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音炮1v1双学霸 夏目彩春

  • A+
所属分类:影视广告

经历过欧提努斯数千亿相位的上条当麻,姑且部分理解了体内的帕莱做了什么,忍不住发问:“如果我打倒了你,那么你复活的人,会一起消失吗?”

【正解。可现在这状况你不需要遵从自己的想法回应一下她们吗?】

于是,当麻捂紧了钻进两个大小姐上半身的被子。

“噢,噢噢这么大胆?!”

“嗯嗯嗯额……男孩子的……听你的,全听你的,温柔点。”

可当麻此时的目的并不是回应少女们的投怀送抱。

“可恶。”当麻一时间眼角挤出了泪水,强行将想要大喊的声音压到蚊子声大小,“我,到底怎么做才好?最该死的,难道是我吗?”

【不想让她们觉察你现在真正的痛苦吗,好温柔呢,真是残酷。可这真的是她们希望的吗?】

最该在意这句话的人们没有任何反应,全部如同木头人一样一动不动。

“尽管是新菜旧饭一起炒,可依旧非常热络啊。”

熟悉了千亿的声音,当麻猛然抬头,发现时间已然停止,隔壁毫无动静,扭打的少女定格在蜜蚁爱愉的手机拍进食蜂操祈脸蛋、食蜂操祈的遥控器压扁了蜜蚁爱愉鼻子的场景。

“欧提努斯。”当麻并不回头去看坐在床头钢架上还把靴子踩在他头上的神,回头从来没有意义。

“你并没有创造出新的东西,也没摧毁任何东西,对吧。”他说。

“事到如今还说什么?对你来说真实世界就是眼前的样子。”欧提努斯道。

如果还在那连续的千亿地狱中,欧提努斯大概会摆出一些高深知识装一下逼,增加少年的压力,或许能成为最后一根稻草也说不定,可现在她已经明白,凭借这些无法压垮少年。

于是,她说:“其实,我曾想过,如果我以拯救世界所有人为条件来换取你的屈服,是否是必胜策略。”

当麻:“……做得到吗,那种事?不,肯定做得到吧。但只要你厌倦了,所有人能得救的世界也会马上消失!”

“当然。”欧提努斯并不否认。

当麻脸上露出很像怪笑的扭曲,当然并不是笑:“连简单的冲突,简单的死都做不到。我好害怕啊,你们这样的对手。”

“对手是神,没人会责怪你不够勇敢的。不过……回到你前一个问题吧,那对我没有意义,所有人得救的世界,试问谁会和我为敌?和我为敌就意味着和世界上所有人为敌,根本不需要我出手。如果芙兰皮丝能玩儿得更好一点,你大概马上就能体验到那种感觉了。”

“………………”

“不过,那个方法我放弃了。”欧提努斯把脚从当麻身上放下去,说着,“她和我说,不要试着用完美世界来压垮你,我一度觉得很荒谬,因为以你的特性绝对无法否认。可是,我看见了,这个世界不论如何都会有人站在你的一边,哪怕愿意放弃得救也要站在你身边,要是我刻意修改他们的人格记忆将他们

低音炮1v1双学霸 夏目彩春

从你身边拉走沉浸在我安排的幸

低音炮1v1双学霸 夏目彩春

福当中,想必名为上条当麻的存在,会以‘将被神当成观赏热带鱼的他们解放出来’为动力继续握紧拳头和我为敌吧。”

“………………”

“怎么了,这个世界并不是你想要的吧,为什么不行动?身体应该还没难受到无法行动吧?之前那个即使被全世界的暴力淹没、身份被取代、肉被分食、见证了地球毁灭……却依旧前进的少年,为什么不行动?你的右手在这扭曲的世界,还有做得到的事情,不是吗?不行动吗?”欧提努斯用漠然语气不断耳语。

“现在愿意帮助我的人,他们记得我。”当麻幽幽地说。

“是的,我没有玩弄她们的内侧,另一个也没有。”欧提努斯道。

“明知道帮助我回到原处,就意味着消失和放弃其他的一切,也依旧来帮我。”当麻幽幽地说。

“是的,真是你的好伙伴呢。你现在的状况仅限这个相位,要是能突破这个局,想必你会得救,不过之后就要独自面对我的手牌就是了。”欧提努斯道。

“果然,这不是你做得,这不是你的风格。”

“我一开始就说过了。”

“欧提努斯。”当麻低着头,液体“滴滴答答”落在握紧在身前的双手和病号服上,“比起你这个创造者,她没什么大不了的。”

“那是自然。”

“但你已经因此失去掌控了。”

“如果我愿意,我可以直接出手灭了她。如果这一轮你已经受不了了,求神也是可以的。只要达到你对我屈服的目的,我也没必要专门折磨你了。”虽然,欧提努斯的语气中并没有投出橄榄枝的善意。

“对你来说确实如此吧。”片刻,当麻的“滴滴答答”勉强止住了,“可是,你做到这程度,到底想要保护什么,得到什么呢?”

“区区凡人居然敢质问神的愿望?”欧提努斯眉毛轻挑,这很意外。

“仔细想想,你在成为神之前,应该也是人才对。谢谢啊,多亏了你,我感觉我找到前进的方向了。”当麻的表情由阴转晴,手抓了又放,就像准备运动一样。

“我错了,错得离谱,将欧提努斯当成必须消灭的敌人,真是,我必须抱歉。”

“你,到底在说什么?应该不是什么笨蛋一样的乐观希望说法或者被连杀太多总算距离崩坏远了一点,就对我产生好感了吧?!可恶,难道那家伙出的什么鬼主意也能用这个世界影响到这个人类?那只右手的能力能被这种无理取闹的方式突破吗?!”

毕竟前后反差有些大,让欧提努斯也没把持住当下的逼格,当麻的反应看似有连续性,其实不然。

如果不是他疯了傻了,就是存在着欧提努斯和芙兰皮丝都没觉察的义务。

“不,不对,你那句话不是对我说的。你,刚才在和谁说话,上条当麻!”

身上不再有病号虚弱感的上条当麻,开始了行动。

(待续)

喜欢Re,骨傲天屠戮的我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