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情文学小说小说完整全文

  • A+
所属分类:影视广告

翌日清晨,飞凤亭。

正殿门外。

“不见?”

半夜才离去的贾蔷,此刻重临此地,得到的回应,却是今日不便相见。

贾蔷看了眼大红宫袍,微微躬身侍立的牧笛,声音微沉的问道:“牧公公,娘娘可说了,缘何不见否?”

牧笛面色不变,轻声道:“回王爷的话,娘娘说了,许是昨晚受了些风寒,她身子偶有微恙,又困倦不堪,所以今早连太皇太后处都告了罪,更不好见外臣。还道让王爷早日回京公干,西北兵戈未止,只凭尹五爷一人,许多事未必能办得周全,让王爷多上点心,莫要因小失大。”

贾蔷闻言,心想都让牧笛转述这么多话了,也不肯见面,料想是果真不见了。

也许,是昨晚的一些话伤到了她……

也罢,有些话,晚说不如早说。

果不其然,就听牧笛顿了顿又道:“娘娘还说,王爷昨晚之言,她记在心上了。回头会多提点提点皇上,断不会为外人所趁。娘娘让王爷也别多心,能坦荡如王爷这般,娘娘心里唯有高兴的。望日后,王爷仍能如此。”

贾蔷闻言沉默起来,昨晚于隆安帝榻前,他细数了此昏君的种种忘恩负义、恩将仇报之作为。

并究其缘由,无非是孤家寡人,没有自信,不是男人,没有安全感……

正因如此,才会受人挑唆,自身也以所谓的帝王术,自毁长城。

虽然骂的是隆安帝,可未尝没有警告后人之意。

之后又于愤怒中,做了半宿不可描述之事……

贾蔷此举,绝非只是出于禽兽之心,而是为了彻底俘获这位聪明无双的绝代佳人的身心。

可惜,就目前来看,似乎功败垂成。

尹后的冷静和自省能力,远远超出了贾蔷的预料。

昨晚虽然沦陷,却只用了半宿的时间,就重新恢复理智……

罢了,也不急于一时。

且到了这个地步,无非是用火继续慢慢浸下去……

即便尹后一颗心修练成了璀璨耀眼的金刚钻,贾蔷也发誓将她杵成蜜桃汁……

看了眼躬身而立的牧笛后,贾蔷转身离去。

……

“人走了?”

飞凤亭内,尹后慵懒的倚靠在凤榻上的金丝纹凤绣枕靠上,三千青丝未绾起,随意披散于肩后,一张俏脸,虽不施粉黛,可看起来滋润娇艳的仿佛一朵盛开极艳的牡丹。

她单手持一书卷,明媚的目光不移书面,随口问道。

听闻其言,牧笛躬身道:“回娘娘,平海王走了。”

“他都说了甚么?”

尹后似是看到了甚么有趣的内容,嘴角微微扬起,轻声问道。

牧笛道:“王爷只说了一句话……”

“甚么?”

“王爷说:万事皆有臣在,臣但凡有何心事,必诉与娘娘,不叫龃龉暗生,方能天长日久。”

尹后闻言,沉吟稍许后,眼中终究是满意之色,她目光落在牧笛身上,道:“你怎么看?”

牧笛道:“回娘娘,奴婢以为,平海王是世上第一等聪明之人。”

尹后笑道:“这一点,怕没甚么人否认,即便是他的对手。本宫是问你,此事你怎么看?”

牧笛轻声道:“娘娘,这正是奴婢对平海王如此评价的缘由。平海王实在是太聪明了,他知道,娘娘也是世间绝顶聪明之人,在娘娘面前,一切心机造作都是枉然。所以,平海王甚么话都敢说。虽然有些话着实大逆不道,但当着娘娘的面说出来,又是另一回事。

奴婢以为,这样的自知之明,实在难得。平海王是为了防备武英殿那边不断在皇上耳边念叨,让皇上重新走上太上皇的老路。这并非没有可能,武英殿那些人,亦是天下绝顶人物。他们若想说动皇上,并非没有法子。

毕竟,平海王许多事于世人看来,的确惊世骇俗,不可不防。

所以,平海王说了那些话,并当着娘娘的面放出狠话。其家眷老小,是他不可触碰的底线。

任何人敢伤之,必以十倍利害回报之,不死不休!”

尹后叹息一声,道:“你觉得,他还像个臣子么?”

牧笛闻言,哪怕对尹后万般崇敬,心里也不由腹诽道:这还用多问?哪个臣子敢如此对待一朝太后?只爬凤床也则罢了,还强迫太后做那等事……

不过这等牢骚即便他是尹后绝对亲信,也只敢烂在肚子里,面上恭敬道:“娘娘,就平海王近来之所作所为而言,很难看出其臣子之相。但奴婢斗胆揣测,就其本心,是绝无反意的。平海王对社稷、对黎庶,是忠诚、同情和怜悯的。奴婢也不知晓,为何平海王这样一个年轻人,会对社稷黎庶有如此深沉的感情,着实想不明白……

但无论如何,这都是好事。另外,王爷对天家本该是恩断义绝,可因为娘娘,使得他重新归心于天家。奴婢以为,只要天家不主动出手,王爷必如其所言,三年五载后南下,出海远行。

唯一可虑者,还是在朝廷那边,在武英殿。奴婢无论怎么想,都想不出朝廷和武英殿那几位大学士,会容王爷活下去的理由……”

还有一点他未说,那就是当今天子,李暄。

随着皇位坐的时间久了,会不会猜疑之心愈盛?

要知道,隆安帝当年在潜邸时,也远没有今日之猜忌多疑。

皇位皇权,最能改变一人的心性。

牧笛话虽未说,但尹后又如何会想不到?

虽然这多半是二三年后才发生的事,但以武英殿那些人的做派,怕眼下就已经开始筹谋布局了。

至于李暄那边……就更重要了。

不可,伤及贾蔷的心。

昨晚,贾蔷已经明白告诉她,当下世道大体太平,民心思安,几乎造反的可能。

但若撕破面皮之下,玉石俱焚两败俱伤,他有九成把握。

尽管尹后不知道贾蔷到底准备如何,也未追问,但已经足够了。

这一点上,她信贾蔷。

不然,贾蔷又如何会让内眷归来……

她沉吟稍许后,同牧笛道:“稍许你再去南池那边,告诉太皇太后,本宫凤体欠安,明日銮驾回宫。”

……

皇城,大明宫。

养心殿内。

李暄看着脸上明显不大高兴的贾蔷,奇问道:“这又是怎么了?行宫那边出了问题?”

他将一支没有蘸墨的御笔转的飞起,眼神上下打量着贾蔷。

贾蔷叹息一声,道:“因为昨儿晚上顶撞了太皇太后和义平郡王两句,被娘娘教训了。今儿请安时,娘娘都没见,说是凤体微恙,让我好生反省……皇上,你说这是怎么回事?果真如今要讲天家骨肉,天伦亲情了?”

李暄闻言一怔,又仔细看了看贾蔷,确定脸上的郁闷不见作伪后,眨了眨眼道:“许是……一团和气总比撕破脸好?你又不是不知道,许多事有太皇太后顶在前面,对朕有利的多。且忍忍罢……对了,你怎么顶撞太皇太后的?不应该啊……”

贾蔷复又叹息一声,道:“原也是好心,说弄些农家菜给天家贵人们换个口味,解解腻。谁知道,太皇太后他们不领情……”

李暄闻言来了兴趣,忙问道:“你给太皇太后他们弄的甚么农家菜?”

贾蔷正色道:“绝对名菜,叫花鸡!”

“噗!”

李暄一口唾沫喷出,随即就仰头大笑起来。

别说李暄,连大明宫总管太监陆丰都没忍住,憋笑憋的,抖成筛子似的……

“贾蔷,你……你球攮的,真是绝了!”

笑了好一会儿后,李暄才用袖子擦拭了眼角,指着贾蔷喘息笑道:“给太皇太后吃叫花鸡?先帝爷在时,她能叫人把你拉出去砍了你信不信?那叫花鸡听起来,岂不就是叫花子吃的?如今太皇太后心里正别扭着呢,还有朕的那位十四叔,你给他吃这道菜,他还道你在骂他是臭叫花子。

朕真是服了你,果真一会儿不在跟前提点着,就能惹出事来。母后没叫人拿下你打板子都是好的了!”

说罢,又大笑了场。

“唉!”

贾蔷第三次叹息道:“好心没好报啊,若非娘娘多少给了点面子,吃了几口,臣弄的这鸡都白瞎了!”

“少啰嗦!母后不见你,没传出甚么话来?”

李暄又笑了起子后问道。

贾蔷道:“娘娘担心五哥弄不好辎重之事,让我回京多瞧着,不要在行宫那边待着了,怕碍了太皇太后的眼。五哥这会儿都快离京几百里地了,我想帮也伸不着手啊。算了,臣先回家歇息几天再说。”

“你歇个屁!”

李暄笑骂道:“平康坊七十二家青楼的花魁都让你一锅端了,你不去瞧瞧?”

贾蔷闻言,神情微动,道:“怎么,又有人来寻皇上说情了?你还理他们?”

李暄挤眉弄眼道:“这回说人情的不是别个,朕就不信你敢不理。”

贾蔷冷笑道:“果真有不怕死的,尽管来!臣不掰掉他的大牙才怪!”

李暄乐不可支道:“那你那岳父老泰山又如何?贾蔷,你要是不掰断他的大牙,朕都瞧不起你!嘎嘎嘎!”

“……”

贾蔷震惊稍许后,皱眉道:“怎么可能?有老太太压着,尹家从没这么些破事……”

李暄嗤之以鼻道:“你懂甚么?二舅舅是妙人,只是喜欢听人唱曲弹琴,并不动真格儿的……你还别撇嘴,论起享受来,二舅舅才最高明!”

贾蔷奇道:“不对啊,尹家如今都在潭柘寺里……”

李暄呵呵笑道:“这你就不用管了,回头好生将白月楼那位白月娘安置好了,送出门儿就是,旁的不用你多管。”

贾蔷无语的笑了笑,他还能说啥甚么?

二人正闲扯着,忽闻殿外韩彬、尹褚、李晗三位军机求见。

贾蔷挑起眉尖道:“不会又来事了罢?”

李暄闻言瞬间抱头,痛苦道:“快给朕闭上你那乌鸦嘴!”

虽如此,该传见的,仍要传见。

未几,三位军机入内,脸色都不大好看。

李暄看到他们的神情,就软倒在御榻上,哀鸣一声道:“说罢,又出了甚鸟事……”

三位军机闻言,脸色愈发难看。

不过看来事情不小,连尹褚都顾不上教训李暄注重君王威仪了。

韩彬先看了贾蔷一眼后,沉声道:“云贵广西总督何澄上书朝廷,桂西提督副将傅䅰于八月二十五出兵邓横寨,不幸遇伏身亡。所属两千兵马,无一生还。诸土司余孽死灰复燃,烽烟处处,请朝廷派能兵强将支援。”

李暄闻言,脸色比三人更难看起来,他才登基多久?

西北一场败仗还未平定,西南又来一场!

李暄还未开口骂街,分掌兵部的李晗就沉声道:“皇上,当务之急,是立刻派遣敢战能战之兵,速速入桂。诸土司如今以邓横寨为首,若不立刻平定邓横寨,西南势必糜烂!时机危急,当果断出兵!”

李暄如今尚未亲政,闷声道:“将此事派快马报于行宫那边,叫太后知道。其余的,该怎么办,就怎么办罢。”

他有个卵子法子,总不能御驾亲征罢?

晦气!

尹褚淡淡看了贾蔷一眼,道:“皇上,军机处商议罢,眼下能调的可战雄兵,唯有山东大营。”

贾蔷闻言,“啧”的一笑,不过也没说甚么,面容上却浮现了些许讥讽。

打他调山东大营四千兵马进京,准备填充两千德林军的空缺后,他就猜到,朝廷早晚会对山东大营下手。

或许明面上不会怎样,但拆散打乱是必然的。

果然不其然,这就开始了。

山东距离广西多远?

果真着急,会首选山东大营?

似乎看出贾蔷脸上的讥讽,尹褚目光深沉,问道:“平海王,有何异议?”

贾蔷摇头道:“朝廷军政,本王从不参与。你们愿意调哪的兵都可以,与我无关。”

一旁李晗笑了笑,神情说不出是阴是阳,道:“听说德林号在西南与诸土司交情不错,不少寨子都靠给德林号提供火硝发了财。就总督府上奏,邓横寨的兵器,就是用德林号的铁打造的。平海王对西南土司必然了解不少,何不谈谈?”

贾蔷看着李晗神情阴冷下来,开口骂了句:“李子升,你还真是下贱!”

……

PS:感谢

激情文学小说小说完整全文

新盟“我心飞翔6919”~

喜欢红楼春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