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三千每天只更新三章 自闭症先生的宠妻日常

  • A+
所属分类:影视广告

人算不如天算,今年来自北方的冷空气来得比往年更早一些,也更强一些。

所以那些常到鹿岛过冬的贵族和大商人也来得比往年早,比往年多。

以至于查尔斯来到这里后发现那些独栋的温泉别墅都租出去了。

虽说“黑蝙蝠”在这里有个据点,但那是一家浴场,猹某人还没奢靡到整个冬天都在那里度过。

而且灵梦虽然离开一段时间了,但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回来,住浴场里可没办法安排祂。

于是他只能在那些较为高档的温泉旅馆里寻找那种有大套间的,这样可以安静一些。

鹿岛是一座湖中火山岛,岛中央是两百多米高的死火山,火山口里形成了一个湖,当地领主鹿岛大公的小城堡就修在火山口边上。

在半山腰上有几座温泉旅馆,查尔斯在地势较高的那家日式温泉旅馆终于找到了空房间。

不过老板娘有些犹豫地对他说道:“我们这里有个独栋空着,不过……套间楼都被一位商人全家包了,这些客人喜欢安静,要求新来的客人不能吵闹,不能带外人回来花天酒地什么的……”

老板娘干这行几十年了,眼光很毒辣,一看就知道这只猹是位年少多金的大少爷,这种少爷独自出行的话少不得找很多姑娘回来胡闹。

查尔斯微笑着回答道:“正好,我也喜欢安静。我打算在这里住到明年二月末,

韩三千每天只更新三章 自闭症先生的宠妻日常

我们可以立合同,如果我过于吵闹你可以把我赶出去,房钱和押金不退。”

老板娘想了一下,这笔生意做了。

两人很快就在前台签订了合同,然后老板娘带着查尔斯去那栋独栋的小楼。

这家旅馆的规模不是很大,依着半山腰的一块坐北朝南的平地建的。东边是玄关,玄关旁边是两层的套间小楼,只有四个套间。北面是一层的厨房、餐厅、老板娘、员工住处和洗衣房。西面平地不多,就修了一栋小楼。露天浴池就在所有建筑物的中间,在浴池里可以看到南边大湖的美景,又不怕城里有人用高倍望远镜偷窥。

就是这里有点高,离湖边的城市有点远,路不是很好走,所以生意马马虎虎。

查尔斯跟着老板娘来到小楼后觉得有点坑,这栋两层的木楼也就5米长、4米宽,一楼是仆人间、茶室和有浴缸的阳台浴室,二楼是一个房间,面向南边窗户的视野还算可以。

不过二楼的房间里有床、有书桌和书架,这已经符合查尔斯的要求了。

一路上老板娘介绍了这家旅馆的历史,让查尔斯惊讶的是当厨师的老板有穿越者血统,他的祖先在四百多年前救了当时的鹿岛大公后要了这个地方建起这座旅馆。

查尔斯算了算,以那位老兄活跃的时间来看,菲利普他们活跃以及后来的大战开始时他恐怕已经过世了。

见到客人还算满意,老板娘问道:“先生,您是否需要专门雇佣一位仆人?”

刚才查尔斯在路过洗衣间时看到包了套间的那家人带着仆人来,旅馆里干活的是老板的儿子和女儿,他不想自己动手的话就得雇个仆人。

不过他对这里不熟,于是请老板娘帮到城里雇一个勤快点的。

然后他离开旅馆到城里买些笔墨纸之类的东西,再顺便买些土特产当做结婚贺礼寄回比罗镇给安德烈家结婚的孩子,再写封信给南瓜婶她们说自己明年四月再回去,那栋小楼日常打扫一下就行,地里面的蔬菜成熟了就自己摘了吃。

同时他还写信给那两个家伙,让他们在自己外出拯救世界的这段时间里每个月寄一次“作业”过来。

鹿岛上的特产是雷角鹿,几乎圆形的岛上像是切披萨那样以鹿岛大公的城堡为顶点用近十米宽的荆棘墙隔出了一块地方,人类在这一小块里活动,其它地方都是雷角鹿的栖息地。

猹某人在特产店走了一圈,买了三个挂墙上的鹿头标本给三对新人挂客厅。

雷角鹿的角有点像驼鹿,看起来挺威武的。

在他离开商店的时候,店外路过的一行人正好看到看到他。

这一行人为首的是一对衣着华丽得不像样的中年夫妇,那个中年男人认出去年年底在知识都市的拍卖会上曾见过面的猹某人后马上拉着老婆转身就走。

查尔斯无语地朝着鹿岛大公翻了个白眼,又向他身边的大公女儿微笑点头致意,然后朝着卖文具的商店走去。

等查尔斯采购完毕又找巨龙物流把东西寄出后回到温泉旅馆,发现老板娘带着歉意等着自己回来。

查尔斯看到老板娘身边的那个小姑娘时就明白一半了。

老板娘十分抱歉地说道:“很抱歉,最近岛上客人太多,已经没其他仆人了,只剩这位小姑

韩三千每天只更新三章 自闭症先生的宠妻日常

娘。”

“这姑娘家里遭了难,家里带着她跑到这里的人卷钱跑了,所以她只能自己一个人出来讨生活,手脚还算勤快。”

查尔斯看了一下这位十岁出头的小姑娘,觉得有点眼熟,摇了摇头后问道:“你叫什么名字?洗衣服和泡茶之类的你会吧?”

“我叫亚尼塔。”小姑娘回答道,“洗衣服和泡茶我都会。”

查尔斯叹了一口气,说道:“那好吧,这段时间就雇你了。”

两人很快就谈好了工钱,亚尼塔把工钱开得很低,查尔斯摇了摇头,给了她一个合理的价钱,然后出了一点钱让老板娘给她准备好一点的饭菜。

夜幕降临的时候,温泉旅馆迎来了不得了的客人。

虽然鹿岛大公穿得很低调,但老板娘怎么可能不认得他那张脸。

他来到查尔斯所住的小楼后自来熟地直接上了二楼,然后惊讶地看到查尔斯坐在椅子上看书,而一位小姑娘在旁边哭得差点断气。

“小查尔斯!”鹿岛大公有些不高兴地说道,“你怎么欺负小姑娘了?”

查尔斯耸了耸肩,回答道:“堪达罕伯伯你可冤枉我了,我可没欺负她,只是如实告诉她,她大哥因为攻打我住的地方被人杀了,她二哥因为带着山贼打伤我的同伴被我杀了,她三哥因为企图给公主下药被卖到史莱姆盆地去了。”

前阵子在比罗镇发生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鹿岛大公堪达罕自然知道其中细节,于是惊讶地问道:“这位就是孔特洛夫家族的小女儿?”

那边亚尼塔抹着眼泪点了点头。

堪达罕黑着脸问查尔斯:“所以你就一路追杀这个小姑娘到这里来?”

查尔斯没好气地说道:“我至于嘛,要是我真要下手,现在孔特洛夫家族早就一个不剩了。”

“我可是好心来您这里度假过冬给您增加税收的,她只是碰巧给我遇上的。”

堪达罕叹了口气,说道:“看在她爷爷是我多年老顾客的份上,我把她带回去吧,免得被你欺负,晚点我派人来服侍你。”

查尔斯撇了撇嘴,假装不高兴地说道:“不应该是您接我到城堡里去享受吗?”

“休想!”堪达罕斩钉截铁地说道,“我夫人在家,你不方便去!”

查尔斯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

堪达罕没理会他,而是与亚尼塔交谈了几句,在她点头让在外边的手下把她送回城堡。

等折腾完这事,堪达罕拿出一卷羊皮纸递给查尔斯。

“你看看吧。”他说道,“这是斯派克生前写给我的信。”

一听是父亲生前的信,查尔斯立即接过仔细阅读起来。

这封信是在十年前查尔斯的八岁生日前一个多月写的。

信的内容很简单,猹爸爸先是扯了一堆家常,主要是炫耀女儿有多么可爱,儿子有多么聪明,接着回忆了当年大家一同在紫藤学院和别人打架的历史,最后说自己恐怕命不久矣,让堪达罕在查尔斯成年后邀请他到鹿岛,绑上大石头后沉到山顶的湖里面。

喜欢给勇者们添麻烦的勇者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