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长们(NPH)无删减全文阅读

  • A+
所属分类:影视广告

贾二郎腿软,也跪得麻了,一时起不来,一个士兵就上前将人拖起来。

白善伸手按在贾二郎的肩膀上,对他们道:“好好关照他,别吓坏了人家。”

但贾二郎只觉得白善按住的肩膀生疼生疼的,让他一下子清醒了过来,不敢怠慢,腰弯了一些道:“大人,我,我这就去,您放心。”

就在冯大山站在冯大柱兄弟三个家门口时,贾二郎也咽着口水,站在一间房前,俩人隔着大半个村,几乎是同时敲响了对方的门,只是敲门的声音并不是很大,除了隔壁邻居,没人听到了。

夜色

学长们(NPH)无删减全文阅读

中,冯大山低声对来开门的冯三道:“你大哥二哥他们呢?把他们叫上,我有话和你们说。”

冯三问道:“是老大有话回来了吗?”

冯大山含糊的应了一声,“赶紧的,我一会儿还要去大井村那边叫人呢。”

冯三便回身把两个哥哥走了出来,兄弟三个踢上门就和冯大山走了。

贾二郎略显苍白的脸色在夜色中看不太分明,他对来开门的人道:“我爹找你,让你现在过去。”

对方愣了一下后便骂骂咧咧起来,“天都黑了,不会明天再见吗?”

贾二郎面色有些发白,好在黑暗中谁也看不见,他强作镇定道:“让你去就去,那么多废话?又不是只叫你一个。”

贾二郎听从白善的转身,尽量不打颤的走到另一户门前,也敲开了门,同样的话说了一遍。

他一共敲了三家的门,虽然三人都很不满,骂骂咧咧的,但还是跟着贾二郎出门了,他们也不走小路,直接穿过麦田过去。

现在麦田刚收完,田里还没上水,所以很干燥,冲着大井村的方向大胆的往前走,比走路快多了。

贾二郎在前面领路,跳下一个田埂之后就加快了速度,后面三人骂了两声,抱怨他走得太快,过来叫人也不会举着火把……然后跟着跳下了田埂,结果他们还没站稳就被冲出来的人扑倒在地……

三人声音都没发出来就被捂住了嘴巴,手被扭到身后,脑袋被用力的往下按,整张脸贴在麦根上,还贴着泥土,又扎又冷……

他们想要挣扎,但后腰压着一条腿,他们什么力气都使不出来。

而就在他们动手时,小井村的另一边,抓捕的士兵和衙役们也按住了出来的冯大柱兄弟三个……

冯大柱反应过来,被按住的时候剧烈的挣扎起来,没有挣脱抓住他的人,但带着抓住他的人撞向了一边抓着冯三的人。

他们兄弟出来时走得太近了,抓捕的人也就挤做一堆,被他这一撞阵型就有点儿乱,压着冯三的人身子歪了一下,冯三立即抓住机会推开按着他的人,来不及去掉嘴里的脏布条,叼着臭布条就往外跑……

结果才跑了二十几步,一支箭射来,直接射中了他胸口,他停下了脚步,不可置信的低头看着胸前的箭,疼痛这才反应到大脑,他瞪大了眼睛往后倒去……

冯大柱和士兵衙役们大多数不能夜晚视物,只能看到模糊的人影,见冯三倒下也没反应过来,该扑上去的还是要扑上去,将人按住才察觉不对,这人挣扎的力道怎么微乎其微?

不到三十步外的白善放下手中的弓,和董县尉道:“这边动静太大,村里估计已经听到动静,准备下一个行动。”

“大井村那边……”

“这边要是能控制住,那边就先不动。”

衙役和士兵们听到白善和董县尉说话才知道人在这儿,忙将冯大柱兄弟两个捆好丢进草丛里,过来听命。

按着冯三的士兵道:“大人,冯三没气儿了。”

那一箭太准了,正中心脏,这会儿血哇哇的流,不一会儿人就没气了,也不知道县令大人这一箭是蒙的,还是……

那一箭太准了,正中心脏,这会儿血哇哇的流,不一会儿人就没气了,也不知道县令大人这一箭是蒙的,还是……

要真这么准,不说面前听命的衙役士兵们,就是董县尉都心惊胆战呢。

被丢在草丛里的冯大柱听到,不由动了动身子,但他的手被反绑着,脚也被绑起来,想要爬起来都不可

学长们(NPH)无删减全文阅读

能,更别说去看冯三了。

衙役听到动静踢了他一脚,留下俩人将绑好的人拖到路口集合,其他人则和白善一起进村。

小井村的村民们的确觉得有些不对劲了,今晚的这些动静窸窸窣窣的很奇怪。

往常他们要是闹事可不会顾忌他们的感受,要是闹起来那就是大声闹起来。

已经有人起夜出了房屋查看情况,但他们没点灯,今晚的夜色又有点昏暗,往外看,树影晃动,似乎有人躲在里面,但又似乎不是。

出来的人咽了咽口水,有些紧张,转身就要回屋里去,恰在此时,一声尖啸声起,墙头似乎闪过几道黑影,他愣了一下,转身就要往屋里跑,却被一把按住,一个东西伸过来抓住他的嘴巴,他想要叫妖怪,却没来得及出声……

屋里的人也有些惊动,生气了,踢踢踏踏的道:“大晚上的不睡觉你们想干嘛?”

被按住的人挣扎起来,想让屋里的人救他,结果才动了一下就被狠狠地按住,一道声音在耳边低低响起,“你是老大?”

“唔?”这是人,不是妖怪?

士兵确定了,这就是老大,于是看向刚刚喝骂出声的房间,几人对视一眼,到了窗台下,还有两个悄悄的摸进了屋里,片刻后,里面的门被一脚踹开,里面早安静下来的人腾的一下打开窗就跳了出来,结果还没站稳就被一脚踹在了背上,往前扑倒……

大家扑上去按住,抓住他的头发抬起来,一人吹了火折子,照了照他的脸,“冯二鼓?”

看到他的反应,士兵们确定了,立即往他嘴里塞了一块布,将手绑起来就带走。

一旁的冯大坐在地上,一脸惊恐的看着他们。

村里的动静渐渐大起来,冯大这才反应过来,张嘴就要喊,一个士兵不客气的踹了他一脚,满脸凶恶的道:“噤声,官差办事,要是敢喊,爷把你当山匪同伙杀了。”

喜欢娇女种田,掌家娘子俏夫郎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