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鬟酥腰未删节小说完整全文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天香楼外。

韩非已经和李斯来到了马车旁,同时也看到了驾驶马车的天泽,对于这个百越废太子韩非岂能不认识,当初在韩国,对方可是囚禁了他的大哥,最后更是将他大哥杀死,引得父王震怒,韩国朝野上下都为之骚乱了一阵子。

“……天泽!”

韩非目光清明的盯着天泽,沉默了片刻,才缓缓的叫出了对方的名字。

天泽冷漠的注视着韩非,没什么表情,对于韩非这个韩国九公子,他并没有什么好感,对他而言,整个韩国都是他的敌人。

也就是他实力不够,不然以他的性格绝对不介意将韩国的王室屠戮殆尽。

李斯目光微闪,曾经担任过秦国使臣,他自然也清楚韩非和天泽之间的矛盾,沉吟了片刻,便是主动化解略显尴尬的氛围,双目看向了韩非,轻声的说道:“这天香楼扣留我们的目的似乎是为了洛太傅!”

“它背后有人?”

韩非闻言,顿时好奇的看着李斯,询问道。

“似乎是农家,昌平君好像也有点关系。”

李斯想了想,对着韩非解释道。

有些事情他不可能和韩非细说,也没这个必要。

昌平君……

韩非目光微闪,对于这个名字,他可不陌生,而且,如今能在秦国朝堂上抗衡吕不韦一二的唯有对方,这一点,就算是洛言也做不到。

洛言如今看似身份地位极高,但实权却无法与吕不韦昌平君等人相提并论。

洛言唯一的优势便是嬴政。

“怎么和农家也扯上关系了?”

韩非有些好奇的追问道。

李斯沉吟了片刻,便是对着韩非解释了起来,此事也不算什么隐秘,韩非若是想要知道,打听一二也能打听出来。

……

另一边,房屋内。

洛言目光平静的打量着眼前这个风韵犹存的美妇,心中倒是没有什么杂念,也没有怎么样对方的冲动,主要是他现在这个人比较金贵,尤其是紫女到来之后,洛言日后的生活作息肯定比较操劳,必须得养精蓄锐。

“我为什么要收留你,你需要给我一个理由。”

洛言手指轻轻敲击着把手,看着茹娘,轻笑道:“钱,我不缺,女人,天香楼的女子虽然都不错,但我不是那种荒淫无度的男人,美色与我而言如浮云,可取可不取,我实在想不通天香楼能给我什么。”

这倒不是洛言吹。

他现在的眼力和口味都很叼了,一般的女子他真的没兴趣。

十八岁已过,他再也不是曾经那个血气方刚,容易被下半身控制的男孩子了。

多次的囊中羞涩让他领悟了何为金贵二字!

“奴家可以帮太傅打探情报,这本是天香楼曾经要做的事情~”

茹娘双手捂胸,似乎担心领口滑落,跪坐在地上,可怜巴巴的看着洛言,娇声的说道。

情报?

这也是洛言还坐在这里的原因,天香楼身为咸阳城最大的风月场所,本身吸金能力就很强,来往的都是达官贵胄,消息自然灵通,与其做个对比,韩国王都的紫兰轩便是如此。

其价值可想而知。

唯一需要解决的事情便是信任的事情,这对于洛言而言显然没什么难度。

起身,走到茹娘的身前,俯身,轻抚她的脸颊,随后提起她的下巴,在茹娘一脸顺从的表情之中咬在了她的嘴上,吞吞吐吐了起来,不一会儿,她的身体便是软了下来。

洛言倒不是要占她便宜,他只是为了方便下蛊。

虽然不知道白亦非和他便宜老娘是怎么下毒的,但洛言觉得自己这种下毒方式很简便。

“呼~”

洛言很快便是松开了茹娘,随后擦了擦嘴角,目光平静的看着身体发软的茹娘,打趣道:“你这是有多久没碰男人了?”

茹娘抿了抿嘴唇,乖顺的低垂着脑袋,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回应。

她是天香楼的老板娘,自然不需要接待什么客人,而且来往天香楼的达官贵胄也知道天香楼背后的靠山很大,自然不会没事找茬,直到遇到了洛言。

“改天本太傅让你尝尝男人的滋味~”

洛言轻笑了一声,帮茹娘擦了擦嘴角,许诺道。

他洛正淳一向乐于助人。

茹娘:……

“我刚才在你体内种了蛊虫,往日里没什么副作用,你也知道,你我之间并没有什么信任,我需要借此来维持信任,日后若是你没其他想法,我自然会为你解蛊。”

洛言实话实说道。

下蛊只是一种手段,其实这玩意也控制不了什么人,尤其是遇到不怕死的,你下的蛊虫再厉害也没用。

人家连死都不怕,你蛊虫能有什么影响?

这也是洛言没对胜七和吴旷下手的原因,这两人都是驴脑子,自己若是指望用蛊虫控制两人,那无疑是想多了,他们更适合打感情牌。

田蜜便是最好的棋子,可以轻易拿捏住这两货。

想到这里,洛言也是有些怀念田蜜这个小蜜罐子了,毕竟她足够妩媚风骚~

男人这种生物都喜欢骚东西……

茹娘

云鬟酥腰未删节小说完整全文

是否怕死暂且不知,性格这方面还是需要处处才能摸清楚。

暂时洛言也不指望茹娘能为自

云鬟酥腰未删节小说完整全文

己做什么事情。

一切且看日后。

“奴家明白!”

茹娘闻言倒是没有害怕,甚至心中还松了一口气,因为洛言这话无疑是接受自己了。

如此一来,天香楼也有靠山了,她也能保住天香楼和那些姐妹们了。

这世道。

唯有女子才能明白女子在乱世之中是何等的辛酸。

“我先走了,改日来看你。”

洛言轻笑了一声,起身向着屋外走去,韩非和李斯还在楼下等着自己,他可不适合在这边久留。

茹娘闻言连忙起身,恭敬的说道:“奴家恭送太傅。”

洛言点了点头,便是推门走了出去。

……

当洛言来到楼下的时候,韩非李斯等人正站在马车旁闲聊,待看到洛言才闭嘴。

“两位可以啊,出来玩都不带钱~”

洛言走了过去,一脸玩味,打趣的看着李斯和韩非。

“洛兄还是别打趣我了,我也没想到它这边这么贵,本以为和紫兰轩一个价,哎……”

韩非闻言,有些尴尬的说道。

头有点疼。

不管有没有被人算计,这事闹出来挺丢人的。

他也没想到这天香楼比紫兰轩还要贵,而且贵的离谱,只能感慨秦国有钱人真多。

当然。

一分钱一分货,酒水和服侍也是帝王般的。

李斯闻言,也是无奈,他虽然不差钱,但这种地方当真是第一次来,本着好好招待韩非的想法,他带的钱并不少,但还是低估了。

说到底还是经验的问题,下一次,李斯必然不会再犯这种低级错误。

“你反正一向穷的叮当响~”

洛言闻言,看着韩非轻笑道,这韩非从来就没有富裕过,在韩国就指望着红莲和紫兰轩过日子,入秦,估计这货也是指望自己这边接济了。

想到这里,洛言看向了李斯,笑道:

“下次缺钱直接去商会取,白洁那边我会说一声。”

如今寡妇清已经算是商会的全职会计,当然,也可以说是洛言的私人秘书,商会的秘书。

在经商方面,白洁还是相当有能力的,挺能干的。

说起能干。

洛言不由得想到了大司命,其实大司命也挺能干的……

“诺!”

李斯拱手应道。

“走吧,送你们回去~”

洛言对着两人示意了一下,轻笑道。

韩非点了点头,随后有些好奇的询问道:“这天香楼究竟怎么回事?”

“后台倒了,想要投靠我。”

洛言言简意赅的解释道。

“??”

李斯和韩非顿时一愣,两人的才智自然瞬间领悟了一些东西。

洛言笑了笑,没有过多解释,因为天香楼对于他而言只是一个插曲……

。。。。。。。。。。。

昌平君的府邸。

天香楼发生的事情自然很快传到了他的耳中,对于这件事情,昌平君只是目光微闪,随后平静的对着黑暗中的一道人影吩咐道:“短时间之内不要联系了,隐蔽为主……”

天香楼这步废棋似乎发展的比他想象的要好。

茹娘如今傍上了洛言,这无疑将自己从其中洗了出去,其次,昌平君还能借助天香楼的暗子继续控制着一些东西。

不过。

短时间之内,天香楼是不能和自己联系了。

洛言远比他想的要精明,不能马虎大意,田蜜的事情不能发生第二次。

“是!”

一道女音平静的响起。

“下去吧。”

昌平君淡淡的说了一句。

“哗~”

人影晃悠间便是离开了。

昌平君跪坐在书桌上,收敛心思,目光变动间,提笔在纸张写下了一个人的名字……韩非。

紧接着笔不停,继续写。

燕丹。

看着这个名字,昌平君顿了顿,随后才再次落笔,这一次笔画很重,写下了一个名字……李园。

看到这个名字。

昌平君目光闪过一抹骇人的精光,对于李园,他有些想法,此番对方入秦,是一次机会,他必不可能放过。

“但愿这李园能够配合。”

昌平君沉吟了片刻,低声自语……

PS:标题是忙得忘记了,算了,不想麻烦编辑了,麻烦过好多次了,又不影响

喜欢秦时罗网人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