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女配之反派boss有毒小说全文

  • A+
所属分类:影视广告

第0559章再逢顾云袖陆离出了小小天枫城,神念覆盖万方,立即就锁定了人族风云集会的‘七宗盟京’。

盟京可谓是人族最龙虎杂会的风云之城。

七大宗门都在此设有宗门代办,就是代宗门办理一切的意思。

宗门代办的‘总代’一般是由宗门总枢院一位‘使相’来兼任的,并长期驻此。

除了七大宗门,二三流的宗门弟子乃至世界中的散修都在盟京云集。

可以说盟京是人族修士流量最大的宝城。

这里更有天下三大宝行,专门针对天下修士各类丹品、法器、秘技、宝资等等的售卖和兑换,只要你有能拿得出手的奇珍异宝,就可以去三大宝行卖或兑换你想要的东西。

盟京物宝天华,繁盛无比,七宗盟廷总址就设在这里,磋商一切宗与宗之间的大决策以及七宗共同御外的策略,这里也会有诸魔、妖、兽、佛、龙、冥族的大修巨头出现,他们都是代表诸族来与人族谈判会商的代表。

在诸族发动‘天河魔域’之战,打了人族一个措手不及,七大宗诸多在天河魔域中修行试练的弟子都死无葬身之地,总计超过三十多万中三阶的精英陨落。

这是揭开杀戮大幕的第一战。

如今‘天河魔域’成了人族与诸族争战的最前沿杀戮线。

距离天河魔域最近的雄城就是‘七宗盟京’。

可以说‘盟京’就是人族最后抵抗诸族入侵的一道屏障,一但失守,诸族妖魔兽龙就会从这里涌向人族大陆,尽情的肆虐人间盛世。

而天河魔域是通往‘盟京’的唯一通道,历来都是人族与诸族交接的最血腥试练场。

七大宗的精英弟子都能第一时间通过宗门的传送法阵来到‘盟京’,二流千宗、三流万宗、四流万万宗的人族战兵都是要从盟京才能进入‘天河魔域’战场的。

所谓的二流千宗,其宗主是一尊八阶域王,中坚是一些七阶天极上帝。

而三流宗门的宗主是一位‘天极上帝’,中坚是六阶的天道法主,也就相当于帝皇天宫‘珏帝府’‘雪帝府’这样的势力吧。

四流万宗,那真是小宗门了,因为宗主只是六阶天道至巅的‘半步天极上帝’。

而更小的五流宗就是地方上的门户了,他们是没胆量也没资格进入天河魔域的,就是三流宗门没有得到七宗盟的允许也不能够进入‘天河魔域’战场,进去不死的可能性小。

听闻盟京的三大宝行是拥有世界奇珍最多的所在,没有你看不上的,只有你想得到却未必能得到的,搜奇世界,无所不有,只有你想不到的太多奇珍异宝。

这里,甚至出售‘太古级道器’,据说还拍卖‘荒古级’道器以及太古以上失传的秘技神通、丹品、法宝等等,还有魔兽妖龙等异种的宠宝可当护身灵兽、或座骑等。

好多大世家少主们公主们,都喜欢宠宝灵兽,既威风又好玩更显示身份的不同,这早就成了豪族象征的一种流行,一般修士肯定是养不起‘龙’‘凤’‘麟’‘狴’的。

而且只要你敢进入‘天河魔域’战场,就有机会搜刮到一些奇珍,因诸多强者殒于其中,他们的随身法宝法器万宝囊都遗留下来,运气好的光捡就能捡成富翁。

当然,最终你得有命回来,不然就是天河魔域中的一缕怨魂。

每日都有亿万修士在广阔浩瀚的‘天河魔域’中杀戮、试练、成长或死亡。

不经历生死大恐怖的磨历,你永远也成不了一位真正的修士强者。

无数散修都是在这里成长起来的,也在这里魂殇九霄。

冥界修士最喜欢的战场就是‘天河魔域’,因为不论各族的魂灵这里都有,每日都会有新鲜出笼的魂灵在魔域世界飘荡。

但是冥界修士也最为脆弱,不够强大的进来就死,就是强大的冥修也十有九殒。

造成了之前大血劫的‘九幽绝圣魔帝’已经成为被七宗盟通缉的第一凶犯,死活不论,只要拿到此魔,哪怕尸体也能换到七宗盟丰厚的大奖。

陆离就站在盟京‘七宗盟廷’外看贴出来的公示。

悬赏‘九幽绝圣魔帝’的奖励是:太古级道器一件、太古级秘技神通一门、太古级异兽神宠一只、诸天域王法奥丹一枚、诸天上帝法奥丹十枚、赐七宗盟盟使令牌(任意出入七宗之总廷)、诸天法帝丹一百万枚(七阶以上修行之丹)。

而‘诸天法帝丹’也是当下流通丹品中的最高品质,但是其受众面小,只适用于上三阶巨头们的修为,七阶以下的诸修炼化不了。

但毫无疑问的是一百万枚‘诸天法帝丹’它是一笔巨额财富,它与‘诸天法主丹’虽只是一字之差,但兑换比例是一比一万,一枚法帝丹能换一万枚法主丹,黑市价更高。

实际上在宝行中流通最大的还是‘诸天威相丹’,因为‘乾坤威相’这个群体是最庞大的,当然,下三阶的蝼蚁们不计其中。

诸天威相丹、诸天破穹丹,是两种最主流的巨量流通丹,然后才是六阶通用的‘诸天法主丹’,这三阶丹品之间兑换比例是一比百,法主丹=百枚破穹丹=万枚威相丹。

一百万枚法帝丹兑换成法主丹就是一百亿,这样的财富是吓人的。

由此可见七大宗对那个‘九幽绝圣魔帝’的痛恨,但奈何此獠投在魔族圣域,况且他还有八阶域王巅峰境的大魔师尊护着,人族基本拿他没有办法。

据闻,此魔在天河魔域出手了一下,回去魔族圣域就晋升了八阶域王,而且很快越过初期,进入了中期境,现在应该叫他‘九幽绝圣域王’了,所以他的悬赏奖励才吓人。

诸天域王法奥丹是什么概念?它秘蕴八阶域王的精妙法则,若炼融了此丹,等于铺平了你晋升八阶域王的道路。

诸天上帝法奥丹的概念基本同上,若炼融此丹,获得了天极奥义法则,也就铺平了你晋升七阶‘天极上帝’的道路,也就是说没有阻拦门槛了。

这种扫掉晋阶门槛的大丹也是真正的奇珍,一尊天极上帝是什么概念?

如今陆离就被挡在这个门槛之外,别看他能把别人培养成天极上帝甚至八阶域王,但是轮到他自己就不容易了,因为他的本源太恐怖了,对于别人来说就是个无底黑洞,他培养他自己要比培养别人付出无法想象的代价。

因为都找不到什么好奇资来培养他自己了,他的本源质已经达到了极致品质,好象没有再超越混沌天元神质的宝贝了,那么想要添满混沌天元质这个大坑,那得什么代价?拿什么来填啊?

可以说化成了混沌天元质神躯的陆离,现在更难晋升了,比以前难亿万倍。

什么奇珍之类的对他来说真的都不存在多大的意义了。

他要寻找能叫他生命本源共鸣的一种奇珍,那才是能令他晋升的奇珍,只要他迈入上三阶,后面再升八阶九阶就要容易的多,现在主要卡在‘上三阶’这个门槛外是最难受也最难逾越的,中三阶门槛乾坤威相是小龙门,上三阶门槛天极上帝是大龙门。

一但跃过龙门化龙,那就是无敌的开始。

陆离默默转身离开了盟廷公示区。

他的神念覆盖万方,还有搜寻令自己生命本源震颤的神秘存在。

似乎,它还没有出现。

陆离极度渴望迈进上三阶,那时不止修为万倍甚至数万倍的提升,关键是他能够开启镇狱天碑的核内世界了,那其中包括天碑中秘藏的无数珍宝,还能启动这神器十分之一的法限运转,更能十倍的加速它的换质,反正自己‘混沌石’中能衍生无穷无尽的混沌天元神液,为镇狱天碑完全换质根本不存在问题。

还有就是,自己一但晋升了七阶天极上帝,上三阶的域王甚至诸天道祖都几乎对自己不设门槛了,它们根本挡不住自己晋阶的脚步,而且一但修成七阶天极境,混沌石感应到主人的蜕变又会衍生什么变化呢?真的好令人期待。

混沌石似乎是无穷法源的化身,它的神秘面纱后似乎隐藏着一个混沌天元世界。

好吧,这一切都还在奢想之中,得赶紧晋升啊。

嗯,去三大宝行看看,说不定能撞见什么奇缘呢?

有许许多多的好东西,这个世界人的未必认识,但有可能瞒不过自己超灵敏的本源感应,因为没有再比混沌天元神躯更灵敏的感应了。

……

三大宝行,天宝楼。

天宝楼的总楼,居然是一件太古级道器显化的实体‘楼世界’,这个楼中能放进亿万的修士,好大的手笔啊,不愧是三大宝楼之一的天宝楼。

这时,一个面罩轻纱的婀娜形体女子出现在了陆离身侧。

她是跟着先后脚进入‘天宝楼’的。

呃,是她?

乃大腚硕的顾云袖。

拿走了一纸婚书的顾云袖。

她的境界,居然已经是六阶天道法主的巅峰境了。

看来,顾云袖收获了奇缘际遇。

顾云袖也暗自震愕,突然在天宝楼外乍昔日的前未婚夫,她心中百味杂陈,想起他临别之际传授自己的大神通,若非凭借这大神通,自己又怎么可能收获随即而来的奇缘?

一切都要归功在这个男人的身上,这一点她心里是必须要承认的。

“是你?”

“嗯,是我,是不是有点意外?”

陆离一笑,“人海茫茫啊,能相遇,确也是有缘法的。”

“既然相遇,那是不是再传授我点神通呢?”

顾云袖过来就挽住了陆离的手臂,丝毫不介意自己汹涌晃荡的大乃予他的压迫紧贴。

这是个值她献身以报的家伙。

所以,她并不在意这样把他的手臂抱在怀里。

“你入幕珏王,我也是知道的,我在战武殿,你还不知道吧?”

顾云袖歪过脸对他说,看上去他们就热恋中的情人。

快穿女配之反派boss有毒小说全文

尤其顾云袖一对大乃把他手臂挟的很酸爽。

“你是不是觉得我现在有点用了?才对我这么好?”

“嘁,那是我应得的好不好?冥冥之中的宿命缘法都有安排,从你被我揍的那天开始,就是我们命运开始纠缠的开始,不过,知道你成了珏王的入幕弟子,我真的很生气啊,脑海里幻想出你撅着屁股跪好给她磕头的贱样,我就更加生气,所以我脱离了帝皇天宫,现在加入了七宗之一排名第二的‘碧穹神道’,我会找珏王一战的,虽然我目前打不过她,但是她抢我的男人,我就和她势不两立……”

陆离不由纠结了,搓了一把脸,“婚书不是你拿走了吗?”

“是你叫我保管的啊,这有什么不对?你这个人渣是不是以为把婚书还给我,就可以抛弃我了?你是不是忘了你被我剥的光溜溜的挂在树上挨揍的惨样?你浑身上都污了我的眼睛,你这一生都还不清欠我的债,你那个……还弄脏了我的手,你全忘了?”

在顾云袖犀利的质问下,陆离低了头,好象做错事的孩子,已经不知所措了。

“你以前虽然很窝囊,但是你很纯洁,那时你是属于我一个人的,但自从你放飞自我做了珏王的入幕,你说坏了,在短时间内就有了一大堆女人,你觉得对得起我吗?”

顾云袖继续质问。

陆离的脑袋更低了,有一种要钻进裤裆藏起来的趋势。

没想到,顾云袖居然脱离了帝皇天宫入了‘碧穹神道’,这是往自己对立面发展呢?

“好吧,渣男,反正男人们都臭不要脸了,我也懒得和你计较了,不过真的要打消我心中的执念,是不是我今天在这里的消费你全包了呢?”

陆离鬼使神差的点点头,男人嘛,不就是为女人买单的贱骨头吗?

这时,人潮如海的诸多修士中过来两个美女,冲着顾云袖喊,“师姐,快来,就等你了啊,咦,这是谁啊?师姐,你从哪拐来一个这么俊的小郎君。”

陆离十八岁的英秀俊逸外型从来都是无敌无量的。

“什么叫拐来?没见识,他就是你们师姐我的准夫婿,他叫陆离,就是我和你们说的那个小贱男,经常被我剥清光挂树上敲脑壳打屁股的家伙……”

顾云袖这样给两个美女师妹介绍陆离。

“哇,师姐你太惨忍了吧?这么俊的小郎君也下得了狠手?”

“就是啊,师姐,多俊呢,你还打他?换了是我都心疼死了,你好残忍。”

二女好象花痴一样。

陆离哭笑不得。

顾云袖撇撇嘴,“你们不懂男人,其实他们不断的犯贱,就是暗示我们女人去收拾他们的,他们骨髓中有被收拾的贱质和潜在的想挨揍的倾向,这是一定要满足他们的,当然了,在人前就要给足他们面子,做乖乖的贤妻,回家关上门就是我们女人做主的时候,如果连这不懂,你们怎么抓住J男的心啊?”

二师妹一付受教的模样,不知不觉中她们被顾云袖带沟里去了。

“哇,师姐威武,我一定要向师姐学习。”

“我也是。”

陆离心说完了,这俩傻妞儿怕是快被她们的准道侣抛弃了。

看她们贞丹未失,即便有道侣也是‘准’的,目前处于发展和情感培养阶段吧。

“好啦,我们进去吧,别叫大师姐她们等久了。”

“嗯嗯,拍卖会快要开始了,还有一堆师兄们想给我们献殷情呢,那个王源师兄可是在问师姐你啊,你要带着小郎君出现,他估计会很失落哟,嘻嘻。”

这位师妹其实是在善意的提醒陆离,你会碰上情敌的,要小心哦。

“王源是个什么东西?能和我小郎君比?狗屎一样的货色吧?”

“师姐,也不能这么说啊,王源师兄还算不错,温文而雅的,颇有胸怀气量,他又是副殿君之子,富有的很啊,都不知多少师姊妹们给他抛M眼,他一个也看不上,就是瞅着师姐你顺眼,可谁知师姐你深藏不露,已经藏着一个小郎君了……”

“副殿君之子,我就呵呵了……”顾云袖眨着眼对陆离道:“要不要把你的身份给两个师妹说下,也让她们知道一下副殿君算个屁……”

“我是炫耀的人吗?”

陆离果断的回答,要说出自己是珏王的入幕弟子,真会引起巨大的轰动,因为现今的珏王已经轰动了七大宗,她是七宗最顶尖的风云巨头之一,域王巅峰境啊。

在域王巅峰境的面前,副殿君这种七阶天极上帝的巅峰巨头都只算一只蚂蚁。

“你们没耳福了,我家小郎不是炫耀的性子,以后你们会知道的。”

一边往里走,顾云袖一边说话。

“快说说嘛,师姐,你家小俊郎是什么大底蕴?”

“就是啊,师姐,快说说。”

顾云袖摇头,“他不同意我可不敢乱讲,我家小郎的家法很严,我要是讲了不能讲的东西,八成被他打烂腚的,为了你们师姐好,你们就别问了啊。”

“呃,师姐,你不是说回家关上门,是你做主吗?”

“是啊,我做主乖乖伺候小郎大老爷,你们还真是想多了,”

“啊,你不是说把他挂树上打吗?”

“当然,趁还没有嫁给他,赶紧打啊,等嫁过门,就是我被挂树上收拾了,”

“呃……”

一通胡说八道,几个人就进了天宝楼的拍卖大堂。

这堂中已经人山人海了,呈扇面形拱围着中间的拍卖台,大堂有无数普座,然后还有二三四五六七八层神秘的包厢。

在二师妹的带领下,他们一进来就上了楼梯,是通往上层神秘世厢的。

最终她们进入了三层的319号包厢中。

包厢中已经有五六个美女法主了,个个都是巅峰境以上,其中三个是半步天极上帝。

“哟,哪来的小俊郎?云袖师妹,你的老相好?”

“还真是会挑人啊,难道我们云袖师妹看不上王源那家伙。”

“嗯嗯,这个小郎真比王源俊太多了,而且气质也好啊,云袖,小郎器大不大啊?”

这一问,问的满厢诸女轰笑起来。

一堆女人围着一个男人时,她们就是一群母狼。

顾云袖也不是小气的性子,嫣然一笑,“我看中的郎,必须各种大啊,”

陆离有些尴尬,但也不是没见过场面,这种只是小场罢了。

“见过各位师姊妹,在下陆离,帝皇天宫的弟子。”

“哦,云袖师妹也是从帝皇天宫过来的,你也赶紧跳过来吧,我和师尊讲一下,你就拜在我们师尊门下,这样,你也好就近守护你的云袖女神,不然我们‘碧穹神道’的狼真不少,叼走了你的云袖,你可有得哭了……”

这位师姐有股子颐指气使的上位者气势,大约就是她们说的大师姐吧。

连顾云袖加上一共九个美女,纯论容姿的话,这位大师姐和另一个紫裳女足以与顾云袖争奇斗妍,连形体身姿算上,综合排论的话,那紫裳女居然第一,大师姐和顾云袖第二吧,其它六个算第三阶,总之肯定是一厢美女。

顾云袖接过话,“人家才离不开帝皇天宫呢,小日子过的赛过当皇帝,一堆美女争相献M的,乐不思蜀,来了我们这边可没有那样的待遇了……”

陆离也不解释,只是微垂头保持笑容。

能从顾云袖的话中听出,陆离似乎在帝皇天宫那边混的不错。

紫裳女道:“云袖你好象就是吃醋才脱离了帝皇天宫的吧?你家小郎看着人模人样的,骨子里也不是个好人?居然敢欺负我们云袖?今儿可能不能饶了他,落在我们手中总要把他治服贴了,也算我们师姊妹给云袖出口气……”

呃,陆离忙稽首,“这位师姊,小弟已经被云袖收拾的很惨了,敲脑壳敲得都丢失了许多记忆,再收拾再活不下去了,望诸师姊妹手下留情,今儿你们的消费无论多少,小弟我都包了,我的袖姐姐啊,你倒是替我美言一句……”

他明白顾云袖初至‘碧穹神道’,虽境界修为不错,颇被她新师尊看中,但是还没有真正融进这个群体,更没有人脉可言,自己得替她拉拉人气人脉,她撞见自己这般纠缠怕也是这个意思吧?

也许她说的对,那纸婚书敲定的可能是冥冥中宿命的纠缠,也不是说退了书就能轻易改更的,尤其她现在这种代表,又说替自己保管婚书,这就是和自己没完啊。

命,必须的认。

陆离是相信宿命的,他对此道的参悟若自认第二,肯定没人敢称第一。

诸女一听陆离的大话‘今儿你们的消费无论多少,小弟我都包了’这样的话实在是难以言喻的舒畅啊,居然敢说这种话?这是有多大的财富啊?

顾云袖自然也能明白陆离说这话的用意,深深盯了他一眼,“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到时候你满足不了我师姊妹们的胃口,她们要收拾你,姐姐我可救不了你呀。”

“就我这点小底子吧,但也总至于被你们给花穷了。”

陆离还是颇有自信的,因为他知道,顶天不过一件‘太古级道器’,可诸女总不会竞拍这个让自己替她们出资吧?

不过,自己身上还真没有什么流通丹品。

“对了,小弟没见过什么世面,还是第一次来三大宝行这样的顶级商会,也弄不清楚拍卖会上以哪种流通的丹品来交易……”

那大师姐道:“拍卖交易的丹品,也是视奇珍而定的,象道器这样的奇珍肯定是要用最高价的‘法帝丹’来竞价,除此之外基本上都是用六阶的‘法主丹’竞价,其实法主丹和法帝丹之间可以兑换的,一般来讲,市面上流通常用的是七阶以下丹品,七阶法帝丹的流通量很小,但它的储备量还是极大的……从携带方便的角度上讲,还是用丹卡,而三大宝行的丹卡也和七大宗门的丹卡具备同样的信誉等级,小郎君你口气不小,说不准今儿真要破费了呢……”

“能博诸姊妹们一笑,小弟乐意出血……”

陆离还真是个妙人儿。

结果耳朵被顾云袖给拎住了,她嗔眸道:“你是不是发现我大师姐和三师姐比我更美就动了小小Y心啊?等回去看我怎么收拾你……”

诸女轰笑,紫裳美女三师姐打趣道:“我现在知道云袖师妹为什么气的吃醋脱离了帝皇天宫,就小郎这个讨师姊妹欢心的态度,换了是我也要跑啊……”

这话甚是有理,诸女又是娇笑不已。

顾云袖便给陆离介绍,“这是我大师姐容正秀、二师姐仝玉音、紫裳是三师姐凤棠、四师姐王嫣、我排五,这是六师妹凌菲、七师妹严嬉、八师妹岳如、九师妹陈贞,最小的九师妹都比你大,你也要叫师姊的……”

陆离翻了个白眼。

此时,他已经悄然化出一道分身,到了‘天宝楼’的丹兑专柜。

丹兑专柜是受理各种丹品的兑换业务,同时也收购一些奇珍的丹品,自制的垃圾丹肯定是不要的,起码也要大宗门正规的‘诸天级’品质,甚至是上古远古太古级的珍丹。

不过丹兑专柜这边没什么人,但凡来宝行的修士,基本都是拿着丹卡来的,用现丹参与竞价的很少,也不是没有,但都会在拍卖之前在丹兑专柜上换成丹卡的。

陆离的分身基本与本尊是一模一样的。

“这位尊客,要丹兑吗?”

“哦,我有些丹品,想兑换法帝丹,请你们主事出来给个价……”

“什么丹品?我先看看……”

柜内之人也是个五阶破穹境修士,他在‘天宝楼’中也是‘登堂弟子’,这样的身份也不低了,在丹兑专柜上做业务也很久了,就没有他没见过的丹品,就是上古远古太古级的丹品他也能一眼就给出鉴定,这位口气不小,居然让自己请出‘主事’?

而他没有看出陆离的修为高低和境界,倒也是个异数,这样的人罕见,因为即便是六阶至巅半步上帝也不是看不出来。

呃,这位难道是七阶以上‘道真合一’的巨头?

也不是没有可能啊,一些散修中的七阶巨头都喜欢独来独往,不受宗门规法限定约束自由自在的修行,这样的人还有不少的。

所以,人不可貌相,但是丹,自己还是要看一眼的,看不出来再请主事嘛。

就见陆离随手搓了一枚混沌天元丹出来。

要说炼丹怕是没谁比陆离这个老祖更快更厉害了,他的‘天地冥道宙光幽法焰’处于现阶段最巅峰的状态之下,连混沌天元晶都能随意切割,此焰之中已融进光逝奥义,所以一触即成丹,根本不含一丝悬念。

这‘混沌天元丹’要比一般的丹品小一些,似更为凝实,但它秘蕴的丹威却是异常的恐怖骇人,那专柜执事接过此丹,眼神就大变了,这是……从未见过的丹品啊。

此丹入手,就感觉如山一般的沉重,由此便可推之此丹的内蕴是何等的恐怖了。

“你看不出来的,请你们天宝楼七阶以上的主事来鉴定吧,如果你们比较忙,本人就去其它宝行看看……”

“别别别……尊客稍候,容我携丹去禀报可否?”

“无妨,速去……”

“是是是。”

须臾,一尊半步上帝的大执事出来了,那丹正在他的手里,此人一脸惊骇之色。

“大主事,就是这位尊客……尊客,这是本楼丹兑专柜的大主事罗宝法主。”

那罗宝法主盯了眼陆离,却没看到此人深浅,心下一凛,便知此人在自己之上,真有可能是散修中的天极巨头分身前来卖丹吧,这样的事并不罕见,散修的天极上帝都是这样的谨小慎微,因为他们没有后台靠山,所以极为注重行藏隐匿这方面。

“此丹,前所未见,本人也不敢鉴定其价,只问一句尊客,此丹量大否?”

量,才是最关键的,如果此丹就是这么几枚也就没什么意义了,因为太少的话做什么都做不成的,他刚才动用了道器的威能都不能把此丹碾碎细查其中的成份,就知道此丹的奇珍等级了,荒古级的丹品他也不是没见过,但此丹比荒古级丹更要恐怖。

陆离笑了一下,“量,还真不小,就看你们天宝楼给予多少兑换诚意了……”

“好好好,在下请尊客往大主事阁小坐,我立即上禀巨头主事鉴定。”

等陆离跟着此人入了大主事阁,那位已经上禀完毕,一尊天极上帝的一念化身就出现在了大主事阁,此尊一迈进来就扫荡陆离,似要看破他的深浅。

只有看破了深浅才能考虑其它一些东西,不然是不会轻举妄动的。

本来怀壁其罪,你坐拥重宝就要有护宝的实力,没有的话可能失宝丢命,在这个世道中发生这样的事简直是太平常了。

但对方也知道,人家敢来叫你验丹夯价,自然就有一定的底蕴。

“敝人添掌天宝楼丹兑司务,未请教尊客是……”

“帝皇天宫陆离。”

果然,人家并不是没有出身,赫然是如今一跃挤身七宗第四的‘帝皇天宫’的人。

由于珏王这尊巅峰境域王的横空出世,直接将‘帝皇天宫’的位序提升至第四。

以前的第四是‘万剑神宫’,现在帝皇天宫与之并列第四了。

原来不是散修啊,这位天宝楼的丹兑司主就收起了一些小心思,做为三大宝行的天宝楼之宝力可能比帝皇天宫更强大,但也绝不会小觑帝皇天宫,宝行有宝行有立场,自然不会介入宗势斗争,在商言商而已,惹那么多事做啥?

同时,他没有看出陆离的底蕴深浅,就不会动一些心思,很明显陆离的实力不在他之下啊,不然不会看不穿其的深浅,这样一尊天极上帝巅峰境都无法看出深浅的存在,基本就是天宝楼的顶级尊客了,是绝对不能得罪的那种。

谁知道人家的背后站的是哪一尊域王?

这样的人物背后没有域王撑着,丹兑司主是不会相信的。

“哦,原来是陆兄,在下灵聚光。”

灵聚光?这个名,不赖。

“灵道兄以为陆某此丹如何?”

“丹,非常之品质啊,前所未见,所以,灵某也不知该做价几何了。”

灵聚光不由苦笑,他似乎想先听一听陆离的开价。

你敢开价,我就敢砍价,买卖就是这个样子。

陆离知晓现阶段上三阶的流用修行丹品就是‘诸天法帝丹’,至于八阶的‘诸天域王丹’是七大宗门都不能够量产的丹品,因为七大宗门也没有炼制‘诸天域王丹’的能力,只有一些域王巅峰境以上,甚至是九阶诸天道祖才能够炼制少量的‘诸天域王丹’。

“灵道友以为,诸天域王丹与之相比又如何?”

“这个,灵某得说实话,域王丹也不能与之相提并论,此丹亘古未见,绝无仅有,各阶的丹兑都是百倍,正让灵某评估的话,此丹应该能与九阶的诸天道祖丹比肩。”

“与九阶的诸天道祖丹比肩?”

陆离重复一句这个话,笑盈盈的看着灵聚光。

灵聚光顿时有些尴尬,他又道:“只是灵某一家之言,毕竟,我们谁也没有见过九阶的诸天道祖丹,就算是八阶的域王丹也只是一些个别的强大存在能炼制出来,市面上域王丹几乎没有流通的,九阶的真没有听说谁能炼制出来……”

陆离却哈哈大笑。

喜欢大道惊仙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