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激的乱亲全文在线阅读

  • A+
所属分类:影视广告

家暴的结果显然易见,自然是洛言单方面被惊鲵蹂躏。

在剑道方面,洛言这种穿越了不过大半年的萌新终究还是稚嫩了一些,虽然剑招方面被小视频强行弥补了,但用剑方面还是有些不如惊鲵这种顶级杀手,两人还是有些差距,这需要时间慢慢磨,不可能一蹴而就。

毕竟惊鲵的天资毋庸置疑,加上从小磨练到大的剑技,岂是洛言短时间能追赶上的。

洛言现在的水平只是过了用剑的水准,对于剑道本身领悟却是太低了,近乎没有,只会一味的模仿他人剑道。

看似实力很猛,但在真正的剑道宗师眼中,破绽太多。

当然,也和切磋有关系,若是换做真正交锋,洛言完全可以用体内磅礴的内息强行和惊鲵对轰,倒不至于打的这么憋屈。

不过这么一来,四周的小院估计就得毁了,完全没必要。

切磋终究是切磋。

“噗嗤~”

闻讯赶来的焰灵姬看着捂着屁股的洛言,也是忍不住掩嘴笑了起来,如梦似幻的眸子似一对月牙。

惊鲵下手很有分寸,找到破绽便用惊鲵剑轻弹洛言屁股,其上携带的剑气很锐利,抽打在洛言屁股上便是一道红印,破防不至于,洛言这段时间外功没有白修炼,惊鲵也会知道洛言防御的迹象。

些许剑气还不至于撕裂洛言的肌肤。

虽然不至于伤了洛言,但衣服显然撑不住剑气的肆虐,直接被切开出一道口子。

“不打了,没意思~”

洛言挥了挥手,示意惊鲵结束,同时一只手捂着屁股,狠狠的瞪了一眼看戏的焰灵姬,就这小妖精笑的最开心,闹得洛言心不定了,被惊鲵找了好几次破绽,不然他绝对不会这么轻易败北被抽。

他洛某人也是要脸的。

今日之耻,改日必报!

旋即,洛言将手中的极道扔给了惊鲵,脚底抹油去换衣服了,堂堂太傅露个屁股在外面,实在丢人。

惊鲵握住了极道的剑柄,顿时便是感受到这把剑的抗拒,似乎不乐意被她握住,对于她的内息极为抵抗,一副摸就摸,但别想进入我身体的姿态。

“……”

惊鲵沉吟了片刻,便是将洛言这柄极道放在一旁的桌子上,顿时这柄剑安静了下来,不再躁动。

焰灵姬也是靠了上来,打量了洛言这柄佩剑,对着惊鲵询问道:“这柄剑很特殊?!”

看刚才惊鲵和洛言切磋,她就知道这柄剑不同寻常。

“这是一柄凶剑……一柄嗜血的凶剑!”

惊鲵想了想,轻声的说道,美目有些凝重的看着剑刃上的血丝,不出意外,这些鲜血是洛言的。

一柄会嗜血的剑,这本身就代表了这柄剑的特性。

“哦~”

焰灵姬倒是不以为意,她对剑没什么研究,美眸仔细的打量了一下极道,评价道:“它的造型挺好看的,比那柄巨阙好看。”

女子自然喜欢这种修长精美的造型,巨阙则是暴力美学,一般女子欣赏不来。

惊鲵开始收拾东西,向着后屋走去。

焰灵姬紧随其后。

很快,

刺激的乱亲全文在线阅读

众人便是在后院聚集了。

洛言换好了衣服,已经恢复了以往风轻云淡的姿态,似乎刚才被蹂躏的不是他,焰灵姬则是在一旁撑着下巴,笑眯眯的看着洛言,她很喜欢看洛言这种厚脸皮的样子。

“这是一柄凶剑,小心些使用。”

惊鲵跪坐在洛言对面,轻声的提醒道。

“这话今天有人对我说过了,不过剑本身就是凶器,用来杀人的,是不是凶剑又有什么关系。”

洛言闻言,无所谓的说道。

对于他而言,一柄好剑的作用在于砍人砍的顺不顺手,至于它是不是凶剑,这本身并不是什么问题。

“它关系到你未来的剑道。”

惊鲵微微蹙眉,看着洛言,提醒道。

执掌一柄凶剑,本身的剑道必然会受到剑的影响,剑客剑客,剑在前,拥有一柄什么样的剑,注定会走出什么样的路,至于所谓的草木皆可为剑,那完全是剑道走到了尽头。

类似于洛言这种剑道萌新,一旦被剑本身影响,那后患无穷,不利于日后的路。

“你知道的,我对剑道没什么兴趣。”

洛言闻言,倒是轻笑了一声,不以为意的说道。

到了剑意这个层次,一切得看悟,得看机缘,这种虚无缥缈的事情,不是死练就能有用的。

洛言倒不会执着于这些。

惊鲵闻言,沉吟了片刻,便是不说话了,她知道洛言对剑道的那种随意,从他喜欢模仿他人剑意就看得出来,如今洛言还有点变本加厉,剑意也是越来越驳杂,越是模仿,留下的痕迹也就越深,真不知道洛言未来会走出什么样的路。

这世上,练剑之人一般只会走自己内心坚持的剑道,直至走出去。

而洛言则是大杂烩,来者不拒。

焰灵姬撑着精致的下巴,美目看着洛言,娇哼道:“姐姐可是关心你,你倒好,竟然还不领情。”

“剑道的路得靠悟性,不是练就能练出来的。”

洛言轻声的说道,随后顿了顿,露出了一抹坏笑,看着焰灵姬:

“比起这个,还不如修炼我的外功,这方面倒是可以看到进步,尤其是搭配双修功法,我都没感觉瓶颈~”

焰灵姬闻言,轻啐了一口,白了一眼洛言这个口无遮拦的家伙。

。。。。。。。。

接下来几日也算平静,没事了刷刷日常,练练剑,时间也算过得飞快。

就在这一天,农家的东西也是送到了洛言的府上,由田光这位农家侠魁亲自送来了。

四株数百年的珍惜灵药以及洛言比较感兴趣的两柄剑,干将莫邪。

“太傅,东西可曾满意?”

田光任由洛言验货,站在一旁,做事风格极为大气,沉声的说道。

我只觉得农家很有钱,想整个儿吞了……洛言心中嘀咕了一声,说实话,对于灵药他只是说说,毕竟秦国的太医院都没有几株这种极品灵药,而农家却一次性拿出四株,这份底蕴令人眼馋啊。

祖师爷不愧是遍尝百草的神农氏~

“农家的诚意我感受到了,之前的事情一笔勾销,人我今晚就完好的放出来。”

洛言也是极为爽快的说道。

“麻烦太傅了!”

田光沉吟了片刻,看着洛言,继续说道:“不知太傅可愿与农家深入合作?”

“合作?不知侠魁所言的合作是什么?”

洛言微微一愣,有些惊讶的看着田光,询问道。

“自然是商会之物!”

田光看着洛言,打算和洛言摊牌聊一次。

洛言闻言却是为难的皱了皱眉头,沉声的说道:“此事你找我没用,如今盯上商会的人有很多,各方利益纠葛,农家想要分一杯羹,根本不可能,也没这个资格,侠魁应该明白才是。”

这话不亚于告诉田光,不要做梦了。

顿了顿。

洛言敲打道:“农家想要从商会拿货,只能走正规途径,此事我不会给农家行方便,若是给了农家方便,其他商贾如何看待商会?这不公平!”

公平?!

这两个字无疑是最可笑的字眼,但有时候,这两个字又很重要。

因为无论做什么事,表面上的公平都需要维持。

田光叹了一口气,没有再纠缠,他如此说,也只是试一试,好在陈胜和田蜜是救出来了。

看来农家最近的小日子多半不怎么好过。

洛言心中嘀咕了一声,大致有数,从农家将重心放在咸阳城以及他身上的时候,就注定了农家自找没趣,换做一个对农家不了解的人说不定就中招了,奈何洛言对农家了解的很深。

在他眼里,农家无疑是送上来的肉,不吃白不吃。

如今吕不韦和赵高都盯上了农家,农家的日子要是好过就奇了怪了。

而昌平君显然要避嫌,自然不可能给农家多少帮助。

如此一来,农家的日子可想而知。

并未过多交流,田光告辞了。

田光走后,侧屋的惊鲵便是走了出来,清冷的美目盯着洛言手中的双剑,又是两柄名剑,而且还是剑谱上极为靠前的名剑,干将莫邪。

刺激的乱亲全文在线阅读

两把雌雄双剑气势森严,却不咄咄逼人,呈现出一股阴阳调和的浑然之势。

“雄”剑干将剑身宽厚,其上有着红色的纹路,剑势磅礴大气,充满了一种厚重感。

“雌”剑莫邪剑身纤细,呈碧蓝色,颇为阴柔,与干将的剑势正好互补。

“这两柄剑很不错!”

洛言一手握着一把,感受了一下便是对着惊鲵说道。

“干将莫邪号称弑君之剑……”

惊鲵沉吟了片刻,看着洛言,提醒道。

若是杀手也就罢了,不会犯忌讳,可洛言如今身为秦国的太傅,家中私藏这两柄剑,惊鲵担心惹来麻烦。

“不过是两柄剑,无需在意,秦王不至于因为两柄剑就怪罪我。”

洛言轻笑了一声,淡定的说道。

原著之中,荆轲刺秦的残虹号称屠龙之剑,后来还不是被打造成了渊虹赠予了盖聂,可见嬴政对这些事情看得很淡。

就算嬴政真觉得有什么,大不了洛言将这两柄熔了重铸。

对于名剑,洛言看的很淡。

顿了顿。

洛言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忍不住对着惊鲵笑道:“我倒是觉得这两柄剑和言儿的弟弟有缘~”

他觉得自己有必要维持一下原著的剧情性,稍微努力加把油,保持自己的先知能力!

当然,这需要惊鲵的配合。

“言儿的弟弟?”

惊鲵微微愣了愣,看着洛言,随后回过神来,顿时明白了洛言这厮的意思,美目之中的清冷绷不住了。

最关键,洛言这厮正向着她走来。

现在还是白天!

这……

喜欢秦时罗网人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