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边走边做h文太深了h 3d肉蒲团之极乐宝鉴国语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函谷关。

随着燕国的士兵护送着两辆马车缓缓进入关卡,坐在后方马车之中的燕丹神情也是微微出神,掀开车帘,看着秦国函谷关这座雄关,一时间眼神有些空洞,心绪更是惆怅。

诸般情绪纷至沓来,令得燕丹难以保持冷静。

自古以来。

有谁如同他这般,两次沦为他国的质子。

幼时在邻国赵国为质。

成年之后,又来到秦国当质子。

更可笑的是,如今的秦王是当初和他一起在赵国当质子的嬴政。

两相对比,一股莫名的讽刺感令得燕丹心中有些揪痛,有着一种说不出的不甘和愤慨,他的人生轨迹不该如此才对。

毕竟谁年少之时不认为自己是天地间的主角,与众不同?

燕丹同样如此。

只是现实总是残酷的。

此番种种,想想也足以令一般人感觉到绝望窒息,甚至就此沉沦下去也极为正常。

人生放弃很容易。

可不放弃却无疑极为艰难。

燕丹无疑是后者,不岂能如此放弃,他的梦想还没有完成,深吸了一口气,调整了一下情绪,眼神便是恢复了平静,将心中诸般情绪压下,默然的注视着眼前这座雄伟壮阔的大秦雄关。

这座函谷关曾多次将六国阻拦在外,不得寸进,只能望而兴叹。

它是秦国的大门!

“殿下,秦国到了!”

马车外,一名跟随的侍从沉声的说道,语气之中透着一份压抑。

因为从踏入这座关卡开始,他们这伙人的命运将再也不能自己左右,他们都将陪着燕丹成为秦国的人质。

未来如何全凭秦国一念之间。

这条路必然是不好走的,这一点,他们所有人都清楚,也明白,但他们愿意追随燕丹的步伐。

不得不说。

燕丹在燕国的人格魅力还是有的,愿意追随他的人也不少,很受爱戴。

“恩。”

燕丹轻声的应道,随手将车帘缓缓放在,车厢内,他缓缓闭上了眼睛,只是心中却是起伏不定。

嬴政,我们又要见面了!

只是这一次。

你贵为秦国大王,而我则是入秦的质子……

。。。。。。。。。。

此刻,函谷关内。

一间楼阁之中。

洛言正懒散的依靠在藤椅上,吃着一旁焱妃喂过来的瓜果,单手枕着后脑勺,听着面前罗网杀手的汇报,为了邀请医家传人,洛言特地将罗网的杀手调了过来,比起东厂,罗网在六国的势力显然更大。

毕竟东厂才刚刚起步。

洛言不能指望东厂的手能如此迅速的伸到六国当中。

安全方面,还是罗网更靠谱。

有着赵姬那边关系,掌控一部分落网对洛言而言并不是难事。

“人可终于到了,来的真慢,我都到了大半天了~”

洛言闻言,缓缓坐起,不满的说道。”

罗网杀手闻言,依旧保持着单膝下跪的姿态,显然他是受过专业训练的,装聋作哑早已经是必备技能。

上司不询问,他们绝对不会多嘴。

有时候多说一句话也是容易死人的。

这便是专业!

“走,随我去见见这位燕国太子。”

洛言吐了两颗籽,起身,伸了伸懒腰,对着一旁的焱妃笑道,伸手握住了她的柔夷。

小手温润修长,犹如艺术品一般。

焱妃美目注视着洛言,闻言,颔首应了一声,便是款款而起,优雅端庄的跟在洛言身旁,似乎只要有洛言在的地方就足够了,至于去哪里,见什么人,并不重要。

不得不说,焱妃这种女子带出来很涨男人的面子,尤其是那股气场,不是焰灵姬惊鲵等女所能媲美的。

大气华贵,端庄优雅,与生俱来的高贵,令人失神。

这种女人天生的贵妇气质。

洛言倒不至于被惊艳到失神,牵着焱妃的手便是向着外面走去,前去迎接这位燕太子殿下。

很快。

洛言便是带着焱妃以及函谷关的几名将领见到了这位燕国太子,燕丹。

除了燕丹之外,还有一个身穿华贵服侍的矮胖中年人,赫然是燕国的雁春君,这货的穿着和翡翠虎有些类似,单单是宝石戒指,手上就有七八个,很晃眼。

一看就是那种骄奢淫逸的贵族,为人极为显摆张扬。

“秦国太傅洛正淳,见过雁春君,雁春君一路辛苦了。”

洛言看着雁春君,目光微闪,便是面带微笑的走了过去,极为客气的对着雁春君的拱手作揖,轻笑道。

对于这位雁春君,他也是“仰慕”许久。

雁春君闻言,顿时目光一闪,毫无在燕国的桀骜霸道之意,同样客气的迎了上来,大笑道:“何谈辛苦,能见到洛太傅已经不虚此行了!”

洛言的身份放在这边,雁春君可不敢摆架子。

这里终究是秦国的地盘,不是燕国。

“函谷关内已经备有水酒,雁春君,请。”

洛言伸手邀请道。

“洛太傅客气了!”

雁春君闻言,笑意更胜了几分,笑道。

洛言和雁春君寒暄了几句,目光便是看向了燕丹,这货年轻的时候的外貌还是相当不错的,气度不凡,目光明亮,穿着得体大方,贵族气质逼人,令人一眼便看得出来,此人来历不凡。

腰间那条镶玉的金丝腰带就价格不菲,令人侧目。

“这位便是燕太子殿下吧,殿下一路可好。”

洛言对着燕丹客气的说道,脸上笑容洋溢,仿佛先前所写的那封威胁的信不存在一般。

燕丹目光平静的看着洛言,显然也认出了洛言,闻言,缓缓的说道:“劳烦太傅牵挂,这一路,我很好。”

很好二字,燕丹语气加重了几分。

显然对于被东厂之人盯着,他相当不爽,此事换做谁都会有脾气,何况他还是燕国的太子。

但他也只能生生气。

洛言似乎没听出燕丹的语气,笑着说道:“很好就行,不枉我的一番关心,派人去照顾一路,只是不知那位医家的圣手何时能抵达函谷关,我这边可是人命关天,耽搁不了啊。”

说着说着笑容便是收敛了,一脸苦瓜色的看着燕丹,催促。

似乎此事很重要。

“我虽然与墨家有交情,但关系并未好到可以随意支配墨家,更不可能命令医家的人,医家和墨家只是交好,我只能传信过去,尽量将人请来。”

燕丹皱了皱眉头,沉吟了片刻,解释道。

此事雁春君已经知晓了,他倒是不需要特意隐瞒什么。

小伙子,你这是将我的话当耳边风啊!

本太傅也是要面子的!

洛言幽幽的看了一眼燕丹,随后笑容不变的看向了雁春君,笑道:“雁春君,我想与殿下闲聊几句,不知可否。”

“……洛太傅无需管我,请。”

雁春君目光闪烁了一下,警告的看了一眼燕丹,随后带着手下转身向着前方走去。

函谷关的将领则是负责接待这位燕国的雁春君。

至于燕丹。

此番洛言千里迢迢来到函谷关,为的便是这货。

待得雁春君等人走远。

洛言盯着燕丹,笑意消散,平静的说道:“殿下,咱们还是开诚公布的聊吧,我知道殿下与墨家巨子六指黑侠关系莫逆,所以此番才拜托殿下帮忙,殿下能否请动医家传人,我心中也有数。

当初墨家巨子六指黑侠都未曾请动医家传人,又何况是殿下。

我只希望殿下帮我一个忙。

劳烦殿下请动墨家的机关兽朱雀,帮忙将在下和内子送到医家所在之地。

我亲自去请!”

内子?

焱妃闻言,美目神情的注视着洛言,芳心充斥着欢喜,洛言这话不亚于承认了她的身份,而且还是当着外人的面。

“……不询问医家传人意见,我岂能轻易将人送过去!”

燕丹闻言,扫了一眼洛言和焱妃,最后盯着洛言,沉声的说道。

这是原则问题,关乎到他燕丹的为人处世。

这么贸然的将洛言送过去,医家传人如何想?

不论最终结局如何,他燕丹岂不是平白无故得罪了医家!

“我与医家的人认识,曾经通过墨家巨子六指黑侠有过书信往来,你负责将我们送过去即可,之后还需要墨家机关兽朱雀将我们再送回咸阳城,时间不等人,希望殿下能尽快联系。

我也不怕直接告诉殿下,此番要救之人乃是秦国上将军蒙骜。

他已经病重。

你的选择和决定关系到蒙老将军的生死,希望殿下不要再耽搁。

若是因为殿下的耽搁而导致蒙老将军身死,这个责任,殿下担当不起,燕国也担当不起。”

洛言看着燕丹,警告道。

三言两语,问题直接上升到了国际的高度上。

蒙骜的生死已经和燕国挂钩了。

燕丹自然也听懂了洛言话语中透露的意思,顿时表情凝固了,目光阴晴不定的看着洛言,显然没想到洛言会这般胁迫,他若是拒绝,那洛言就直接要甩锅了。

这锅燕丹和燕国都承受不起。

燕丹当真未曾想到洛言竟然是这般蛮不讲理之人。

这样的人当初如何说出那番振奋人心的话语。

“太傅如此行事未免太过霸道了,此事与我燕国有何干系,我能尽力帮忙已是不易!”

燕丹双拳紧握,看着洛言,质问道。

虽然知道这一趟在秦国当质子不会轻松,但万万没想到才进入秦国第一天就如此之难。

洛言这货更是将这滔天大祸扔在了他的头上,都不问他同不同意。

他何其无辜?

秦国上将军蒙骜病重与他有什么关系。

他就这么平白无故的被无数的草泥马按在地上艹了,心中憋闷可想而知。

“霸道?殿下还是抓紧时间通知墨家,尽快将墨家机关兽朱雀调来吧,若真是到了那一步,因为殿下而耽搁蒙老将军医治,到那时,秦国三十万精锐威压燕国,殿下也许会明白,何为真正的霸道!”

洛言平静的看着燕丹,阐述一个真理。

那就是谁的拳头大,谁的话才是真理。

国家与国家之间交谈,实力才是一切。

洛言就压根没打算和燕丹客客气气的,他对韩非客气那是因为曾经的交情,是朋友。

对李园客气,那是为了布局楚国。

雁春君同样如此。

但这其中绝对不包括燕丹,燕丹还没这个资格。

他只是通知燕丹,让燕丹这么做,而不是询问燕丹的意见,显然燕丹并没有看清现实,还需要洛言再提醒一二。

这个忙,燕丹必须得帮,不帮也得帮。

不帮忙。

洛言就干燕国!

哪怕只是装样子,燕国也承担不起!

燕丹更赌不起!

“……我明白了,我会帮太傅安排,但还需要两天时间!”

燕丹握紧了拳头,沉声的应道。

这一刻,他完全想不明白,为何六指黑侠会和洛言这种人交好,甚至因为洛言带着墨家大部分弟子出海了,究竟为了什么?

这些谜题他至今尚未解开。

包括班大师都是闭口不谈,封闭了一切线索。

“好,我给你两天时间!”

洛言点了点头,旋即搂着焱妃的腰肢,向着远处走去,他还需要招待一下雁春君,这位燕国最大的二五仔,他岂能不好好招待。

比起李园郭开这类人,雁春君则是标准的贵族,而且是已经腐烂到根的贵族。

这类人很好打交道。

只要你有这个资格和身份,他们自然会礼遇。

当然,要是身份不够,那迎接便是雁春君的霸道,就像原著之中雁春君对雪女的霸道,亦如洛言对燕丹的霸道。

身份权利地位带来的好处便是如此。

至于实力。

它只能让你在霸道的时候不被人杀了,同时保护你被人追杀的时候不被杀。

就和盖聂一样……

洛言处理好这些事情,已经是晚上了,洗漱结束,他便是抱着焱妃滚床单,脑袋埋在焱妃柔软的怀中,嘀咕道:“比起和这些人接触,陪着他们吃喝玩乐,我更愿意静静的抱着你,哪怕只是抱着。”

真软,真香……反正你们也不懂,就不形容了。

“夫君,很累吗?”

焱妃闻言,轻抚洛言的发丝,美目泛着一抹关心,柔声的询问道。

“不累,为了配得上你,这点算辛酸算什么~”

洛言抱紧了焱妃,手掌不受控制的滑入衣裙的之中,轻抚了起来,焱妃的肌肤很滑,很润,令人着迷,流连忘返。

焱妃俏脸微红,有些拘谨的握住了洛言的手,美目带着几分哀求之意,柔声的说道:“等等,夫君,妾身想与夫君说一些正事。”

正事?

还有什么正事能比修炼更重要?

洛言起身,好奇的看着焱妃,等待焱妃的下文。

“夫君和墨家巨子六指黑侠很熟悉吗?”

焱妃犹豫了一下,看着洛言,计较了一下,还是缓缓的说道。

对于她而言。

洛言如今的分量无疑要比阴阳家更重,相比起阴阳家,洛言才是她的一切,她不介意为了洛言背叛阴阳家。

爱情便是如此令人麻木。

尤其是初恋。

“不算熟悉,不过交情也算有一些,前段时间,我请墨家巨子六指黑侠出海帮我寻找一些东西,他答应了。”

洛言抱着焱妃,看着那张绝美倾城的脸蛋儿,一边欣赏,一边解释道。

我媳妇真漂亮~

焱妃闻言,心中也是松了一口气,柔声的说道:“夫君切勿和墨家接触太深。”

“为何?”

洛言有些不解的看着焱妃,询问道。

“墨家前几任巨子与阴阳家有纠葛,算是阴阳家的敌人……”

焱妃美目盈盈的看着洛言,柔声的说道。

墨家和阴阳家吗?

幻音宝盒吗?

洛言心中嘀咕了一声,不过这方面他没有说出来,倒不是不相信焱妃,而是这些事情暂且知道越少,对他越安全。

洛言还不想撩拨阴阳家的神经,一个焱妃东皇太一也许还能忍,但要是他继续深入探究苍龙七宿什么的,阴阳家必然会有动作。

暂时先苟他一波,安心发育几年再说。

等他再将月神星

啊边走边做h文太深了h 3d肉蒲团之极乐宝鉴国语

魂大司命少司命等人搞定了,到时候再研究这些玩意比较稳妥。

他洛阿瞒从来不打没把握的仗。

“无需在意我,那是你们阴阳家与墨家的纠葛,何况,就算真有万一,我也是站在你这边,你可是我的女人,墨家算什么~”

洛言抱着焱妃,霸道且认真的说道。

墨家?六指黑侠?

他们能比得过媳妇?

焱妃才是陪伴洛言一生的人,说实话,真有一天,六指黑侠和焱妃起了冲突,他肯定无条件站在媳妇这边。

此事根本无需考虑。

大义和枕边人。

洛言选择枕边人。

“夫君~”

焱妃美目深情的看着洛言,动情的闭上了醉人的眼眸。

洛言弹药充足,岂会畏惧,双臂用力,抱紧了焱妃,尽情的配合了起来。

今晚注定是个不眠夜,当尽兴。

。。。。。。。。。

洛言在尽兴,燕丹则是在挨训。

雁春君正在咆哮他,疯狂的用手指戳着燕丹的脑袋,训斥他,对于雁春君而言,训斥燕丹也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何况,现在他也有理由。

因为燕丹得罪了洛言,身为燕国质子,他竟然如此不智,得罪秦国当朝红人,简直愚蠢。

岂能不喷!

对此。

燕丹抿着嘴唇,一言不发。

他得忍……

喜欢秦时罗网人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