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内鬼请放心开车入口网站 娱乐圈有多脏真实案例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第0570章巨章玉蝶接到了娄伊纱娜的神念,倒是深感意外。

“呃,你也进入了秘界之世?”

“就你可以进入?我就不能进入了吗?”

“那倒不是,但你的修为只是天极上帝境,怎么可能越过法限进入秘界?”

“你怕是无法想象,你离去才三日,我就收获了大奇缘吧?哈……玉蝶,你家那个王八旦虽然不尿我,但我娄伊纱娜自有我的运势福缘,我苏醒了前世本源,现在已经是九阶诸天道祖了,哼哼,你家那个混旦在哪?我去和他打一场,看谁厉害?”

玉蝶嘁声,“算了吧,纱娜,你就算晋升了九阶道祖,也远不是他的对手,你还招惹他做什么?自取其辱吗?什么时候你能打过我了,再挑战他好了。”

“比修行速度我肯定是及不上你们两个狗男女的,要不,你将‘混沌光逝法’传授给我?那我说不定能追一追你们的……”

“少做梦吧,混沌光逝法这种逆天神技怎么可能轻授出去?虽然咱们姊妹有亿万年的交情,但是我仍不能违背我夫君的意志把混沌光逝法传授给你,我能做到的最大限度就是凝炼一个光逝结界,让你进入其中修行,一息就是一亿年,这个光逝结界能维持百息的时间,也等于你百亿年的修行了,等你需要的时候,我为你施术一次,”

“喂,以咱们姊妹的交情,才照顾我一次?”

“别得寸近尺,你也知道我夫君对你的野心野望存在些顾忌,他甚至怀疑你是什么强大存在的转世,只是你的本源还未苏醒,若是知道我如此助你,收拾我一顿是小事,万一把我的混沌光逝法剥夺了呢?你可别害我呀。”

“至于吗?”

“至不至于我不知道,但我最多只能为你做那么一次。”

“好吧好吧,看来就这一次,你也可能被你家夫君惩罚吧?”

“不叫他知道就是了。”

“他怎么可能不知道?你们做什么事能瞒得过他?他的修为现在真的无敌了吧?有没有晋升法圣啊?”

玉蝶一叹,“他的本源才强大了,想要进窥法圣、超脱法限,要比别人难一亿倍,他会和尧珺淮一起冲击法圣境吧,尧珺淮可能是天地之母的化身,他们契合的状态下才是最强大的状态,冲击法圣才有希望……”

“也是,那尧珺淮不得了,是盘古天开斧的主人,盘古开天地,说她是天地之母也未尝不可,难到此女也是天地法则之母?”

“谁知道呢,总之尧珺淮是陆离的正宫,她的地位谁也撼不动的。”

“那你找到了你父亲吗?那个曾掌握造化之心的人是不是你父亲啊?”

“不是,我父亲早被他害死了,他是我父亲的师尊,就是那个‘乾法道祖’……”

“原来如此,那你准备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自然是宰了他,替我父亲报仇。”

“找到他了吗?”

“没有,这边元氏三圣被灭,诸天之世诸宗的九阶道祖就都隐藏了起来,他们应该在‘蛮荒流域’吧,但此域无比浩大,要找一个隐藏起来的存在也不容易……”

娄伊纱娜道:“过些日子,你出来帮我弄那个光逝结界,我狠狠修行一次,再帮你一起去找那个‘乾法道祖’,宰了他给你父亲报仇……”

“也好,等我夫君和尧珺淮闭关冲击法圣时吧,不然我可不敢胡来,被他发现了非惩诫我一顿不可,”

“那我等你联系我吧。”

“好的,大约也就这几日吧,我夫君感觉有大危机,他也要抛开一切晋升法圣了。”

“什么大危机啊?”

玉蝶道:“他也无法具体的把握,只说从妖魔域传来一些波动,这波动中隐含着非常恐怖的妖魔之气,是超越了魔圣妖圣的大气息,他也没有把握对付,只说必须要晋升法圣才可能应付一切,其它的也没有说……”

“好吧,但愿你家那个混旦夫君的感应是错误的。”

“不会,他的直觉感应是超级灵敏的,从未出过错,我相信他。”

“你傻乎乎的,早被他一棍子挑的五迷三道了,我都不知道你还剩下多少属于你自己的智慧?”

“滚,你吃不到李子就别说李子酸,我不想听。”

“哈哈,老娘会缺男人吗?简直是笑话,刚一来这里,老娘就收了一头妖族的宠兽,哇,恁大妖器啊,感觉戳到嗓根窝儿了都,你要不要试下啊?”

“你去死了吧。”

“哈,不逗你了,乖蝶儿,你要尽快来帮我修行,人家现在还差一件诸天道器,只有借你的力量或可打劫来一件诸天道器,不然道祖也没得混啊。”

“知道了,搂着你的妖宠躲好了,别被人给宰掉,我可没义务保护你。”

“那你尽快联络我啊,这秘界太危险了,随便出来都比我厉害,我要被谁抓去当了使唤丫头就都怪你啊。”

“那你不会躲着不出来吗?我夫君一闭关,我就联络你。”

“好的好的。”

……

娄伊纱娜和玉蝶的神念勾通自然是逃不过妖魔圣祖的监控的,只是他假装不知罢了。

还假惺惺的问,“怎么样?探知一些情形吗?”

“你不用操心这些,你要做的是把我培养成法圣,不然,休想我联络玉蝶来便宜你,你也不要瞪眼,是不是想一举控制我的灵魂,甚至代替我的神魂呀?你真是想多了,你不会不知道有一门大神通叫‘天地法眸’吧?”

妖魔圣祖的确衍生了娄伊纱娜说的那种念头,代替了她,甚至鹊巢鸠占夺其之舍也不叫个事,照样能够联络那玉蝶吧?但就怕功亏一篑、忙中出错,那就坏了全盘计划。

这时听娄伊纱娜提到‘天地法眸’不由也是一震。

“天地法眸都出世了?”

“很奇怪吗?”娄伊纱娜不屑的道:“诸天之世七大宗之一长生圣殿的绝秘神通就是能够激活‘长生不灭体’的唯一秘技,这一世只有一个女人激活了长生不灭体,她也就成了陆离修成七阶天极上帝境的关键,他们秘契共参之后双双晋升七阶天极上帝,彼此融合了对方的本源,陆离也就会了天地法眸,玉蝶是他最宠的女人之一,是他得到造化之心的良媒指引,她每与陆离契合一次,就能得到陆离本源中新的秘技神通,可以说陆离会的玉蝶统统都会,你夺舍我试下,看看能不能瞒过玉蝶的‘天地法眸’?”

妖魔圣祖干笑一声,“娘啊,你瞎说什么呢,我怎么能有夺舍你的心思?再不能了,那还是人做的事吗?”

“你压根就不是人。”

“那倒是,但妖魔也有妖魔的底限不是?再说了,我这么聪明的人能做蠢事吗?对了,娘你的洗脚水真够味,好喝,呵呵,好喝……”

“好喝就多喝点吧。”

“那必须的。”

妖魔圣祖发现自己犯起践来真是超越任何人的,因为自己不是人嘛。

“行了,赶紧爬上来做事,把我弄到法圣境,不然玉蝶联系我,我也不会帮你。”

“是是是,这个娘你放心,这次契合我一定把你顶入法圣境。”

“还有啊,给我弄一件诸天道器,”

“这个有,这个有的,放心好了,”妖魔圣祖满口答应。

他赶紧爬上去契合娄伊纱娜。

这次不是契修,而是疯狂的给娄伊纱娜灌注混沌天元能量,又打入了他本身一缕法圣法则,真正助她快速的进窥法圣,“天速法,一瞬百年啊,娘快晋升吧。”

轰!

不知过了多久,娄伊纱娜浑体一震,一种超脱了法限制约的大自感悠然而生。

这就是法圣境吗?这种感受还真是无与伦比,真正的超脱,真正的自由。

然后神窍中啵的异响,‘天冥冰莲万妙噬魂法门’这门神通在此时进阶,化成‘大天冥冰莲万妙噬魂寂灭门’,这一进阶顿时令她修为暴涨。

而此时的‘大天冥冰莲万妙噬魂寂灭门’才算真正契合上了妖魔圣祖的‘无上天道化幽碎冥穹雷神光’,两者之间进行了最完美的相融,法则秘奥也全部互融互通。

也就是说娄伊纱娜也会了这门‘无上天道化幽碎冥穹雷神光’。

但是妖魔圣祖却不能应运那门‘大天冥冰莲万妙噬魂寂灭门’,为什么呢?

因为这门秘技是女修专属,男修没有那扇‘门’,应运个屁啊?

可‘无上天道化幽碎冥穹雷神光’就不一样了,它是‘天地法则’中的至高神通,是不限男女的,皆可修行应运。

令妖魔圣祖受益的是,这两门神通是互相滋养的,也就变的越来越强大,甚至达到最终的神通大圆满境界。

大圆满境的神通不是日积月累靠时间堆积出来的,它必须要契合的神通来相互滋养,滋养到极致就是圆满境。

大圆满境界的神通要比大成境神通的威能狂暴上百倍。

就是陆离也没有几门‘大圆满境’的大神通。

……

镇狱天碑中。

陆离也正在和玉蝶契合之中。

“夫君,娄伊纱娜真被那妖魔族的强者摄去了?”

“我在她本源中烙上了我的一丝意志,这意志隐藏在她精通的‘冥法天道’神通之内,方便都不能可察知,这枚棋子还真是有好用啊,你传她那门‘天冥冰莲万妙噬魂法门’已经被她和那妖魔圣祖修出了进阶状态‘大天冥冰莲万妙噬魂寂灭门’,这门神通与那妖魔圣祖的‘无上天道化幽碎冥穹雷神光’是最契合的两门神通,一主生,一主灭,生灭循环不息,若进行一瞬亿年的互相滋养,很快就能够大圆满啊。”

“啊,那我还帮他们制造‘光逝结界’吗?”

“哈哈,这本来就是个陷井大坑,只是那妖魔圣祖疑心极大,怕是不敢进入的吧。”

“夫君,你是说他会防着咱们?”

陆离一笑,“他要不防着咱们,我才不会相信啊。你以为他会全信娄伊纱娜?绝不可能的,他只是利用这种形势寻找他最有把握的介入点,他在没有把握战胜我之前,是绝不会冒奇险的,我们先来修行这两门大神通吧,哈哈,收获得又不小。”

“呃,夫君,你怎么获得了这两门神通奥义的?”

“哈哈,我是冥法天道的主人,我精通3600门冥法天道,我什么也不做,只是把‘大冥法天道御神诛魔大法盘’释放出来,这世界能伤的存在就几乎没有,这妖魔圣祖是法圣中的圣祖,可以说是高于法圣这个境界的‘法圣之祖’境,但他也破不开我的‘大冥法天道御神诛魔大法盘’来冲击我的本源,这么说吧,‘天地法则’是阳面,‘冥法天道’是阴面,一体两面,都是无比强在的存在,完整的冥法天道丝毫不弱于天地法则,而生灵亿亿兆数,经历了亿亿兆的纪元修行,都没有把天地法是的所有玄奥参悟出来,更何况冥法天道?他们对冥法天道的奥义连亿万分之一也都有掌握,又如何窥破冥法天道大法限?超脱了天地法则的法圣,只是不受天地法则的拘束制约了,并不是说他们能打烂打地法则,那是不可能的,浩瀚无垠的天地法则不知有多少法限组织,超脱也只是打开一个窟窿钻了出去,仅此而已,但是冥法天道却不是他们也能超脱的,因为一但超脱冥法天道,那就真正是不死不灭之身了,比如法圣都会死,那就

无内鬼请放心开车入口网站 娱乐圈有多脏真实案例

是因为他们没有超脱冥法天道,而夫君我亘古不灭,也是因为我是冥法天道的主人,我掌灭,谁又能将我灭杀?岂不是笑话了?”

“啊,原来如此,夫君,是不是我也灭不了啊?”

“修行了冥法天道的人几本不会灭亡了,也等于有了不灭之身,但被剥夺了本源中的冥法天道法则还是会灭,”

“那什么情况下会被剥夺冥法天道法则?”

“只有比你更强的冥法天道精通者才能剥夺弱的一方的法则,若其并不精通冥法天道就谈不上什么剥夺了,不了解其中的奥义又怎么去剥夺?”

“呃,就是说比我强大的法圣杀死我,但不能剥夺我本源中的冥法天道奥义,我还是会活过来是吧?”

“必然会活过来,除非被一直封印,但冥法天道的特性是吞噬一切生机,封印的能量法限都是生机的一种体现,也会被冥法天道吞噬,你拥有混沌光逝法,冥法天道的吞噬就是无敌的,杀死你或封印你,都是一个笑话,就算混沌天元质的诸天道器也不能够封印你,最终它只是被你吞噬的命运。”

“哇,夫君,冥法天道太强悍了啊。”

“嗯,无敌的强悍,那娄伊纱娜学会了冥法天道神通,她就等于是我的一根触须,她得到的一切秘法神通就等于是我得到的,因为我是冥法天道的执掌者,这世界中所有冥法天道修行者都可以说是我的触须,所以‘大天冥冰莲万妙噬魂寂灭门’和‘无上天道化幽碎冥穹雷神光’的奥义会通过冥冥之中的冥法天道大法限流入我的本源这中,你夫君我就是冥法天道,冥法天道就是我,明白了吗?”

“明白了夫君,我们快点把这两门大神通修练到‘大圆满境’看看……”

“嗯,进入光逝法界吧。”

光逝结界和光近法界是两个概念,前者只能维持最多百息,后者可以无休止的运转。

……

这世界中对‘冥法天道’理解深刻的修士太少太少了。

在所有修士的心目中,天地法则才是最强大的存在,因为修士们都是活着的生灵,而不是死去的‘修鬼’,活着的生灵只会修行‘天地法则’大法限中的一切神通,而死去的残魂什么都不能修行,要修行也只是浅陋的冥法鬼术。

冥修的极致就是参悟到一缕‘冥法天道’的奥义,从而进入一种新的生命形态,也就可以化形为人,重归生世了,这就是传说中的冥仙鬼仙,他们也是仙的一种,但他们是从鬼魂冥魂状态转变过来的,和人不一样,人是从血肉之躯‘炼形化气’成仙的。

仙是一种高阶的生命形态,可以化形千万,草树虫鱼石头泥土钢铁水火皆可,但仙保存着前世生灵的记忆,他们只愿意做人,因为人是万灵之首,是最智慧的生命,肯定没谁愿做一只仙狗仙驴之类的吧?‘人’必然是首选,所以叫仙人,你要愿意做仙石、仙草、仙树、仙虫、仙蚁甚至仙屎,那都随你,没谁会干涉你的选择。

然后所以活着的生灵,都只会修行生义秘技神通,死义的冥法他们不屑一顾。

所以,太少有修士们精通‘冥法天道’的奥义。

哪怕好多强者都知道冥法天道博大精深、厉害无比,他们仍只会选择对抗冥法的其它神通,一样的厉害,一样的威能,无法选择冥法,因为冥力难聚,更被人族视为邪门外道,不登大雅之堂,只会无休止的杀戮噬魂以增强自身,结下无算因果,能有好下场?

而真正的‘灭之奥义’又岂是杀戮阴魂那么简单?那不过是皮毛罢了。

……

妖魔圣祖是妖魔之道,他自然不屑于冥法天道,不过从某种角度上讲,妖魔杀戮吞噬独尊自我的凶残本性也是一种‘灭之奥义’,不够彻底罢了。

妖魔兽诸性都只是一种最原始的生灵形态,它们还是舍死乐生的,肯定不会牺牲自我去养肥别人,他们再没脑子也会保护自己,并去吞噬其它生物,这是他们的本性。

随着进化,妖魔们的智慧开始向万灵之首的人靠拢。

妖魔圣祖的智慧可谓是妖魔种族中的最巅峰者,不然他也修不成圣祖的境界,正说明他拥有超卓智慧和天赋、悟性、本源、气运,种种诸因造成了他的强大。

但以他的精明智慧也不会知道‘冥法天道’的终极奥义有多么恐怖。

他只是知道代表‘冥法天道’的最强存在是‘镇狱天碑’。

天碑,代表天的坟墓,天的陵墓,天死亡后的归宿。

能亡天的存在,岂不令强者生出难言的敬畏?

但是‘镇狱天碑’已经N个纪元没有现世了,这种东西不现世,妖魔圣祖就认为自己是无敌的,他的妖魔异器就是举世第一神器,还是混沌天元质的,谁为抗手?

当然,他不会低估那个拥有神焰的陆离,就算是混沌天元质的诸天道器都抗不住他的神焰炼噬,他徒手就能抓破诸天道器,甚欢天喜地把道器的质抓碎炼光,给你只剩下一个法限的空框,而且有可能法限都要被他炼融吞噬,别忘了此人拥有三千大道中最凶残的混沌光逝法、天速法等等,这绝对是个令妖魔圣祖忌惮的大敌、强敌。

甚至他已经知道自己的存在,可能已经在布局,玉蝶未必不是他布局中的一环,还有这个娄伊纱娜,都有可能是陆离布局中的重要一个环节。

所有这些,自己必须都要做最坏的推断结论,还要准备好如何应付。

大约与此人的斗争是自己一生中最艰难的一次吧。

绝不是简简单单的对阵互拼神通,任何一环算计失误,都可能成为自己致命的关键。

但明知是陷井的R惑他又不得不去冒一下险,比如‘混沌光逝法’,这简直就要了人的老命,没谁能抗住‘混沌光逝法’的奇巨R惑啊。

如果说娄伊纱娜和玉蝶不是一个陷井,妖魔圣祖自己都不相信。

可明知是陷井,自己还要装蠢的踏入,这就已经开始了与陆离的交锋,他这既是阴谋又是阳谋,叫自己欲避无从,不能抢到‘混沌光逝法’,自己就不可能胜此人。

‘混沌光逝法’的作用太恐怖太变T了。

如果没有混沌光逝法奥义融在那神焰中,融在他神通中,他怎么能徒手抓破诸天道器呢?他又拿什么去炼融混沌天元质?自己被混沌天元晶封困了亿亿万年,岂能不知此晶的坚固?可唯独在混沌光逝法面前它是脆弱如腐的。

那陆离就凭一门‘混沌光逝法’就能横扫无敌,自己也难捋其锋。

还有,他的正室妻子居然是‘天地之母’的盘古征器拥有者,勒了个大草的。

妖魔圣祖恨恨的想着这些,一边狠狠的戳娄伊纱娜,这践妇居然畅美的吱吱呀呀的,尼玛格逼的,老子唆脚趾,喝洗脚水,还要卖力伺候你,可你看看你能和谁比啊?玉蝶还是天地之母?白培养了你这一世,居然废物一样都没能把陆离弄榻上去,也不知把颗丹献给头猪了,这个女人真是奇蠢如猪啊,恁死你算球了……

心里是这么想的,但妖魔圣祖却不认为自己能恁死这个女人,如果他是陆离的布局棋子,那人又怎么会叫她轻易死去?必然还有自己不知道的大手段隐藏着。

现在她已经晋升到达‘法圣境’,自己也算兑现了承诺。

再和她这么折腾下去也不存在多少意义,虽然天速法一瞬百年还是能够增加自己法力威能的,但这天速法一次施展也极耗法力,总得算下来,那点收益对自己这个境界来说真是杯水车薪,天速法另一方面的攻速加持还是变T的,加速时光流逝就尴尬点,虽也不能说得不偿失,但真心受益不大,但也比没有加速要强百倍不止啊。

越是尝到了天速法的益处,就越是渴望得到混沌光逝法。

感觉这天速法就是个饵,在吊着自己的胃口,某个陷井明摆在那里,自己也要去赌一赌气运和机缘、实力和意志,看看谁到底更强?

三日后。

玉蝶终于联络娄伊纱娜了。

当娄伊纱娜把这个消息告诉妖魔圣祖时,其实他第一时间感应到了。

“嗯,我们去吧,在蛮荒流域?好……”

虽说妖魔圣祖面上平淡无奇,其实心里还是紧张的,自己要入坑了吗?

“你好象有点怕?”

娄伊纱娜眨着眼问。

“怎么可能?”

“真不怕?玉蝶也是法圣境了,她和陆离在‘光逝法界’里修行,每息都是一亿年,你说他们的修为增长的多快?”

“嘿嘿,那玉蝶就不说了,她再增也不是我的对手,那个陆离嘛,到了他那种度,已经不是纯粹的日积月累来增加修为了,他更多的是要参悟深层次的奥义,其它的修行真心没多大意义,而且本源强大,造成晋阶的困境,也不是说几亿年修行就能补上的,他就是把法圣炼融填进本源也增加不了多少,他要进阶法圣,比我们谁都难,甚至要参悟生灭法则中的奥义才有可能达成,我真不担心他在短时间内能晋升法圣,生灭法则啊,呵呵,那是这世上最神秘莫测的至巅法则,我没听闻过有谁能参悟哪怕一丝……”

“以前没有,现在就不一定,陆离和天地之母在一起,任何可能都会发生。”

“那我就要加紧时间了,”

娄伊纱娜这句话倒是激起了妖魔圣祖的一搏之心,是啊,若等陆离与天地之母参悟出了生灭之玄妙,就是自己的死期了,估计不会有什么悬念。

“我知道你害怕掉进陷井,这可以对你来说是个阳谋,而你却不得不踏入进去一搏,陆离等得起,而你等不起,因为越等你的优势越小,我建议你本尊前往,也别藏着掖着了,生或死在此一搏,一但错失了这次机会,我不认为陆离再给你机会,他甚至连坑都不会给你再挖一个,而是时机一成熟,直接出来用无敌的实力碾碎你,你觉得呢?”

“……”

好吧,必须承认娄伊纱娜说的非常有道理。

“你承认你也是陆离的一颗棋子了?”

妖魔圣祖问。

娄伊纱娜撇撇嘴,“到了你们这种高度,你觉得陆离或你布局时,会叫我知道什么呢?我这点份量和利用价值,能放在你们心上?”

妖魔圣祖微微点头,“也是。”

他相信陆离真有什么布局,也不会告诉娄伊纱娜的。

“你真的没和陆离那个……”

妖魔圣祖居然问这个,也不知他想借此来推测什么结论?

“你会在乎这个?我不是你要培养的妖族头牌红妓猪吗?”

娄伊纱娜很奇怪的问。

妖魔圣祖叹口气,“人之道和妖之道不同的,但不管怎么说,你都是我的妻子,”

“被你如此利用的妻子也还算妻子?”

“妻子就是妻子,什么都改变不了这个事实,哪怕我承认我们结合之处就是彼此利用对方的目地,你不也是吗?你敢说你是爱上了我这只大妖?”

“当会不会,我只是受到自己野心的支配,找一个能予我强大助力的伙伴吧,夫妻这个名冠在我们头上真就是个名,没一点情份可言,时至今日,仍旧如此。”

“那就对了,因为我们都野心勃勃,”

妖魔圣祖淡淡的道。

“那你还问我那个问题做什么?”

“那个……从你们人类的文明角度上讲,夫君嘛,还是要保存一些尊严的,尤其是敌对者,若是他占了你的便宜,我面子上须不好看,仅此而已。”

“呵呵,我就笑了。”娄伊纱娜真笑了,“看来你受到了人类文明的洗脑,不然不会有这样的念头,很可惜的是,我并没能够爬上那混旦的榻,他嫌我烂,又或他看穿了我本源中的隐秘,怕被你趁虚而入?总之我没有成功,不过,他要是没败给你,我还是有机会跪舔他的,翠你的顶妥妥的,你放心吧……”

妖魔圣祖一笑,“我败亡之前,还是有自信带你一起走的,你也放心吧。”

哪知娄伊纱娜摇摇头,“我早就将一缕本源神魂留在玉蝶那里了,你杀了我也没有用的,陆离他精通冥法天道,复活我只需要数息的功夫,所以你一定会翠顶,我保证。”

“你咋这么贱呢?”

“贱是我的优势,非常大的优势,不然我能混到如今的高度?我一路走来,仰仗的就是一个‘贱’字,玉蝶也很喜欢我这么贱,说不定陆离也喜欢,只是他不明说罢了。”

“好吧,我不杀你了,我会把你封印起来。”

“哎,你真的好傻,还是妖魔圣祖呢,你要是输了,你连自己的命都保不住,你把我封印起来藏哪去?陆离堪破一切法则,你那点手段能瞒得过他?你要是这么想,我觉得你已经输了,因为你在做后事安排了,这种心态要不得啊,你要想着你能胜,你胜了,我不是乖乖呆在你身边,我还能飞了吗?所以一切的一切,都寄托在你的胜负上,胜,你拥有一切,败,失去一切,就这么简单,你还看不透吗?”

“非常有道理!”

妖魔圣祖点点。

……

与此同时,陆离和尧珺淮都躲在玉蝶的神器世界之中契合参悟着玄奥。

尧珺淮进入半圣也是因为获得了一枚‘诸天法圣本源大丹’。

法圣的奥义是超脱天地法则。

而她不是,她要进入天地法则的最核心深处,因为她是天地之母。

诸圣也不可以脱离天地法则的掌控约束,否才就是无法无天的存在,是世所不容的一种存在,那只会给世界带来无穷无尽的灾难。

天地之母的每一次轮回重生都是一次重新修补天地法则的宿命回归。

每一次回归重铸都会令天地法则更加神奥坚固。

法圣这种存在也没有完全超脱出天地法则,只是能够破坏和抗衡天地法则。

无数个纪元,无数次的轮回,天地法则始终没有能够把三千大道凑齐,这一次,尧珺淮携带完整的三千大道和完整的冥法天道回归了。

她心中升起一缕明悟。

瞬间象电光一样闪烁而过。

“夫君,我好象参悟了玄妙……”

“淮姐,我也参悟了玄妙,我们契合在一起才能够晋升法圣啊。”

“是的,这是我们宿命中注定的。”

一闪而过的明悟在这瞬间彻底清晰起来,二人同时喟叹……原来……如此!

“天地法则代表‘生’,是天地之母。”

“冥法天道代表‘灭’,是混沌之父。”

“三千大道是贯通它们的桥梁,两两契合就是‘生灭法则’。”

“……”

轰隆,轰隆,轰隆!

陆离尧珺淮开始晋升‘法圣’,修为汹涌无止的攀升,节节的暴涨,似无休止。

连带的玉蝶的修为都节节暴涨。

这种好处都能蹭上?

夫君晋升了‘法圣’,此行再无忧虑矣。

玉蝶笑了。

……

蛮荒流域。

银眉道祖、乾法道祖、天宝道祖几个人凑在一起。

一个个面色是颓丧的神情。

元氏的灭亡,打消了他们心中所有的奢望,那个人简直不是‘人’。

“我感觉我的生命就要走到尽头了。”

乾法道祖突然在这时心中升起了一缕明悟。

所以他语出惊人。

银眉道祖、天宝道祖皆为之一愕。

“乾法,你感应到什么?”

“是啊,你……”

乾法抬手打断了他们的话,“是造化之心的大因果,你们速速离开吧,和我在一起只会死,蛮荒流域无边无际,你们要藏匿起来,大约很难被找到,速走……”

“我们一起参与了那场事,因果已经结下,躲得过?”

“是啊,有些人得罪了,怕挽回不了的。”

银眉和天宝都不看好自己能逃掉。

乾法却摇摇头,“你们错了,那场事的因果,你们用自己的诸天道器偿还了,也就是没有因果,那个人不会追杀你们,前提是我们不去搅乱他在诸天之世的统合大势。”

“哈哈,我们有什么能力去搅乱他在诸天之世的统合大势?我们只是蝼蚁。”

“哎,在那人面前,我们连蝼蚁也算不上的。”

乾法道:“所以,你们才能活着,或许亿亿万年之后,你们也能修成法圣,走吧,我是肯定逃不过,我当年杀死我自己的徒儿,夺得造化之心,他魂灭前就说了一句话,他女儿一定会来替他报仇的,我感觉到恐怖而强烈的杀机已经锁定了我,是造化法的威能,她比我强大一万倍不止,所以,你们走吧,她已经来了……”

虚空中传来了玉蝶的声音,“他们走不走都无妨,我只杀你!”

一尊如玉的女子一步跨过无尽虚空,出现在了三大道祖的面前,无边恐怖的法圣威息将他们罩住,他们腿软的站不住,立即全部跪倒,在法圣面前,他们没站的资格。

银眉、天宝开始砰砰的磕头。

乾法勉力抬起头,望着玉蝶,“你就是我徒儿的女儿?”

“对,就是我。”

“我杀了他,夺了造化之心,也就了结了师徒间的因果,那你杀我,有没有因果?”

没想到乾法道祖用这样的因果之论来和玉蝶谈判。

玉蝶冷笑,“我精通‘混沌因果法’,你说我怕不怕因果?”

“呃。”

乾法顿时面若死灰,混沌因果法啊,那是化解一切因果纠缠的至法,哪会有因果?

“不过,你还有一个不死的可能,如果你够聪明的话,应该留个后手。”

“你是说……”

乾法道祖猛的明白了,“我留了后手的,留的了,你父亲的一缕残魂我一直封印着,没有灭绝,在这里,在这里……”

他慌忙从本源之中拿出一个核桃大小的封印结界,里面缠绕着一缕微弱的残魂。

玉蝶直接收摄入手,确认了是父亲的残魂,微微一笑,将之吞入掌心消失。

下一刻玉蝶去的踪迹皆无,虚空中传来她的声音。

“那你就不算杀死我父亲,这事全当是你一个教训吧,为人师长,岂能自毁道基?我饶你一命,你好自为之吧!”

“谢法圣宽容,谢法圣!”

乾法泪流满面,也加入了砰砰磕头的行列。

……

一处星墟流乱里,妖魔圣祖和娄伊纱娜看着玉蝶处理了她的私事。

他们没有动作,也没有搅入,只是静静看着。

这时玉蝶一步跨入乱流。

在星墟无尽浩瀚的大背景下,三尊强大的人族却显得那么渺小,如一枚尘埃。

“纱娜,这位就是传说中的妖魔圣祖了吧?”

“嗯,也是我前世的丈夫,显化为人时,还看得下眼?”娄伊纱娜笑道。

“我的看法不要,关键是你的看法,我眼里只有我的夫君,你懂得。”

玉蝶挤了个眼朝她。

娄伊纱娜上前挽住她手臂,亲昵的一如至情姊妹,“你能否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说说看。”

“陆离要是胜了,你帮我求个情,我想跪舔他,如何?”

都不知道是不是故意这么说来打击妖魔圣祖的自信,总之妖魔圣祖的杀机陡生。

生归生,但他没有动手,只是盯着二女的目光变的无比森寒凶残。

玉蝶翻了个白眼,“有我病啊我?你自己勾搭上是你自己的本事,惟独这种事你别指望我帮忙的,我不收拾你已经很照顾姊妹情份了,你倒是有脸勾搭我夫君?小心我制个猪笼把你放进去,哼。”

“要不这样,我自杀掉,你再叫他复活我,我复活重生就有贞丹了,他就动心了。”

“你真够不要脸的,当着你丈夫的面说这些,你不怕把他剌激疯了?”

“他又不是人,担心他做什么?来前你之前,他一直喝我洗脚水来着,人家的忍耐力是超级无敌的,你就别操那些闲心了,谈我们的正事……”

娄伊纱娜就拉着玉蝶叽叽歪歪,似乎这场事跟她们没任何关系。

是的,男人间的决胜争锋,她们是真插不上手。

妖魔圣祖也很明白,玉蝶敢大摇大摆出现在这里,必然是做足准备的。

自己也不惧与陆离正面对抗,他未必能够奈何了自己,即使自己胜不了,全身而退还是可以的吧?当然,前提是他没有晋升法圣,如果他已经晋升了法……

一念及此,妖魔圣祖忽然脸色大变。

下一刻他察觉到头顶上有什么恐怖的存在,那威息凭空而现,却封锁了整个时空。

妖魔圣祖下意识的抬眼一望,就看到了自己终生难忘的一幕奇象。

一尊巨大的不知贯穿了多少千百亿万时空的巨碑就静静悬在头顶上方。

无边的冥威已经把所有的时空封固。

“镇狱天碑?”

妖魔圣祖艰难无比的吞出这几个字,他满嘴的苦涩。

他想过一亿种和陆离可能对决的方式,种种神通,大打出手,但就是没想过眼前的这个可能性,如果他知道陆离拥有‘镇狱天碑’,他早就远遁而跪下俯首了。

现在拉开了对决的架式,再跪下俯首都没有了意义,因为性质不同了嘛。

“你认识此碑,说明你还有点见识……”

这时,陆离的声音传来。

从他声音传出的一刻,天地开始变的安静下来,乱流涌动静止,亿万时空重叠出现、无尽黑洞忽隐忽现,大日当空,璀璨明亮,直接照入蛮荒流域,这是什么神通能力?

镇狱天碑中走来了一男一女,男的是陆离,女的是尧珺淮。

陆离头顶上悬浮着七寸‘镇狱天碑’之本体。

尧珺淮脑顶上是精巧的‘盘古大斧’的本体。

这两件诸天道器已晋升为诸天神器,因为它们的法限中融入了‘生灭奥义’。

“你终于出现了,强大的从未出现过的人族至极强者。”

“跪低说话,一点规矩也没有……跪好。”

陆离只是随手一指。

喀嚓!

妖魔圣祖的膝盖就碎了,躯体不受控制的跪下。

强大到一指点跪妖魔圣祖的地步?

娄伊纱娜都忘了再和玉蝶交流,她完全想不到陆离恐怖如斯到这种变T的程度。

“你……”

妖魔圣祖狠狠祭出了混沌天元质的诸天道器。

但是……没一点用。

就见尧珺淮吹出一口气,那混沌天元质的诸天道器就化成了漫天碎星飞舞,被尧珺淮轻轻一吸就吞进了口中消失,“乖乖和我夫君说话,别闹!”

别闹?

这是在闹吗?啊啊啊啊。

怎么会这样?

这是怎么回事啊?

陆离淡淡的道:“小妖魔你这么跳皮可不好,你看你一付逗比模样,不如你就变成一条狗吧,就叫哈士奇好了,妖魔兽族要是没死光的话以后就叫‘哈士奇族’,嗯,也就是狗一族,道法本源统统剥夺,嗯,你也不要活太久了,寿命就定在十二至十五年吧。”

陆离随手一指,虚空中出现一个画面。

画面中人族世界已经拉开了对诸妖魔兽族的反攻序幕,只见世界中群魔乱舞、群妖肆虐,群兽沸腾,人族无尽修士在一大堆法圣的统率下杀入妖魔天域,掀起了一片血腥、杀戮、无处不见残骸,天地似乎进入了最后的末日时期。

无数妖魔兽族遭到了人道祖、域王、无穷修士的杀戮,诸多人族法圣手中都混沌天元质的诸天道器,他们正在横扫万方、覆灭诸天、打碎无尽时空……

玲珑界神、万劫雷祖、鸿蒙道祖、洪焰心、圣音、灵皇、阿利耶她们亲自镇压在第一线,妖魔兽诸圣祖败退连连,根本不是对手。

滔天杀戮覆盖万方、亿万时空、无尽次元,全部都是滔滔汹涌的杀气。

日月似已沉沦、天地似要破碎。

此时此刻,世界似乎到了

无内鬼请放心开车入口网站 娱乐圈有多脏真实案例

要灭亡的那个边缘。

这个画面也就此凝固、定格。

妖魔圣祖一脸痛色,眼神开始暗淡下去。

此时。尧珺淮开口了。

“夫君啊……”

“嗯,夫人,你说。”

陆离微笑回应。

“要是听话的哈士奇,可以活到二十年吧。”

“当然,夫人仁慈,就听夫人的喽。”

“一个新的时代就要开始了。”

“是啊,夫人,你重新制定一下天地法则,这回基本上可以永恒稳固了。”

“那也不一定哦。”

“先弄着吧……”陆离转过头来,望向妖魔圣祖,“你还有没有什么遗愿啊?”

妖魔圣祖咽了口唾沫,“我能不能带走我妻子?”

娄伊纱娜直接啐了一口,“你想老娘垫背?老娘直接自杀,爆!”

啵!

娄伊纱娜早就准备好自爆而亡了。

不破不立,不死不生啊。

她爆开的瞬间,陆离一指点过来,就将一尊法圣自爆的破坏力凝成一个小小晶球,然后扔给了玉蝶,他笑道:“这女人,早存了这心思的,她向往新生啊。”

玉蝶微叹,“夫君,你会复活她吗?”

陆离翻了个白眼,“她是你闺蜜,问我做什么?你又不是复活不了人,好多妹子等着为夫去安慰呢,走啦走啦……”

言罢,镇狱天碑衍生出恐怖漩涡,直接将‘妖魔圣祖’吞噬了进去。

这时,天地间妖魔气息一扫而光。

玉蝶上前挽住了尧珺淮手臂。

“姐姐,我们走吧。”

“嗯。”

(未完,还有个逗比大章。)

喜欢大道惊仙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