让他带兵去攻打宁军的时候,他才那般不乐意,只是找不到一个合理的借口不去。

此时此刻,他巴不得在这赤河南岸多消遣一阵子。

有人说这世上最难的,便是将心比心。

但这么说并不完整,确切的说应该是,这个世界上最难得的,将好心比好心。

因为坏心,可以轻而易举的做到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在太平盛世,你对我三分好,我还你七分好,这样的事比比皆是。

可是在乱世,你对我三分好,那你为什么还留七分?你为什么不是对我十分好?

史峰晖没有想过要直接反叛杨玄机,就已经不错了。

所以进攻的队伍,始终都是他的亲信指挥,孔琦和孙达这两个人也算是忙坏了。

孙达带队在修造渡桥,看到火船下来了,他们转身跑回去,火

镜子里看我怎么进入你描述小说全文

船撞在渡桥上,可是因为船小火势也不大,对渡桥伤害不够。

等火船快灭了,孙达立刻就喊了一声:“保护渡桥,去救火啊!”

他带着人冲上去,心说宁军的人真的是太敷衍,这种火怎么能烧掉桥?

还不是得我们自己来。

孙达回头朝着河堤上喊:“桥烧坏了,我们得抢修。”

然后一声令下,他的手下士兵们拿着斧子敲敲打打,没多久,就把桥给砍坍塌了,拿着斧子敲敲打打,还是用斧子刃那边,能不快吗。

就离谱。

宁军这边一看到桥断了,立刻就一阵欢呼,还有心大的,给修桥的天命军鼓掌。

庄无敌坐在河堤上看着,想着对岸天命军的指挥将军应该也是一个很有趣的人吧。

史峰晖不想打,从骨子里就不想打。

但凡杨玄机真的对他好一些都不会这样,一旦手下人对当家的寒心了,再想挽回其实很难。

他也不觉得这有什么该愧疚,没有直接反叛就算对得起杨玄机。

夜里,南岸河堤上。

孙达气喘吁吁的在史峰晖对面坐下来,看起来是真的累了,那老腰都要断了似的。

“大将军,这样下去可不是办法,对岸的宁军越来越不像话了。”

孙达道:“一开始他们烧的船还多,我们的桥也断的快,现在宁军就随随便便放个三四艘船下来,次次都得靠我们自己把桥拆了,太累。”

孔琦道:“其实如果咱们军中没有那么多眼线的话,宁军敷衍也就敷衍了,现在这样对峙,那些想扳倒大将军的人,也有机可乘。”

孙达道:“大将军要不然你给对岸的宁军写封信,训斥他们一下,让他们严肃点。”

史峰晖噗嗤一声就笑了。

对岸的宁军显然也已经看出来天命军无心进攻,只是做做样子罢了,所以他们也开始做样子。

毕竟烧船是要赔钱的,那边领兵的将军大概也是个守财奴。

孔琦道:“玩笑话归玩笑话,军中那些眼睛,此时此刻,说不定就都已经在写密信了,说咱们故意拖延,甚至还可能说咱们与宁军勾结。”

他看向史峰晖:“大将军,这事怎么也得想个对策。”

孙达压低声音道:“干脆,一不做二不休......”

史峰晖瞪了他一眼:“什么就一不做二不休,就算再互相看不顺眼,可我们都在天命王帐下为官,你怎么能说这样的话,怎么能有害人之心?”

孙达叹了口气,心说大将军还是心慈手软。

那些王八蛋都有害人之心了,我们凭什么不能想办法除掉他们?

“刚才你说什么来着?”

史峰晖问道。

孙达:“一不做二不休?”

史峰晖摇头:“不是,再上面一句。”

孙达回忆了一下后说道:“大将军要不然给对岸的宁军写封信?”

史峰晖笑起来:“你说的很有道理,若能不战而屈人之兵,当然是好事,我现在就去给对岸宁军的指挥将领写封信劝他投降。”

孙达和孔琦对视了一眼,两个人的眼神里都有些担忧,想着大将军怕是病了吧。

劝降宁军?

然而史峰晖却不是开玩笑,也没病,他真的写了一封信,然后挑选了自己的亲兵,在夜里划着小船到对岸去。

不久之后,这个送信的亲兵就被宁军发现,然后抓了送到庄无敌面前。

庄无敌接过信打开看了看,看着看着,眼睛就微微眯了起来。

他沉思片刻后写了一封回信,交给那亲兵:“你带回去给你们史将军。”

那亲兵应了一声,然后脸色有些为难的说道:“大将军,你还得下令办一件事。”

庄无敌问:“什么事?”

亲兵脸色更加为难起来:“我过来的时候,大将军的人把我的船给拉上岸了,麻烦大将军让人把船还给我,我们那边就剩下这一艘船能用。”

庄无敌:“......”

他起身走到那亲兵面前,看着这人的眼睛说道:“你不要骗我,你们那边就算再不济,也不可能只找到一艘船,你若不肯说实话,你也回不去了。”

那亲兵只好无奈的回答:“本来不是一艘,可不都被送到大将军你们这边赚钱来了吗。”

庄无敌嘴角都抽了抽。

他问:“你们派过来多少艘船,多少个人?”

那亲兵还是如实回答:“船不多,十几艘而已,其实钱也没赚到,因为派过来的人都叛逃了,一个都没回去。”

庄无敌:“......”

他看着这敌方的士兵,甚至都有点心疼了。

亲兵来的时候就得到史峰晖的指令,该说的话他刚才就都已经说完,所以此时倒也轻松。

庄无敌道:“你回去吧,船我会让人还给你。”

那亲兵连忙道谢,转身跑了。

天没亮的时候,史峰晖接到了庄无敌的回信,看过之后就哈哈大笑,连说了三遍成了。

天亮之后不久,史峰晖就下令击鼓升帐,各营的将军们急匆匆赶来。

大帐里,史峰晖面沉似水。

“这几日造桥渡河,进度奇慢无比,我在河堤上督战都看的清楚,显然是有人在故意推诿,怠慢军令,轻视军法,这样的人,不配领兵!”

这几句话一出口,满屋子的将军都懵了。

谁都知道孙达和孔琦那两个是大将军的亲信,大将军这样说,难不成要拿他自己人开刀了?

还想着呢,大将军已经下令。

“来人,把孙达和孔琦二人的铁甲卸了,把他们拉下去,先每人军杖三十,然后关进囚笼,等我大军攻破北岸后,再做处置。”

亲兵们立刻上前,在众人惊愕的视线之注视下,将孙达和孔琦两个人架了出去。

不多时,外边就传来一阵阵军棍沉闷的敲打声,还有那两人一阵阵的哀嚎声。

“你们都看到了!”

史峰晖脸色严肃的说道:“他们两个,从军开始就在我帐下听令,可即便如此,我也不会徇私枉法,天命王派我等来攻打豫州,我等就算拼了这条命,也要为天命王拿下豫州!”

他扫视了一圈,然后开始点名:“刘生云,方长兰,杜旭,姚光安,孙可......”

一口气点了七八个人的名字,那些人随即出列。

史峰晖道:“今日,换你们分别领一军造桥,每人督造一座渡桥,必须人在桥上,若再有人敢轻慢懈怠,无视军法,休怪我无情了。”

这些人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的开始在心里骂街。

这些人,都不是史峰晖的亲信。

可是军令下来,如果他们直接抗命的话,史峰晖现在就能让他们人头落地。

所以这些人只好带上各自的兵马,换下来孙达和孔琦的队伍,搬运木材搭建渡桥。

出乎预料的是,宁军可能觉得他们又是来敷衍的,这次居然连火船都没有放。

渡桥搭建的速度越来越快,只一天时间就搭建了一多半。

第二天,这些人再次领兵去造桥,宁军看热闹一样看着,还是没有放船下来冲击。

眼看着到了下午,渡桥已经搭建到了距离河对岸不到一丈远,宁军这才像是刚反应过来,羽箭密密麻麻的朝着渡桥上放。

没多久,大量的火船从上游下来,一艘一艘的撞击在渡桥上。

而在河对岸,史峰晖使了个眼色,手下人冲上去,装作抢修渡桥的样子,从对岸把桥给断了。

这一下,桥上负责督造的那些将军们,一个都回不来。

喜欢不让江山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