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文学全文完整版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罹皇?”吕梧笑了笑。

这只不过是天机师、预言师的一种说法,事实上只要掌控住整个神疆的局势,谁都可以是这个罹皇。

“堂堂玉衡仙神,为什么要做这种与玄古圣魔勾结之事?”祝明朗尽量冷静下来,并借着说话来拖延时间。

然而,吕梧明显不是那种“死于话多”的坏人,她冷漠的盯着祝明朗,只是用看待一件冰冷的物品一样看着祝明朗。

没有仇怨,也没有恶毒,同样也没有半点人性,此时的吕梧跟之前那为苍生奔逐的仙师模样相差极大。

吕梧的眼神,让祝明朗非常的不舒服。

这已经不是蔑视的问题了,而是全程未将人当人看,像是一个丛林里的猎人,当她捕捉到一只幼鼠之后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拿幼鼠做诱饵,去捕杀狐狸、林狼一类的更大猎物。

祝明朗此时就是吕梧的诱捕之物,哪怕你被猎物撕得凄惨啼叫时,她也只会觉得你吵闹。

“人族在漫长的岁月中经历过各种各样的灾灭,不少甚至可以让整个人族彻底消失,这其中就包括了我的那场山沉杰作。”这时,卡在银曦之门处的大圣魔山蒙却开口了。

山蒙仿佛很久没有与人类交谈了,它那张人脸带着几分兴奋,双目绽放着精光。

它知道自己很快就要脱困了,它现在要做的就是与见到的第一个人分享自己的这份喜悦。

究竟多少年,它自己都不记得了。

甚至山蒙对祝明朗没有半点杀心,还希望祝明朗接着活蹦乱跳,这样才好有人倾听它接下去疯狂的报复!

只可惜,吕梧是不会放过这个人类的。

但临死前,可以让他死的明白一些。

“在民间,略有耳闻。”祝明朗说道。

山沉之灾。

这是最远古时期的人类濒临灭绝之灾,古老的文献中记载了当时发生了无比可怕的山沉之事。

渺茫大地,所有的山峦都沉入到了大地之下,风没有了遮挡,沙漠开始肆虐的侵蚀,森林消失,河流被沙漠蔓延,无法耕种,城镇难以生存,人族经历了一场又一场大迁徙,但依旧没有找到可以栖息的地方。

人族大量灭亡,不是死于不断恶劣的山沉之灾中,就是死于地盘的争抢的部落战争中,如果不是一部分人类分支学会了在岛屿中苟活,懂得如何依靠着海洋栖息,怕是在山沉之灾中,人族已经彻底灭绝了。

这就是山蒙的杰作。

经历了有百年之久,也是那次之后,人们意识到山的重要,于是开始供奉山神,不再为了无休止的建造辉煌宫殿而将山体开凿得一块石头都不剩下,开始到了某些节日,让民间艺人装扮成山蒙的样子,然后由小孩们扔砸东西,以此让人们牢记这种远古灾仙的存在。

尤其是神明,一定会大肆宣扬这些东西的恐怖,也只有这样他们才可以让松散的人们去信仰他们这些仙神。

“我与上苍有一个约定。”山蒙笑着,那笑容看上去与和蔼慈祥老者没有什么分别。

吕梧在等,她在等周围的虚无风暴停歇。

所以她现在要做的不过是看着祝明朗,别让他逃走罢了。

当然,吕梧也知道银曦之剑已经与祝明朗的灵魂相融,为了确保银曦之剑的完整性,她没有必要将祝明朗杀死,要做的仅仅是逼迫他去解开银曦之门上的远古禁制。

“什么约定?”祝明朗问道。

“神母曾向上苍告状,她痛斥人类贪得无厌,无论给与他们多么安逸的生活,他们最后都会因为一些利益爆发一场又一场战争,这样的人族迟早被自己毁灭。上苍也感到非常痛苦与

海棠文学全文完整版

惭愧,因为上苍在创造最初的那些古人族时,也是参杂了许多的杂念,它承认自己捏出来的人并不完美。于是,神母、上苍以及掌管万妖神的我一起做了一个决定,那就是将骨子里流淌着贪婪劣根血脉的人族全部消灭,然后上苍与神母重新创造更加完美的人族,这样世界才可以安宁。”山蒙慢条斯理的讲述着这古老的事情。

祝明朗一边听,一边盯着虚无风暴。

虚无风暴的刮来,让祝明朗有多余的时间去思考。

可眼下的情形相当糟糕。

修为神王级别的山蒙在前,背后是神君级别的玉衡仙神首尊,要从他们的手上溜走实在太难了。

打不过啊!

“合情合理。”祝明朗点了点头,做出一副认同山蒙所说故事版本的样子。

“嘿嘿,看来你已经猜到了……没错,神母与上苍要我来扮演那个泯灭世人的罪魔,那时的我,忠诚于他们,事实上我也一直忠诚于他们,他们要我铲除人族,我便铲除人族,可惜,事情进展得并不是很顺利,当我发现人族躲到了海洋中,我于是也去找上苍倾诉,我和上苍说‘上苍,您或许没有把人类捏造得特别完美,但却让他们非常的顽强,他们在面对在灾难时的团结与坚毅,是任何种族无法媲美的。’。上苍与神母也非常无奈,最后他们只好又任命了一位神明,让这位神明将我打败,并将我丢入到囚陆之中。我没有做好我该做的事情,甘愿受罚,九万九千九百年,这就是我的刑期,上苍和神母答应过我,我若在囚陆中能活这么久,便是刑满了,会放我出来。”山蒙很平静的叙述着这些,脸上依旧带着几分回味,似乎神母与上苍是它的旧友,迫不及待要与他们相见。

囚禁十万年啊??

上苍什么意思啊。

一个要囚禁十万年的远古鼻祖圣魔,偏偏会在自己这短暂的二三十年岁月中与自己相遇,难不成九万九百八十年都是摆设虚构的?

是不是玩不起?什么大灾大难都恰好在自己活着的这个年代!

“现在你熬不住了,像越狱?”祝明朗问道。

“呵呵,我已经在囚陆中二十万年了,虽然那里时间流逝的速度很快,但二十万年的折磨是实实在在的!”山蒙冷笑道。

“额……上苍违约了,十万年前没来接你出来吗?”祝明朗说道。

“不,上苍没有违约,它只是来得迟了一点点,你看你身后,这位美丽的仙师,不就是上苍的化身吗?她来接我出狱,上苍知道我背负了很多,也知道我多受罚了十万年,虽然它没有亲自来接我,但却没有将我这位老朋友遗忘在囚陆中,它深知我的那份忠诚从未改变。”山蒙说道。

吕梧仙师依旧一言不发。

祝明朗看了一眼吕梧仙师。

臭女人,装什么清高,坑了老子不解释一下就算了,还要一个怪物来给自己补充来龙去脉。

“当然,你也是,你何尝不是上苍派来接我出狱的化身呢?”山蒙突然补充了一句,然后笑容在它那张苍老的脸上荡漾开。

祝明朗心中一沉。

邪苍的裹挟还没有结束!

自己还在邪苍的贼船上……

在自己放任银曦之剑诞生的那一刻,自己就很难脱身了!

好离谱的神主机缘,要知道会这样一陷再陷,祝明朗就踏踏实实的躺修,借着自己的神主级神魂一路躺修到神主好了,时间长一点不要紧,大不了先和娘子生个娃养一养,督促他好好修炼,为父杀敌。

“过誉了,过誉了,我和上苍其实不熟。”祝明朗挤出了礼貌的笑容,硬着头皮与这位远古圣魔尴聊。

“我能够嗅到你身上的气息,上苍对你给予厚望,可否告诉我你的神名?”山蒙问道,语气何等的儒雅随和。

“我能冒昧的问一下,你出狱后,是打算退隐安享,还是另有打算……”祝明朗说道。

“二十万年,我无时无刻不在反省自责……”山蒙提到这个,眼神立刻又变化了,它明明一副苍老、疲倦的模样,瞳孔里却有着澎湃热情,“我想明白了,当初为何会失败。我太自我,太过桀骜了,孤身一人的力量其实非常有限,纵然是我这样的大圣仙,其实也需要放下架子与其他大圣魔联手,比如说我当时放下成见,与海女娲联手,那么神母与上苍交给我的这项使命就能够完成。当初还是太年轻,现在人族会演变成这个样子,包括一些神明也充满了劣性,都是我的过错,我当年泯灭了人族,上苍与神母捏出了完美之人,然后代代繁衍、代代相传,这二十万年后人族的文明火种已经让星河璀璨、虚空辉煌。”

山蒙一边懊恼,一边狂热的与祝明朗倾诉着。

它不等祝明朗回应,又接着道:“好在我现在成熟了,知道对付生命力一场顽强的人族不仅仅需要靠其他大圣魔,还得从人族内部进行侵蚀,毁灭人族的,永远是人族自己,我要做的只是略微施压,略微怂恿,一切都会水到渠成,当然,这也会是一场无比漫长的过程,正好我最不缺的就是时间,只要能够最终完成上苍与神母交给我的重任,世界就会重新美好起来,我不怕被唾弃,只厌弃自己的无能!”

“您真是一个圣魔智者,要是每一个玄古物种是您这样的谦虚好学,懂得自省,人族分分钟完蛋了。”祝明朗听得都快哭了。

这都是什么远古圣魔鼻祖啊。

连这样的大圣仙鼻祖都学会了智慧,学会了团结,学会了打持久战,人族究竟对它做了什么,让它跌倒了爬起来,爬起来后更加强大!

“哪里,哪里,你们人族也不差,现在的人族,已经不像古老时代那么愚昧,那么迷信了,他们都有自己的想法,哪怕是一些信徒,他们的信仰其实也远没有以前那么牢固,人人都想成神,人人都想登仙。”山蒙说道。

一番商业互吹后,祝明朗却心情越发的沉重。

它感觉到虚无风暴正在停歇。

果然,吕梧仙师已经紧逼了上来。

她手中持着一柄白剑,指着祝明朗的后心。

不需要多言了,她现在只要求祝明朗做一件事,那就是去解开银曦之门的禁制,将山蒙给释放出来。

“小子,你不用有什么心理负担,被人胁迫做得违心之事,是可以得到原谅的,你解开禁制的时候手稳一点,我出来后,就随便打断你的几根无关紧要的骨头,然后对外界说,你及时洞悉了我们的阴谋,前来阻止,无奈修为低下,不是我和吕梧仙师的对手,勉为其难的保住了性命。”山蒙接着说道。

“您人太好了。”祝明朗感动得都快哭了。

“交个朋友嘛,我知道你现在还不可能与我们为伍,但你哪天看清了你们人族的本质,也希望有真正安宁的那一天,你可以来找我,我不会亏待你的……当然,最重要的是你开心,你要在我这待得也不开心,随时也可以走的,我不强求。”山蒙说道。

祝明朗差点泪流满面。

这样的圣魔仙祖,何愁不能统一万界啊?

邪苍,太会做人了!

这和民间流传着的那些吃肉喝血、残忍狂暴的邪魔皇画风完全不一样啊,这让自己内心底坚守的那股子正义在人家面前都显得有点小家子气。

“放心,我手很稳的,只是你们也得告诉

海棠文学全文完整版

我,我该怎么做?”祝明朗说道。

“看到围绕在我身上的那些银色的禁制锁了吗,你用银曦之剑斩断了就可以。”山蒙说道。

“哦哦,看到了。”祝明朗点了点头,一步一步的向山蒙靠近。

山蒙微笑着,饶是它彰显出了一代魔王的宽厚仁德,在靠近山蒙的时候,祝明朗还是有很大的压力,毕竟它长得确实有些狰狞,典型的吃人妖,估计现在食人妖各个种族,都是它的子孙后代!

祝明朗找到了第一根银色的禁制锁,他做出了挥斩的动作,目光却在注意着这附近的虚空流动。

虚无风暴再次刮来,将会是自己潜逃的最完美时机,吕梧似乎害怕出意外,并不敢跟自己一起靠近这银曦之门,而山蒙卡在银曦之门上,等到下一阵虚无风暴刮来,自己必须冒着被虚无风暴碾碎的风险逃离这里。

喜欢牧龙师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