铜雀春深锁大乔无删减全文阅读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陆菱脸色微不可查的一变,虽说她也看不起龙傲天,但婚约尚在,常宏光这不是变相说她眼光差么?这头还不等陆菱开口,那头龙傲天却看着常宏光,摇头笑道,“常师兄出身名门,又是人人敬仰的仙修,说话果然是一针见血,佩服佩服,你只有一个地方说的不对,我不是牛粪,陆小姐的这朵鲜花自然不能落在我的头上,但是我先跟你们说,双宿双飞,离开剑宗,这是我对你们的一点告诫。”

“咦?”陆菱有些奇怪的看了看龙傲天,按照她对龙傲天的了解程度,这个书呆子遇到这种事要么是看着自己傻笑,要么被气得脸色通红,结结巴巴怒斥“岂有此理”等等,今日却不知是怎么了,既表现出了泰然自若的神态,又不动声色的将话讽刺了回去,实在有些出乎她的意料。

“哼,离开剑宗,当我是傻子吗?”常宏光岂能听不出龙傲天话里的意思,冷笑道:“你还有何不服?看看你的装束,想想你的身份,你哪里又配得上菱儿小姐?堂堂男儿沦落到这种地步,我若是你恐怕早就一头撞死!”

“你修你的仙,我做我的凡夫,你是我什么人,我做什么事又如何轮到你插嘴?”别看他实力比自己强几个档次,但龙傲天丝毫不惧。

“原本你这种人想跟我说话都是千难万难,今天也是看在菱儿的面上,我才和你多费一些唇舌!”常宏光满是轻蔑之色,手指上光芒一闪,却是凭空多出一个圆溜溜的药丸:“废物,我听人说你疾病缠身,朝不保夕,这颗培元丹我送给你,保你百年寿命。而你最好也识相一点,早日离开陆家,若是再纠缠菱儿小姐,别怪我翻脸无情!”

陆菱眉宇间闪过一道不满,不过嘴唇动了动却也没有多少。玄天剑宗主修剑术,丹药这种东西还真不多见,常宏光能拿出一颗培元丹,这对龙傲天来说也是莫大的福源。

龙傲天也是微微皱眉,培元丹在他的世界是寻常的丹药,但是正是自己所需,如果说聚气丹就是一条小河,那么培元丹就是一条长江,龙傲天倒是笑了:“真的给我?”

“只要你不在缠着菱儿小姐。”常宏光好像获得了莫大的满足:“我们仙人说话算数,只要你拿过这颗药丸,日后性命无忧,我也不会找你麻烦!衣衫破烂,浑身恶臭,马上滚开,莫要打扰我和菱儿散步的心情!”

“你现在就自称仙人,有些托大了,也罢,给我吧。”龙傲天伸出手。

常宏光冷笑一声,将培元丹交给龙傲天,龙傲天扭头对陆菱说道:“菱儿小姐,既然我收了常师兄一枚培元丹,那从今天以后,咱们就没有半点瓜葛,如果需要什么手续,你跟我说。另外,我可能在陆府再住上几天,然后就走了,谢谢你这么多年的照顾……哦,我再提醒你一句,退出剑宗。”

龙傲天又提醒了他们一句,因为自己是要覆灭了剑宗。

“龙傲天,你,你,你说什么?你要跟我退婚?”陆菱一脸诧异的看着龙傲天。

“我说的还不够清楚呢,快的话明天我就要走,慢的话……可能三天以后。”龙傲天挥挥手,根本没有任何的留恋。

“你等等,你离开了陆家,又能去哪里?虽我们日后未必同路,但你父亲与我父亲是患难之交,留在陆府保你一辈子衣食无忧,又何必离开?”陆菱心地倒也算善良,只可惜她并不知道,此龙傲天并非彼龙傲天。

“男儿志在四方,龙傲天既一生孤苦,生死又何妨?”说这话的时候龙傲天倒是有些感触,真的在这个世界他就孤零零的一个人,恐怕日后死在哪里,连个收尸的人都没有。

“男儿志在四方……你倒是很少能说出这种话。”陆菱想了想,道:“你先回去休息,若是你决定离开我也不拦你,不过,必须要征得我父亲的同意。”

“告辞。”龙傲天懒得在这多呆,拿着药材潇洒的离开。

“算他有点自知之明!”常宏光看着龙傲天的背影,冷哼道。

“他那人性子最是执拗,只怕是一时气话,心里不知道怎样怨恨我陆家呢。”陆菱轻叹口气,总觉得这个龙傲天陌生的很。

“有怨气还能怎样?”常宏光不屑的说道:“菱儿,你放心,日后不管发生了什么,师兄都是你的后盾,永远跟你站在一起,无论对错!”

陆菱微微摇头,看着龙傲天的背影并未多说。

龙傲天却不把这次见面放在心上,他回到柴房之后,见桌子上摆放着许多食物,知道是小翠送来的,他毫无

铜雀春深锁大乔无删减全文阅读

顾忌的吞了下去。然后点亮一盏油灯,将自己得到的册子,宝剑,灵泉,还有那枚培元丹放在桌上。

刚才是天色昏暗,所以常宏光未曾在意,因为残剑的剑,在剑宗必然是人人知道,搞不好就得给自己带来杀身之祸。他倒是留了一个心眼,将自己的床单撕碎,缠上了宝剑。

做完这些,龙傲天打开了小册子,上面记载了残剑的生平:“余六岁学剑,五年有成,剑势繁华,若行云流水,后入深山,一年内杀178妖兽,伤96次,5次濒死。后出山与人对阵67次,胜66次,败于铁剑宗常山之手。”

“侥幸逃脱性命回到宗派,闭关修炼,一朝参悟。余剑势繁华,看似滔滔不绝连绵不断,实则多为惑人并无用处。剑主杀,不为炫,余以此道行之,又五年化繁为简,杀意顿生。”

“出关后,余剑道大成,本欲前往苍生闯荡天下,奈何恰逢魔族作乱,余奉师尊之命护卫青阳,三年内斩杀魔族爪牙1098名,其中不乏实力高于余者,余重伤34次,6次濒死。是时,余之声望响彻青阳,夜儿闻吾之名即刻止哭

铜雀春深锁大乔无删减全文阅读

。”

“余掌管剑宗欲将之发扬光大,因缘际会偶遇霜剑,收之为徒。此后,为与霜剑厮守,余疏远剑道,走遍苍生求长生不老之灵药,终一无所获。回归宗派后,余名望尽去,霜剑与余被焚烧惨死。”

“数十年前余曾在青阳镇灵药园发现此聚灵大阵,被分尸之下,余舍弃本命法宝逃得一命,潜入大阵阵眼当中。余伤势过重,阵内灵泉对我并无用处,余本想追随霜剑而去,但大仇未报,心有不甘。”

“余苟延残喘,立心明志,只求剑道巅峰。十年参悟,余领悟剑意真谛,便传于有缘之人。剑,为我身,为我心,为我魂,为我魄,我意即剑意,若我自诩为龙,剑意滔滔,龙震九州,若我自诩为鼠,剑意渺渺,望风而逃。”

龙傲天脑海里似也出现了一副画面,当初一位年轻的剑客一个人前往深山搏杀妖兽,又一个人在黑漆漆的山洞当中闭目打坐,刺目的鲜血,无声的参悟,让龙傲天心头有种沉甸甸的感觉。

“终余一生,用剑三柄,最擅长者为鳞之剑,余之后人当以余临终之言为修行法门,有缘自能得之。若感念余之提点,日后修得剑意为我报血海深仇,余更将剑宗托付!”

残剑生平的记录到此戛然而止,龙傲天合上小册子,微微一叹,若是残剑记录属实,这家伙还真的挺值得敬佩。算了,以后能不能复活他,当前最重要的还是尽快恢复自己的身体速度,早日踏上修者之路。

龙傲天拿出了培元丹,思考了良久,因为常宏光给出的培元丹,里面必然有些杂质,龙傲天服用之后身体必然得将杂质吸收,这样子虽然不会留下了后患,但是毕竟是有点不爽,龙傲天的功体已经趋于神,又岂能吃这些东西。

龙傲天想了想,将培元丹一点点的弄碎,然后将粉末倒入了弄出来的灵泉当中,灵泉本身就能净化培元丹,龙傲天一直提炼了几个时辰,天色刚刚放亮的时候,他浪费整整一瓶子灵泉,才将培元丹冲洗干净。

他盘膝而坐,看着半碗灵泉,深深的吸口气,随后一口吞了下去。吞下去的一瞬间,龙傲天便觉得腹内升起一股暖流,那暖流顺着他周身百骸游走,所过之处通体舒泰,浑身每一个细胞都好像张开了嘴巴。

但是,随后就控制不住了,灵泉在他的体内纵横冲突,好在龙傲天的经脉是经过神界的锤炼,如果换成普通人,这一大碗喝下去必然要爆体而亡。但是,龙傲天能承受住,不代表着他不会感觉到痛,龙傲天死死的咬紧牙关,抵抗着灵泉的冲击,而他的体内,一圈圈的真气也是飞速的释放,一阶,二阶,三阶……

天色已经大亮,小翠又过来给龙傲天送早餐,敲敲门,见龙傲天没有给她开门,小翠就把食物放在了外面。由此一直到了第二天傍晚,龙傲天忽然睁开了眼睛,他的眸子中,隐隐有两团火苗在跳动。

“九阶巅峰。”龙傲天挥手,摇头一笑。

喜欢龙血战神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