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同学想吃掉我 中文字幕第一页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晨曦中,一支队伍迅速向屯镇开来,正是刘兴祚兄弟统率的东江军骑兵。

五千大军,人人骑马,个个穿着厚厚的皮裘,左挎弓,右背铳,手里还拿着长长马刀,除了稍显凌乱,但只看武器装备绝对是天下精锐之师,哪里还有当初在皮岛时那副叫花子模样!

事实上,自出皮岛以来,刘兴祚手下这批东江兵改变非常的大。一直以来根本没遇到强敌,接连打下镇江堡凤城多处城池,打下屯村无数,现在更在建奴腹地辽河平原纵横驰骋,肆意烧杀抢掠。

再弱的军队,若是经历这样一连串的胜利,士气也会高昂。哪怕对手只是建奴老弱妇孺,打的胜仗多了,气质也会改变,会生出莫名的傲气。现在在这些皮岛兵眼中,建奴早就不像以往那么可怕。

老子攻入过建奴城池,cao过建奴娘们,在建奴腹地纵横无敌,还怕什么狗日的建奴?这是这些皮岛兵大部分人的想法。

建奴主力八旗又怎么样,自己人数是他们数倍,更何况建奴用了屯镇井水做饭,恐怕早就拉稀拉成了软脚虾,打他们又有什么难的?

“兄弟们,攻进屯镇中,割了建奴首级领银子啊!”刘兴治骑马在队伍外侧高声喊着,竭力鼓舞着士气,全然没了昨日那副闻听建奴主力杀来时的惊慌模样。

“杀建奴领赏银!”东江兵们一个个嗷嗷直叫,士气高昂。

“大哥,两千多八旗兵诶,砍了这么多人头,您肯定能当上总兵!”鼓舞了一阵士气,刘兴治骑马回到刘兴祚身边,笑眯眯道。

刘兴祚看着远处隐隐出现的屯镇,微微摇头道:“恐怕不一定会有那么顺利,还不知道多少建奴吃了井水做的饭......”

刘兴治笑道:“大哥不必过虑,建奴也是人,他们行走了一天焉能不累不饿,能不吃饭啊,说不定全部的建奴现在都走不动路了。”

刘兴祚摇摇头,却不敢想的这么理想。吃了巴豆水做的饭,顶多拉一夜肚子,死人却是不会的,以八旗兵的强悍身体,顶多体力受到一些影响,不可能走不动路。而且两千多建奴不可能同时吃饭,总要有放哨值守的,也不知道这些人有多少。

不过建奴战力终归受到很大影响,自己灭了他们的把握多了很多,想到这里,刘兴祚暗暗感到庆幸。

当初还是在皮岛的时候,刘兴祚率军袭击了几艘开往朝鲜的商船,在船上缴获了好多药材,其中就包括一些巴豆。此次出兵,考虑到长途跋涉作战,会有较大伤亡,士兵们也会患病,刘兴祚便下令把那些药材带在军中,没想到药材中的这些巴豆竟然派上了这样的用场!巴豆磨成粉,抛入屯镇的水井中,无色无味,建奴根本就不会想到!

刘兴祚虽然表现的淡定,内心却和弟弟刘兴治一样激动,他迫切想攻入屯镇中,看看那些建奴是不是真的成了软脚虾。

很快屯镇在望,当看到建奴在镇中依托门墙防御,没有出来交战时,刘兴祚终于放下心来。若是建奴无恙,岂会缩在屯中,早就杀出来了!

“四面围攻,杀入镇中,一个不留!”刀指前面屯镇,刘兴祚冷冷的传下命令!

随着他命令,五千皮岛兵立刻分散,在游击参将们带领下向着屯镇包抄而去。

此处屯镇早就被明军攻破过,寨门被劈了当柴烧,寨墙也多处塌陷,防御力弱的可怜。

但对于镇中的八旗兵来说,有寨墙总好过没有。

莽古尔泰下令,分出一百八旗守在寨门处,其他四百八旗防守各处寨墙,那些拉了一夜的旗丁,但凡能站起来,也都拿起了武器,参加了防御。

夜间的时候就派出了求援的骑兵,只要能守一段时间,便能等到援兵到来,到时便可以围杀这些该死的明狗,这便是莽古尔泰的打算。

然而莽古尔泰没

大神同学想吃掉我 中文字幕第一页

想到,这些该死的明军进攻竟然如此猛烈,没有试探,一下子便全军压了上来,从四面向屯镇发起了猛攻,一时间竟然处处告急。

还保持战斗力的八旗兵只有五百人,对面的明军竟然有五千之多,十倍的兵力差距,便是强悍如八旗主力,也有些顶不住。

寨门处战斗格外激烈,上千明军向着寨门发起了一波又一波的猛攻,守门的一百八旗死伤惨重,莽古尔泰把身边几十个戈什哈派了过去,才勉强挡住了明军猛攻。

寨墙各处缺口接连告急,莽古尔泰不得不接连派出手中的预备兵力,最后连拉了一夜的旗丁都不得不派了上去。

“能派的都派上去了,希望能顶住一段时间,等到援军到来就好了。”莽古尔泰叹道。

“肯定能等到的,其他军队距离咱们不远。”阿济格道。

莽古尔泰原本手中右四旗兵力一万多人,但被他派出去拦截各支挟裹百姓的明军,好在各支队伍距离应该不算太远,只要求援骑兵能找到他们,快马加鞭下用不了多久就能到来。

“走,咱们也杀明狗去!”莽古尔泰提起一把大刀,笑着对阿济格道。

阿济格点点头,操起长枪默不作声的跟上。

大刀接连劈砍,接连砍翻数个明军,眼看着进攻寨墙缺口的明军退了出去,莽古尔泰哈哈大笑。

笑过后看看身侧,又突然悲从中来,十几个跟在

大神同学想吃掉我 中文字幕第一页

身边的人,现在就剩下了兄弟阿济格一个。

“该死的明狗,竟然使出卑鄙伎俩。”蹲下身子,合上一个战死的戈什哈眼睛,莽古尔泰忍不住破口大骂。若非明军在水井中下了泻药,自己的两千精锐旗丁怎么会落到如此下场。这战死的十多个旗丁,大半都是因为拉了一夜浑身无力,甚至还有人打着打着拉在了裤子里......

“唉,两军作战无所不用其极,此事也不能怪明军。”阿济格提起了长枪,悠悠叹道。

“你说什么......”莽古尔泰愤怒的扭回头,眼睛一下子瞪大了,就看到锋利的枪尖向自己猛地扎来。他蹲着身子抱着战死戈什哈尸体,又哪里能够躲得过?

“噗”的一下,枪锋从莽古尔泰咽喉处扎入,从脖子后面扎出。

莽古尔泰瞪大眼睛看着阿济格,看着自己的同父兄弟,却再也说不出话来,鲜血从嘴角泊泊流出。

“五哥,您别怪我,我也是奉命行事。”阿济格蹲下身子,在莽古尔泰耳边轻声叹道。

“要怪就怪你自己吧,非要和八哥作对。你也不想想你什么德行,有什么资格做大汗?大金国要是落在你的手中,才是真的完了。你死了,反对八哥的人中就没了领头的,代善那老狐狸优柔寡断不足成事,大金国在八哥带领下必然能够挺过来,必然能够重新崛起!”

话语说完,阿济格站起身来,猛地转动手腕拔出长枪,鲜血喷射而出,阿济格避开,神色复杂的看了莽古尔泰尸体一眼,离开了此处缺口,远处,明军再次向着寨墙杀了过来。

“咦,此处竟然没建奴守卫?”看着手下毫不费力的从缺口冲入屯镇中,竟然连一点阻拦都没遇到,缺口处只有十多具建奴尸体,刘兴治非常惊讶。

“哈哈,这么多建奴尸体啊。”手下士兵欢呼着,争抢着去砍地上尸体人头。

“别动!”刘兴治突然叫道,地上一具穿着豪华铠甲的尸体吸引了他。看那盔甲样式,分明就是八旗旗主一级才配穿戴,在建奴内混过好些年的刘兴治对建奴服饰等级很清楚。

难道竟然是建奴旗主级别的?刘兴治心中狂喜。

推开身前的部下,刘兴治蹲在尸体前仔细观看,此人死在长枪之下,整个脖子被长枪穿透,脑袋倒是完好无损。

满脸胡须,相貌凶恶,此人的模样看起来很熟悉,刘兴治一下子便认了出来,此人正是建奴四大贝勒之一的莽古尔泰!

发达了,一股狂喜涌到刘兴治心头。莽古尔泰,建奴正蓝旗旗主,建奴四大贝勒之一,在建奴那里地位仅次于黄台吉!

这可真是泼天之功!而且这功劳来的太过容易,简直白捡的一样。

至于是谁杀的莽古尔泰,刘兴治根本就不愿深究,既然老子见到的尸体,当然便是老子杀的。

激动地心情,颤抖的手,亲手割下了莽古尔泰首级,又命手下卸掉莽古尔泰身上的铠甲头盔,刘兴治顾不得再向屯镇中进攻,带着亲兵们退出了屯镇外。有了莽古尔泰首级,谁还在乎屯镇里那些建奴?

刘兴治不在乎,其他东江官兵却是在乎的,很多东江兵顺着缺口杀入了屯镇,一时间镇中喊杀震天。很多东江兵惊喜的看到,迎战他们的建奴果然成了软脚虾!猛地一刀砍掉对面建奴的武器,再一脚踢翻眼前的建奴,快走两步上前一刀斩下,这首级竟然来的如此简单!

一时间攻入镇中的东江兵气势如虹,干翻挡路的建奴软脚兵,向着各处宅院杀了进去,更多的人头,建奴随身携带的金银财物应该在房中。刚冲入院子,很多东江兵皱起了眉头,院子里到处都是粪便,臭味实在是浓,让人呼吸起来一点也不顺畅。

该死的建奴,竟然如此肮脏恶心!

镇外半里处,刘兴祚在几百骑兵护卫中正在观看着战况。东江兵成功攻入屯镇中并没有让刘兴祚感到高兴,相反他神情很有些忧虑。

建奴果然中了毒,但反抗仍然激烈。照这样下去,想彻底歼灭屯镇中的建奴,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可是这里只是一支建奴,而且大部分中了毒拉了一夜,这样都没法迅速拿下,若是其他建奴来援的话,恐怕自己根本讨不了好去。

刘兴祚意识到自己手下的东江兵和建奴主力战力差距是如此的大,若是换做禁卫军,是不是早就灭了屯镇中的建奴?

“大哥,大哥。”就在此时,刘兴治骑马冲了过来,边跑边兴奋的大叫,刘兴祚顿时皱起了眉头。

“不是让你进攻屯镇吗,怎么跑了回来?”刘兴祚不满的问道。

“大哥,你知道我杀了谁吗?莽古尔泰!”刘兴治提着一颗人头兴奋的叫道。

“什么?”刘兴祚真的惊住了。莽古尔泰竟然在镇中,竟然被自己弟弟刘兴治杀死了,怎么这么不敢相信啊。

可是看过人头后,刘兴祚不敢不信,他在建奴多年,也算是建奴高层,能经常看到莽古尔泰,自然认得莽古尔泰的样子。

“好,干得不错!”刘兴祚很是欣慰的看着自己弟弟。

“嘿嘿......”刘兴治搓着手笑着,根本不提是自己捡的人头。

“把人头留下,你再带兵杀入镇中,尽快灭了镇中的建奴!”刘兴祚沉声道。

“啊?”刘兴治愣了,还要再进去厮杀啊。有了莽古尔泰首级,对进镇杀那些普通的建奴刘兴治已经提不起兴趣了。

“镇中建奴中了毒,必然会派人去找援兵,咱们必须在建奴援兵到来前拿下屯镇。”刘兴祚耐心的道。

“好吧。”刘兴治答应着,不甘不愿的转过马头。就在此时,一骑如飞一般从远处驰来,看其背后飘扬的旗帜,正是派出的哨骑!

建奴援军杀来了,这是哨骑带回的消息。

刘兴祚忍不住喟然长叹,若是再有半个时辰时间,便能彻底拿下屯镇,杀光里面所有建奴。而现在,只能撤离了。

通过和镇中建奴交战,刘兴祚意识到了东江军和建奴主力之间极大的差距,若是镇中建奴没有中毒的话,就凭手下这五千士兵,绝对不是建奴对手。

现在建奴援兵要来了,若是走的晚了,恐怕就走不了了。只能便宜了屯镇中的建奴!

锣声响起,东江军们如潮水般从屯镇中撤出,各个骑上战马,在刘兴祚兄弟的带领下向着南方驰骋而去。

也许是遭到了极大损失,屯镇中残留的建奴也没有出来追赶,任由明军向远处撤去。

又过了一刻后,西面出现大队骑兵,建奴的援兵终于到了。

喜欢陛下因何造反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